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他是自己捧在手心的宝贝

    女人这话说的有些隐晦,远处的警察注意力并不在她的身上,所以无法察觉,但孟君樾自是明了,而倚在车门的上的瑾年,竟然也细细微微地听到了一些。

    孟君樾眉头一皱,低眸的时候,眸色有些深,不禁开口道,“谁?”

    女人抽泣了一会儿,正准备开口,却被一旁的丈夫给阻止了,“孩子他妈,你胡乱说些什么,这些事难道不是我们之前早就商量好的吗?”

    “……”

    “为什么到了这种时候,你还要嫁祸于别人?”

    丈夫说的有些痛心,女人在语塞了一阵之后,终是看懂了他的眼色,只是哽咽地哭着,再没有下文。而一旁站着的警察已经上来,将他们带进了局里。

    瞧着他们进局子的背影,站在原地的孟君樾微微一愣,他们刚才之间的互动,他自然是全都瞧在眼里。

    转念寻思了一会儿,直到冯律师叫了他一声,才回过神来。

    双唇一抿,终是没有多说什么,低头便走进了警局。

    而他们都没有发现已经下了车的瑾年,瑾年其实并没有听得很清楚,但联系着上下,她能够猜出女人口中的话。

    正如她所想的那样,这件事,是有幕后主使的。如果不是那些视频还有录音,这件事,远远不会像现在结束的这样快。

    她大概也能猜出来那个幕后的人是想搞垮孟家,所以就从孟君樾这样下手,这以及强心剂下去,孟家自然是损失了不少。

    让她不解的是为什么静姝会知道孟家的事?她居然还知道是谁在搞鬼,却不肯告诉自己……

    难道说,她在这件事里,也有参与?

    可既然这样,又为什么告诉自己线索?

    瑾年一时之间想不通,她觉得曾静姝应该还没有那样丧尽天良,毕竟她曾经说过,对阿樾是有感情的,既然有感情,那么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只是曾静姝说的那句不能破坏她的利益,又是什么意思?

    瑾年想了许久,也没有想通,让她更觉纳闷,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孟君樾。

    可那个榆木脑子会相信自己的话吗?

    在他看来,静姝都是善良的白莲花,只要她和静姝之间有纠葛,他一百个一千个认为错误的人是自己。

    和他说这些,怕也是浪费口舌吧。

    瑾年没有想太多,她也不决定将这事告诉任何人。该来的总是会来,不过在那之前,她会比以前变得更谨慎。

    *

    孟君樾和冯律师在警局办好事的时候,那厢的孟老已经从外地回来,到了家中。

    他们回了孟宅,正好孟老坐在客厅里,听着管家汇报最近的近况。

    孟老奔波了这么多天,显然有些疲惫,但在见到他们后,尤其是见到孟君樾,脸上的表情有些激动,虽然表面上,他们爷孙总是会因为一些事争吵,争执,可真正的感情是在的,并且深厚着。

    孟君樾对他来讲,就是宝贝啊,捧在心里的宝贝。

    瑾年光是听着孟老讲了那么一句——“回来啦?回来就好。”

    她就明白了爷爷对阿樾的感情,很深。

    在这个宅子里,她有种感觉,爷爷最疼的人,应该就是阿樾了,当然还有自己。

    孟君樾并不擅长这样的煽情场合,在听到孟老说了那么一句后,只是闷声点了个头,然后便让管家继续汇报情况,自己则带着瑾年上楼休息。

    “阿樾,这个事,冯律师说怎么解决?”被他带着坐在沙发上的瑾年,在听到他那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声音后,不禁问。

    “你是指?”

    他换上了家居服,转而瞧了她一样,只见她眼皮底下的那一丝忧虑,马上就明了了些什么。

    “就是那对夫妻。”瑾年也没有拐弯抹角,直言。

    “冯律师已经递交法庭文案了,那边已经受理,传过来话说下周一开庭。”

    “……”

    瑾年听着他的话,白齿咬唇,眉间又泛起几丝涟漪。

    孟君樾转而到她身旁坐下,长臂一伸就将她揽进了怀中,“别担心,这些都是我们能够控制的。”

    “……”

    “我知道你是担心那个孩子,大不了我们可以在暗中出点力,起码不用让他流浪街头。”孟君樾安慰地讲着,他这辈子都没有过这样得宽宏大度,只因为她。

    若是按照以往,他这样被人陷害,他哪里还管的上什么孩子不孩子的,那和他一毛钱关系都没。

    瑾年在听到他的话,只是点了点头。但他不知道,她心里真正担忧的还是那个幕后黑手的事,她害怕,这日子没有几天安稳,又会来什么暴风大浪的。

    *

    从那对夫妻被警察带走的隔天,瑾年便想着去医院走一趟,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了探望那个孩子,二是为了感谢田婉。

    他们现在一切都这么顺利,都是因为田婉那个关键的帮忙。

    不过,田婉倒是觉得她太过客气了,朋友之间本来就是要互相帮忙的,她做的那些不过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瑾年去医院的时候,孟君樾正陪在她身边。田婉瞧着他们夫妻两的感情这般好,心里不禁羡慕起来,和瑾年才没聊了两句,不远处的护士台突然喊了一声。

    “87床呼吸心跳不稳!赶快施救!”

    田婉听着那87床,才想起,那正是那个受伤孩子的!

    匆匆和瑾年说了句,便跑了过去。瑾年一愣,也反应过来,站起身子就要摸索过去,只可惜她站的太快了,以至于双腿都开始发软,好在孟君樾跑过来扶住她。

    “怎么了?”

    “小婉说,那个孩子好像不行了!”瑾年抓着他的衣袖,手心里都出了层汗,她祈祷着那孩子可以平安度过,连带着自己的身子都开始颤抖。

    她害怕,害怕听到死亡的信息。

    “怎么办啊,阿樾……”

    她自言自语地喃喃着,这心情好比那时候失去父母那样,等孟君樾发现的时候,她早已泪流满面。

    他掏出手帕,慢条斯理地给她擦拭着,只是她的泪像没关住的水龙头,越流越多,瑾年也想控制住自己,可这情绪上来了,她真是怎么控制也不行。

    她感觉自己可能又在发病了……

    孟君樾并不知道她心里想的,两手抱着她,紧紧得,然后柔和着声音,一遍接一遍安慰。

    差不多过了好一阵子,才见她好转。

    他真是有些后悔,今天带她来这里。现在的他,多看她哭一下,心里就难受,难受的不行。

    瞧着她那张白皙小脸,挂着满是晶莹泪珠,真是心疼死他了。

    *

    许是大家的祈祷,那个孩子被医生紧急抢救了回来。

    待从抢救室送回病房的时候,那孩子的脸色和死人的煞白已无区别。

    他两眼合着,才五岁不到的孩子,这样病怏怏地躺着,任谁看了都会心疼,孟君樾承认自己有时候挺铁石心肠的,但此刻在见着孩子后,终是起了一丝同情,或许是因为想到哦自己和瑾年之间流失的那个孩子了吧。

    “医生说,小轩已经没事了,只是现在比较虚弱。”田婉和在一旁照顾着小轩的奶奶,汇报着情况。

    其实,田婉心里头是非常难受的,她想,如果小轩以后长大了,知道是她把他的父母推向牢狱的深渊,一定会很恨她吧。

    只是,在正义面前,她不得已这样做。

    而小轩的奶奶早已哭的泣不成声,一个劲儿地念叨着,“孽啊!作孽啊!都是孽债……”

    田婉听着这些,实则有些不忍心,在给小轩挂上了药水后,便跑出了门外。

    可躺在床上的人儿,突然张开了眼,即使非常没有力气,但依然撑着,双唇一动一动,像是要讲些什么,孟君樾正好注意到,身子一动,便走过去,在床沿边缘蹲下,他的耳朵侧在孩子的唇边,正好听到了孩子所要表达的话——“刚刚……有个……叔、叔叔……把我的……我的……这个氧气摘掉了……还……用被子蒙住了……我……我很难搜……”

    孩子稚嫩又无力的话,虽然轻,可瑾年还是听清了,她的左耳正好侧过病床,她那左耳的听力在失明后,就异于常人,哪怕细微的声音,都能听清。

    而在孩子那句断断续续的话里,反应过来的时候,瑾年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幕后黑手。

    心情一沉,她想不到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可以到这样阴毒的程度,连一个孩子都不肯放过!?

    那人是想要杀人灭口吗!!

    “能和我说说,那个叔叔长什么样子吗?”孟君樾微蹙起没有,继而对着孩子开口。

    孩子很无力,但依然撑着力气点头,发白的嘴唇一动一动,然后形容出那个男人的相貌——“他,好高……高高的……瘦……眼睛,大……像……像……爸爸那样的……年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