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孟先生找上门!他愤怒,她淡然

    这下,她和他之间的关系,算是真的要完了吧。

    瑾年在签好字的时候,脑海里只回旋着这么一句话。

    不难过、不伤心,那当然是假的,此刻她的心情可以用痛来形容,但这个婚姻束缚了她太多,她若是不尽快脱离,以后,应该还会让她更痛!

    她既然抓不住他的心,那么,还不如就此放手。

    可洒脱的事,不是人人都会做,她这么洒脱,可谁也不知道她心里的难受。

    “大小姐,如果舍不得,那咱们就放弃吧,这张离婚协议,可以无效。反正姑爷还没有见过,现在,都是咱们说了算。”

    安律师安慰着她,瑾年吸了两下鼻子,又抽过口袋里的手帕擦了下眼睛,才有些哽咽道,“都已经写好了,怎么能说无效就无效?”

    “……”

    瑾年顿了会儿,总算是没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别扭。

    “安律师,我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小孩子闹脾气。”

    “哎,我知道我知道,你这孩子啊,从小做事情就很认真,但是这脾气啊,也和你爸爸一样倔。”

    安律师有些苦笑不得,但,现在,他也没有什么挽留的能力,想来这段婚姻是要走到尽头了,也许是天注定吧。

    “您帮我把这个送给他吧。如果他问起你,我在哪里,不要告诉他。”瑾年在沉默了一会儿后,这样开口。

    “这个,我当然不会说,但是按照姑爷的实力,想要知道您在哪里,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他爱查就让他查去,总之,你别告诉他就行了。”

    “还有,我和他离婚的事,您先暂时替我保密,不要让二伯三伯还有那些董事们知道,我怕……”瑾年有顾虑地说着,自然安律师也知道她心中所想,连连点头道——“当然当然,我肯定不会说的。”

    “谢谢你了,安律师。”

    *

    和安律师的见面后,瑾年没有去哪里,又重新回到了那个小公寓。

    可能因为白天睡得太多,以至于到了时候,她又开始辗转反侧,几乎没了睡意,也可能是因为那份离婚协议书吧。

    心头挂着心事,怎么可能会睡得着?

    想着这会时间,他一定是收到她的离婚协议书了。

    她应该能想象的出来,那厢的他会有什么表情。应该是暴跳如雷?

    也对,他那么高傲的人,怎么能允许她先提出离婚呢?

    应该是他先提才对,但是她等不了他的犹犹豫豫了。

    她不想被伤的伤痕累累时候,才等到他的离婚协议,起码,现在的她,还能保留那么一点骄傲的自尊。

    *

    瑾年想着这些杂七杂八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入睡的。

    而那厢的孟君樾正如她所料的那样,在收到安律师亲自送来的离婚协议书后,没差恼的跳脚。

    他怎么也想不到,才几天的功夫,她就给他整出了一份离婚协议。

    爷爷前两天时候,是怎么告诉他来着的,说什么给瑾年一点冷静的时间,等她想清楚了,然后他再放下面子去找她,她就会回来了。

    可现在呢,他等了几天,他让她冷静了几天,却给整出离婚来了!!

    这女人的胆子,似乎越来越大了!!!

    安律师自然没告诉他瑾年在哪里,不过他真要找她,自然不是什么难事,前些日子不过是听了爷爷的劝,才放任她在外边冷静的。

    但是,现在,自然不会了!

    *

    瑾年在隔天时候的上午,差不多在半梦半醒间,被客厅里的电话吵醒。

    这个电话,只有安律师才知道,她以为是安律师,却不想对方的声音是……

    “给我开门。”

    简略的四个字,短暂的声音,没有像之前那样婉转,倒是带了些压抑而又火气的沉重。

    打这电话的,除了孟君樾,不会有别人。

    她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这个电话号码的,也不知道是谁告诉他的,想来肯定不是安律师。不过之前安律师就提醒过她,若是他要找她,那是易如反掌。

    “有什么事吗?”

    “……”

    瑾年冷声一句,没差让他跳脚,这都要离婚了,还能没什么事吗!?

    但现在,似乎不宜太过激动,怎么样也得让她先开了门再说。于是,压住了胸前上然燃燃怒火,让人察觉不到的平静道,“当然有事。”

    只是,那段瑾年的反应——“好,你说,我听。”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开门,我就在你这外边。”

    “……电话里说不是一样的吗?”瑾年并不想和他见面,但这会儿似乎是不可能的了,只听孟君樾稍稍抬高了分贝道,“不一样!”

    “……”

    “那你下楼等我吧,我穿个衣服就出来。”瑾年平淡地说着,根本就像是个无事人一样,不过,她话里的意思也很明显,她排斥他进屋。

    孟君樾索性没有和她再争辩,当务之急,当然先得把人骗出来再说。

    于是,他第一次如此听话地下了楼,不到十分钟时间,瑾年便出现在他的眼前。

    她的左手里牵着小月月,那小家伙久违爸爸,忽然兴奋地就跳着上前,以至于瑾年也得跟着它小跑。

    自然这么一来,他们之间便缩短了距离。

    瑾年知道,他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而脚下的小月月已经去攀附孟君樾的裤管子,表示对爸爸的到来很搞笑。但,瞧着妈妈不怎么愉快的脸色,哎呀,一定是爸爸又欺负妈妈了!

    难怪,它这几天又住到了小房子里。

    “你有什么事要说的,就说吧。”瑾年垂着眸子,她的左耳微微侧过来倾听,她的左耳听力好一些,只是,却久久没听到他讲话声,唯独那一丝丝呼吸。

    他们就这样沉默了好一会儿。瑾年等的有些不耐烦起来,又独自先开了口,“如果你是来说离婚的事的,那么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没有什么可谈的了。那离婚协议书的每一条,安律师都写得很清楚,我们应该也不存在财产纠纷,我不会要你们孟家的钱的,至于别的,似乎都没有什么可以争议的。”

    她含笑说完这段话,唇角边还有淡淡的酒窝,那是很美丽的象征,可此刻在他看来,却是尤为的刺眼。

    “我放你自由,我们大家都应该会很好。”瑾年再次自语地说下去,她不知道他此刻的内心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但,她自认为自己没有说错,而且她是很平静地和他在谈事,不带任何的赌气成分。

    可她这样淡定,却不代表孟君樾会跟着她一起淡定,在她那句放他自由的话一说完,他便鼓着气对她做声,“去你狗屁的自由,你跟我上车,我们换个地方说。”

    他的声音,是带着极致的怒的,瑾年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握着手杖的左手就已经被他拉住,转而被他带着走。

    他的流行大步对她而言,她是要跑才能跟的上。而他此刻又是这样的发火,抓着她手上的力度,也很重,瑾年不悦地喊了他一声,“孟君樾,你要带我去哪里?!”

    “你能不能放手!”她疼的挣扎着,他却猛然停住了步伐,然后转而对她低吼,“宋瑾年,我告诉你,我现在心里有一股憋着的火,你最好少说话,不然我会做出什么事,我自己都不知道!”

    他那怒意,瑾年就算看不见,也能想象出来他此刻表情的狰狞。

    的确,昨晚因为那离婚协议书,孟君樾几乎一夜没睡,此刻眼里还泛着血丝,再又加上生气,却是又几分恐怖。

    像是地狱里的阎王。

    “你总得告诉我,你要带我去哪里吧?你这样乱带我走,是犯法的,知道吗!!”

    瑾年有些不服气地冲他喊,这男人如此风风火火,到底想要干什么?

    被他带上车,又被他系上了安全带,她想去开门,他早已车内反锁。

    “犯法?恩,真好听的一个词。”发动车子后,他重复着她口中的那个词,放在方向盘上的手,不由得青筋直暴。

    但,他怒极反笑,斜过身子,就在她的红唇上,带了劲道儿地咬了一口。

    瑾年吃疼,连带着两眉头都快拧成了一个结。

    她推开他,两手捂住了双唇,若是他再咬的狠一些,她的唇一定会破了。

    可在她疼着自己双唇的时候,他早就已经开动了车子。

    瑾年根本就不知道他这是要去哪,只知道他此刻的车速很快,很快。

    “你能开慢一点吗!!”她不悦地提醒,真怕他这样带着情绪,一不小心就出了事。

    “你怕死?”

    他的反问,让她不觉搞笑,“我当然怕。”

    “那你还和我提离婚?”

    “……我也可以给你机会,让你和我提。”瑾年在顿了会儿后,幽幽出声。

    她以为是因为自己的先提的离婚,伤害了他那大少爷的骄傲自尊。

    却不想,她话音刚落,跑车便来了一个漂亮的甩尾,即使坐在车里,瑾年依旧听到那轮胎和粗*糙地面的刺耳摩擦声。

    她被吓了一跳,而他已然朝她转过身,感觉到他给她解开了安全带,然后沉着声音道,“下车!”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