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为她挡刀,从此他的心是她的

    瑾年听着他那话,眉间泛起万千波澜。

    她知道今晚又是遇上一群麻烦的人了。

    可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化解这为难,她能听到不远处的打斗声,她想着应该是那些人正在纠缠孟君樾。她就算再害怕也不能喊人,不然他会因自己而分了心,那就回处在下风!

    瑾年佩服自己这种时候,还能这样冷静考虑问题,真的是因为爱上了吧,所以才会这样事事都为他考虑在先。

    可是,威胁着她的小混混却在步步逼近,她的左耳很是清晰到面前的人脚下鞋子的摩擦声,她本就处在敏感状态之下,所以这会儿更是将风吹草动都听在耳里。

    她不停地后退,但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会退到哪里,她每退一步,便能听到那混混离自己近了一些。

    眼前的混混并不着急抓她,倒像是和她玩着游戏,将她心里的害怕逼到了极致!

    “你别过来了……别过来了!”

    瑾年抖着双唇,便冲着眼前的人喊,可这混混对她笑了两声,“你这小瞎子,听力不错啊,这都能知道我过来了?”

    “你,我……我告诉你……你敢碰我,你会倒霉的!你真的会倒霉的!”瑾年一时之间根本就想不出其他骂人的话,只是一个劲地诅咒着,此时此刻的她,真希望她的诅咒是有用的。

    “倒霉什么?你会把我们兄弟几个榨干吗?”

    “……”

    “我们兄弟几个倒是挺有精力,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混混笑着,声音里带着无尽浪*荡还有淫*邪,每说一个字,便朝着瑾年前进了几分。

    “来吧,小瞎子美人,哥几个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不,不要!……不要靠近我!滚!……给我滚……”

    瑾年被逼到退到无可退的地步,她根本就不知道往哪里跑,也不知道哪里是出口,此刻的她,没有方向感极了!

    真的,一点方向感都没有!!

    她害怕,她恐慌,更多的却是无助。她乱挥舞着手中的长柄雨伞,她以为只要尽到自己最大的力气去挥霍手中的武器,就能击退眼前的人。

    可是,这些对眼前的人来说,根本就是几毛蒜皮!

    他一手便擒住了瑾年手中的雨伞,瑾年不肯松手,可毕竟男女力量悬殊,这哪里是她可以抵御的,她和他争夺着,没一会儿便成了手下败将。

    她手中的雨伞被他夺了去,最后连着自己也落入了他的手中。

    她反抗,她挣扎,可眼前漆黑黑的一片,根本就无从找寻方向。而她又被人压在了身后粗糙的墙壁上,那动作是粗*鲁至极的,她感觉自己的皮肤都快要被磨破了,很疼。

    那痛觉如黑暗中袭来那样,让她难受的都快讲不清话。

    而同时,她也是害怕的,她害怕被面前之人侵犯。她耳边还能听到不远处的打斗声和浓重的喘息声……她能敏感地听出来,那疲惫的声音是属于他的……

    她知道此刻的他应该是处于下风了,而她还在被人威胁着……瑾年一时之间根本就是手足无措,她不知道该如何挽回局面,而压着她的那混混,手脚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不管她怎么反抗,她总是能被他轻易拆解了招数,哪怕她死了劲儿,但,依然没有什么用,最后在无意中,她咬住了那人的手臂。

    她下了狠劲儿,那混混疼的哇哇直叫,当然瑾年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她咬着他的同时,他抓着她的头发,一阵撕扯。

    瑾年吃疼,但依然没有放弃,就是往死里咬。

    他疼,她也被折磨的疼,她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发麻了,这辈子没有一个时刻有像现在这样难受。

    那混混见抓她的头发没用,直接就往她的脸上扇巴掌。

    男人的力度和女人是不能比的,这一巴掌下去,瑾年的脸蛋直接肿了,但她并没有因此而退缩,她知道只有狠狠地咬着这人得手臂,往死里地咬着,这样她才不会被侵犯。

    所以,她咬了有多久,她便有被扇了多少个的巴掌。

    不禁头皮发麻,就连脸上的血肉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

    “贱*人!”

    “贱*人,还不松口,贱*人!”

    混混一边骂,一边打,最后膝盖一顶,直接顶上了瑾年的腹部。

    这地方正是脆弱,瑾年“唔”了声,便松了口,然后被那混混一把甩在了地上。

    男人的力度很足,更何况是在这样的盛怒之下,瑾年只感觉自己一阵头疼目眩,全身上下都麻木着,而在麻木过后,是阵阵袭来的疼痛。

    很疼,很疼……这种疼,比她在监狱时候被人打,还要难受。

    毕竟,在监狱里,她还有那么一点还手的机会,但是,现在,她根本就没有!这混混的力度太过强悍了,根本就没有让她反应的时间。

    她除了抓住机会咬他,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

    但现在被他脱了手,瑾年知道自己该会很麻烦,她有预感,这混混很快就会对她进行反攻。

    而她的预感是没有错的,她才有些反应过神的时候,她已经一把被混混拉起,然后抵在角落里,她还未喊出声,她胸前的衣服就已经被扯破。

    这样的行径,瑾年无疑是害怕的,她知道这人要对她做什么,即将要侵犯她什么。

    “放开我……你放开我……你……你放开我!!不要!……不要!放开……求求你……放开!”

    瑾年无力地喊着,可是压着她的人,根本就没有停止住动作,最后,她胸前衬衫的扣子被硬生生地撕裂。

    她从最初的反抗,变成了求饶。她是真的害怕,害怕这样的暴力x侵犯……

    可那混混哪里管的她求不求饶,只想着为自己报仇,这女人敢咬他,那么她就要让他见识见识他的厉害,看她还敢不敢嘴硬!

    “阿樾……救我……阿樾……阿樾……阿樾……救我……阿樾……”瑾年不奢望这个混混会放开自己,只求着谁能来救她。

    而她此时此刻,能想到的人便是他——孟君樾。

    她叫着这个名字,似乎能给她一种心安。

    她希望,他能够像天使一样地飞到她身边来,帮她赶走这个可怕得恶魔。

    而瑾年的祈祷,果真是有用的,就在那混混要进一步进行侵犯的时候,孟君樾已经踉踉跄跄地跑过来,使命地拉开压在瑾年身上的混混。

    其实,此刻的他已经奄奄一息了。

    本身他就不是那人的对手,可那领头的连合着手下一起围攻他,哪怕他再强大,再有精力,可毕竟不是真正的有功夫。

    他应接不暇,又要顾及这边的瑾年,分心,让他更是无法对抗。

    而这会看着瑾年被人打成这样,心里更是狂躁而起,拉过一旁的杆子就冲着他们挥去。可此刻的他,已经意识涣散了,手中的力度也不大,没两下就被领头的打趴在地上。

    “我看你还嚣张!”领头的哼了声,脚下压在他身上的力度更甚,他无法起身,眼里模糊的视线望着快要发疯的瑾年,撑着最后一口力气,道,“瑾年,走……快走!”

    领头的听到孟君越的话,转而便冲着手下道了句——

    “你们两个,去把那小娘儿们的衣服给我扒了,今晚爷就要好好享受一番,当着咱们孟大少的面!”

    两手点了头,立马就拖住了瑾年的身子。

    “不……不要……不要碰我……不……”瑾年胡乱地摇着头,可身上的衣服却在空中裂开,她听到男人们的淫*笑……

    “不要动她!”孟君越暴着青筋喊,这一刻,他有多么的痛恨自己的无能,谁都不会知道!

    这种感觉就像是几年前那样,就连场景也相似!

    有多久的时间,他不愿做到这个梦?可是,如今这一切却是现实上演!

    他听到瑾年的反抗,听到瑾年的求饶,而他又是这样的无能为力,他的肩膀被人踩住,想要爆发出来的力量也是被死死地压制住。

    最后的最后,他疯狂了!

    他像一个疯子那样,跳起了身子,疯了似的给了踩住他的人打了一拳,然后又去拉开那两个钳制住瑾年的混混。

    几乎是在刹那的时间,他拉着瑾年就跑,却不想身后的人已然掏出了明晃晃的刀……

    就在孟君樾回头的那一刹那儿,刀尖已经不倾不斜地往瑾年的方向刺去……

    那一刻,他没有再想什么,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将瑾年搂进怀中,他只知道,他可以受伤,他可以死,但是,他必须要保证她的安全。

    他抱着瑾年旋转,原本想躲避那刀尖,可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尖锐的刀子在眨眼的时间内刺入了他的腹中……

    孟君樾闷哼了一声,紧接着而来的是奔涌而出的鲜血……

    而瑾年就在恍惚中,闻到了那股可怕的血腥味。

    ************************

    四更啦,这章是加更环节,为月票加更

    月底前三天,月票投一变二

    所以抓紧来吧,哒哒哒

    明天加更继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