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怎么感觉好像能看见他?

    不过,这样也好,她不会像以前那样把什么事都藏着掖着在心里那么痛苦了。

    瑾年在小月月的带领下,摸索着进电梯,只是这会电梯里的按键阿姨早已经下班了,她摸索了半天,也不知道第九层是在哪里。

    从住进这公寓开始,她似乎就不自己一个人出门,要么出门回来的时候,都会有人送她,比如说安律师,比如说上次的卢翊阳……

    但,此刻的她头还有些晕晕的,所以,对这个电梯上的这些个按键真的没了头绪,忽然之间,她感到了些许的挫败。

    而就在电梯门快要关上的那一刻,高大的身子突然冲了进来。

    那气场,自然是她不可忽视的。

    “你进来干什么?”瑾年微抬起头,虽然她的眸子半垂在空中,但是电梯里的灯光似乎太过亮眼了,有那么一瞬间她眼前感觉到了有什么画面飘过。

    像是能看见些什么。

    忽地,她有些激动,可当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时候,她却又什么都看不清了,那黑暗的世界正朝她一阵阵袭来。

    “我陪你上楼,看到你安全到家了,我就走。”孟君樾在按键上按亮了9,然后便沉默,不再说话。

    瑾年因为沉浸在黑暗的失落里,也没有说些什么。

    于是,两人就这样互相沉默着,直到电梯开门。

    瑾年是听到电梯里的一声叮,才回过神来,握紧了手中的手杖,和他擦肩的时候,轻道了声,“你下楼去吧,我再走几步就到了。”

    她公寓的房号是901,出了电梯往左边走十步这样的距离,便到了。

    只是,他既然都送着她上来了,自然是要看到她安全进门才行。

    他坚持,瑾年便也没再说话,此刻的她因为高烧过后,没有多少的力气,能这样撑着站在这里这么久,已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了。

    所以,她也没打算和他再纠葛什么,自然也不打算请他进门喝茶。

    “把钥匙给我,我给你开门。”

    到了门口,瑾年倚在墙壁上,本是打算就这样倚着一会儿的,却忽视了身旁人的存在。

    而孟君樾已经拿过她的背包,就要找她的房门钥匙。

    瑾年一想到包里有治疗抑郁症的药,心里一急就要去夺过来。潜意识里,她是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得了这种病。

    她只想为自己保留那么一点点的尊严。

    这种病,会让她感觉到羞耻。

    而孟君樾瞧着她这么大的反应,显然有些异样,手里的包被拿稳,就这样被她躲了过去,只是背包的拉链早已经拉开了,瑾年此刻的动作又稍稍带了些蛮横,以至于,这么一夺,包里的东西便全都散落出来,那霹雳巴拉的一阵声音只听她的耳膜一疼。

    瑾年心下焦急,弯下身子就要去捡,只是在她还未蹲下身子,两手垂在空中的时候,站在她面前的孟君樾也正是一样的姿势。

    而这样的姿势,到了最后的结果,便是两个人的前额一起撞在了一块儿。

    他抬眸,只是瑾年的眸子依然垂在地上,不管她抬不抬眼,她都看不见他。而他的呼吸又是这样的近,瞬间空气里的暧*昧聚升。

    瑾年后知后觉,她一边推开他,边道,“不用找了,也不用收拾了,钥匙在我的口袋里,说着,她的手已经掏进了连衣裙的袋子里,她才敢拿出来,手心里的钥匙便被他夺了去。

    “你干什么?”她她抬起下巴询问的时候,那唇正好擦过他的脸颊,此刻的他,其实还弯着身子。

    可偏偏这不经意的动作,瞬间点燃了他心中对她的想念,还有yu望。

    他得左脸颊上,还残留着她双唇上的湿润,不温不热的口水,着实撩动了他的心。

    于是,在瑾年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她的脸蛋已经被他捧住,她的身子也被他按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这动作,是极致危险的。

    也充满了极致的暧*昧。

    她已经能感应到他下一步的动作,只可惜,还未来得及阻止,便被他封住了唇。

    正是因为她那肤如凝脂,还带着微微发红的脸蛋,再加那张嫣红的嘴唇,如一块吸铁石引导着他的前进。

    他一手固定住她的脑袋,一手圈着她那散落下来的发丝。她的头发很柔又很顺,但那发尖触碰到掌心,痒痒的带着些酥麻。

    他合着眸,用心地吻着她,像是对待稀世珍宝那样。

    这一刻,他的心情只有他自己懂。

    他,想要这个女人,并且,合为一体!!

    瑾年有些懵,她甚至都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只知道这个男人在她的唇上做着坏事。

    他在吻她,那吻,不温柔也不粗暴,却带着依依不舍。

    若是在几天之前,她面对他这样的亲热,一定是怦然心动。

    或许会害羞也或者会害羞地回吻。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的心境不一样了。

    瑾年开始挣扎,但他的力度一下就能控制了他。他微眯起眼,对她进行了深吻。即使长廊里的灯光有些暗,但她那脸上细致的绒毛,在他此刻的眸子里,清晰可见。

    他还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

    呼吸瞬间变得比之前还要灼热,他更用力地含住她的唇瓣,在瑾年还没有反抗过来得时候,他已经很有技巧地打开她的牙关。

    微凉的舌尖轻轻地触碰着她的上颚,像是跳着舞。

    瑾年从反抗到渐渐地失了力,此刻的她别说再有什么动作了,就连呼吸都成了奢侈。她困难地喘着气,直到他像是良心发现,才从她的唇上转离。

    只是,瑾年以为这样就会结束,他却伸出手指磨砂在那抹嫣红的唇上,软软的触觉让他爱不释手。

    自她流产以后,他们之间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亲密了……

    瑾年听到他那比她还要浓重的喘息声,心里一惊,毕竟是夫妻,他的很多规律,她都已经摸透。

    可她总是在想到的时候,却晚了一步,因为他已经低头埋进了她的脖颈间,那里,正是他的敏感地带。

    原本,沉着冷静的她,这么被他一亲,被他这么贪婪地吸*允着,她感觉自己全身都快要酥麻了……

    她恨自己的不争气,也不得不承认她的身体抗拒不了他的触碰,但,她的心思依然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她知道,现在的他们不能这样。

    可就在她喘着气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他已经拿着钥匙开了门,一推,门便开了,她本就没有多少力气,这会儿就像是被他带着走,进了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将她抵在身后的门板上。

    他没有说任何的话,也没有询问她,擒住她的红唇,然后亲吻,一路往下。他的手已经掀开她的上衣,正好抚摸到她那丰盈的一侧。

    这个地方,对他来说并不陌生,但此刻对瑾年而言,却感到有些羞辱。

    她推搡着,他已经将她抱着坐在一旁鞋架上。

    那鞋架真是木板做的,上头没有任何的鞋子放置,像是一只可以做的椅子,她的下*身穿了波西米亚长裙,被他这么一抱,两只玉白的双腿便从裙子里调皮地跳出来。

    即使房间里没有开灯,可这对他来说,已经是极致的诱*惑。眼前这具白皙妙曼的身体时时刻刻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脑海里的神经,不住想要地爆发。

    他身后就要去扯开她的裙子,却在那瞬间,他的右脸被打了一下。

    软绵绵的,没有力气的巴掌。

    正是瑾年打的。

    因为这么一下,他捏着她裙子的动作停了下来,可浓重的呼吸依然还是存在。

    瑾年也不像之前那样平静,如他一样,喘着气。

    但,他的理智已经稍稍回了神,没有再对她继续下去,可忍耐让他确实难受,额头的青筋都快跳出来。他的两手撑在她身子的两侧,浓郁的呼气也只对着她。

    瑾年依然能闻到来之能他身上的那股熟悉薄荷香。

    但那薄荷,此刻已经给不了她任何的心动。

    不知过了多久,在黑暗中,他听到了来自她的声音,“如果你再这样不尊重我,那么我们可能连朋友都做不了。”

    “……”

    “你不知道,我到底为什么要离婚,是吗?”

    “……”

    “那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就是因为,你给我太多太多的失望,所以,我才有离婚的念头。我不想,每次在好一点的时候,突然又收获来属于你的失望消息。”

    “……”

    “因为……攒够了失望,所以,我才要离开你。”

    “……”

    瑾年撑着力气讲了这么多,可他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对这样的状态,她突然感觉有些疲倦了,伸手推了推他,便从鞋架上下来,然后哑着声音,道了句——“你走吧,以后,也别再来打扰我了。”

    瑾年说着,便往卧室里走去,而孟君樾却在原地足足愣了一刻之久。

    在开门的时候,小月月才从门外蹦跶着进来,爸爸妈妈太激动啦,都把它给关在门外了。

    当然,门外的那些狼藉,依然还在。

    孟君樾蹲下身子收拾瑾年那只散落的包,正巧看到滚落在角落里的那只小药瓶。

    *

    奇葩手痒,又在新浪微博上做了一个视频,依然是男主个人秀,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新浪微博名:奇葩飒—rn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