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老公讲课,你敢不听?

    “你好像很厉害嘛。怎么感觉什么事都像是被你把握住的。”瑾年听着他的那话,虽是嘴上揶揄着,但心里挂着的石头,总算是落下。

    那人被抓住了就好,若是没有被管制,指不定下次还会有什么动作。

    她和阿樾这次都受伤彼此,再来一次,那真是经受不住了。

    “你老公这么厉害,不好吗?”他伸手就在她的脸蛋上捏了捏,即使上面还带着血痕的残破,但,依旧还是那么可口。

    瑾年大约朝着自己的脸颊,便打掉他的手,哼声道,“又贫嘴!”

    “不贫不贫!我这不是想讨你喜欢吗?”

    他对她一阵嘻嘻哈哈,瑾年也算是习惯了他这样的耍流*氓。樱红的双唇抿了抿,终是对他说道,“阿樾,其实,我心里也有个小秘密。”

    “……”

    “不过,我要等你伤好了,我再告诉你。”

    “什么秘密,这么神秘的?”他挑眉,俊朗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像她这样单纯的人,该是把什么心情都写在脸上了,又怎么会他没有知道的事?

    “你的秘密是……你爱我?还是你喜欢我?”

    “……”

    “这已经不是秘密了,我都已经知道了,早就知道了。”

    瑾年听着他的话,三条黑线从额上滑落,板着脸,便对他道,“孟先生,脸皮呢?”

    “在这呢,你要不要摸摸?”

    “……”

    她还没反应过来呢,他便伸手过来抓住她的手放上他的脸庞。

    好吧,她已经无话可说了。

    她心底的那个小秘密,自然不是他说的这些,不过也得等他病好了,再告诉他,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事,又成为了他的负担。

    医生说过,病人,就应该有一个乐观的心态,这样才能快些痊愈。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孟君樾的心情一直保持的不错,有瑾年陪在他身边,他的心情能不好吗?

    天天调。戏这娇羞的小媳妇,真真是人生一大乐事啊!

    大概是两个星期的时间过去,医生便准许他便下床走动了。

    只是,因为收口还未全部的愈合,所以,不能走太多,最多只能在医院里的花园里散几步,而弯腰的动作,是绝对不能的。

    所以,在他下床的时候,护工正好不在病房里,那袜子,那鞋子,便是瑾年摸索着帮他穿的。她为他做些事的时候,大概谁都猜不到,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他想,如果到老了,他们依然还能像现在这样互相扶持,那该有多好。

    执子之手与之偕老,正是他对爱情所向往着的。

    这一生,能拥有一个瑾年,他表示已经满足了。

    “好了,已经穿好了,你慢慢下来走几步吧。”瑾年摸索着给他套上鞋子的时候,便微扬起头,笑着道。

    她那无焦距的眼神依然落在半空中,可嘴角旁,那两个浅浅的梨涡,简直美到极致。

    他从床上下来,当站直了身子后,便是高出了她一个头,他从那高视角往下看她,正好瞧到她那鼻尖一颗小到不能观察的淡痣,依然好美。

    “瑾年,你长得真好看。”

    “那还用说。”

    他的夸赞,瑾年也讲不上矜持了,从小到大说她长得漂亮的人,不计其数,她其实已经听得有些听觉疲劳。

    不过,他的苦攒,对她来说,又是有那么一点新奇之意的。

    “他们说,我相貌是遗传了我妈妈的。”

    “噢?岳母是个大美人?”

    孟君樾挑眉,瑾年神情里带了丝骄傲,“那时候海城四美,我妈妈就是其中一个。”

    “我好像有听说过。追岳母的人,也当是从这条街排到另一条街,可她偏偏选择了岳父。”

    “……”

    “想来,这岳父一定有过人的本领吧?”

    他们走到楼下的花园里,秋季池塘里的芙蓉花开的正好,他瞧着那美丽的话,正是好心情地和她开着玩笑。

    只是瑾年却沉默了。

    她听着池塘里因鱼儿跳动的澎湃声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我爸爸没有追我妈妈……是我妈妈喜欢上了我爸爸,只可惜……他的心分成了两瓣……”

    “……”

    “以前,我很敬爱我爸爸,他对我也很好。我以为,我是他唯一的一个掌上明珠。但是,在这车祸发生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他在外头还有女人……”

    “他们说,感情是没有错的……他们还说,我爸爸和那女人的之间的爱情是我无法理解的……可能是吧,我至今也没搞懂。”

    她很少和他开口说家里的事,特别是关于父母亲的。她觉得卢芳华的存在,对整个宋家来说,都是一个屈辱。

    一定会有很多人私下议论她的爸爸,说外边养情*人,包小三,还有私生子之类的话,甚至,会比她想象中,还要不堪。

    所以也因此,她讨厌卢芳华很多事。

    只是,爸爸的贴身助理还有安律师和她说的那些,她又不得不去思量,而卢芳华对她似乎没有什么敌意,哪怕她的态度很不好。

    对于这个,她一直处在迷茫之中,直到现在,她也理不清他们之间的感情,更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态度去对待卢芳华。

    不知道……什么样,才是正确的方式。

    孟君樾侧身的时候,便见瑾年沉默地站立在一旁,漂亮的脸蛋此刻有些失神,像是游魂了去。

    他伸手将她的身子对着自己的方向转移,然后两手捧起她的脸蛋,郑重说道,“你放心,我们两个绝对不会重走岳父岳母的路。这一生一世,只有我和你。”

    他说完,就将她抱在了怀里,又是一阵秋风吹过,正好吹动了池塘里的海棠,他们俩之间的浓情蜜意,连带着花儿都羞涩了。

    “你可得记住今天的话了,不然,我做鬼都不放过你。”瑾年的脸蛋闷在他的胸膛里,发出来的声音,不小不大,正好让他听了个真切。

    他对她这威胁,只有失笑——“让你缠我一辈子,才好呢。”

    *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医生本是原定一个月才可出院的,但由于孟君樾恢复的情况良好,三个星期就可以了。

    能早一天回家,自然是好事,整天呆在医院里的,他都快闷坏了这妻子。

    瑾年身上的伤,早在一个星期过后便痊愈了,她其实都是些皮肉伤,虽然疼,但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孟君樾呆在医院里,她还能去哪儿?当然是陪着他一起,好在,明个儿就能出院了。

    其实,就算今天出院也没事,只是出院手续来不及办,他们也没有走后门,医院怎么规定的,就怎么来。

    再说了,两个人黏在一块,不管在哪,心情总归都是好的。

    毕竟,心心相印嘛。

    正是下午,孟君樾拿着笔记本看着公司里的文件,其实就是一些建筑上的设计图,瑾年大概能够想象出来那些设计图的样子,毕竟静姝的专业是建筑。那一年,在纬都,她也有跟着看了一些,但她自觉得资质有限,那些什么什么复杂的图,只能走马观花地看两眼,若真是让她学,那可要头疼了!

    虽然都是一个画图,可她的这个插画和那个是有些截然不同的概念的!

    “来,过来,我给你上上课。”

    孟君樾斜眼过去,便见那小妻子百无聊赖地趴在沙发上,他是怕她无聊,才这样喊她的。

    可是,他不知道,瑾年正发着呆呢,哪里有心情听他讲这些深奥的又富有逻辑理论的东西?大致朝着他的方向便摇头道,“不想听。”

    发呆真是比听课愉快多了!

    “你可真不识货!有多少人想听我说的这些专业知识,都没机会呢!”

    “……”

    瑾年听着他的话,摇了两下脑袋,又重新默默地趴会沙发上。那动作简直就是和家里得小月月一模一样,他看着她那萌点,连带着心脏都开始发颤,微扬起薄唇便再次冲着她道,“瑾年,过来。”

    “……”

    瑾年不知道他这是要干什么,不过他这么一遍遍地喊着她,她还真的听得有些烦了,索性站起身子,朝着病床的方向过去,她才到床沿边缘呢,他一伸手就将她拉了个满怀,她直接颠进了他的怀抱中。

    瑾年一声惊呼,他咬住了她的耳垂,便低哑着声音道,“刚刚一个人,在想些什么呢?”

    “没什么。”

    瑾年茫然地摇头,他霸道开口,“连老公给你上课,你都敢不听?”

    “你能给我上什么课?”她撇着嘴,她之前不是没听过他给她讲的那些专业性知识,他严肃又认真,可她这样的菜鸟真正能听进去的,有多少?真不如周逸讲课的效率,但,这些心里话,她自然不能告诉他。

    不然,她可就倒霉啦!

    只是,她正这么想的时候,他放在她那腰间的上的手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他的唇也正好压着她的颈间,邪魅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说我能给你上什么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