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觉得吃亏?亲回来呗!

    孟君樾说着的时候,忽然停顿了一下。

    他这么一停顿,反而让瑾年心里更为紧张了,连忙问道,“她说……什么?”

    “她说,因为嫉妒。”

    “嫉妒?”

    瑾年蹙起眉头,十分不能理解这话,“嫉妒什么?”

    “嫉妒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东西,她说你的生活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可是她却要花很大的精力,才能获得一点小小的收获。”

    “……”

    “说白了,她这是仇富心态,医生鉴定她精神方面不正常,她真正的状态,并不是我们所看到的那样。”

    “心理问题?”瑾年重复着他的话,神情不禁沉重,还是好些不能想象他口中的那些事。

    “可能心理处在阴暗的情况下,所以才会对你做出那些极端的事来。”

    “……我、我还是……不敢相信。”

    她摇着头,快要拧在一起的眉头在他看来有些别扭,不禁伸手将其抹平。

    “瑾年,你接触的还太少了,险恶的人太多,这个复杂的世界,可真不适合你。”

    “绘景说,吃一堑,长一智。”

    “那你倒是长了没有啊?”他的手叠在她的身下,他的半个身子也正好护着她,他的话虽然是正常的,可语气里怎么就透露着些暧*昧不清的东西呢?

    瑾年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唇便已经贴上了她的,然后一番辗转,再快要失控的时候,放开了她。

    这突来而来的吻,让她的脸色忍不住一红。

    “你、你……你怎么这样?”她羞答答地,这病房里的护士可是随时会进来的,他那么大胆地就在这里亲吻她,被护士看到了,她可就羞死了。

    “我怎么样?”

    他的反问让她更为羞怯,伸手就在他的胸膛上推了一把,“你别耍流*氓。”

    “我哪里耍流*氓了?不过就是亲了你一下,你要是觉得吃亏,那现在就给你亲回来呗。”

    “你、……”瑾年听着他的这话,一下想不出其他的词,只好憋着声音道,“孟君樾,我不想和你说话了。”

    “不想说话?那我再亲亲你。”

    “别,不要!”她推着他,索性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唇,她才不要在这种随时会被人看到的情况下,做这种羞羞的事呢。

    “好了,和你开玩笑的,可别把自己给闷坏了。”

    他看她将自己的口鼻都拿手蒙住了,真是服了这姑娘了。

    瑾年听着她的语气,知道他不会再侵犯才放下手,喘上了一丝气,然后又重回了刚才的话题,“你都没有告诉我,小迪到底被判几年。”

    孟君樾没想到她又会重新提醒这事,神色一顿,深邃的眸子紧紧地锁定着她,直到过了会儿,才开口,“她犯了挪用资金罪,又企图嫁祸他人,还买通了监狱里的人试图对你行凶,虽然最后是自首,但情节严重,法官判了她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十年以上……”

    瑾年喃喃着那几个字,心里一重,有些情绪就像是酸柠檬一样哽在喉咙里,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难过。

    好歹,她和小迪之间曾经是朋友,是上司和下属。

    她并没有该有的幸灾乐祸,心里更多的是难受,还有不安。

    “等我出院了,我想去看她。”

    “大概,她没有脸见你。”

    瑾年咬了咬唇,想着他的话可能也对,不过坚持了自己的想法,“我有些话,想和她说。”

    “行,那也得等你养好身子再说。你现在可不能太过情绪激动,不然你的身子,又该一朝退回解放前了。”

    “不会的,我又不是去吵架,我会很冷静,很冷静地和她说一些事。”

    “什么事,秘密吗?”

    他问,瑾年点头,然后在他开口之间,拒绝了他的一切想法,“恩,不过我可不告诉你。”

    “可我想知道。”

    “你自己猜呗,反正我不说。”

    “就不说!”

    “……”

    “说不说?不说我就亲你了。”

    “……”

    只是他的威胁,也没有太多的作用,反而着了她的道。

    “你不也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秘密吗?”

    “孟太太,你可真机灵。”居然知道以牙还牙。

    好吧,总归都是一些女人家的私房话,他也没太多的兴趣知道。

    “你也不赖。”她巧妙地回复,惹得他愉悦一笑,低头就在她的耳朵上吹了一口气,“要不是看在你还生病的份上,真想把你就地解决了。”

    即使是穿着病服,即使脸上还有着病态的潮红,可她在他眼里看来就是可口,就像是红苹果那样,娇滴滴,水灵灵的,忍不住就想要咬上一口。

    瑾年自是听懂了他那话里的意思,两手抓着被子就盖住自己的脸,然后从被子里闷出声音,“别说了,羞死啦!”

    确实,她是真羞了,瞧瞧,她的耳根子都开始泛红了呢。

    *

    瑾年在医院里连续休养了一个月后,身子骨基本已恢复到差不多的状态,医生也同意了她出院。

    听到终于有医生的肯定后,她高兴地没差跳起来。

    但一想到肚子里还有宝宝,她便压制住这危险的动作。

    总之能出院这事对她来说,是让她最高兴的,每天呆在这房间里,她都快要窝出毛病来了。

    即使失明,她还是按耐不住想听到外边世界的声音。

    *

    正好出院的这天,是个晴天,不过太阳有些火辣,是刘司机开车来接他们回家的,只是没想到,刘司机的车子居然半路抛锚了。

    她身上因为还有未全部愈合的伤口,所以绝对不能暴*露在太阳底下,不然一出了汗,便很有可能会导致伤口感染。

    而孟君樾的车子也不在医院里,只好让人打电话叫了车,又下楼确定了司机的方向,才上楼来接她。

    他下楼的时候,瑾年便坐在开着冷气的病房里等。虽然想着他把自己想的太过娇贵,但一联系到肚子里的孩子,便也就全都听他的了。

    孟君樾去的时间有些久,瑾年坐着坐着,都快打起了盹,直到清洁员进来,她才惊醒过来。

    “小姑娘,你今天出院了?”

    “是啊,在这里,都住了好久了。”

    瑾年听到清洁员拖地的声音,这是位上了年纪的阿姨。

    瑾年和她差不多已经半熟了,她从住进这个病房开始,一直都是这个阿姨再给她打扫的卫生。虽然话比较多,但心思却没啥,还挺热心的,孟君樾没人的时候,就喜欢和瑾年唠家常,似乎是家里没啥多余的人了,能找个说话的人也好,而瑾年正好是她的倾诉对象。

    “在医院里也怪不自由的,回家养身子比较好。”

    那阿姨虽然有些不舍她,但总归是说着诚心的话。

    瑾年笑了笑,然后道,“其实,我也没啥多大的毛病,都是些皮外伤。”最严重的也就是腰上被人踢的那一脚,那里可真是疼,她一动身子,腰上就难受,虽然现在是没事了,不过一回想起前些日子,她这心里还有阴影。

    只是,瑾年云淡风轻的话,让阿姨听着却有些不乐意了——

    “你这流产,哪里是皮外伤?”

    “……”

    “你们年轻人啊,就是不注重身子,别以为轻轻松松没了孩子,就没事了。以后等你老了,可有的毛病让你受的。”

    “流产?阿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清洁员在听到瑾年诧异的声音,拖着地板的动作,不由得愣住。

    然后,惊讶地反问她——“你自己不知道你流产了吗?”

    “我、我……我不知道啊!”

    瑾年好一阵语塞,她此刻脑海里是空白一片的,她真希望自己是在做梦,或者耳朵出现了幻听。

    清洁员阿姨忽然发现自己像是捅了什么篓子,然后犹犹豫豫问,“你家的……那位,没有告诉你吗?”

    瑾年愣着,然后缓缓摇头,“没有。”

    “哎,我想,他是怕你伤心难过吧,你瞧我这嘴多的,真是该死!”

    那阿姨不禁有些悔恨,但话已出口,祸从口出,根本就没了反悔的余地。

    而瑾年的脸色早已经成了煞白。

    那白,是不正常的,让人看着,都觉担忧。

    “阿姨,你确定我是……流产吗?”瑾年梗着声音,快要语不成句。

    “额……”

    清洁员明显有些犹豫,瑾年顿了顿又道,“阿姨,你和我说实话吧,反正我早晚都是要知道的。”

    “哎,你别怪我多事啊。其实,我也是听护士科的那些人说的。确实是流产,她们说,你在被送进抢救室的时候,孩子好像就已经没了。我、我以为你都知道来着,所以那些天和你聊天,也就不敢提起这些伤心事,就怕你难过,没想到……哎,你这都要离开医院了,却被我这张破嘴……”

    “阿姨,能帮我把外边的护士叫进来吗?”瑾年听到外头护士的声音,垂下眸,眼里的水雾已经达到了极致,似乎在下一秒就会化成泪珠,然后从中滑落。

    “你要干什么?”

    *************************************

    三更啦~(≧▽≦)~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