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意外还是故意?

    瑾年一阵惊魂未定,两手紧紧地撑在前方,紧接着便听到来自绘景沉重得喘息声。

    她以为绘景受伤了,连连便询问道,“绘景,你怎么样?”

    “……”

    绘景没有回答,让瑾年心下更是紧张,伸手便过去驾驶座上,想要查看他的情况。

    “我……我没事……”绘景伸手抓住了瑾年的手,本想是安慰她,可那微凉的指尖更是让瑾年心下担忧。

    “绘景,你的手,怎么、怎么这么凉?你生病了吗?”

    “被吓的……”绘景呼了一口气,才道。

    “刚才是怎么了?”

    瑾年皱起眉头,其实,刚刚她也有些被吓住了。

    绘景在喘上了几口气后,才和她解释,“刚刚有一辆货车往我这边过来,我明明避开了,但那车还要往我这个方向倾斜,那司机,可能是酒驾了……”

    “……”

    “那你没受伤吧?”

    “没。好在我方向盘移动的快,就差那么一点,就要撞上了。”

    瑾年听着她说的,一回想刚才的那距离刹车时候的感觉,这会儿心里还有些后怕和不安。

    好在没出事,不然,这安稳的日子才没几天,又该起动荡了。

    “那你一会儿开慢点吧。”瑾年听到绘景重新启动了车子,不禁叮咛了句。

    绘景应了一声,可脑海里还在回想刚才那差点就要车祸的一幕,在转动车子的时候,她正好瞄到对方司机的侧影,虽然看的不清楚,现在回想起来也模糊,可就是有点小熟悉,怎么感觉那人像是在哪里见到过的一样。

    像是她所认识的人……

    可她平常接触的,不是大老板就是上流社会的公子哥,还从没有认识一个拉货的,而刚刚那车子,正是一辆货车,而且还有些破旧。

    绘景想不出答案,琢磨着琢磨着,便到了宋宅。

    瑾年自行下了车,绘景本想送她进门,却被拒绝了。瑾年是不想耽误她一会的正事,所以催着她离去。

    小月月挺机灵,在见到门口后,便带着瑾年走进里头。

    这么多日子没回来,她发现自己对这里,竟然有了些许的陌生,可能是因为爸妈不在了的缘故吧,所以,哪怕走进这个家,心里头也有着丝丝凉意。

    自从卢芳华被大家承认身份后,便搬进了宋宅。叔伯们给的理由是,宅里没有人气不行,而且她也已经嫁人了,不可能一辈子都住在这里。

    而这宅子是个老宅,有着不一样的意义,所以,最好的选择便是让卢芳华搬进这里。瑾年并没有计较那么多,她要住就住呗,反正爸妈没了,这房子对她也没多大意义了。

    谁住都无所谓。

    此刻的她,有点担心待会儿是否要遇见卢芳华,听安律师说,卢芳华常年都呆在宅子里,二伯还给她在宅子里弄个了佛堂,供她每天上香祈祷用的。

    她不知道卢芳华每天烧香,是不是因为对她的母亲感到愧疚,可卢芳华之前又不是说,和爸爸之间的感情没有错?

    瑾年想不通,只是边纠结着边往里头走,心头道,不要碰上卢芳华才好。

    “大小姐?”

    瑾年才走了两步,便听到熟悉的声音。

    她听得出来,是在宋家干了十多年的管家。她要回宋宅的事,没给管家通知,所以,这会儿见到她,不禁有些吃惊。

    “您怎么回来了?也不早些通知我……哎,见到你能回来,我这心里高兴的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

    “我马上通知厨房给准备您喜欢的饭菜,这会儿都该到饭点了。”

    管家扶着她就要往里头走,继而又吩咐下人准备饭菜。

    “不用了,我就是回来拿点东西,马上就要走的。”瑾年喊住了他,转身就要让小月月带着自己往楼上走去。

    只是,身后的管家又喊住她,“大小姐啊,既然来了,那就留下来吃点再走吧。”

    “……”

    管家的挽留,瑾年顿了会儿,然后点头答应。

    上了楼,按着自己之前的记忆,摸索到自个的房间。安律师说,那些信件都放在她房间里的书桌上,她走着过去,指尖便触碰到桌上的东西,一只纸袋子,里头装着的全部是来自纬都,她那些朋友们的信。

    心里不禁有些暖,在失去父母又接着失明后,她以为这个世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那时候很孤独很孤独,以为这辈子,她就要这样残破地过一生了。

    却不想,在那遥远的远方,还有朋友挂念着她。

    这友情,对她来说,弥足珍贵。

    不是每个人都是静姝,有的友情会变,有的友情这辈子都不会变。

    瑾年坐在书桌前,感怀了一会儿,对失去静姝这个朋友,心里到底是有些遗憾的,毕竟那会儿在纬都,她和静姝的感情是最好的,那时候,她对静姝的信任甚至超过了冯道翰……只是,事实变化无常,有些事,就像是上天早就安排好了那样,在他们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发生。

    瑾年下楼的时候,才到楼梯口,便闻到了从餐厅里飘出来的饭菜香,那糖醋排骨的味道直勾人心。

    她听到管家远处的声音,正想过去说两句,却又因另一个插进来的声音顿足。

    “怎么这么多菜?是来客人了吗?”

    “……”

    那声音虽然有些缥缈,瑾年也听得模糊,但感觉自己怎么也不可能会听错的。

    那……不该是卢翊阳的声音吗!?

    瑾年被自己的这个判断吓了一跳,她忽然感到有些混乱,卢翊阳怎么会在宋宅?

    他为什么在宋宅?

    他在宋宅干什么?

    瑾年的脑海里出现了一连串的问题,而管家接着的话,突然又打断了她,“你不就是客人的其中之一么?”

    管家这话是冲着那人说的,很快那人又问道,“那其中之二是谁?”

    “大小姐回来了。”管家小兴奋地道了声,然后瑾年便没再听见对方的回应。

    “……”

    接着很快,管家转身的时候,便发现了已经站在楼梯口的她。

    “大小姐,你怎么下楼来了?我真打算上来叫你呢,可以开饭了,有你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

    管家边说着边过来扶着瑾年进餐厅入座。

    管家将筷子递到瑾年的手里,给她介绍着桌上的各类丰富菜色。

    那些,都是瑾年所喜欢的。不过,瑾年没有动筷子,而是微抬起下巴,冲着空气,便道,“卢医生,你怎么在这里?”

    她知道是他,她从那两句话里便能听出来是他的声音没错。

    她知道他还在餐厅里,并没有离开,也知道他的目光一定是在观察着自己,即使她并不能确定此刻的他是在餐厅里的哪个位置。

    卢翊阳没有被她认出来的丝毫惊慌,只是刚刚在见到楼梯口的她时候,不免有些惊讶,正要回答她的话,却被不远处过来的人接过了嘴。

    “卢医生是我专门聘请来的心理医生,每周五都要上门来,给我看诊的。”

    这声音随着步伐声而近,待到瑾年跟前的时候,她已经猜的出来,是卢芳华。

    只是,不知怎么的,听着卢芳华说这些,心里头忽然有些来气。

    “卢医生,你居然还会上门为病人看病?”

    她带着惊讶问。她可没有忘记当初,自己当初插队预约的时候,这卢翊阳给了她是什么样的脸色,尽管田婉帮她求情,可他依然还让她重新预约。

    这会儿却上门亲自给卢芳华看诊,并且还每个星期一次?

    真是奇了怪了,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不要那么惊讶,毕竟她给我出了高价。”

    就在瑾年疑惑到不行的时候,卢翊阳低沉着声音对她开口。

    “有钱不赚,那才是傻子。”

    “原来,你也是个世俗的。”

    “那是。我从没说过我是圣人。”

    那理所当然的回答,听的瑾年蹙眉,在她心里的卢翊阳,可不是会为了钱而妥协的人,况且,她认为,卢翊阳并不缺钱。

    可为什么对卢芳华,却是这样的放下姿态?

    平常的他,不是一直都高冷到不行的吗?

    “管家,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吗?”瑾年的脸色带起了些严肃,她不喜欢被人欺骗,发现有问题后,她更想弄清楚。哪怕她此刻的问话,很是直接地表明了,她不相信他们说的,有些侮辱人。但,这总比让她闷在肚子里,自己胡乱猜测来的好。

    管家没想到瑾年会这样问,顿了一会儿,才回答道,“大小姐,确实是这样。太太一直有失眠多梦症,只有卢……卢先生才能帮她治好。“

    瑾年听着管家口中的那声太太,心里顿时起了不舒服,她认为,那称呼在这个宋宅里,只有她的母亲才可以拥有。

    所以在接下来出口的话里,语气也带着很大的讽刺。

    “怕是亏心事做多了,才会失眠做梦吧。”

    “……”

    她话音落了好久,卢芳华却没有应声,卢翊阳也没有说话,瑾年想,如此自己此刻再多说些刻薄的话,定像个幼稚的小孩,索性不再讲什么,便从餐桌上起身。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