190.瑾年,我对不起你

    瑾年到了书房,一旁的莉姐给她敲了门,只是里头,却没有任何的声音回应。

    莉姐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瑾年却让她下了楼,自个扭动了书房的门锁。

    这书房,因为上次来过,所以她并不陌生,她走进里头的时候,不远处便听到绘景的声音,“爷爷,我求求您了,别送我出国,我不想出国,我不要出国……我只想留在这里……”

    “……”

    即使那声音有些遥远,可瑾年还是听得出来里头的哽咽。

    她没止步,继续上前,才一会儿,孟老便发现了她的存在。

    “瑾年,你怎么来了?”

    孟老有些意外,瑾年笑着解释,“刚刚我敲门了,但是您好像没听到。管家说您在书房已经一个下午了,您和……绘景这是怎么了?”

    瑾年问这话的时候,侧耳过去倾听绘景的声音,但绘景没有发声,瑾年却听到了不远处那埋没在喉咙里的一丝哽咽。

    “爷爷,您和绘景在这里是说什么好玩的事呢,让我也听听。”

    她笑起声,想要打破这令人尴尬的气氛,刚刚她明明听着绘景说什么出国的,这会儿怎么就没声了?

    难不成是秘密?

    瑾年正这样想,跪在地上的绘景,已经朝着她转身,然后又是一阵呜咽,“瑾年,我对不起你。”

    “……”

    这声哽咽又哭泣的对不起,着实有些吓着了她。她惊诧着,然后摸索着过去,她想要拉住绘景的手,可这么一阵摸索,才发现,绘景真的如管家说的那样,一直跪在地上。

    心下一惊,连忙便问道,“绘景,你这跪着干什么?天气凉了,膝盖可受不了,快点起来。”

    “瑾年,我不起身,如果不能得到你的原谅。”

    绘景拒绝摇起头来,瑾年有些无言,眉间泛起的波澜更甚,自个儿随着绘景蹲下身子,两手摸索到她的双颊,便着急道,“你……你这是做什么?你到底怎么了?”

    瑾年面对这样的突然情况,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侧了侧耳朵,又想找寻爷爷,只是她听孟老叹了声气,便再无其它声音。

    绘景还在哽咽着,孟老也不说话,瑾年真是不知道怎么样才好了。

    “瑾年,我这张老脸无法面对你,我没有教好孩子,让你陷入了当初那样的境地。”书房里一阵沉默后,孟老突然朝着瑾年开口,瑾年还没有反应过来,绘景便接过话,“不,爷爷,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瑾年,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该死。”

    “绘景,爷爷,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她问,心里很是不安,直到跪在她身旁的绘景缓缓道来——“瑾年,当初、当初……你被胡二流绑架的时候,那个报警电话,是我打的……”

    “……”

    “害你差点被人撕票,害你陷入险境,害你……我真是罪该万死,我、我……没有脸见你!”

    “……”

    “等等——”

    绘景的哭泣,快让瑾年摸不着头脑,双唇一抖,便问道,“电话、电话,怎么会是你打的?”

    那电话,不是应该是曾静姝打的么?

    前一刻,曾静姝还在咖啡厅里和她承认了,怎么下一秒,这报警电话的人变成了静姝?

    瑾年实在是有些想不通,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做梦似的。

    这个件事,这么大的差入,到底是怎么回事?

    况且,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为什么曾静姝和绘景同时都说是自己报了警?在咖啡厅里,她听着曾静姝的话,感觉那并不是在骗她,有那么一刻,她能感觉到曾静姝对她的杀意,并且非常的浓厚,所以,会打那报警电话从而达到绑匪撕票的目的,无可厚非。

    可,绘景又是怎么回事?

    瞧绘景此刻和她说的话,也不像假的——

    “瑾年,我辜负了你对我的好。当时、当时,我知道你被绑架后,太过着急了,我想不到什么办法可以救你,于是、于是就擅自做主给警方报了警,但是,后来我才知道,你因为我的报警差点命丧黄泉……”

    “我对不起你,我心怀愧疚,可是……可是,我却一直没有敢鼓起勇气告诉你,我怕我一坦诚了,你就会疏离我。毕竟……我那么坏,害你差点丢了命。”

    绘景一个劲地道歉,让瑾年听着,越来越觉得糊涂了。

    双眉蹙着,没差拧在一起,她宁愿相信自己此刻所听的到一切都是幻听……

    可绘景的话,还没有完,那么真实地存在着,容不得她去忽视。

    “瑾年,我真的不是有心的……我只是太过担心你了,没想到会帮了倒忙,可最后却没有勇气承担错误。如果爷爷今天不去警局,或许,我还会一直瞒着这个秘密,是爷爷让我坦诚了,我现在把话都跟你说了,我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

    “我知道,纸包不住火,事情的真相总有会被揭示的一天。瑾年,你可以恨我,可以骂我,甚至可以打我,但是,我求求你,帮我劝劝爷爷,请他不要把我送到国外,我知道错了,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我……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我就是不要去国外……我不想去国外……”

    绘景撕心裂肺地哭,让瑾年跟着心疼起来,这是她第二次见到绘景这样哭了,那么无助,那么崩溃,她感觉这次的绘景比上次的还要脆弱几分。

    爷爷说要将绘景送到国外,她这心里又怎么舍得,在这个孟家能时常陪她说话的人,便是绘景了。

    瑾年动了动双唇,便叫了声,“爷爷……”

    只是,她要说的话还未开口,爷爷便打断了她,“瑾年,你不用多说什么,我已经心意已决。绘景的鲁莽差点让你丢了性命,我只要一想到你那失去的父亲,我这张老脸就没地儿搁。”

    “……”

    “反正,绘景要么乖乖到国外去,要么,就给我离开这个家。”

    孟老是下了决心了,一旁的绘景失望至极,“爷爷,您真的要那么狠心吗?”

    “……”

    “爷爷,从小,我就是跟着您长大,您最疼的就是我和阿樾。现在,我终于长大了,你却要把我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您怎么忍心?”

    绘景颤抖着音色,始终不敢相信向来是慈祥的爷爷,有一天,居然会这般狠心,她的求饶,似乎都没有什么用。

    她吸了吸通红的鼻子,最后眼眸一闭,像是下了决心,“爷爷,不管您的心意什么样,总之,我不会出国。希望您能看在爷孙多年的情分上,不要赶我走。”

    这是她的最后一次恳求。

    孟老没有说话,一旁的瑾年很快便接过了话,“爷爷,我愿意原谅绘景!您别赶她走,况且,绘景也说了,她之所以会报警,完全是因为担心我。既然这样,她又有什么过错?”

    “……”

    “爷爷,绘景要是走了,就没人陪我说话了。还有,爷爷,我现在还不是活的好好的吗?您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别赶绘景走……你以前说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已经收到了绘景的道歉,我这个受害者都愿意原谅她了,爷爷,您也就开一面吧。”

    “……”

    瑾年的求饶,终是让孟老有些动摇,可最后,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双眼闭了闭,便冲还跪着的绘景道,“你要是不出国,那么,现在立马就给我滚出这个家!”

    “……”

    孟老的声音,很是威严,这大概是瑾年第一次见到如此发威的爷爷。她听到绘景呜咽一声,然后放开了她的双手,便跑了出去。

    瑾年一想到外头还下着雨,心下一急,便着急道,“爷爷,这外头还下雨,您这是让绘景去哪呀!”

    孟老没说话,瑾年自然也在书房里呆不住,摸索着便下楼喊了管家,让他去拦住人。

    瑾年出了门,虽然理解帮她成了伞,可外头的雨比她刚才回孟家的时候,还要大了些,

    那阵阵斜风雨快要淋湿了她的整件衣服,莉姐劝着她,让她回去等消息,可瑾年哪里放心的下,绘景就这么跑出了门,雨伞都没带,也不知道有没有带钱……

    瑾年站在门口想着这些,管家便跑回来和她汇报了情况。

    “绘景小姐刚刚上了一辆的士,不过,我已经记住了那的士的车牌号。应该能查到绘景小姐要去的目的地。”

    “那你赶紧查,查出来,和我说一声。”

    瑾年说着,便回房从常用的包里掏出钱包,凭着记忆,找出一张名片,寻思犹豫了好些久,再终于做下决定的时候,正好管家上来和她汇报了绘景的目的地。

    绘景是去了市区里的一个公园,管家说,那司机就是在那里放了绘景下车的。

    她不知道绘景去那里是做什么,而现在能帮她好好看住绘景的,只有名片上这个人。

    这般想着,便让管家,帮她拨通了名片上的电话号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