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心里藏着的小秘密

    “你不是早在那天时候,就已经听到了吗?”

    他轻笑,似乎是在嘲笑她那天在书架后边的偷听。

    “你的眼睛不好使了,耳朵倒像是顺风耳,啥事,被你听了去,我都不知道。你一生气,直接就不理人,我呢,还懵懵的,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然后呢,你气到极致了,黎家出走了,我才知道你生气了。”

    “你现在是在教训我吗?孟先生?”瑾年撇着嘴,这人明摆着就是在数落她,嘲笑她。

    “哪里敢,你是大人。”他急着澄清,继而将唇移向她的耳边的方向,然后轻声道,“老婆大人。”

    “……”

    那声老婆大人,可真够让人听的酥麻的,瑾年不争气地一下子就脸红了。

    她放开他的手,捂住自己的脸庞,那动作,可谓是娇羞至极。

    “咱们不算老夫老妻,可这时间也挺长的了,你怎么到现在还这么害羞呢?”

    “别说了。”瑾年的声音从指尖缝隙中出来,她是真的还有着小姑娘家的羞怯,好吗?

    “好好好,我不说了。”

    他依着她,但瑾年忽然放下手掌,然后开口,“等一下,你好像转移了话题了吧?刚刚,你说的那什么和爷爷开的条件,你还没和我说呢。虽然我当时在书架后面是听的一些,但是没听完全,你现在再给我讲一遍。”

    “哎,我真是服了你了。”他听着她的这话,不禁叹了声气,大概所有女人都喜欢在这种事情上计较。

    也罢,也罢,她爱听,他就如如实实告诉她呗。

    “爷爷当时让我娶你,然后我的交换条件是得到静姝所在纬都的地址。他很爽快地答应了我,但又不允许我告诉你静姝的存在,也不允许别人任何人告诉你。”

    “……”

    瑾年听着他的这话,不禁一愣。想来,爷爷这么做,气死一切都是为了她着想吧。即使那时候,她对孟君樾没有太多的感情,可若是知道丈夫心里有别的女人,怎么着,都是不舒服的。爷爷真是一个想法周到的人。

    “然后,我答应了他,他也同意了我的条件,再然后我就娶了你。只是,后来,他却只给了我静姝的学校地址。”

    “我就知道,爷爷是不会这样就妥协的,他和我说,愿意找,自己就找去,他给我提供的那学校,已经是在缩小了我的范围……”

    “可是,你们那学校那么大,几万号人,还得排除旁听生,而我也不确定静姝到底有没有在那学校上课,所以,这找,可真找的够久的。”

    孟君樾说着几个月前的找人,不由得笑出声,也不忘评价孟老,“爷爷可真是一只老狐狸。”

    只是瑾年微扬起脸,便冲他道,“你是只小狐狸。”

    她想,他的所有精明应该都继承了孟老。所以啊,要是天真的人和他在一起,什么时候被算计了,都不知道。就比如说她,都不知道被他骗了几回了。可到现在,依然还是,他说什么,她便相信什么。

    她也是佩服了这样的自己。

    “后来呢,你是怎么找到静姝的?”

    “后来……其实,是静姝主动出现在我的面前。她告诉我,她一直都知道我在找她,只是,她躲起来了……”

    “为什么?”

    瑾年有些不解,她和静姝之前形影不离一年,可她从未发现静姝那不为人知的感情有这么大的波澜,大到让她有些诧异。

    “她说,她当年的不告而别,是有原因的。”

    “……”

    “在海城,她母亲的声名早已狼藉,爷爷给了她一个机会……一张支票,够让她们母女一辈子吃穿不愁。爷爷让她带着母亲去国外,然后这辈子都不回海城。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继续和她母亲呆在海城,不过,孟家不会提供任何帮助,也不同意她和我的往来。”

    “静姝为了她母亲,妥协了。”

    “……”

    “而这些事,我一直都不知道,直到前些日子找到她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当年不告而别的真相。她让我等她。可我并不清楚,为什么这样做的原因,但,就是这样傻傻地等了……”他还以为,她是为了处理一些事,等处理好了,就不会让他这样等了。

    可,他不是笨蛋,在认识了冯道翰之后,他看的出来静姝对冯道翰不一样的感情。而静姝让他等,不过是在拿他当备胎罢了,那时候,他傻,对感情执着的要命,哪怕是备胎,他也认了。

    只是在那之后,爷爷知道他找到了静姝,又给他提了一个要求,说是必须要和瑾年有了孩子,才能离婚。所以,之前的那么一段时间里,他都和她提出要个孩子。

    很简单的理由,不过是为了摆脱这段婚姻。

    却不曾想,他会陷入她的感情中。

    “那你有没有后悔?”瑾年突然发声了一句,让他不禁一愣,“后悔什么?”

    “因为我,你没有再等她。”

    “后悔了。”

    “……”

    “后悔我怎么不早点遇上你,那几年的感情空缺,就不会这样白白浪费了。”他的解释,让她吊着的心放下,握起拳头,就在他的胸膛上敲了几下,这男人,怎么就这么讨厌呢!说话,总是爱说一半。

    “你等着静姝的时候,难道你就没去找过别的女人?”她继续发问,带着一些威严,可他却非常肯定地给了她答案,“没有。”

    “……静姝真的是你的初恋啊?”瑾年忽然想起那次的记者会,他们便是这样提问的,只是,他没有回答。不过,她还真是挺好奇的,像他这样的成功人士,身边居然没有女人?

    够清心寡欲。

    这样的人,若是爱上一个人,那该是非常执着了。

    而他的这份执着,以后就幸运地落在了她的身上。

    “我能说不是么?”孟君樾对她的问题,不禁有些犹豫。

    怎么女人都问这种事,可他该不该和她说实话呢?

    只是这样想着的时候,瑾年又出口了,“除了静姝外,你还有过喜欢别的姑娘?”

    “你不就是我喜欢着的么?”

    “别贫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你就不能允许我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小秘密吗?”

    “……”

    “但是,我和你保证,我现在,此时此刻,乃至以后未来无限期,喜欢的,爱着的,心里藏着的人,是你,瑾年。”

    他不愿意和她提那些事,不过是怕丢脸罢了,毕竟谁都有过年少轻狂,那时候他为了吸引静姝的注意力,确实是和一个姑娘恋爱过,但,那只是假恋爱,在众人眼前做做样子罢了,之所以会那样,都是为了气静姝的。

    可静姝的心思本就不在他的身上,又怎么会因他的这事而中招?

    现在想来,感觉那时候的自己够可笑,够荒唐。

    不过,都是些陈年往事了,现在,他有了瑾年,感觉挺好。

    他从此只要她,谁也不想再要。

    而瑾年听着他的那些保证,想着这男人如此真诚,定不是在骗她,应该是怕羞吧,怕说起糗事,被她笑吧。

    她大方地准许了他可以有自己的小秘密。接着又和他提起静姝的母亲,“其实,静姝的妈妈现在已经改邪归正了,我之前在纬都的时候见到过。那真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也很温婉,说话的时候,温声细语的。”

    当时,她就想,静姝的美貌应该是遗传自母亲的。但,那时候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背后,还暗藏了这么多的故事。

    她第一次见到静姝的时候,便感觉那是一个很文静,很柔弱的姑娘,而自己呢,却有些相反,活泼好动,有些大大咧咧,或许就是因为她们之间一动一静才能成为朋友。

    后来,她们之间友情分裂,是因为道翰。

    静姝喜欢上那个那个继哥哥,可是,道翰的心又是落在自己的身上。

    或许是嫉妒心改变了静姝,让她变成现在这样。

    瑾年不禁心下一叹,嫉妒真是可怕的东西,也是罪恶的来源,一旦沾染,便是万劫不复。

    “若是只光看外表,谁都不会相信静姝的母亲是个赌徒。她现在能够改邪归正,也不算晚,起码不会再祸害别人了,静姝因为她的母亲,从小吃亏的就不少。”孟君樾一手搂着瑾年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感叹。

    瑾年知道,他这人,其实心挺软,到现在,或许对静姝还有着惭愧之情。

    而这样有情有义的男人,又是让她如何的不喜欢?

    她反手握住他的大掌,眉头蹙了蹙,便道,“阿樾,其实,我还有些害怕……”

    “怕什么?”

    “……若是,那个叫超哥的人,以后再来报复怎么办?”

    那个人为了给弟弟报仇,就像疯了似的不要命,而她和他,在武力上根本就不是那人的对手,现在只要一想到那人,她这心里吊着块石头便沉重起来。

    “这次肯定不会掉以轻心了,昨天我和爷爷通过电话,说是警方已经有线索了,这个时间点,那超哥应该是被抓住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