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你要是敢这样,我就改嫁!

    绘景陷在回忆里,不禁有些出神。

    而瑾年已然从床上摸索着下来。即使休息了这么久,可此刻的运动,每动一下,都会让她感到全身酸痛。

    “瑾年,你这是要去哪儿?”

    绘景回神的时候,瑾年快要摸索到了门口,她小跑过去扶住了还虚弱中的人儿。

    “我想要去看看阿樾……”

    瑾年如实以告,此刻的她,若是不能亲手触摸到他,没有听到他的呼吸和心跳,她怎么也是不能安心休息的。

    况且医生不是说了如果四十八小时内,他若是不能醒过来,就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吗?

    她和他多说说话,说不定,他就能被她唤醒了呢?

    瑾年想着这些,意识里也非常地坚持,绘景瞧着她这般,便没有多加阻止,她了解瑾年的脾性,若是不让她去阿樾的病房,那估摸着她会坐立不安了。

    这般想着,便扶着她往隔壁的病房走去。

    这厢的病房,很安静,除了机器的作响声,几乎快要听不到随着的人的呼吸。

    瑾年被绘景扶着坐在他床头边缘的椅子上,只要微微俯身,她的手就能触及到他的身子。

    绘景知道她这是有话要和阿樾说,沉默了会儿后,便兀自出了病房外。

    只是,她才出来,不远处便有人走过来,是二叔孟天佑。

    绘景见着他的时候,不禁有些意外,他不是说今天要去外地出差的吗?怎么这会儿……

    这般想着,便直问道,“二叔,你怎么来了?”

    “我去机场时候,才听助理说,阿樾出事了,想着大哥大嫂现在还在灾区,根本就无法脱身,家里就你和爷爷两个人在,自然要来这儿看看。”

    “……”

    “阿樾,现在怎么样了?”

    绘景一愣,才道,“医生说,已经脱离危险期了。”

    “这就好,真是谢天谢地。刚刚来的路上,我就一直挂着心,他没事,爸爸总算事可以放松一口气了。”

    “不过,医生说,可能会有后遗症。”

    “什么意思?”

    “如果在两天的时间内醒不来过,那可能会成植物人……”

    孟天佑眉头一蹙,“怎么会这样?”

    “……”

    “那刀伤害的部位太深了,手术很难取,导致压迫到了阿樾的神经。医生说,他能不能醒来,就要看天意了……”

    “到底是谁干的?”

    “……”

    绘景摇头,此刻的她,正是迷茫至极,沉默了会儿后,猜测着出口,“大概是几年前的那批人。”

    “几年前?……”孟天佑重复着她的话,寻思了会儿,像是想到了些什么,继而道,“你的意思是静姝?”

    “……我现在也不太清楚,警察正在调查,但是,现在还没有给过一个准话。”

    “我想,应该是当初那个人……他从国外偷渡回来,就是找阿樾报仇的……”

    “早知道如此,阿樾当初就不应该帮静姝,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几年前一次病危,这才隔了多少时间,又成了这样!”孟天佑一阵愤怒,在瞧到绘景那悲伤的神情,又稍稍收敛了些,转而,温声冲她道,“绘景,别难过,我相信阿樾吉人有天相,一定会再好起来的。”

    “……但愿如此吧。”

    绘景吸了口冷气,好一阵才稳定了自己的心绪,孟天佑拍了拍她肩膀,已示安慰。而站在楼梯口的姜梓文,一直未前进,沉静的眸子望着这里,那张俊脸上,隐隐约约显示着落寞。

    *

    这厢病房里的瑾年,一直陪着孟君樾。

    从绘景带着她进房间开始,她便坐在,什么话也没说,她的左耳侧过他,只是想要听到他那微弱的呼吸声。此刻对她来说,能听到这样的声音,也是幸福的。

    她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话。她想,她的心情,他应该都知道。

    她对他的那颗心,那么明显,他怎么可能会不清楚?

    可是,他就在要这样……丢下她了……

    “阿樾……”她开始呢喃了一声他的名字,他的大手被她的两只小手包裹住,他的手是凉的,和以往时候,大为不同。

    那时候,都是他温暖她,现在成了她温暖他,她的掌心温热,全都贴在他的手背上,她讨厌他这样冰冷,就像是回天乏术的死人一样。

    她开始不停地呢喃着他的名字,心里也喊着他。她想,这样,他是不是就能听的到了?

    绘景说的四十八个小时,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半,她却什么都不能为他做什么。就连祈祷,都变的这样有气无力。

    不知不觉,她的眸子里又开始泛泪,她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以至于那豆大般的泪水一滴一滴地掉落在他的手背上。

    从开始的温热热,渐渐转化为冰凉,她感受到指尖的湿润,忙不迭地要为他擦拭。可不管她有多大的动作,他都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她的心情有些失落,但也不气馁,她只是陪着他,静静地陪着他,耳旁还能听到时间的走动声。

    她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趴床边睡着的,等醒来的时候,绘景正站在身旁,拍了她的肩头,说是要带她回房睡。

    只是,瑾年哪里肯。

    “还有多少时间?”她揉着惺忪睡眼,出口的话,带着沙哑的嗓子。

    绘景一阵犹豫,但终究如实以告,“……十八个小时。”

    “是不是在这十八个小时里,他不醒过来,就……”

    “瑾年,不会的!我相信阿樾……他会醒过来的。”

    绘景打断她的话,坚定地说着。她相信阿樾不会那么狠心,就丢下他们这么多人,况且他哪里放心的下瑾年?

    所以,肯定不会长眠于床上。

    “阿樾,你可不要成为睡美人。”瑾年的眸子落在半空中,她手里还摩挲着他的大掌,似玩笑话地来了这么一句。

    “他要是睡美人,那你就是那个王子,睡美人早晚都会被王子亲醒的。”绘景就着她的话,微微笑道。她想调节下气氛,可抬眸的时候,又将瑾年唇角边的苦涩。

    见着瑾年这般,心头也跟着些难受起来。这时候,任何安慰的话,都比不上阿樾的一个动静。

    而这等待,又是如此的漫长。

    一分一秒,都像是在过一个世纪……

    ************************************************

    天色进入暮霭的时候,又是一个夜晚的到来。

    等这晚过去,再进入明天,那么这四十八个小时,就算是满了。

    瑾年一下一下地听着测试一旁机器的声音,那声音落在她的心上,很疼,很疼。

    她在想,他为什么不醒呢?为什么?

    他平常不是体格很好的吗,为什么,现在就这样不堪一击了?

    “阿樾,你醒过来好不好?”

    瑾年边抹着泪,便恳求着他……

    只希望她的恳求,是能有那么一丝作用的。

    “阿樾……那天,你和我说的话,我都没有听清楚呢……”

    “你说,你也爱我,对不对?”

    “你说……你也喜欢着我……对不对?”

    她问,这些话,平时,都不敢羞于出口的,可是,如今,她都鼓着勇气问了。但,他依然不给她任何的回应。

    转而,瑾年又自顾自地转移了话题——

    “你不醒过来,我要是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没有人保护我……怎么办?”

    “你忍心看着我……被人欺负吗?”

    “阿樾……我需要你……别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

    “其实,我还有很多很多话,没有和你说,没有来得及和你说。可你却不能醒来……听我说话了……阿樾……”

    瑾年就这样,自言自语地,快到天亮,她像是在和他说话,又像是再和自己说话。

    天蒙蒙亮的时候,她已经说的疲惫至极,眸子渐渐地合下,可意识却在挣扎,她要坚持到最后,她要等着他醒过来。

    她凑在他耳旁,像是下了狠心似的,对他道,“阿樾,你要是再这样睡下去,那我可真的要改嫁了!”

    “……”

    她说完,依然没有感受到他的回应,她的心不断地沉落。她从床边慢慢起身,想要去询问医生,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他。

    可就在她出门的那一刹那儿,她不知道床上的人,眉间泛起了一丝涟漪……

    *

    瑾年走在长廊里,却突然听刚进病房的护士从里头喊了声——“医生,37床病人醒了!”

    37床……

    那不正是他的吗!!

    瑾年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幻听,只到听到长廊里参差不齐的脚步声一阵流动,正是往刚才她出来的病房里过去。

    她激动,喜悦,这一刻,没有任何一件事能够,让她有这样的心情。

    她摸索着,就要过去,可哪里知道,才走了几步,眩晕便一阵阵地上来。

    眼前的黑暗比以往更为浓重,她似乎是太累太累了,就在那刹那的时间里,她便倒在了长廊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昨晚家里断了,哎,都放到今天一起传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