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阿樾,么么哒

    瑾年微微抬起头,又侧过耳朵,就是为了能够听的更清楚。

    只是,他却迟钝了好久,也不开口,她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正要问,他又接着发出了声音。

    “我当时拿了爷爷的印章,去财务开了一张支票,然后送到了赌场,他们才放了人。”

    “……”

    “送静姝她们母女回家后,她的母亲一再保证不会去赌了,我才回了家。我知道动用公款是一件很严肃的事,虽然广厦以后早晚都是我的,但,我知道爷爷做人公正,定不会饶恕我。所以,在他发现之前,我就主动先去认了错。”

    “只是……爷爷说,他早就发现我的不对劲了。还告诉我,那张支票,不过是假的。想要拿广厦的支票不是单单他的一个印章就可以。让我以后别再做这种傻事,还又问我,为什么要拿那么一大笔钱。”

    “当时,我根本就没有心情和他解释,在支票是假的时候,我很慌,我真的很慌,我怕赌场里的人会发现,然后去找静姝母女报仇……”

    “我没有来得及和爷爷解释什么,掉头就跑去了静姝的家里……只是,还是晚了一步……”

    “发生了什么事?”

    瑾年听着他说的,都快听的入迷,她真的不知道在纬都那么一个天真的tian,在海城居然还有这样让人痛心的过去。

    孟君樾似乎是回忆到自己最不想回忆的那部分,喉咙里也起了一丝难受,停顿了很久,才缓缓道来,“其实,静姝的母亲长得很漂亮,她告诉我,在她小时候的时候,她的母亲偶尔还会去兼职广告模特,赚点小钱。只是,因为染上了赌瘾,即使金牌经纪人签约了她,她也整天只想着去赌场,根本没有事业心。她放弃了大红大紫的机会,那经纪人便也和她解了约。没有合同的束缚,她更是对赌迷恋的张狂,几乎整天都泡在赌场里……”

    “……”

    “赌场里的老大,大家都叫他一声超哥,就是那天晚上带领那几个混混围攻我们的领头。”

    他说着,又是顿了一会儿,瑾年也回忆起那一晚,那真是一个惊险的晚上,她虽然不知道那个超哥长什么样,但是光听着声音,还有那说话的方式,就感觉不是什么好人。

    果然,孟君樾往下讲的内容,不禁让人一阵毛骨悚然。

    “他知道静姝的母亲曾经是三流小明星,姿色也不错,在发现支票是假的之后,便去家里抓了人,然后逼着静姝的母亲拍三*级片子还债,但静姝的母亲没肯同意……”

    “……”

    “可最后,还是惨遭毒手,她被那些人扒光了衣服,强行拍下了照片。又同时将那些照片卖给了多个不正当的杂志社……”

    “……”

    “我和静姝在找到她母亲的时候,她的母亲差不多已经精神崩溃。”

    “我当时的心情……”孟君樾说着呼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和瑾年形容。而瑾年也正是能听出他声音里带着痛苦还有愧疚的情绪。

    她想,这些事,该是触及到他的底线了。

    “我很愧疚,很愧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们。”

    “即使,我找了爷爷,让他托关系,将所有的照片都买下,可这依然不能弥补什么……静姝自母亲出事后,几日来一言不语,像是自闭在自己的世界里,而她的母亲,三番五次地想要轻生……”

    “我每天都会去她家探望,可每次见到那样的场景,我的心情就郁闷到不行。就因为一张假支票,让她们陷入了如此境地,我愧疚,又生气,最后气不过,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根棍子,然后冲进了赌场。”

    许是那时候,真的因为太过年轻了,几乎什么都没有考虑,只知道一根筋,只知道他要杀了那领头的,才能泄愤。

    所以,越是冲动,事情的后果越是严重。

    “当时的我,像发了疯似的,打倒了门口的保安,然后进入赌场的二楼办公室,直冲着那叫超哥的领头,便一棍下去,那一棍确实是让我泄愤了,可我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后脑被人用酒瓶狠狠地砸伤,然后一脚将我踢在了地上,我的左手正好压在了酒瓶碎渣上,后来,我听医生说,我这左手可能会不幸留下后遗症……”

    “你的左手呢?”瑾年听着他的这些,忽然下意思地去找寻他的左手,她记得,那时候二婶周云和她说过,那次绑架时候,阿樾的手是因为自己,彻底留下了后遗症。

    她问过他,只是,他却云淡风轻地说没事。

    这会儿,又听他说起左手,她才猛然想起了她和他之间的事。

    “当时,你并没有后遗症,然后到了后来救我,二度受伤,所以现在彻底有了后遗症,是吗?”

    他听着她的话,忍不住笑了声,然后伸手在她的额头上摸了摸,“没想到,你这小脑袋瓜子的,装的东西还挺多。”

    “阿樾,你这手,是什么后遗症?”

    “别那么难过,只是一小点的后遗症而已,梅雨天的时候,会疼一下,但是不严重。”

    “真的吗?”

    “不骗你。”

    “那你现在呢?平常的时候,这手会不会疼?”瑾年拉着他的左手,不住地抚着,就连他那掌心的纹路,她都快记在了心里。

    只是,他却对她开了个玩笑,“你亲我一下,我就不疼了。”

    “……”

    “那我就么一下你的手背好了。”瑾年没有拒绝他的要求,对着他的手背就放在唇边,然后说了三个字——“么么哒。”

    这潮流的话,想来他这整天就就知道工地建筑,建筑工地的人,是听不懂的。却不想,他又冲着她笑了,“等我能动身子,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么么哒。”

    “……”

    瑾年没再和他玩笑下去,又接着让他往下讲,正在精彩地方呢。

    孟君樾瞧着她这般,有些无奈,姑娘还真当是听故事了,不过也罢,能和她分享自己的过去,不论是快乐的事情,还是痛苦的事情,他都是非常愿意的。

    他愿意让她参与自己的过去。

    “……当时,我被人踩在地上的时候,只是挣扎了一会儿,就陷入了昏迷。然后,警察来了,救护车也来了。我被送到了抢救室,可却因为伤口太深,即使抢救回来,也被送往重症监控室,医生判定我很难成果一个星期,让爷爷准备后事……”

    “……”

    “那个砸我的人,是那叫超哥领头的同父异母亲弟弟,爷爷没有放过他们,而那弟弟为了哥哥认了自己的所有过错,把强迫拍静姝母亲那些照片的事,也全揽在自己的身上,他被法官判了死刑。而那超哥的户籍并不是在海城,他有一半血统是金三角那边,他被驱逐了境外,二十年之内不得踏入海城。”

    瑾年静静地听着他的这些,回忆起那一晚,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似乎也有关于驱逐境外的一些词,她没有想到,背后会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那后来呢?你什么时候脱离危险的?”

    “那是很久之后的事了,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我在那段时间里,一直徘徊在生死边缘,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意志才让我撑下来。等我真正在奇迹中活下来的时候,静姝和她的母亲却消失了……”

    “我不知道她们去了哪里,但,我知道,这事,一定是爷爷做的。我去求爷爷,让他告诉我,她们母女的去向,可爷爷因为我的这事,对静姝的意见很大。怎么还会告诉我,她们去了哪里,只说了句,她们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并且这辈子都会再回到海城,也让我死了那条心,说我和她,这辈子都没有可能……”

    孟君樾说着说着,忽然又轻笑了几声,似乎是为自己当初的坚持,而觉得可笑。

    瑾年似乎也懂他那笑声,只是没有开口说什么,继续听着他的故事。

    “……当时太过年轻,可爷爷越是这样阻止,心里头的坚持就越深。我对静姝,其实还怀着一些愧疚。我想找到她,我想弥补那张假支票的过错。况且,之前,我就对她已经有了那种男女之意,所以在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我对她,就更加执着了……”

    “后来的后来,我一步一步地进入广厦,成为其中的股东之一,我的能力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好,而爷爷渐渐走向退休的步伐,似乎再也没有能力管我的事了。于是,我就开始疯狂地找静姝。我托人关系打听到她在纬都,可纬都就那么点大,我却一次都没有遇上她……”

    “不,在你的出现之前,我遇到过她一次,那是在一次聚会上。只是,我们连一句话都没说上,她就突然消失了。我就这那条线索,疯狂地找她,却毫无音讯。后来,我才知道,那是被爷爷下了套,他知道我无意间见过了静姝,所以把所有的消息都再次给封锁了。”

    “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却突然让我履行娃娃亲的事。我寻思了几番,听了他的话,同时也开出了条件。”

    “什么条件?”

    *

    这前因后果都说了,阿樾不是渣男了吧,ahhhhhh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