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我要杀了你!

    两星期过后的周三,又是到了和卢翊阳预约好的日子。

    瑾年按照往常的时间出门,只是碰巧刘司机请假回了老乡,说是什么母亲生病了,所以要回老家探望母亲。从她来孟家开始,她要出门向来都是刘司机接送的,所以这会儿,他突然间没了人,而孟君樾又因为工地上的事务繁忙,所以,她还得去和管家要个司机。

    她正和管家说起这事,绘景便从外头走进来。

    “本来有三个待用司机,但一个已经派给了二太太,还有一个今早跟着老太爷出了门,最后一个便是老刘了,要不,我让人帮您找个临时的替用一下。”管家寻思着说着,一旁的绘景接过话,“瑾年,你是要去医院么?”

    “对啊,预约的时间又到了。”

    “我今天没工作,我送你去吧。”

    “那就麻烦绘景小姐了,刘司机改明儿应该要回来了。”管家听着绘景这样道,心头一喜,这临时的司机也不知道靠不靠谱。主要还是孟家家大业大,有些不怀好意的人便会冲着临时司机这个漏洞,弄出什么劳什子,比如说绑票拿钱之类什么的。

    所以,在聘用司机这个职业上,孟家的主管算是层层把关,绝对不让那些有着歹心的人混进来。

    而若是这会儿,找了临时司机,让瑾年出了什么意外,他这个管家的职责重大。

    但是,由绘景亲自送着瑾年,也便不需要那些无谓的担忧了。

    “咱们一会儿去完医院,然后再去吃点甜点,顺便再看场电影儿。”绘景两手抓着瑾年,声音里有着一丝的小高兴,她已经很久没和瑾年出去玩了,当然在话音刚落的时候,她又发觉自己的话不对,连连更正道,“噢,电影就算了吧。不好意思啊,瑾年。”

    她抱歉地说着,都差底忘记瑾年的眼睛还失明着。看什么鬼电影啊,真是!

    “没事,你要是喜欢,我可以陪你,就算看不见,我也可以用听的。”瑾年善解人意地说着,绘景两眼眯成月儿弯,然后冲她笑道,“瑾年,你真好。”

    *

    到了医院,绘景才在地下车场停好车子,小月月已经迫不及待地要从车上下来了,瑾年被她一路牵引着,绘景因为锁车走的有些慢,便跟在后头。

    只是才进了医院门口,便听到护士还有众人们的一声尖叫。

    那尖叫声,像是引发了什么动乱。瑾年听着声音,心头便有些发麻,当然,她不知道。不远处一个披头散发的人,拿着刀正往她这个方向冲过来。

    瑾年只听到耳边有哗哗哗的流动风声,然后绘景在喊她的名字,小月月也在扯着她的裙摆,可她却不知道,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在那刹那的瞬间,绘景跑过来拉住了她的手,几经旋转,男子的刀终是落了个空。

    绘景刚喘上一口气,可抬眸间,那男子又抬起刀,往她和瑾年的方向过来,这种时候,根本就想不了那么多,她拉着瑾年便往人群的方向躲。

    可医院里的都是些病人,哪里有那么多见义勇为的,见她们跑过来,同时也把那疯子带过来,大家全都一哄而散了。

    绘景心头一凉,回头的时候,只见那疯子又冲着她们方向而来,被她拉着的几年只管着跟她跑,可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耳边的那些可怕的尖叫声,只听着她发颤。

    “瑾年,有个精神病患者正在追着我们不放,一会儿,让小月月带着你离开,我去引开他。”绘景边拉着她跑,边喘着气地说着。

    她知道,两人一起跑,肯定是没什么逃生的机会了,若是她能顶一顶,保证了瑾年的安全,那也是好的。

    绘景一时半会儿,根本就没有想不多,话音一落,便放开了瑾年的手,又将她推了一把,随即暴着青筋喊,“小月月,快跑,快带着妈妈走!”

    小月月能听懂这话,转身便往连一个方向跑去,瑾年的手里正牵着狗绳,小月月一跑,她便得跟着走。即使,她的脑海已经在急转弯,可面对突来的情况,她依旧不知所措。

    而绘景见她成功逃走后,拿过一旁的扫把便抵抗住那疯子手中的菜刀,可男人的力量终究是她敌不过的,就在那把菜刀要落在她身上的时候,那疯子突然没了力度。

    左腿被不知何时冲回来的小月月一口咬住,绘景成功脱离险境,转身便看到不远处的瑾年,心头不禁一震。

    想到,这可真是个傻姑娘,明知道危险,居然还要回来。

    可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瑾年啊。

    绘景见一旁的保安上来制服,便跑过去找瑾年,可才转身,那疯之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力量,竟一口气挣脱了三个保安,手里紧握着菜刀,再次往她们这个方向冲来。

    绘景只听到身后很多人的惊呼声,似乎是在说小心,可她转眸瞧到的是不知从哪儿出现的姜梓文拼了命地扑过来,抱着她往地上滚了一圈,那疯子的菜刀虽然落了空,可继续再次往瑾年的方向前进。

    瑾年根本就不知道危险降临,只听到有人在她耳旁,疯狂地说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那声音像魔怔,瑾年手足无措,在她知道危险的时候,已经晚了!

    锋利的菜刀正往她的身上过去,瑾年只听到风的流动声音,她感觉那是金属所制造出来的……

    那一刻,她差点忘记了躲避。

    然后,在几秒的时间内,她又听到了来自空气中,低沉的声音——“小心!”

    瑾年只感觉到腰部突然被人抱住,然后,连带着身子也被人扯进了怀中,那阵天转地旋,快要让她头晕,而她那被压在墙壁上的手隐隐约约传来一些疼,不过,她清楚知道,她已经获救了。

    她有些呆愣地站着,耳旁的声音又有过来——“别动,放下!别动!叫你别动……”

    那声音是陌生的,像是又来了更多的保安,然后将那疯子给制服了。

    “你没事吧?”

    瑾年还在发愣中,抱着她的人,已然在询问她。

    “……”

    她顿了会儿,才回过神来。

    “卢医生?”

    她猜测着眼前的人,当然便听他嗯了声。

    确实是他后,瑾年心下一落,他又救了她……

    “瑾年,瑾年,你没事吧?快来给我看看。”不远处的绘景在见到疯子彻底被人制服后,才着急地跑过来。

    “我没事。”瑾年扯了丝笑意,让她别担心,继而又问道,“你怎么样?”

    “我也没事,是姜医生救了我。”绘景才说着,转眸便瞧到姜梓文手臂上的血痕,惊道,“呀,你受伤了!”

    “不碍事。”姜梓文淡淡地开口,绘景显然有些着急,拉过他另外一只手,便道,“我带你去包扎一下吧。”

    瑾年听着绘景的话,不禁想起身旁的人,便关心道,“卢医生,你没受伤吧?”

    “没。”卢翊阳简洁地回答,然后又道了声,“我们的预约换改天吧,我现在有点急事。”

    他说着,便放开了瑾年,朝着医院的门口走去。

    他的突然离去,让瑾年不解,绘景转身叫她,带着她一起去了包扎的地方。

    “你怎么会突然出现?”

    医生给姜梓文包扎的时候,绘景便这样问道,她甚至连谢谢都忘记了说。

    “医院门口出现了一名精神患者,这么大事,我当然知道了,我一下楼,便瞧到你正好被……”

    姜梓文瞧着绘景有些沉闷的脸色,话到一半便没有再说了。

    “下次别干这么危险的事了。”绘景轻声一句。他们无亲无故的,他这么做,就像是把命送给了她似的。这样的帮助,她承受太重,不需要他这样,真的不需要。

    “我这只是见义勇为,没别的意思。”

    姜梓文有些自嘲地道,想着自己有些自作多情,人家根本就不屑接受呢。

    而他这话一完,两人便再没有说其他,似乎都有些尴尬。

    坐在一旁的瑾年,也是一直未说话,像是处在走神中,她不知道卢翊阳的突然急事是什么,为什么时间点偏偏会这么巧?

    她确实是不会知道,卢翊阳要去的地方。

    卢翊阳是跟着那几个带走疯子的警察走的,见他们上了警车,他便一直跟随到警局。到了之后,他并没有下车,差不多等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车旁突来了一辆货车,正好停在他的车子的左边,然后货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子。

    他瞧着那男子走进警局,然后没过多久,那疯子便被男子带出来,继而一起上了货车。

    那疯子,不像在医院时候那样癫狂,倒是很安静。连走路的姿势也和正常人无异。

    货车往后退,他正巧从后视镜里,瞧到那辆货车的车牌。

    那车牌号,无疑是眼熟的,就和当初时候,他在那地下车场将瑾年从车身前救出来时候看到的一样。

    即使记忆有些模糊,可他感觉自己不会记错,哪怕这俩货车和当初的那辆有了些不同,像是换了漆,被刷新了一样,但是,他的记忆力向来很好,对车牌号,亲眼瞧过,并且有印象。

    这样寻思着,便发动了车子朝那辆货车尾随而去,他有种预感,当初地下车库里的那场意外,是故意人为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