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亲一下,就不要吃醋了嘛

    “管家,我要先走了。”

    瑾年沉着脸色,继而就要从餐椅上摸索着离去,只是她才走两步,便被卢翊阳叫住,“你一口没吃,怎么就走了?”

    瑾年顿了步伐,没表情地缓缓道了声,“已经饱了。”

    她一直在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她也不想每次遇上卢芳华,都有什么情绪大波动,或者冷脸讽刺。

    可,今天在宋宅里,见到卢翊阳,她心头忍不住起了些莫名的不舒服。

    她不知道自己不舒服些什么,只感觉到了一丝别扭。她还算是信任的医生,竟然是卢芳华专门聘用的,可她都不知道这些,之前在医院里遇上卢芳华的时候,她以为卢芳华只是和其他的普通病人一样,没想到居然是专门聘用。

    她曾经把心里头存在着的另外一个自己一五一十地告诉这个心理医生,可她若是知道他和卢芳华之间的关系来往这么近,她肯定不会那样做,至少,她不会对他倾述自己的所有情绪。

    瑾年怕自己再在这里呆下去,又会情绪急躁起来。

    所以这会儿离开是最好的选择,正所谓,眼不见为净。

    可她要走,卢翊阳却一直拦住她,最后,她有些恼了,微启双唇便直言道,“卢医生,不要忘记,你只是我的医生,没有那么多权利管我。”

    “……”

    瑾年的这话里藏了一丝火气,他作为专业的心理医生,又怎么可能会没瞧出她此刻的内心在想些什么。顿了会儿声音,便对她道,“那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你就在这里陪着你的另一个病人慢慢吃吧。”

    瑾年果断了一声,离去的时候,又不忘道,“祝你们用餐愉快。”

    “……”

    “小月月,我们走吧。”

    她扯了扯手中拉着的狗绳,小月月便蹦跶着四小腿,带着瑾年走出了大门。

    宋宅虽然不像孟宅那样在海城的郊区,可若是打车,一时半会儿,也是很难遇上的,况且她现在还辨别不出来什么车是什么样的声音。

    所以,最后,只能让小月月忙吞吞地带着她走,只希望时间可以慢一些,让她能在天黑之前,回到家。

    只是,她才走了没几步,突然听到车子引擎的声音,那声音在这片静谧的天空里,有些突出,瑾年凭着感觉往旁边走,唯独怕被人撞上了。

    她忽然有些悔,出来的时候,应该让管家给她安排一辆车的,这样,她就不用像现在这样狼狈了。只是,当时的她,正在气头上,哪里会想那么多,一股脑地便从宋宅里出来了,那会儿,她只想着,不要和卢芳华同在一个屋檐下。

    “上车!”

    瑾年正想着这些事,那引擎声戛然而止,随即在她耳旁飘过来的,便是这么两个字。

    那声音,她细想,便知道是卢翊阳的。

    他居然跟着她一起出来了。

    瑾年本不想理会,但转念一想,她这么走下去,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好汉不吃眼前亏,让他送一程,也是好的,既然她此刻心里还有些来气。

    瑾年想着这些的时候,卢翊阳已然从车上下来,扶过她的手臂,便要带她上车。

    这人还真是有些霸道,她都还没说话呢,他就自顾自地做着事了。

    瑾年抿着唇,却也一言不发。

    卢翊阳重新发动车子的时候,从后视镜里正好瞧到沉着脸,有些严肃还有些气氛的瑾年。

    “你好像对我有敌意?”

    突然地,他朝她轻吐了这么一句,只是惹得一旁的瑾年呵呵笑道,“卢医生,你这话,说笑了吧?我为什么要对你有敌意?你是我的医生,我是你的病患,你为我治病,我感谢你都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有敌意?”

    “不要忘记我的职业,我可以看透你的心理。”

    瑾年一愣,随即又是道,“那你倒是说说,我现在心理在想些什么?”

    “你此时此刻在想,我的口才怎么这么好?你都快要接不住话了。”他笃定的话,太过有自信,而且,他说的,她又反驳不出来。

    “……”

    “在餐厅上,你的想法又是,我怎么就成了卢女士专门聘请的医生?你在担心,我会不会把你曾经和我倾述的那些隐*私告诉卢女士。并且,在你听到我是为了钱才成为卢女士的专用医生之后,你很失望,更加肯定了我会出卖你,把你的那些隐*私告诉她。”

    “……”

    “我说的对吗?宋小姐?”

    他的话,让瑾年十足愣了好些久,然后才平静否认,“错。”

    “可是,你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

    “……”

    “卢医生,你就耍着这么点小把戏,欺负我吗?”瑾年皱起眉头,对他能够如此精确地分析出来她的心里,表示有些不满。

    “不是在欺负你。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是一名心理医生,我有最基本的职业道德,不会将病人的隐*私,随便往外说。虽然我爱钱,但是,有些触碰底线的事,我不会做。你尽管可以放心。”

    “你爱钱?你成为卢芳华专门聘请的医生,就是为了钱?”

    “……”

    瑾年抓住了他话里的那个点,便胸有成熟地道,“虽然我没有和你一样的专业,但是,这话骗不了我。你为她治疗,不是为了钱。”

    “……你倒是很聪明。”

    卢翊阳忽然地没有否认,话里头带着笑意,像是在夸她。

    瑾年眉间褶皱更深,更是直言问道,“你和卢芳华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说病患,你相信吗?”

    “……”

    瑾年刚想说不相信,却又听他道,“我为她辅导,已经很多年了。”

    “……”

    他的声音里带了一丝缥缈,瑾年没有从中听出更深的含义,但她感觉的出来,他那话不像是在骗她。

    他和卢芳华之间,可能真的是病患关系。

    这般想着,她心头的情绪也慢慢开始释然,每个人做事,都有他们自己的理由,她和卢翊阳不过也只是普通的病患关系,没有什么资格去质问,他和卢芳华之间的事。

    “你最近的情绪,好像比之前的好一些了。”卢翊阳在一阵沉默后,突然又这样道。

    瑾年没说什么话,只是嗯了声。

    她想,他大概还不知道之前她和阿樾经历的那场生死,也对,爷爷早就已经把消息封锁了。阿樾是孟家未来的继承人,这种事,若是被媒体知道,定又会是一场风波。

    “你要是还建议我和卢女士之间的往来,我可以把你的档案转给海城名望很高的其他医生……”卢翊阳说着的时候,车子已经慢慢停下,已经到了孟宅的大门口了。

    瑾年已经听到小月月在车里的汪汪声,便知道已经到家了。

    在下车前,她拒绝了他之前的那话,“不用换了。我还没有幼稚到那种程度。你是医生,你有救死扶伤的职责,不是只可以为我一个人服务,如果说,你和她之间真的只是病患,那我也没有什么可计较的。只希望你今天告诉我的这些,都是实话,而不是在骗我。”

    “……”

    “我不太相信人,特别是陌生人。……卢医生,只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信任。”

    “……”

    “谢谢你送我回家。”

    瑾年说完,便摸索着打开车门,小月月已经跑到了她跟前,一扯一扯着她的裙摆,瑾年弯下身子要去捡狗绳。却不想卢翊阳早她一步过来,将身子交到了她手中,她道了声谢,他沉默看着她,最后还是说道,“我从没想过要害你。”

    “……”

    “还有,感谢你的信任,我今天和你说的,全是真的。”

    “……”

    瑾年愣着,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的这话,不远处过来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之间的沉默。

    “瑾年。”

    有人喊她,那声音,正是她所熟悉的——孟君樾。

    “你怎么在这?”

    孟君樾也是刚从工地回来,正好瞧到她站在这大门口,而站在她对面的人,不由得让他眸色一沉,随即拉过了她的身子到怀里,然后轻声问道,“你怎么和他在一起?”

    “我们只是偶遇到,别误会。”

    瑾年还未开口,卢翊阳先行一步解释,话音一落便上了车。

    而瑾年则被孟君樾拉回了宅里,又是一路拉上了房间,她能感受的出来,他那动作间,还带了一丝的生气,只是她不知道他在生气什么。

    然后让她不能理解的还是——“你好像认识卢医生?”

    “见过。”

    瑾年一愣,随即又听他道,“瑾年,以后少和他往来。”

    “……”

    “为什么?”

    她的疑问,让他一顿,幽暗的眸色闪过一丝复杂,最后转而道,“我不喜欢你和别的男人走太近。”

    “你……吃醋了么?”瑾年只有这样理解。

    他没有否认,“好像……有点。”

    “么一下,就不要吃醋了嘛。”瑾年仰起头,却没有找准方向,双唇正好落在了他的下巴上。

    孟君樾瞧着她这样,哪里还有什么气,忍不住便笑出了声。

    果然,她一使用软招,对他就是百分百的有用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