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这辈子,一个你,就够了

    “这才乖……”

    他瞧着她如此听话,不禁满意一笑。

    瑾年额前无尽黑线。

    “瑾年,我还能活过来,还能看到你……真好。”

    在又是一阵沉默后,而他像是闭目了一会儿,得到了一丝力气,才这般开口和她道。

    瑾年不是听不出来,他话里的疲惫,她知道此刻的他应该是没有多少精力的,两唇撇了撇,便道,“你休息吧,整一都病怏怏了,哪儿还有这么多废话。”

    虽然听到他的这话,她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掩饰不住的小高兴,但是,一想到他刚刚对静姝说的那三个字,就让她心里特别不舒服。

    他似乎都没和她说过这话呢!!

    当然,让她心头担忧的,还是他的感情,摇摇晃晃的,他到底真正喜欢的人是谁呢?若是不喜欢自己,可为什么愿意为她搭上一条命?若是不喜欢自己,那为何他此刻的态度翘起来,是这样的真诚……

    孟君樾侧身,瞧了她一样,心头泛起微微苦涩。他的感叹在她眼里成了一文不值,不禁苦笑,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是误会了,定是将他和静姝的话,只听去了一半。

    女人都是爱胡思乱想的动物,他这会儿是深有体会了。

    “瑾年……你刚刚听到我和静姝说了什么吗?”

    “你们说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是心知肚明吗?怎么,难道还要我来给你当播放机,重复你们的对话?”

    瑾年听着他的那些话,当下心情就快冒烟了,这人的脸皮,怎么就这么厚呢?

    孟君樾没想到向来闻言细语的她,居然还能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当下就笑了,“火气还真的很大嘛。”

    “……”

    “你很生气?”

    “没有!”瑾年没什么好气地回答着。她有没有生气,难道他看不出来吗?他又不是眼睛瞎了!

    “骗鬼。”

    他犀利的话,也得到瑾年犀利的回应,“对啊,你就是那只阴魂不散的鬼。”

    本来他们之间早就可以结束的了。可是,他呢,却又总是纠缠着她,害她的心,每一次在他纠缠过后,都为他打开。

    可,每打一次,她便受伤一次。

    “可能你刚刚在外面听到的那些,并不那么准备,我现在把现场版的原话,再说给你一遍听听,好不好?”

    他央求着,这哄女人,还真的就得低声下气,哪怕他觉得他没有什么错。但是,惹她生气了,惹她不高兴了,就是错。

    错了便是错了,错了,就得哄,比如说像他此刻这样,态度诚恳又诚心。

    即使没有得到瑾年的回应,他依然还是自顾自地往下说,他知道,这会儿的她不肯说话,那一定是因为放不下面子。

    不过,她是想听他的解释的,不然这会儿,也不会这样安稳地睡在他的身旁。

    既然了解了这点,那么,他就必须就要比她厚脸皮。

    “当时,静姝问我,还对她有没有感情的时候……”

    “我是这样回答的——我说,几年之前,我确实心心念念着她,但是在几年之后,忽然之间有一个女人闯进了我的生命里,我的心,从此就转移了。”

    “……”

    “瑾年,我也不想欺骗你。几年之前,我确实是爱过静姝的,那种爱,带着一种执着。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改变了我心里的那些执着,我开始渐渐地……一点一点地……放下了。”

    他的语速很慢,很慢,和瑾年这样说着的时候,又像是感叹自己的人生,感叹自己的感情,还真是有些奇妙。

    瑾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静静地倾听着。

    而他的情话,也没有结束——

    “你就像是汹涌的水柱,一下子,在毫无预料的情况下,就冲进了我的心脏。你把静姝在我心里存放的位置,一下子冲没了……我此刻心心念念着的人,只有你……”

    “……”

    “我对感情很执着的,你是我感情里的一个奇迹。你改变了我很多,不管是感情上,还是生活上,我发现,如果生活里,没有你,我会不知道那样一种什么的平淡。我害怕失去你……”

    他说着,眸光便紧锁着瑾年那张绝美的脸庞,即使她的脸已经不肿胀了,可那细微的伤痕,还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于是,他的目光开始变得有些心疼。

    “瑾年,我说了,这么多,你还不能明白吗?”

    “……”

    他听不到她的回应,心头不禁打起鼓。

    他在感情上一直是失败者,并不像他的事业那样辉煌,所以,没有听见她的答案,他很紧张,也很迷茫,就怕她会忽然地对他说一些失望的话。

    “你说你对感情执着,那还不是一样移情别恋了。若是以后,突然出现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或者什么千金大小姐的,那你还不照样,可以从我的身上转移?”

    瑾年撇着嘴,虽然她不得不承认,他刚刚的那些话说的很动人,也很动听,但是她还是冷静下来找了茬,她也佩服自己此刻的头脑了,居然还会分析他的话。

    只是面对瑾年的质疑,他肯定地回答道——“不会的,绝对不会。”

    他此刻肯定的保证,让瑾年一愣,接着又听他道,“我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精力?这辈子,一个你,就够了。”

    “……”

    瑾年快被他那句话,酥麻了全身,她真是没有想到,原来,他也会讲这样的情话。没有浮夸,没有故意,没有做作,而是字字都显露着真诚。

    她感觉自己又快要跳进他制造的漩涡中。

    孟君樾此刻不能移动身子,所以想搂住她,都是难事,他的大手正好碰上那落在他身旁的小手,五指一张,便将其包裹住。

    他掌心的温度,就像他此刻的情话那样,温温的,暖暖的,泛着甜意。

    “我想,我之所以会从静姝身上转移心思,是因为我从未在她的身上得到过回应。一个人可以等一年两年甚至是三年四年,可总有一天会疲倦的。静姝的心思并不在我的身上,我不是傻子,之前不过是自欺欺人,在没有遇上你的时候,其实,我已经等的有些倦了,在遇上你之后,你彻底改变了我……”

    “那若是我也让你等我个三四十年的,到时候,你确定不会移情别恋?”瑾年微微挑着眉,她原本以为他并不知道,静姝对他的感情,却没有想到原来他心里一切都了然。

    他还真是精明的,当初亏她还同情他。现在,真是一点同情都没了,活该呗!

    谁让他执迷不悟的!

    不过呢,他现在领悟了,也不算晚啦。

    她就勉强原谅好了。

    “你若是让我等个三四十年的,那我就强上!”

    “……”

    “你,你……你真讨厌!”瑾年咬着唇,才说两句好听的呢,这会儿突然画风就突变了。

    “和你开玩笑的。”孟君樾说着,呵呵笑了两声。

    “若真是有那么一天,我肯定等,因为,我知道,你是不会让我失望的,你心里有我,我心里有你,你怎么忍心让我等那么久?”

    “……”

    这话,听得太让人酥软,瑾年有些语塞,脑海里又突然想到了刚刚他对静姝时候的告白,心头不禁就来气。

    “可你对静姝都说了那三个字……”你都没对我说过呢!!

    瑾年羞,没好意思把后边的那句话说出来。

    孟君樾不禁听的有些懵,真心没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哪三个字?”

    “就、就……就是我爱你。”她一鼓作气,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她也没必要说话遮遮掩掩的了。

    可,他的反应却是——

    “你这表白,挺动听的,我收到了。”

    “你、你……”

    瑾年怒目圆睁,这男人就喜欢在这种事上讨便宜,不要脸!

    “不过,我什么时候和静姝说过这三个字了?”

    “明明刚才在外边,我亲耳听到的!”瑾年怒气有些重,她都亲耳听到了,他还想狡辩?

    “那你一定是听错了。”

    “……”

    “我……没有听错!”

    “真的吗?”

    他的反问,让她一懵,不过,她很肯定点头。

    “那我再把原话告诉你。”

    “……”

    “当时,我是这样说的,我说,静姝,我、不、爱、你……”

    “……”

    “然后,你就这样毫无预兆地闯进来了,当时,你可真够猛的,膝盖又摔疼吗?”

    “……”

    他说着这些话,只是瑾年却不给只字回应,他只好又调侃道,“孟太太,咱中华文化博大精神,相差一个字,意思就完全不同了,下次可别把话给听岔了,不然,我多冤枉。你看,我都追着你走了这么久,差点连小命都没了。”

    “……我、我哪里知道!”瑾年动了动唇,她听他说的这些,然后回想之前的场景,那时候,她是被护士给推进病房的,中间的小摩擦,就让她把话给听错了。

    好吧,她承认她有些鲁莽了。

    不过,现在把话给说开了,那也就没什么误会了。但,转念一想,他会对静姝说那样的话,他是真的下了狠心了,要和静姝断清一切关系了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