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再走一步,就死在你面前!

    那声我爱你,是如此的清晰,瑾年倒在地上的那一刻,不只是身上的伤口疼,连着耳膜都发疼。

    她趴在地上好一会儿,久久做不出任何反应。

    那一刻,她只感觉到了莫大屈辱。

    她心心念念着他,可是,他呢???

    却在这里和初恋情*人,你侬我侬……

    这说明了什么,不就证明了,她付出的这一切,是有多么多么的可笑!!

    瑾年握紧了拳头,从地上缓缓起身。满目的黑暗,更是让她对这一切失望透顶。她觉得可笑,忽然又想到程美兰的那话——一个瞎子,怎么配拥有一份感情?更何况是孟君樾那样高高在上的人……

    是啊,她得明白自己的身份,她比正常人,已经低了一个等级,她这样的,大家称为——残疾人。

    一旁的曾静姝就站在离瑾年的不远处,却根本就没有相扶之意,而孟君樾实则起不了身,他太过虚弱了,每动一下,都能牵扯到伤口。

    看着她摔倒,他却不能上前亲扶,心头的挣扎,差点又让伤口裂开。

    “静姝,你先走吧。”孟君樾开口,曾静姝回眸看了他一眼,在见到他那眼里没有什么感情的目光,甚至带着一丝冷漠,心头不禁一窒。

    属于嫉妒的心理又开始在脑海里作祟。

    她上前,真要对着瑾年说两句,却被瑾年抢先开了口,“不用走!你们慢慢聊,我离开。不好意思,刚刚打扰了。”

    “瑾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着她那有些生气的语气,曾静姝话里不禁带了几分得逞,还有嘲笑。

    “我什么意思,你们都懂,何必把话讲白了?”

    瑾年有些怒恙。两条细眉都快拧在了一起。

    只是,曾静姝却突然朝着病床上的人望过去,“阿樾,这回儿可是她自己这样理解的,我可什么都没说。”

    孟君樾瞧着眼前的这情形,不禁有些头疼,出口的话也带了些无奈,“静姝,你走吧。”

    只是,他话音刚落,便被瑾年带着赌气的声音打断,“我说了,不用走!”

    “瑾年,有时候发那么大的火气,是会让男人避而远之的。学着点我的温柔,你瞧,他到现在了,还对我这样死心塌地。”

    “……”

    这话,曾静姝是附在瑾年的耳旁说的,一字一句,清晰至极,可落在瑾年的耳膜里,她只感觉到无尽的心凉。

    真是,越来越感觉到讽刺了。

    曾静姝说完,朝着孟君樾道了声别,就离开了。而瑾年站在病房的角落里,久久一阵不能回神,睡在病床上的孟君樾,犹豫着开口,叫了声她的名字,“瑾年……”

    “我没什么话可跟你说的。”瑾年没什么好气地打断他下面要说得话,转身就要离开。

    她不想再继续当笨蛋了,不想再听他的那些花言巧语了。

    只是,他却着急地叫住她,“瑾年,你别走!”

    不过,瑾年也没有理会,她正气在头上呢,哪里会听他的?

    可,她才走了几步,身后的人,突然又冲她喊道——“宋瑾年,你敢走一步试试!”

    “……”

    那生气的语气,让她有些不解,她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可气的,该生气的人,难道不是应该是她吗?

    “你没有什么可威胁我的,我爱走就走,爱留就留。”她鼓着一口气说完,话音才落,便摸索着出去。

    可她不知道,孟君樾已然从床上起了身,又是下了地。

    医生说过,他这半个月的时间里,都得躺在床上,不然伤口裂开,就会引起大出血,但他知道,刚刚那小女人一定是误会了他和静姝之间的谈话,他这会儿不追着上前解释清楚,哪里还能在病床上躺着安稳?

    可,他这一走一动,伤口处便牵引着疼。

    瑾年似乎也听到了身后的动静,不过,她气在头上,根本就不会停下步伐来理他。

    直到孟君樾跟着她出了病房,若是按照往常,他几步就能抓住她的身子了,可现在,明明她摸索着走,步伐不快,可也硬是她走一步,得让他走上两步。

    所以,这距离一下就拉开了。

    而瑾年也没打算回自己的病房,她想到楼下的公园里散散心,比较她实在是太气,这会儿若是回到病房,大概她会更闷气。

    “呀,孟先生,你怎么出了病房了?”忽然,经过长廊的护士,正巧见到扶着墙壁走的孟君樾,而在看到他那腹部上的纱布,早已经被鲜血染红,没差吓坏了脸色,连连上前就拦住了他继续还要往前移动的身子。

    “孟先生,你的伤口裂开了,别动,别动……快别动……”

    护士的喊叫声,瑾年并不是听不到,可是,她并不想因此而心软,这苦情招,她不想再上当了。

    只是,那护士的声音,有些没完没了,冲着护士台上的其他护士,便喊道——“快来帮忙!37床孟先生,大出血了!快点过来!”

    大出血那三个字,让瑾年的心头一窒。终是不忍心,她停住了步伐。,转身就往回走,可她的方向感极差,冽阻了几步,快要摔倒,她侧过耳朵去倾听,想要找到孟君樾坐在的方向,正是听到他那有些浓重的痛苦喘息声,还有他对她说的话——

    “瑾年,你要是再走一步,我就得死在你面前了……”

    他和她半开着玩笑,可身体上的疼,终是折磨着他,而护士台上的其他护士,连连赶着过来,主治医生也跑着过来,几乎又是一场急救。

    好在,发现的及时,不然,将危及到生命。

    主治医生上了些年纪,对孟君樾这样的行为,忍不住痛批了一番,他哪里管的上孟家是什么豪门,惹不起的,就着他这不爱惜生命,很是严厉地骂了几句。

    瑾年站在角落里,心里不禁有些自责,继而又对面前的医生开口,“医生,对不起,对不起,以后不会这样了。”

    “不要和我说对不起,生命是你们自己的!别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又给丢了!这是对于我们工作的不尊重!如果真那么想死,那有本事就别来医院。”

    “知道了,知道了,以后肯定不会这样。”

    “你们这些小年轻,就是不把命当命!”医生的话很是严厉,往后,便走了出去。

    孟天佑原本也跟着在病房,但瞧着他们两眼,知道这小两口定是有话说,便也和着绘景一起走了出去。

    而被重新缠上纱布的孟君樾,已然没有什么说话的力气,那唇边泛白的模样让人看了,真是够心疼的。

    瑾年虽然看不见,但听着他那不怎么平稳的喘息声,她知道,此刻的他有些痛苦。

    “瑾年,过来……”

    孟君樾在闭目养神了一会儿后,吃力地睁开眼,眸里的视线便锁定在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瑾年。

    他的病房是属于高级vip,里头的设置,和家里没什么两样,只是多了些医用设备。瑾年便坐在沙发里,若是他不叫她,她都快陷入自己的世界中。

    都怪病房太安静。

    “瑾年……过来……”

    他见瑾年没什么反应,不禁又撑起一口气,叫唤她的名字,这会儿,瑾年总算是听清了,她怕这顽固的人,待会儿又会出什么幺什子,心头叹了口气,终是缓慢地摸索了过去。

    到了床边后,他忽然又冲她道,“上来。”

    上来!?

    瑾年不懂他的话,上来是上哪儿?

    “睡上来……”

    见她呆愣着,他有气无力地和她重复。

    “……”

    “快点。”

    她没动作,他不禁催促,左手已经欣开了被子的一角,等待着她的进入。

    “不好吧?”瑾年犹豫,这病床是他的,她怎么能和他睡在一块呢?况且,他还有这么重的伤,她若是不小心碰上了,准会又出了事。

    安全起见,她怎么也不能听他的。

    “没事的,这床很大,就和家里的那样。”孟君樾安慰着她,只是瑾年的脸色依然有些犯难。

    他们前一刻还在赌气呢,这么这会儿就……睡一起了???

    “……”

    “你不上来,是想我亲自下床来抱你上来吗?”

    “……”

    他的这句威胁,总算是有用的。瑾年怕他又任性,不把命当命,若是再和刚才那样来一次,恐怕他这命是真的不够用了。

    她虽然生气,可也不敢拿他的生命开玩笑。

    他自个不珍惜,她没法不帮他珍惜。

    想着这些,瑾年不禁有些唾弃自己,哎,宋瑾年啊宋瑾年,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孟君樾瞧着她真的上来了,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将手里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他此刻能动的也就只有手了。

    “睡过来一点。”

    “……”

    见她没动静,他有些不悦地皱起眉头。

    “你躲那么远干嘛,难不成我还会吃了你?”

    “……”

    瑾年没理会他的话,接着又听到了来自他的威胁,“你要是不睡过来,那就只能我睡过来了。”

    “……”

    瑾年听到他的动作,恨恨咬了牙,便起了身,然后贴着他的身子睡下。

    当然,没忘记加上一句警告,“你别乱动!”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