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能这样抱着你,真好

    瑾年垂下眸子,想起白天时候,田婉对她说的那些。

    她没有隐瞒,如实以告。

    “是小婉给我的。”

    孟君樾听着她的话,不由得一愣,转而想起那号人物——“就是那个在中心医院工作的护士?”

    瑾年点头,继而道,“她这段时间正好被调到重症病房上班。然后无意间就偷听到了那对夫妻在楼梯角落的谈话,她就录下来了。”

    “视频,也是她拍下来,给我的。”

    孟君樾能这么快出来,可真多亏了田婉,若是没有她,或许他现在还在局里。

    瑾年不曾想,自己当初的一个善意举动,后来会得到这么多的回报。

    或许这一切都是上天冥冥中注定吧。

    让她遇上田婉,让她帮了一把那对可怜的孤儿寡母,而现在田婉又反过来帮了她。

    这个朋友,可真交的好。

    “……那对夫妻会被严重判刑吗?”

    又是一阵良久,瑾年有些忧虑地问。

    “你担心?”

    “我担心的是,那个到现在还在重症病房的孩子。”

    或许是因为她曾经也有过孩子吧,所以每每想到那个受伤的孩子,她都会觉得异常可伶。

    孟君樾听她这么一说,自是了解她的心地。不禁伸手拍了怕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他知道,这女人向来柔软,哪怕对待坏人,也总是会用其他眼光去看待,就比如说这件事。

    那个受伤的孩子,确实是可怜,只是那对夫妻已经严重触犯了法律,就算他们想放过,法律也不会。

    回想起,冯律师发送给他的那段视频,虽然简短,但里头的内容,句句都可以成为法庭上的呈堂公证。

    那孩子其实左腿就天生畸形,他在过安全过道的时候,是因为左腿的原因正好踩上了地面上的碎石子,导致磕在了一旁的砖块上。

    孩子的父母其实就走在后来,这一幕是亲眼所见,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思想,才能那样快地反应过来,把一旁的安全标志移去,然后制造了假现场,说孩子是因为建筑工地上掉落下来的砖块,才砸中了孩子的额头。并且死咬着没有安全标志摆放这一说,将全部的责任都推卸到了广厦上,而他作为广厦那块工地的负责人,自然警察找的第一个就是他。

    而正好,那一块地方是监控的盲区,所以这一说两说,这里被纠葛着,而他也就在局子里呆了这么多天。

    好在有田婉的那段视频,想来那对夫妻是心虚了,才会在角落里谈论起这事,但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幕幕会被田婉录进了视频里头。

    虽说那对夫妻想要得到他们广厦的赔偿,但那笔数目开的实在是太大,若是几百万,还能够理解,可是一个亿,怎么也感觉这事像个托,根本就是有人在幕后黑,所以,他宁愿被警察带走,宁愿在局子里屈身那么多天,也要抓出幕后黑手。

    他知道赔偿钱的事,只是一个托,就算他们答应,肯定还会出现更多的新招数。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垮他,打垮孟家。

    而且那个黑手在暗,他们在明,他们容易防不胜防。

    于是他便和爷爷商量了将计就计,选择引蛇出洞。

    可也没想到这事会得到媒体这样大的关注,以至于连保释都成了问题,他不能从里头出来,这些事他就不能去查,而爷爷毕竟是上了年纪了,随处奔波定是不行。

    如今,他是通过这样的手段从局子里,之前是万万没有想过的,感谢田婉的同时,他更应该感谢的是他的妻子。

    如果没有她,他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顺利。

    这般想着,不禁将放在她肩膀上的手往下游移,转而放在了她的腰间,然后将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

    瑾年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被他这么一抱,忽的又有些清醒过来,她感觉自己的额头正好抵在他的胸膛上。

    他沐浴过后的清冽气息,一股接一股地融进她的鼻腔中。

    那种气息莫名带给她了一阵心安。

    她喜欢这样的心安,而他的大手并没有往常那样侵犯,而是在她的后背上轻轻拍着,像是哄她入睡。

    *

    隔日的时候,瑾年在迷糊中转醒。

    爷爷是中午的班机,要到旁晚时候才能回家,不过冯律师已经通过电话和他简单地描述了一下情况,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让冯律师自己看着办。

    因为冯律师连夜赶出来的状告信,警方迅速控制了那对夫妻,而冯律师又上门,说是让孟君樾再去警局一趟,似乎是要签什么字之类。

    瑾年对这些事,并不是很懂,但在他们出门的时候,她抓着手中的手杖,听着他们的声音,摸索着过去。

    孟君樾回眸的时候,便瞧到她站在他身后,又见她换掉了家居服,似乎是要出门。

    正要询问,便听她道,“能让我和你们一起去吗?”

    “……”

    她感觉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有些无聊了,而且她害怕又突然会发生些什么事,她心头的担忧太多,以至于成了现在的心声不宁,所以宁愿跟着他们一切,也不想单独呆着。

    冯律师本是要拒绝,孟君樾上前一步,将她的手拉在了大掌里,然后道,“一起去吧,到时候,你就乖乖坐在车里等,我办完事,马上就会出来。”

    瑾年听着他的话,会心一笑。

    *

    从孟宅出发去警局的路途并不是很遥远,一转眼的时间便到了。

    好在,外边没有媒体记者在,想来是特意派人过来,清场过了。

    孟君樾和冯律师下了车,正要关上车门,他又突然钻入车厢里,两手捧着瑾年的额头,便轻轻落下一吻。

    那吻,足够的轻柔,瑾年一愣。他轻笑道,“别乱跑,到时候可就找不到你了。”

    她脸色微红,然后点了个头,嗯了声。

    见到她回应,他这才转身和冯律师一同进了警局。

    只是才没一会儿,周边响起一阵警鸣,瑾年正想着发生了什么事,可那警鸣越来越近,直到她以为就快到自己这车的面前时,那声音戛然而止,然后,警察上下来警察,并且将里头撩着手铐的人拉出来。

    坐在车里的瑾年只是隐隐预约地听到车门一开一关的声音,对外边发生的事,并不是了解的那么透彻。

    只是一声女人的尖叫声响起——“孟君樾!”

    许是这声音,太过惹人刺耳,瑾年不由得打开了车门,她下了车,但不敢乱走,没有小月月的在旁边,她根本就失去了方向感。

    只是倚在车门上,静静地倾听前方不远处的那些声音。

    原本快要走进局里的孟君樾也是被那声女人的尖叫顿住了步伐,转身的时候,正好看到那对被警方控制的夫妻。

    他们俩手上,双双都带着手铐。

    男人目不做声,而女人脸上的表情很是狰狞,特别在见到孟君樾后,更是显得有些可怕。

    孟君樾其实根本就不认识这两人,除了昨天在视频里见过之后,他才有印象,知道这是那个受伤孩子的父母。

    “孟君樾,你、你为什么要叫警察来抓我们?”

    女人原本的一肚子火气,可此刻也因为被带上了手铐,脾气渐渐收敛了一些,可语言上早已成了不知所措。

    孟君樾顿住身子,并没有说话,双眸的目光紧紧地锁住她,似乎是想要看出她此刻的内心,但就在他看的有些美目的时候,女人突然又开口了。

    “孟先生,我求求您放过我们吧……”

    女人突来的转变,让人有些不解,但她知道自己是大难临头了,这会儿只有求饶才可能还会有点挽留的机会。

    孟君樾依然没有说话,而一旁的警察已经要将女人带进里头,只是女人誓死反抗。

    “警察先生,请给我最后5分钟说话的时间,5分钟,只要5分钟就好……”女人哭着,那泪流满面的一面任由谁见了都不忍心。

    而一旁的丈夫,只愣在一旁,一言不发。

    “那你快点。”警察严肃了一声,女人得到允许后就小步地朝着孟君樾过去,转而直接跪在他的面前,“孟先生,我……我和丈夫真的不是故意这样的……请您看在我们那个还在重症监护病房的孩子份上,放过我吧……”

    “我求你了,我求求你了……”

    “孩子那么小,没有父母真的不行啊……”

    女人抽泣着,站在一旁的丈夫有些不忍心,喊着她的名字就要她站起身,只是她不肯,两手抓着孟君樾的裤管,继续恳求,“孟先生,我……我可以为您做牛做马,只求您能开一面……这次就放了我们,我们……当时,真的是因为钱,而鬼迷心窍了……”

    “恐怕我同意,法律也不同意,你们做错了事,自有国法处置,再怎么求我也没有用,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孟君樾沉着声音开口,并不是他铁石心肠,而是现在有些事,根本就轮不到他来做主,他可不是王,那些摆着的法律,不是他说改就能改的。

    他最多能做的,就是不雪上添霜。

    其他的,他真的无能为力。

    他们既然触犯了法律,自然法官会有公正的判决。

    女人听他这么一说,知道大势已去,可心里依旧是不死心的,牙一咬,心一横,便道,“孟先生,我们当初这样做也是原因的,其实、其实……是有人让我们这样做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