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为什么要救我?

    瑾年没有听的那么真切,所以也就没有反应过来,便是继续往前走。

    可身后的人,又叫了她的名字,“瑾年!”

    这会儿,瑾年倒是听清楚了。

    微侧过身子的时候,田婉已经上了前。

    “好久没见到你了,瑾年。”田婉小跑了一下,这会儿连说话都带着一丝喘气。

    “我还以为你搬回孟家住了,怎么现在……又?”

    田婉疑惑地问着,再又看到一旁站着的男人,心下更为怪异。

    她实在是想不通,这两人怎么会在一起?

    “因为最近又有些事,所以就再在这里小住一阵。”瑾年简略地解释着,而一旁的田婉已然将目光转向了瑾年身旁的男人,继而笑着道,“卢医生,你送瑾年回家啊?”

    那声卢医生,瑾年自然是听的清楚,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僵硬了一下,“什么卢医生啊?”

    “……额?”

    瑾年的问题,让田婉一愣,一旁的卢立羽倒是开了口,“没什么。”

    “……”

    瑾年听的有些懵,可田婉怀里的孩子呜咽起声,上次瑾年住院的时候,因为孩子的事,她没有来得及探望瑾年,这会儿遇上了,总归想询问一下瑾年的身体近况的,可这怀里的娃就是不让人省心,才没说上几句的话,便急匆匆地抱着孩子回屋喂奶去了。

    而卢立羽送了瑾年到了家门口后,就要离去,瑾年喊住了声,“卢先生,进来喝杯茶吧。”

    本来这种时候,瑾年是不大想和他单独相处的,且不说这孤男寡女的不好,光是他那寡言少语的冰山状态,她便有些受不住。

    大都是因为有些尴尬。

    但,这会儿,是因为她有事要问他。

    自然,在听到田婉的那声卢医生后,她便辨别出了些端倪,毕竟她不是笨蛋。

    卢立羽愣了会儿,却也没拒绝,跟随着她进屋。虽然只是一个小公寓,但里头的摆设相当温馨,并且每个家具之间的位置摆放都非常的有条理,空隙之间也很大。

    安律师当初给瑾年安排这公寓的时候,是经过考虑的。

    “长时间没人住了,沙发上可能会有些灰尘,你自己擦一下吧。”瑾年从卫生间里拿出一块毛巾,好歹,她在这里短暂地小住过,所以东西物品的放置位置,对她来说,并不陌生。

    即使这里没人住的时候,一星期会有家政阿姨会来打扫一次,但总归还是有些许的灰尘的。

    她不知道这个卢先生有没有洁癖,不过,她还是把最基本的礼貌做足了,不然请他进来喝茶,还让他坐有灰尘的沙发,那就太过失礼了。

    而瑾年猜测的没错,卢立羽,确实是有洁癖的,她听到他拿着毛巾拍沙发的声音,然后过了会儿,才坐下。

    “这时西湖龙井,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瑾年将抽屉里的茶叶拿出来,这屋子里有龙井还是安律师告诉她的,安律师事情做得周全,就是怕她这里回来客人,所以特意给她放置着。

    没想到,今天就给派上作用了。

    “开水,我已经放上去烧了,待会儿,你自己麻烦倒一下。”瑾年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哪里有让客人自己倒茶的,但她这情况特殊,也不适合做这么危险的动作。

    到时候要是不小心烫着了,还得麻烦人家。

    “你……有事要和我说吗?”

    进了屋的人,总算在瑾年说了这么多话后,出声了这么一句。

    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冰山。

    只是,瑾年刚想说话,那边的水边开了,她顿了会儿,才道,“你先喝杯茶吧。”

    她说完,卢立羽才起身,滚烫的开水一下就将龙井泡开了,空中还弥漫着一股龙井独特的清香。

    小酌了一口,那茶香便溢满了整个口腔,果真是上好的西湖龙井。

    瑾年平常不怎么喝这些,所以卢立羽给她倒的那杯子,她几乎没碰。而她此刻的神情,还带了些朦胧的神秘。

    即便卢立羽观察了好久,也没猜透她此刻的心思。

    他一直在等她开口,耐心地等着她要说的事情。

    只是瑾年迟迟未说话,直到在听到他放下茶杯的声音后,她才寻思着开口,“卢先生,你没有话要对我说吗?”

    她的反问,让他一愣,紧接着问道,“……什么意思?”

    “我之前有和你说过一个事么?”

    “……”

    “我认识一个人,我和你说,他的声音和你的很像、很像……”

    “……”

    “直到今天,我才得以确认……”

    “你,就是——卢翊阳,对吗?”瑾年没有和他拐弯抹角,而是直接明诉了自己心底里最真实的想法。

    她觉得这事也没必要偷偷摸摸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哪怕她此刻说的可能不对,但她也必须要问个清楚。这样被人瞒着,欺骗着的感觉不怎么好。

    即使她失明了,成了一个瞎子,可也有最起码的尊严,不想这样随意被人当猴子耍。

    而当她话音刚落下的时候,她便敏锐地听到来自对方的一声咳嗽,一般这样之后,对方都会说话,而在那之前,她又先开了口,“请不要否认我的猜测,因为我已经肯定。”

    她笃定的语气,还有自信的神情,让卢立羽一阵语塞。

    “为什么要骗我?”

    瑾年平静地问,可心里头已然放弃波澜,她不喜欢被骗的感觉,而且还是这样,她当了这么久的傻瓜,直到现在才发现。

    但坐在她对面的人,似乎没有任何一丝的慌张,就连接下来的话,语气也是十为的镇定,“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骗你,一切都是你自己的误会。”

    他那无所谓的语气,不禁让瑾年有些生气,可最后残留的理智还是让她镇定下来。

    “好,按照你这样的说法,那么请问你,在我误会了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澄清?有那么多次的机会,你为什么都不说,甚至在我询问你的时候,你却故意别开了。你这不是骗,还是什么?”

    “解释……没有必要。”

    “你想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瑾年只能用这样的理由来解释,可心里头的急躁还是存在着的,“如果说……这样被人耍着玩的人换做是你,你会喜欢吗?”

    “我不会被人耍,因为我比你要聪明那么一点。”

    “……”

    那句话,让瑾年有些哭笑不得。

    “我还从来不知道卢医生的耍赖能力这么好。”

    “不管你怎么想,现在都已经无所谓。”

    “你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吗?”瑾年追问,可他却轻轻吐了一句——“我已经说了,没有必要。”

    “为什么?”

    她再次追问,可得到他的回答时候,却不禁让她感到些许的难堪。

    “宋小姐,请问我们之间熟吗?还是有感情?我们现在除了医患关系之外,还是完全的陌生人吧?”

    “……”

    “既然是陌生人,又何须解释那么多?”

    瑾年大概是第一次领略他的唇枪舌战,也是第一次听他讲了这么多的话。她忽然觉得这个男人的谈判能力,自己似乎不是他的对手,哪怕她此刻还在垂死挣扎。

    “那就按照你说的陌生人来说好了,我就想请问一下,我们之间既然是完全的陌生人,你又为什么对我次次相救?”

    “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每次在明知道有着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还要救我?”瑾年说着,苦笑了两声,“至今,我还没见过像你这样的雷锋。”

    先是在货车下救她,再又是帮她挡住滚烫的开水,后来,还给她献血。

    次次都是有着生命危险,可他次次都没退缩。

    他的这些举动,让她实在是想不通。

    而卢翊阳在听了她的话,沉默了一会儿后,却是不慌不急地回复,“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只是你的意外,碰巧都被我遇上了。既然遇上了,那就救一把。我是医生,我有救死扶伤的义务。”

    “可是,单单这个理由,很难让我信服。”

    “不管你信不信服,那都是你自己的事。”

    “……”

    “好了,我现在茶也喝了,你要说的话也说了,我要走了。”卢翊阳说着便起了身,也没看呆愣坐在沙发上的瑾年,直到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脚步,而又转过身,瞧了瑾年一眼,然后道,“如果你因此而介意我,那么我会把你的治疗档案转给其他医生。你可以去其他医生那里继续进行治疗。”

    “不需要。”

    “……”

    卢翊阳以为瑾年会同意自己的说法,却不想她拒绝。

    幽冷的眸子在她那张漂亮的脸蛋上,顿了一会儿,才轻吐出一句,“那么下下周三见。”

    他说着便离了去。

    可瑾年不知道,他离开的时候,手上却拿走了她的一样东西。

    ************************

    三更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