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老婆啊,快回家吧

    瑾年突然之间没了人,孟君樾自是着急,最后就这样穿着睡衣跑下楼,直奔到监控室。

    保安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风中凌乱的孟大少,刚开始还以为是查岗来着,没想到这少爷二话没说,直接就动了手中的鼠标,只是这监控录像,他并不怎么熟悉,捣弄了一会儿才朝一旁的人道,“给我调出来,从凌晨五点时候的录像,位置方向,大门口。”

    “噢,好好好,少爷,您先坐。”保安立马献殷勤地拿过一旁得椅子,然后又开始手忙脚乱地调录像,好在孟家买的设备都是最先进的,没一会儿功夫,录像就出来了。

    他在凌晨五点的时候,经过房间,那时候的瑾年正是噩梦不断,他叫醒了她,又扶着她躺下的时候,才出了门,谁想到没一会儿,不过才过了一个小时,他这进门,里头的人便消失了!

    孟君樾瞧着电脑屏幕上的画象,脸上的表情严肃至极。眉间的神色也尤为沉重,一旁站着的保安,可不敢随意发话,只是将大门位置旁边的几个录像也连续调处来。

    而在半个小时后,果真在录像的视频里,清晰见到了瑾年的身影,他瞧着她一手握手杖,一手牵着小月月,左肩上还背着那只她常背的背包。她的步伐缓慢,却也一步步朝着大门外离去。

    孟家虽是豪门大族,但孟老思想比较开放,这监控只在几幢的大楼门口安装,而屋内,是不具备的,所以这会儿孟君樾想要知道瑾年是怎么下楼的,便成了迷。

    这监控里,他正瞧了,瑾年和门口的守门员短暂说了两句,便顺利过了大门。

    眉间一蹙,心里寻思着,阔步就朝大门方向跑去,他那风驰的背影,让监控室的保安不由得一愣,他在孟家工作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孟大少。

    *

    而门卫的守门员,在见到孟君樾的匆匆身影,脑子机灵,便知道定是来询问少夫人的事的。

    果真——

    “少夫人离开的时候,和你说了什么吗?”

    孟君樾此刻的着急不仅表现在脸上,就连那絮乱的气息,也正是说明了,他此刻的情绪,很是捉急。

    “少夫人说,她想去附近公园里散步,我本是想给她安排车子,送她去公园里的,但是她没让,然后也不让我立马跑去告诉你们。她说……你们在休息,不要随意打扰。如果您来问,就让我这样说。”

    门卫员说到后边,声音不由得放轻,自然是看到孟君樾那张黑到不行的脸色,虽然他没见过少爷发飙是什么样,但此刻光是他的脸色,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那张脸,虽好看,但却比包公还黑,就如阎王。

    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做错了一件事,他不应该那么听少夫人的话呢,少夫人让他不要立马告诉少爷,他就真的那么听话。可现在看来,这小两口好像是吵架了啊。

    早知道,他再困,也要跑去报备的,现在好了,少夫人丢了,他这责任也是重大。况且,才凌晨五点多,那么早,去公园里散什么步啊,就连老太爷都要六点才去呢。

    门卫元懊悔自己的白痴,而一旁的孟君樾又发声了,“附近公园,是哪个公园?海河吗?她有说哪个吗?”

    门卫员一愣,不禁有些为难道,“……没有。”

    *

    孟君樾重新回了主卧,换了一身衣服,又急急忙忙地下楼,孟老正好准备出门晨练,还是第一次这个时候见到他,不由得惊讶。

    基本没工作的时候,这人都是要**点以后才现身影的,若是工地上有事,直接就在外边待过夜了。

    “你这小子,今个儿是什么风把你吹起来了?”

    “瑾年一个人跑去了公园,我去找她。”孟君樾接过管家递过来的车钥匙就要走人,而身后的孟老却吆喝了一声——

    “哎呦喂,管家,你听听,你听听……是不是我这老头子的听力不好了?”

    管家:“……”

    “这前脚跟还说不喜欢人家来着的,这后脚人家才走,他就屁颠屁颠地跑去找人了。”

    管家:“……”

    “爷爷,别挤兑我,行么!!她那么早出门,我是怕她……出事,才去找的。”孟君樾说着,突然又有些别扭起来,本来大方承认就是关心她,也没什么丢脸的,可他怎么突然之间又放不下面子了呢?

    “行了行了,就别给我嘴硬了,快找找吧,说不定人家姑娘这会儿伤心到底了,没准儿就跟着别的好小伙走了。”孟老冲着他摆手,一字一句间,都像是故意在刺激他。

    “你要是不能把瑾年给我完整地带回来,你也别给我回家了,那么好的一姑娘,谁抢到手了,谁运气。”

    孟君樾也不和他多扯,转身,一阵风地就进了车库,然后往附近的公园而去。

    只是,这附近可有两个公园,一个在西一个在东,而孟家的位置正好在这两个公园的中间,可不管是从西到东,还是从东到西,这路程都是远着的。但他又不知道她是去了哪个公园,那傻女人,连手机都没带。

    他若是判定错了,就得来回跑。当然让他更犯难的,还是这公园的面积范围,都很大,她若是躲在角落里,没准,他就发现不了她。

    可这人还是得找啊,不管是她躲在哪,他都得把她揪出来,哪怕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

    而这厢的孟老在见孟君樾离去后,拿过一旁的晨练的扇子,准备出门。管家瞧着这样的老太爷,可郁闷了,不由得上前询问,“您让少爷一个人去找少夫人,会不会太过……”

    “太过什么?”孟老明知故问。

    “这附近的公园都很大,恐怕少爷一个人会找不过来。要不要我派点人去?”

    “别。”孟老晃了晃手中的扇子,然后笑了几声,才道,“就当是让臭小子吃吃苦,谁让他不好好珍惜那么好的媳妇。”

    “那少夫人如果遇上了危险……什么的,可怎么办?”毕竟这少夫人现在可不是正常人,若是遇上什么,危险系数总是被正常人来的要大。

    不过孟老侧眸睨了他一眼,而后故意咳嗽了几声,“管家,跟了我这么多年,还不知道我的作风么?”

    听他这么一说,管家立马反应过来,“您是不是已经派人在保护少夫人了?”

    孟老嗯哼了一声,没有回复,而是拿着手中的扇子离了去。

    *

    瑾年去的公园,其实就是海河。

    这公园,她才第二次来,全程都是小月月带着她走的,海河里有一个很大的东湖,特别是这种晚夏的季节,微热,只要在湖上搭起的乔木上的椅子坐一阵,那沁人的凉意便像丝滑的巧克力融进骨子里。

    湖里还有荷花种植,阵阵清风吹过,便能闻到淡淡的荷叶清香。

    或许是大自然的清新,让她短暂地抛下了心里得烦躁。

    她很喜欢这里,以至于,一坐就是一小时,这小时的时间,她没有任何的动作,像是在发呆,又像是在思考。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又放空于大自然中,似乎没有人能够走进她的内心世界。

    微风吹动她的裙子,那白衣飘飘韵味又正好衬托出她那一头披散下来的乌发,远看真像是仙女下凡,若是能忽略趴在一旁打瞌睡的小月月。

    *

    这厢的孟君樾找的第一个公园,便是海河,可即使这样,但在他去之前,瑾年就已经离开。

    瑾年的离开,也是因为偶然,她从东湖上下来的时候,正好经过了公园里的健身跑道,只是,才没走两步,身后便有人喊着了她。

    并且,是她的名字。

    在海城,她认识的人,并不多。

    而听着那声音是十分熟悉的。

    瑾年侧过了身子,正准备细听的时候,肩膀已经被人拍起,而那人早就到了她面前。

    “瑾年,大早上来遛狗?”

    那并非纯正的口音,让她一下就猜出了眼前人。

    “周老师?”

    “……”

    而且能够把遛狗这样的话,加在她这么一个瞎子身上,也只有周逸会这么滑稽了。

    “您住在这里附近吗?”

    周逸笑着开口,“莫非你也在这附近?”

    “恩,早上空气好,我就出来走几步。”她简略地说着。想来,在第一学期的课程结束后,她就没上过课,自然已经好久没见到周逸了。

    虽然她挺喜欢这个老师的讲课幽默风格,但最近一件接一件发生在她身上复杂的事,她也无心无时间再去听课了。

    不过,这么久没见面,周逸还是那样热情,“那一起去吃个早餐?”

    “……”

    瑾年想要拒绝地,可这会儿肚子却不争气地咕咕叫了两下,她伸手一摸肚子,还真是有些丢人啊。

    周逸自是听到了,笑了两下,冲她道,“没事,我刚刚肚子也响过了,只是你没听到。”

    他这么一句话,瞬间接触了瑾年的尴尬。

    小月月带着她朝大门走,身后的周逸又忽然道了一句,“瑾年,我们等一下,还有一个朋友。”

    瑾年听他这么一说,便顿住了步伐,她以为是他一起晨练的朋友,所以就没有多问,却不曾想,竟然是他……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