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梦中梦的真相

    那时候的瑾年不知道,在没过多久的日子后,她会嫁入孟家这个海城首富的家庭,成为那个人人都想嫁的男人——孟君樾。

    “那在你眼里,你爸爸是什么样子的?”

    戚连意在停顿了一会儿后,又问她。瑾年奇怪母亲这样的问题,这大概是第一次这样听她问这种之类的话。

    不过,她也没有所隐瞒,很是直接地表达了她心里的看法,“爸爸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他爱妈妈也爱我,还爱我们这个家庭,我喜欢爸爸这样的男人。”

    “那……爸爸对你好吗?”

    “……很好啊,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没有人可以替代的。”瑾年说着的时候,脸上不禁扬起一抹骄傲的微笑。

    戚连意看着她,脸上的神色一顿,然后像是喃喃自语,“如果爸爸知道他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是这样的,他一定会后悔一些事。”

    “啊?后悔什么事?”

    瑾年没将她的话,听的真切,倒是扑捉到了最后那么一句。

    戚连意说的这些太过模凌两可,瑾年根本就没懂,当然她也不会和女儿解释,而是用了三言两语搪塞了过去。

    *

    或许是因为有了瑾年的每天鲜花,也有了瑾年的每天的陪伴,戚连意的身子一天天好起来。

    在医生同意她出院的时候,瑾年很高兴,便提议了来一场家庭旅行,她是想借这场旅行来调节母亲的心病,虽然她一直不知道母亲心中藏着的痛苦到底是什么。

    只是在出院后的一天半夜里,瑾年因为口渴而下楼,正出了房门,迷糊间便听到了不远处的争吵声。

    那声音正是从爸妈的房间里传出来的,她迷惑,也就上了前去听。

    才走了两步,屋里头的声音便清晰可闻。

    “我希望,我们离婚的事,不要让瑾年知道。”

    那果断又干脆的声音除了她母亲,不会是别人,当然,那声离婚着实是将她吓着了。

    而接着而来的,便是她父亲的乞求——“连意,一定要这么做吗?一定要离婚吗?不离婚,不可以吗?”

    “我受够了!宋柏,我真的已经受够了,作为男人,你能不能干脆一点?给我也来个痛快?”

    “如果没有瑾年,这二十年,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忍受过来的。现在瑾年也已经长大了,就算以后的某一天,她知道我们离婚,也可以接受。所以,现在,就请你给我来个痛快吧。”

    “连意,咱们夫妻之间这么多年的感情,你怎么就这么狠心?怎么能说断就断?”宋柏有些懊恼,声音里也带着十足的痛苦,让门外的瑾年听了,连心尖都开始发颤。

    “宋柏,我狠?还是你狠?你当初是骗婚的,你知道吗?”

    “你为了我家的家产,你假意接近我,然后让我对你上了心。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你就有个青梅竹马。可是,你说什么来着,你说已经和卢华芳分清楚了,你说你和卢芳华之间已经没有感情了,就算有感情,那也只是兄妹情。可是现在怎么着,你现在事业发达了,她的孩子打了,所以又带着孩子回海城了,她是想要认亲呢,还是想要分家产?”

    “……”

    “你们都已经分了二十年了,可现在还处在藕断丝连的阶段……我也真是想笑……”

    “你当初答应过我的一切,和我说过的承诺,时间证明了全都是假的!假的,你知道吗!?”

    “……”

    “连意,你别这么激动,能听我解释吗?”

    “我没有激动,宋柏,我不想再听你的那些骗人的解释。今天只是想要和你把话给说清楚了。我们离婚后,在瑾年面前照样假扮恩爱夫妻,但是这个时间不会久,等完成了这个旅行,满足了瑾年的那股劲头,我就会让她立马回纬都。之后的日子,咱俩就各自过各自的生活。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各不相干。”

    “连意,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果断?”

    “你什么话都不用说了,我都已经想好了,等过些年,瑾年毕业了,我就给她办移民,我会和她一起在纬都生活,这里就留给你吧,不管你是想要和卢芳华复合也好,想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也罢,我都不会干涉你,也希望你不要来打扰我们母女的生活。”

    “移民?你都没有问过瑾年同不同意!”

    宋柏忽然变得紧张起来,不管他对戚连意是什么样的感情,但对瑾年是绝对舍不得的,这个是他从小就疼在心底里的女儿,怎么能就说走就走?怎么能就这样从此消失在她的生命里?

    “她会同意的。如果,你不想让她知道她的父亲是一个这么朝三暮四的人,那么你最好不要在她面前多说一个字。”

    “……”

    “连意,其实,很多事情……你都误会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其实,我和卢芳华之间早就已经……没事了。”

    宋柏试图解释,可戚连意根本就无心再听,拿过一旁早就准备的照片,摔在他面前“你曾经和我承诺过,说卢芳华这辈子都不会回海城,那么你这几天,天天见面的女人是鬼吗!!”

    宋柏看着那一张张人物鲜明的照片从头上滑落,不由得瞪大了眼,脾气也上来,指着她便道,“你又派人跟踪我?”

    “跟踪你,怎么了?我的行径不管怎么样都要比你和卢芳华之间偷偷摸摸来的干净!”

    “你、你……戚连意,你……为什么一点信任都不肯给我?!”

    “为什么要给你信任?你从头到尾都在骗我!宋柏,我告诉你,我怕我再在这里呆下去,早晚会成为神经病,神经病,你知道吗!!”

    “……”

    戚连意说着说着,便激动起来,声音也开始不对劲,像是在哭,瑾年听到那哭腔,原本放在墙壁上的手不由得缩紧,她不知道是该向前劝告,还是向后躲避。

    面对父母之间的感情,她的脑海里已经成了一团死水,根本就不知道该用什么理智的方法来思考。

    她很乱,真的很乱,而卢芳华那三个字是让她如此陌生到心痛。

    而房间里头的话,还在继续,她又听到母亲快要崩溃,还带着乞求的声音——“现在你的公司已经发展起来了,你在海城的势力,已经没有几个人能够超越了,我对你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就请你高抬贵手,放我走吧,好不好,求你放我和瑾年走。”

    “……”

    宋柏良久一阵没有说话,瑾年以为里头就会一直这样沉默下去。

    在外头偷听的她,早已经泣不成声。

    她想要走进房间里,想要问这一切究竟什么是什么,可又听到父亲的声音,“医生说,芳华前几年就得了抑郁症,差点自杀身亡,如果不是她儿子及时发现的早,她早就可能已经离开了人世了。连意啊,我好歹和她从小一起长大,我只是去探望探望她,为什么在你的眼里看来就成了偷**情?”

    “你们之间是不是真的有事,我已经不想知道了。总之,你自己心里最清楚,而我们之间的婚姻,现在也已经走到了尽头,你就不要再想有任何的挽留了。”

    “……”

    “看在瑾年的面子上,咱们就好聚好散吧。”

    “……既然你这样坚决,那我……没有意见。”

    忽然地,宋柏不再做任何的挽留,房间里的气氛成了一潭死水。而一直躲在外头的瑾年,没再忍住,脚尖动了动,身子已经冲进了房间内。

    “爸妈,别离婚!”

    “瑾年?”见到意外闯入的人,房间里的二人皆为诧异,可就在一下秒瑾年的后颈上被人重重一劈,整个人便倒了下来……

    *

    瑾年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意识里还是迷迷糊糊的,可入眼的环境让她有些吃惊,因为根本就不是在家里。

    而身旁的两侧均有人坐着,左边是爸,右边是妈。

    只是周围的那些药水味儿,让她感到一阵刺鼻。

    “瑾年,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她听到母亲戚连意着急的声音,有气无力地点头,嘴唇也有些发白,软绵绵地疑惑自己得处境,“爸妈,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啊,睡相太差,昨晚从床上摔下来了,知道吗?”

    “摔下来?”瑾年伸手抚着还隐隐作痛的后颈,对戚连意说的话,根本就没了印象。

    她记得她明明是因为渴了,起来找水喝,怎么就成了从床上摔下来了呢?

    明明,不是这样的啊……可是,为什么在后来的事,她却没有了任何的一点记忆?

    “幸好你爸爸半夜起来喝水,又到你房间瞧了一眼,本来是打算给你盖被子的,可哪里知道你这孩子就趴在地上了,怎么叫都叫不醒。”

    戚连意说着的时候,往宋柏的方向瞧了一眼,宋柏也正好看向她,他们之间流动的诡异眼神,只可惜瑾年没有扑捉到。

    ***************

    二更,一会儿还有一更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