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能通融下吗,我想见他

    这事还得在孟君樾连续献殷勤以后开始,那一天,他没有像以往那样敲她公寓的门,也没有打电话来耍赖。

    瑾年以为他的劲头过去了,不会来烦自己了。

    她虽然一直都希望这样,从此他们两个人便各过各的,相安无事。

    只是,偶尔想起的时候,会觉得这事有些蹊跷。明明他离开公寓前的一晚,他还耍着她,说隔天的时候,会在一样的时间点给她送甜点。

    那天,他还逗着她玩,说是海城又来了新式甜点店了。

    这些时间里,他对她粘人的程度,她不是感觉不到,但是如果就这样简简单单地原谅,那她似乎也太没有骨气了。

    虽然被他伤害过这么多次,但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她并不排斥他,也无法欺瞒自己对他的那些心情。可既然这样,她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他说几句好听的话,便随随便便地原谅他了。

    她必须借着这个机会,让他认清自己的心,让他在自己和静姝之间做一个明确的选择。

    可,她以为这会儿是一场长久的战斗,却不想,才连续了一个星期,他就突然消失了。

    在等了一天,不见他的人之后,她自然是有些生气的,但是,她也绝对不会给他打电话,不然就会显得自己过于犯贱的。

    她心绪不宁了一天,心里头不停地安慰自己,幸好之前没有在他的三言两语下,就放弃了原则,瞧吧,瞧吧,连十天都没有呢,他就坚持不住了。

    所以说,男人的话,能相信,母猪都能上树。

    而她也幸好坚持了自己的,不然又该成了跳梁小丑了。

    瑾年虽然这样一遍遍地想,可心头,却像是挂着什么事似的,总是不安。

    隔了第二天,快要天黑的时候,她给安律师拨打了电话。

    这通电话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询问孟君樾有没有把安离婚协议书送给他,若是这样的话,那她也不必要多去想些什么。

    他们之间算是彻底完了。

    但,她才拨通了电话,简单地问了声好,安律师便道,“大小姐,您不知道姑爷出事了吗?”

    “……”

    出事那两个人,让瑾年整个人都为之一愣。

    心情也瞬间开始紧张起来,她不知道好好的他,会出什么事。

    而安律师在听着瑾年的那些语气,便知道瑾年肯定是不知道孟君樾出了什么事。

    “应该说是孟家出事了,现在矛盾直接指上了姑爷。”

    “……他、他到底是怎么了?”

    “两天前的傍晚,广夏和冯家承包的工地里发生了意外,一个五岁孩子在过工地里的出人通道口时候,被三楼意外掉下来的砖块砸伤了,现在人还在重症监护室里,不知道能不能抢救的回来。”

    安律师简明扼要地说着,可每一个字听在瑾年的耳里,都像是针尖扎在心头一样难受。

    怎么会突然之间发生这样的惨剧?

    难怪,这两天见不到孟君樾的身影。

    一想到他,瑾年又连忙问道,“……那、那孟君樾,他人呢?”

    “姑爷作为工地承包的负责人,现在已经被警方带走调查了,到现在听说都没有回孟家……”

    “那现在事情进展到什么程度了?警方那边怎么说?孩子家属那边有去打过关系吗?”

    “大小姐,这毕竟是孟家的内部事,我也并不是清楚太多。我所知道的,都是看了报纸和电视新闻。这两天都是大幅度的广夏集团还有姑爷的报道。”

    “……”

    “这种事若是一下处理不好,便会成为舆论的攻击对象。哎,孟家现在应该乱成一团了……”安律师有些苦恼地说着,完后,又对瑾年吩咐道,“大小姐,你这两天最好就不要出门了。我怕那些媒体会丧心病狂地找上你。你就在公寓里躲上几天吧。”

    “……”

    “我想,孟家这么大,肯定会有自己解决的办法的。况且您和姑爷都决定离婚了,就不要去趟这浑水了,不然媒体这东西,是非常可怕的,到时候引火上身,牵扯到宋家,可就不好了。”

    安律师虽然心不坏,但这种节骨眼上,自然一切都是要为宋家考虑的,毕竟他是宋家的家庭律师,有义务为宋家的声誉着想。

    “我知道了。”瑾年蹙着眉头,可嘴上虽然这样答应,心里哪里又能放的下,就放的下的?

    在安律师要挂电话的时候,瑾年又追问道,“他可以保释吗?”

    “这……”

    安律师回答的显然有些为难,但瑾年又紧接着问,“您有办法,让我见见他吗?”

    “……大小姐,现在孟家已经封锁了一切的消息。除非您在孟宅里,不然我们外界的人,唯一能得到的消息,就是通过媒体,报纸电视新闻之类的……”

    “……”

    “大小姐啊,既然您已经决定放下姑爷了,那就不要再去多管闲事了。”安律师忽然有些懊悔自己告诉瑾年这个消息,按照他对她了解的性格,她根本就不会做事不管的。

    果真,他才说完这些话,便听瑾年问道,“安律师,能告诉我,那个手上的小孩,现在在哪家医院吗?”

    “您要干什么?”

    “我……”瑾年藏在心底里的话,欲言又止。

    “大小姐,我就和你明说好了,那个受伤孩子的父母并不怎么好说话,他们现在算是死抓着不放。说说是广夏工地的出人通道口没有挂《安全标志》(gb289今一1996)醒目的安全标志牌。看来,是要狠狠敲诈孟家一笔了。特别是那个孩子的母亲格外泼辣,我就看了电视新闻那么一会儿,就知道那母亲是个不好惹的主儿,你可千万别上门讨霉头啊。”

    安律师在挂电话之前,吩咐了一遍又一遍,就怕瑾年会吃了亏了。

    但瑾年这脾气,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怎么可能会就这样放任不管?

    若是在前些天里,她那样伤心到极致,可能真会就这样不管了,但是在这些日子来,孟君樾对她做的这些事,她知道,他是有意求和的。

    而她也是有意偏向他。

    所以,在知道他的突然消失,是因为发生了这种事后,她更加不可能就这样不管不顾。

    更何况,他们还没有离婚,虽然她提出了离婚协议,可是,只要他一天不签字,他们便是一天得夫妻。

    谁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在她看来一切都不是这样的,夫妻既然结合在一起了,那么不管发生了什么样的事,一方都不能丢弃另外一方。

    结婚时候的宣誓,她还记在心里。如果说,让她在这种时候,视而不见,她是无法做到的。

    当下,挂了安律师的电话后,便给绘景打了电话,约了出来见面。

    既然她想要帮他,那自然不能帮倒忙,一些该搞清楚的事,她还是必须要先弄清楚。

    比如说这整件事的经过是什么样的,安律师并没有清楚地告诉她。

    而现在能告诉她的人,只有绘景了。

    *

    绘景几乎是蒙着口罩到了约定好了的咖啡厅角落。

    在见到已经在咖啡厅里坐着的瑾年,才敢喘上一口大气。

    因为这出意外,最近的媒体记者太过疯狂了,逮着人就不给走,非要问个清清楚楚才行。她已经被逮过好多次,幸好每次都有姜梓文冲出来帮她解围。

    不然,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瑾年,你怎么突然喊我出来喝咖啡?”电话里的她并没有和绘景说明来意,而在那之前孟君樾便已经吩咐过,让所有人都别将这事告诉她。

    就是怕她担心。

    可现在她突然约了自己出来,这其中越是想,便越是感觉不对劲。

    果真,没一会儿,便听瑾年开口。

    “阿樾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

    “我想知道,他现在被保释出来了吗?”

    绘景在惊讶的时候,瑾年又着急地追问。

    在停顿了一会儿后,终是没有隐瞒地相告,“还没有,爷爷说,这个手续很复杂。你也知道爸爸官居高位,如果动用了关系,该又是一个舆论。”

    所以,现在他们孟家每一个举动,就像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既要顾上孟家的名誉,又不能影响到孟辉志的官途,还要保全孟君樾,真是复杂到不行,好在这一切都有爷爷在做主着,若是没了爷爷,那真的就一切问题都成了无法一下就解决的难事。

    “那你们现在能见他吗?”

    “我们现在都不能随便去探视,警方那边传出来说,目前还在做笔录。”

    “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两天了,为什么,要做这么久的笔录?”

    瑾年不觉蹙眉,脸上的担忧,显而易见,绘景自然也是瞧出来了。虽然这小两口正在闹离婚,但她想,瑾年对阿樾还是有着感情的。

    不然,这会儿就不会约她出来见面了。

    “绘景,你能陪我去一趟医院吗?”

    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瑾年突然开口这样道。

    “为什么要去医院?”绘景瞧着她那讳莫如深的神色,突然有些不解。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