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静姝,我求你

    “怎、怎么会这样?”

    瑾年在听着冯律师的话后,不禁震惊。

    爷爷不是说了,有把握的吗?可现在为什么还要被判刑?

    难道爷爷昨天和她说的那些,不过是在安慰她而已?

    瑾年想不通,心里很急,焦急的一颗心又快烦躁起来,她怕自己在这种时候发病,一遍一遍地默念着卢翊阳教她的口诀,让心静下来。

    这种时候,她绝对不能在添乱了。

    “少夫人,您也不要太过担忧了,我相信少爷吉人有天相,这事情肯定还会再又转机的。”

    冯律师瞧到瑾年脸上忧虑到不行的表情,真怕这少夫人会突然地就倒下。他想那些人想要让少爷坐牢,估摸着孟老那关就不好过。

    但是,现在事情太过棘手,不管怎么样,这少爷在这事上,总得吃点亏了。

    冯律师发动了车子,就要带着瑾年赶回孟宅,在出警局时候,他就已经和孟老简单说了下,只是孟老当下只叹了一口气,却没有什么指令。

    想来,这事在孟老看来,也成了一桩难事。

    手心手背都是肉,儿子的前程要顾,若是强行靠关系把孟君樾从里头弄出来,这孟辉志的前程肯定大打折扣了。

    但,让这宝贝孙子坐冤狱,他哪里舍得。

    *

    坐在后车厢里的瑾年,在冯律师开车一会儿后,突然又开口,“冯律师,能先送我去海城的中心医院吗?”

    冯律师一愣,似乎猜测到瑾年的意图,但瑾年掩饰了一下,“我突然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想去那里拿点药。正好我有个认识的朋友在那里上班,您把我送到医院就行了。”

    她这样说,冯律师便也不再说什么,方向盘一转,车子便绕了一个圈,然后到了中心医院。

    “待会我朋友会送我回去的,若是爷爷问起,你就说我去找朋友了。”

    下车的时候,瑾年忍不住再次吩咐,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清楚要做什么。既然决定的事,自然不希望会与人来阻止。

    而冯律师在连连道了声好,便上车。

    瑾年在医院门口愣怔了一会儿,转身便让小月月带着她进了电梯,好在电梯里有人,她帮忙让人给她按了重症病房的楼层。

    那是在医院的最高一层,原本挤满电梯的人,随着电梯一层层上升,最后只剩下了瑾年一个人。

    最后一个离开的阿婆好心告诉她,再上两层便到了。

    她道了声谢,电梯门刚要关上的时候,突然有人冲进来,应该是推着护士车的护士,那浓郁的刺鼻味让她心头泛起些烦躁,还有恶心。

    瑾年硬是忍着没有捂鼻,反正只要再十秒时间就能到了。

    刚是这样想,电梯门便开了,那护士推着车想出了去,不过没有走远,只是停车在了门口,然后朝着不远处的人便喊了声,“小婉,货给你送上来了!”

    许是小婉那两个熟悉的字,让瑾年顿了下步伐,不过没有只是那么几秒又往前走。

    然后没一会儿,她便听到了对方的回应——“啊,谢谢你,辛苦了辛苦了!”

    田婉并没有注意到已经在前头的瑾年,推着车,同样往瑾年的方向过去。

    不过,瑾年在小月月的带领下,已经到了病房门口,她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正好不远处过来了人。

    是受伤孩子的母亲。

    再见到瑾年后,脸上的表情立即僵硬起来,然后跑过来,对着瑾年就推了一把,“你又来这里干什么!谁准许你来这里了?!”

    女人的动作无疑是粗鲁的,瑾年被推的踉跄了几步,而小月月则对她汪汪叫了几声,那女人听到狗叫,立马就朝着小月月踢了一脚,嘴里骂骂咧咧道,“死狗!”

    正好过路的田婉,自然是将这一幕瞧在了眼里,但她没想到被推倒的人会是瑾年,连忙放开手里的推车,便上前扶住了她。

    “瑾年,你没事吧?”

    田婉担忧地问,瑾年此刻的脸色不是一般的差,那樱桃红唇是煞白的,额头上也有着一层薄汗,她是卢翊阳的特助,自然是知道瑾年的病的。

    所以这会儿,她担心瑾年可能发病了。

    “我没事。”瑾年了她的声音,摇了摇头。

    她确实是有些情绪不稳定,但她能够控制的住自己。

    田婉尽管听她这样说,可以让还是担忧着的,这会儿哪里顾的上其他,只陪着她站着。而瑾年已经放开了她的帮扶,稍稍向前走了几步。

    “阿姨,您那天说赔偿一个亿是吗?”

    女人在听到瑾年的话,不禁哼了一声,“怎么,现在想着同意了?”

    “是的,我同意您的赔偿条件。只希望您和您的丈夫不要再针对……”

    “可惜啊,你同意了,我却不能同意了。”瑾年的话,还没有完,女人便这样接过嘴。

    “为什么?”

    瑾年一愣,似乎再一次肯定自己之前的猜想,这对夫妻的目的正不在钱,在她同意了赔偿条件后,女人却又不肯松口了,还改成了别的说法——“没有为什么,只是觉得你们们家欺人太甚了,我觉得让大家来整整也是好的。”

    “……“

    “何不退一步海阔天空?两败俱伤对谁都没有好处。”

    “再说了,您不是希望能得当钱吗?”

    瑾年镇定了自己,想要从中听得出些端倪。可惜,无果。

    “可是,我现在不想那么要钱了。”

    “原因呢?”

    “我只想给我的儿子讨个公道。”

    “……”

    瑾年一愣,如果说公道,不是早之前就该是这样的态度么,为何在求赔偿未果后,又拿乐这理由做为借口?

    他们到底是在隐瞒些什么?

    瑾年想不通,情绪又开始有些上来,冲着女人,便哽咽了一声,“您想要什么样的公道,是道歉吗?”

    女人一顿,没说话,瑾年又接着开口,“我可以给您道歉,我现在就给您道歉,只希望您能放过我丈夫。”

    她知道,像孟君樾这样优秀的工程师,如果坐做了一次牢房,那么这一辈子的前途都会被毁了。

    这是她最不想见到的场面,他一个那么骄傲的人,怎么能就此堕*落?

    所以,她现在宁愿自己卑微点,也想挽住他的前途,挽留他的名声。

    可,女人的心意已决,哪怕瑾年再怎么鞠躬,再怎么道歉也不肯松口,在一旁看着的田婉都快看哭了。她想阻止瑾年,她想告诉瑾年,这样是没用的,却又迈不开步伐。

    她知道,瑾年现在已经一颗心扑在了孟君樾的身上,不管她怎么相劝,都不行。

    但是,让她就这样看着,这画面怎么说也有些不忍心。

    好在,女人在瞧了瑾年一会儿后,便重新回了病房,在离去的时候,不免又丢下话,“少在这给我假惺惺了,我不吃你这套苦情戏,我告诉你,孟君樾这次,一定是吃定牢饭了!!”

    “……”

    话音一落,耳旁便传来闷声的关门声。

    瑾年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抽了气一样感受,整个人都快站不直。

    田婉过来扶住她的时候,才发现她早已泪流满面。

    “瑾年,快别哭了,凡事总会有办法解决的。”田婉抽出口袋里的手帕递给她,关于孟家的事,她在报纸上也了解到一些。

    所以,面对瑾年的时候,心里头更是多了同情。

    以前,总感觉豪门里的太太很幸福,但是见过了这么多,或许只是表面风光罢了。

    田婉将车子推到了库房,便陪着瑾年下楼。

    可能是因为刚才情绪过于激动,所以她走起路来都不稳,当田婉注意到的时候,她的脸色比刚才更为苍白了。

    就像是缺了氧似的。

    连连带着她便在医院外头的休息椅上坐下。

    “瑾年,你可能是低血糖了,你在这坐着,我给你去买瓶水。”田婉瞧着她那还有些干涩的嘴唇,便快速跑着去附近的商店。

    瑾年坐在椅子上,脸上的神情不免有些呆滞。

    她此刻的心情,失落,痛苦,难受,就和得知父母离开这个世界上时候那样。

    她还有些孤独,她害怕就这样会失去他。

    她宁愿是离婚那样的失去,而不是现在这样,依然还有所牵挂。

    就在瑾年发愣着的时候,忽然有声音打破了她地世界。

    “你怎么在这里?”

    那声音,熟悉,俏丽,瑾年微抬起头,哪怕还没有判断出来此刻声音的主人是在哪个方向,她已经颤抖地发出声音——“静……姝……?”

    “很惊讶吗?”

    曾静姝听着她叫着自己名字,如此的颤抖,还有那脸上的表情给人一种朦胧。

    “你怎么也来医院?”

    “我是来看那个受伤的孩子的。虽然我们冯家把地承包给了广厦,但作为冯家的负责人,还是有义务过来慰问一下。”

    “……”

    瑾年听着她的话一愣,脸上的血色依然不好,惨白白的,像个病人。

    而曾静姝勾着唇角,吐出一句——“你是来求他们放过阿樾的吗?”

    “……”

    “没有用的,他们不会松口。”

    “为什么?”瑾年茫然,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起了身子,便朝着曾静姝站着的方向摸索过去,然后两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胳膊,便激动道,“静姝,你有办法知道怎么救阿樾,对不对?”

    “……”

    “静姝,你快告诉我,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救他,就算是我求你。”

    ************

    好想娶一个瑾年这样的老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