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你背着我,我牵着狗,温馨

    他说这话的时候,温热的呼吸还萦绕在瑾年的脸庞上。

    莫名地,瑾年因为他的呼吸,唰地一下便脸红了。

    她还是有那么一点的小姑娘家姿态的,毕竟这是在外边呢,他就对她做这样亲密的事,她能不脸红吗?

    他瞧着她的反应,呵呵笑了几声。

    本来她就害羞了,可被他这么一笑,脸上的神情更是娇羞至极,伸手就着他的挥过去,本来她是没有挥准的,但他知道她的意图,故意将身子移动了上前,然后正好让她的拳头落在自己的胸膛上。

    只是,她这么点软绵绵得到力气,能有多疼,就像是在给他挠痒痒呢!

    但——

    他突然喊了一声,“呀,疼!”

    他喊完,又做出了些痛苦的呻yin。

    瑾年听着他的声音,似乎还真的感觉好像挺疼的,只是,她也没使上多少力呀!握着拳头的手垂在胸前,一阵不知所措。

    但孟君樾见到她这样,又故意将声音放大了些,以至于瑾年无法再淡定,皱着眉头就询问他,“怎么了?你怎么了?”

    “哪里打疼你了?”

    她伸着手摸索着过去,当快要接触到他的时候,便被他握紧了手心里。然后,她的手便被他控制住了,一下子摸这里,一下子摸那里,几乎他的上半身都被摸了个遍。

    可他演的却不亦乐乎——

    “这儿疼……还有,这里也疼……噢噢噢,还有这里……也疼……”

    瑾年的手一下子被他拉在这里,一下子拉到那里的,最后迫不得已,在手上稍稍收了力度,然后正色道,“我不是就只打了你一处吗,你怎么这里疼,那里也疼的?”

    这男人摆明了就是在骗她嘛!还真以为她是白痴呢!

    可明明被她识破了,他偏偏还要一本正经地开口,“这疼是可以传染的,毕竟这些神经都连在一起嘛……”

    “……”

    这冠冕堂皇的理由,听的瑾年一愣一愣,也罢,反正她早之前就已经见识过这人的耍赖能力了。

    这会儿,她只是任由着他而已。

    而蹲在一旁的小月月,似乎是看不下去地哼哼了两声——爸爸这招可真够老土的,但妈妈好笨呀,这都会上当!

    殊不知,这是爸爸妈妈之间的情*趣呢!

    *

    回程的时候,难得的一路都没经过的车子。只能慢慢地陪着她走着,本来他腿长,按照平常,他走一步,她起码得走两步,这会儿她又是看不见的情况,所以走的更是慢。

    他却是难得的有耐心。

    似乎,能这样陪着她走一辈子,也是好的。

    他对自己这个突然而来的想法,感到了诧异。

    难道说,他的心真的已经被她占据了吗?

    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移情别恋?

    可他不是向来挺稳重的吗,对待感情也是向来认定了便死认到底了,可为什么和瑾年相处还没有一年的时间,他居然就倒戈相向了。

    扪心自问,他对她的想法,是真心的吗?是真的想要和她过一辈子吗?

    可,静姝怎么办?

    “你在想什么?”

    原本慢慢走着的瑾年,良久没有听到他的说话声,她的心思自然是敏感的,心里想着,便这样问了。

    孟君樾因她的问题,徒然顿住了步伐。

    她没有听到他的步伐声,也随着站住了身子。

    她以为他是有事要和她说,她便等着,可等了好久一会儿,也听到他的声音。

    “你想要和我说什么?”

    他不说话,她只能自己再次先开了口。

    “瑾年……”他叫了声她的名字,可语气里带着一丝的犹豫。她也没有逼他,只是静静地听着他接下来要说得话。

    再又是一阵沉默后,他突又道,“没什么,我们继续回家吧。”

    “有什么话,不能对我直说吗?我可不是福尔摩斯,猜不出你的心里想的。”

    她微微轻笑起来,竟好心情地和他开玩笑,他也反笑了一句,“我一个大男人,哪里来像妇女人家那么多的心理。”

    “……”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我刚刚只是稍微感慨了那么一下。”

    他揽着她的肩膀走,但瑾年还是抓住了他话中的重点,“感慨什么?”

    “我和你之间的缘分,怎么这么奇妙。”

    他将话转了个弯,聪明地绕过了静姝这个话题。

    瑾年抿唇,笑而不语,她也觉得这缘分是挺奇妙的,如果以前的她,是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和这么一个人在一起,哪怕那时候她知道自己和他有婚约,但她那时候的想法是,这婚约早晚都会解除的。

    虽然宋家也不是小家小户,但和孟家这首富比起来,到底是有差距。

    那样的豪门世家,那样优秀的他,怎么可能会遵照娃娃亲的约定娶她呢?

    她的意识里,娃娃亲不过是大人们之间说说笑笑的而已。

    哪里会想的到,大人们当初的一个约定,会在现在实现了,并且,她还爱上了这个男人,哪怕他们之间不曾见面。

    哪怕,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丈夫长什么样。

    她只知道,他的声音很好听,是她这辈子听过最好听的声音,这个认识在当初雪地中的时候,就这样认为了。

    “那你后悔吗?”瑾年动了动唇,她知道他是为了静姝而娶了自己,但她也不是笨蛋,她能感受的出来,他对自己是有感情存在的。

    她相信,只要她再努力些,再努力些,就能收服他了……

    何曾几时,她在感情世界中这样卑微过,可爱,就是爱上了,哪怕过程再怎么样,她都愿意试一试,只祈求结局是让她皆大欢喜的。

    “不后悔。”

    孟君樾在短暂的沉默后,认真又慎重地回答她这三个字。

    “……”

    “一点儿也不后悔,”怕她不相信似的,他又加了这么一句,转而两手拉住了她的,然后带着一丝愉悦的情绪道,“我很幸运能认识你。”

    之所以认识了她,所以,他才能够体会了一遍这些之前他从未有过的感情。

    他虽然还不确定,那种感情是不是就叫**情,那是和对静姝时候不一样的,他对静姝永远都是等待,她若是给了他那么一点回应,他都高兴上好几天。他以为自己,能等上一辈子,但有些时候,他无法欺瞒自己,那是一种折磨的煎熬,他会失落,会孤独,也会有情绪。甚至是想过放弃……虽然一直都没有放弃,也不知道是什么样感情让他坚持了这么久,是他对感情的信仰吗?

    他觉得自己是一个面对困难,不会随意放弃的人,所以,就着这么一点,他才坚持了久?

    他忽然之间也开始想不通这个问题。

    但,一想到和瑾年在一起的感觉,心里只剩下兴奋和激动。

    那种激动,是带着很舒服还有兴奋。不知道为什么每当看见她,他的心情也会变的很好,虽然总喜欢捉弄她。可那确定不是为了引起她的注意吗?

    忽然之间,他感觉自己像是想通了一件事。

    握着瑾年的手,也越发地紧张起来。

    瑾年自然是感受到了他那手上的动作,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也不知道他此刻的真正内心。

    “瑾年,给我一点时间。”

    他突然又郑重地和她说了这么一句。

    瑾年不禁有些迷茫,红唇启了启——“……什么?”

    “不什么,”他笑,拉着她的手晃了晃,轻吐出一句,“我想我们以后要好好地在一起生活。”

    “……”

    瑾年在愣怔了几秒后,瞬间反应过来他的话。

    他这是在和自己作承诺吗?

    心尖又开始冒小泡泡了,当然是幸福的小泡泡……

    他们两个这样你侬我侬的,让一旁蹲着的小月月看的真是有些刺眼啊,简直完虐单身狗!

    “我走的有些累了,你背我回去。”在他重新带着她走的时候,瑾年忽然这样开口,让某人不由得一愣。

    他正打算答应呢,她又开始对他发难了,“一会儿也不能打车,你就这样背我回去。”

    “那小月月怎么办?”

    他问,她眨了下眼,语气里带了些淘气,“或许,你也可以考虑背着我,然后再抱着小月月。”

    “……”

    孟君樾听她这么一说,深邃眸子立马投放在脚下的那小家伙身上,正好小月月也仰着脑袋瞧他,在见到爸爸那样的眼神后,它还是乖乖地自己走吧,单身狗就是桑不起啊。

    最后的最后,他背起了她,而她手里牵着小月月。

    小月月蹦跶着四腿跑在他们前头。正好夕阳,落在他们身上,道路上没什么来往的车子,于是这影子便长长地倒影在了地上。

    而地上的影子,很美好,和谐,幸福……

    *

    孟宅是在海城的郊区,虽然法院离着孟宅不远,但孟君樾这样徒手背着瑾年走,着实花了两个小时。

    等到家的时候,他额前已经起了一层汗。

    而在外头迎接的佣人,见到少爷和少夫人这样的一幕,不由得都惊了!

    这可是大奇闻啊!

    她们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少爷对一个女人到如此宠*溺的地步,哪怕是以前的静姝小姐,也是不曾有过的。

    难道说,她们不怎么爱近女*色的大少爷,这次是动心了?

    春*心大动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