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害你入狱的真凶被抓到了!

    “你说卢芳华吗?”

    瑾年不禁问出声,绘景反问,“卢芳华是谁?”

    “那是……我爸爸的朋友。”

    “……”

    绘景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那话里的意思,然后又联系到瑾年的家世,心里头便知了一二。

    “我怎么感觉安律师他们和卢医生是认识的?我上来的时候,看到他们好像是在交谈。”

    绘景想到这事,不禁有些疑问,瑾年被她这一问,心里头也有些纳闷。

    “可能卢芳华是卢医生的……病患吧。”她想到这个理由,上次在卢翊阳的办公室外,正好碰上了卢芳华,是她是告诉自己,因为失眠,然后才来看病的。

    “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感觉有些奇怪呢。”绘景喃喃自语,接着又道,“嘿,说到这个,忘记告诉你一个事。”

    “……什么?”

    “我感觉这卢医生可真是好人,你在抢救室里,大出血的时候,是他给你献了血。”

    说起来,这人都救了瑾年两回了,上次是那滚烫的热水,这次又是鲜血。

    绘景想到这些,突然又长了个心眼,这世界上哪里有这么无私奉献的人啊?莫非那人想在瑾年身上得到什么?

    可也不像是这样,钱财名利,那卢翊阳基本都已经有了……难道说是感情!?

    卢翊阳是因为喜欢瑾年,所以才这么做的吗?

    绘景一想到这个假设,心下猛地一跳,像是被自己的胡思乱想给吓坏了。

    她宁愿那卢医生是想得到其他什么,也千万别是这种可能。

    “卢医生的血型,和我的……刚好是配对吗?”

    可瑾年却因为绘景的那话,足足愣了一刻之久,不怎么地,心里总涌起一丝复杂的情绪。

    这个卢翊阳,总是能带给她一种熟悉只感,就像是……早就已经认识了一样。

    可,脑海里,却没有更多的记忆。

    难道说,她记混了?

    “他啊,医者仁心。”绘景怕瑾年乱想,连连将话题引开,“应该是刚好地……碰巧撞上了,所以呢,就救了你一把。”

    “所以啊,瑾年,你这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瑾年听着她的话,不禁一笑,可能所有的人,都这样认为吧。

    她是倒霉的,又是幸运的。

    总是在大难面前,又遇上贵人,所以一一都被化解了。

    *

    下午的时候,绘景陪同着她一起用午餐,才吃完,突然道了声——“对了,我差点忘记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了!”

    “……”

    “不知道阿樾有没有和你说。”

    “什么?”瑾年听着她的这语气,怪觉得紧张的。

    “害你入狱的真凶,现在已经找到了,并且当场被法官判刑。”绘景不禁有些激动地告诉她这个消息。

    瑾年一愣,像是心里早就有底了一样,然后猜测地询问,“是安枚吗?”

    那个安枚,向来是针对她的,这次的事,她这样做,想来也是想将自己从经理的位置上逼下来。

    只是,绘景却否认了她的答案,“……不是,不是她。”

    “那是谁?”

    “小迪。”

    “……”

    “怎……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吧……”瑾年好一会儿才发出声,刚开始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可绘景却再一次肯定地道,“真的是她。”

    “我不相信。”

    瑾年肯定地说着,绘景却从包里掏出了报纸,将上面的新闻内容,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给她。

    瑾年只听得脸色煞白,绘景见她这样,瞬间慌了。自己告诉她这样消息,只是为了让她高兴才说的,毕竟这真凶找到了。可哪里想到,瑾年对小迪的感情之深,信任之深。

    突然后悔了自己刚才的行径。

    “瑾年,你也别太难过,毕竟这社会险恶,什么样的人都有,好在你现在已经平安无事了。”

    绘景安慰着,瑾年躺在枕头上摇头,眼里忍不住蒙上了一层水雾,脸上的表情也是伤心,“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听说……好像是为了她那个生病的弟弟,她弟弟的医疗费很高,所以就挪用了公款。然后又试图嫁祸给安枚,只是最后的监控录像把她的行为全都录下来了,所以她说的谎没有成功。”

    “……”

    “这些事都是警察调查出来的结果。”

    “我还是不相信,小迪不是这样的人。”

    瑾年皱着眉头,突然有些头疼。

    “……”

    “或许是我们大家都没有看透她,小迪隐藏的太深了。”

    “不,不会的,她真的不是这样的人!”

    听着她那略为激动的声音,绘景有些手足无措,咬了咬唇,继续安慰她,“瑾年,你别这样。我知道你很难过,毕竟你对小迪付出了信任还有感情,但她却辜负了你……这种心情,我能理解,曾经我也这样被人陷害过。”

    虽然没有像瑾年这样严重,但那种被人出卖的心情真是现在回想起来,还如历历在目。

    “咱们吃一堑,长一智,等学会看人了,以后就不会遭人算计了。”

    “小迪……她对我很好,也很衷心,她的话不多,可样样工作的效率都很高,她是一个很好的员工。”

    瑾年缓缓地开口,回忆起和小迪相处的这些日子。

    即使被很多同事为难,可小迪总是帮助她,和小迪在一起工作,对她来说是开心的,真的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她以为,小迪会是她在广夏收拢的第一个人,却不曾想,竟是披着羊皮的狼。

    她怎么也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这种心情,简直是糟糕透了。

    *

    瑾年因为小迪的事,一连几天,心情都带着闷闷不乐。

    就连孟君樾和她讲话,她都有些心不在焉。

    “怎么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不高兴?”

    孟君樾从工地里回来的时候,便见到她又是一个人坐在窗前发呆,那瘦弱的背影,在他眸里飘过一丝凄凉。

    “没什么。”

    瑾年摇头,可那张小脸上所显露出来的神色,还是欺瞒不了他。

    “既然没什么,你的眉头皱的这么紧干嘛,显然就是在骗我。”他不客气地拆穿她的话,伸手就将她抱起往一旁的病床上走去。

    “小迪被法官判了几年?”瑾年翻了个身,忽然朝他问道。

    孟君樾一顿,“原来你这几天想的事,就是这个?”

    “绘景已经把小迪的事情告诉我了……”

    “她做错了事,自然逃脱不了法律的惩罚。她害你遭受这样的罪,就算你想放过她,爷爷也不会肯,当然,我也不会,法律更不会。”

    “我在牢狱里的事,和小迪没有关系。”

    瑾年急着澄清,却不想说的太快,把自个给呛着了,猛咳嗽了几下,才缓过神来。

    孟君樾在一旁给她拍着背,见她那张笑脸,通红通红的,不禁一阵心疼。

    “她都把你害的这么惨了,你还为她说话干啥。你小心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不是,不是这样的……”瑾年摇着头,想起自己在牢狱里的那些经过,那些丧心病狂女人之间的对话,她还牢牢地记在脑海里,“那些人好像是故意冲着我来的,像是早就被人收买了。”

    特别是那个叫阿霞姐的女人,好像是故意在那里等着她,然后发起一堆人来责难她。

    “如果说,小迪拿钱只是为了救她的弟弟,那么何苦又要买通牢狱中的人刁难我呢?”况且,她和小迪之间的关系向来融洽。她也知道小迪不是狠心之人,外人心热,正是形容小迪的。

    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买通那些人对付自己?

    所以说,小迪肯定没有嫌疑,肯定不会这样做。

    而另外一个方面,也就说明了,她会被人打,一定还有别人再幕后操纵。

    “想不到你这小脑袋瓜子还挺会想的。”孟君樾朝她一笑,伸手就在她那光洁的脑袋上弹了一下,语气里尽是揶揄。

    “我和你说正经的,不是和你开玩笑。”瑾年拿下他的大手,神情很是认真,“你帮我请爷爷不要太针对她,她也是迫不得已,才会这样做。真正伤害我的人,是其他人,和她并没与太大的关系。或者说,她也是被人利用了。”

    孟君樾瞧着她那帮着人说话的模样,不由得心头一颤。

    像是心动那样,这一刻的动心,只因为她的善良。

    “瑾年,为何你这样善良?”他勾着唇角,那张俊脸浮上一些别的情绪,是他之前不曾有过的。

    “……”

    “你知不知道,你的善良会造成了你的天真,你的天真会让那些坏人才有机可乘。”

    “……”

    瑾年听着他的话,心头一叹,忽然感觉有些累。

    为什么他们都不肯相信自己说的呢?绘景这样,他也是这样,但是她真正接触过小迪,她心里的直觉,小迪不是这样一个心狠手辣之人。况且,她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纠葛,也没有什么恩怨。

    她这么做是何苦?

    只是,孟君樾却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所有肯定——“是她自己当着法官的面亲自承认的,这些事,都是她做的。买通牢房里的那个大姐大,也是她安排人做的。”

    瑾年猛地震惊,好久之后,才发出声,问出口,“……为什么?她这样……目的何在?”

    “她说,是因为——”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