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他旁边的女人,是他的老婆吗?

    瑾年似乎开始察觉出来他的异样。

    在她眼里的他,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说话吞吞吐吐,而听他的那语气,似乎真的是在害怕什么……

    “你到底怕什么?”

    没有听到他说话,瑾年不得已追问,孟君樾深眸闪过一丝情绪,最终笑着对她笑,“没什么,我是怕这孩子太不过安分了,会让你劳累。”

    “没事,我已经开始积累做妈妈的准备了。”瑾年随心一笑,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红唇微微弯起,绝美的脸蛋上洋溢着不一样的幸福。

    他瞧着这样的她,忽然叹了口气,“……瑾年,你还太小了。”

    “你不希望我生孩子吗?”

    “没有,就是怕会太花你精力了。”

    “没事,只要你以后,也能像现在这样对我好,我不怕花精力。”瑾年抓着他的臂膀,一脸希翼。

    她这般,他又如何忍心告诉她残忍的事实?

    “……”

    “阿樾,你喜欢孩子吗?”过了一会儿,瑾年忽然又这样问他,似乎在成为妈妈的心情后,总是会这样,一下子怕这里,一下子又开始担心那里。

    总之,是没完没了的。

    “恩,喜欢。”

    孟君樾简单地回答着,他想和她转移这个话题,只是瑾年偏偏喜欢围绕于此。

    “那你会对我们的宝宝好吗?”

    “那是我们的孩子,不对他好,还对谁好?”

    “那……你喜欢男宝宝,还是女宝宝?”

    “只要是咱俩的,不管男女,都喜欢。”

    “真的吗?”

    “真的。”他耐心地回答着,心里头飘起莫名又复杂的情绪,如果那个孩子真的存在,那就好了。

    只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一切的一切,像是注定了一样在发生。

    在这些残忍的事实面前,他根本就没有扭转局面的能力。

    “我……其实,有点怕我的眼睛会影响到宝宝的视力。”瑾年担忧地说着,她最怕的事,就是这个了,如果宝宝真的因为她,而有个万一……

    她想,她这辈子都会自责到底了。

    可即使这样,她还是好想要个孩子,要个她和阿樾之间的孩子,这样,他们这份小家庭,才算是完整了。

    “咱们的运气哪里会那么差?宝宝一定会健健康康的。”孟君樾一手轻拍着她的肩膀,柔声地安慰她,他的声音一如她第一次听到的那样婉转,又好听。

    瑾年就在他半哄半骗中,进入了梦乡……

    *

    在快要出院前的一个星期,病房里突来了不速之客。

    是来探望她的卢芳华,还有安律师。

    卢芳华见到她头上还包裹着纱布,立即上前,担忧着便问道,“瑾年,你瘦了好多。”

    “大小姐,我、我实在是瞒不住她,所以就……”

    一旁的安律师,有些为难地解释,卢芳华求着他,瑾年的住院地址,他是迫不得已才带着她来的。

    不过,她这样诚心,他觉得瑾年也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想着告诉她,也没有什么大碍,便索性和她一起来探望瑾年了。

    “没事,我已经好了很多了,你们不用担心。”瑾年的语气虽然有些冷,但起码不像之前那样带着讽刺了。

    或许是因为在听到太多关于卢芳华和爸妈之间的过去,一时之间,她对这个女人恨不起来,但也因为妈妈,对她依然存在了排斥。

    “好多了就好,一定要好好养身子,可千万别让自己累坏了。”卢芳华听她这么一说,心里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让你大老远地跑医院来看我,真是麻烦了。”

    瑾年的那声麻烦,似乎是在间接地谢她来看望自己,卢芳华连连笑着道,“不麻烦不麻烦,只有亲眼见到你没事,我这心里才能安心。”

    “……”

    “我每天祈祷,每天祈求老天爷能够让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看来还是有点用的,你这孩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瑾年听着她的那声大难不死,心头忽的涌起了众多情绪。

    她确实经历了太多太多的大难,不过最后都化险为夷,一场车祸,虽然让她失了明,但好歹她捡回了一条命,而现在,她虽然去了鬼门关挣扎了一回,但好歹还是让她活了下来。

    有时候,她甚至在想,是自己太幸运还是太倒霉,亦或者是她的命太硬?

    这么多次意外,她都没死,是不是幸福很快就要来?

    她现在只期望,肚子里的宝宝能够平安、健康。

    至于,别的,她并不想去管太多。

    “瑾年啊,这是我在庙里给你重新求的平安符,你记得带上。”卢芳华又从包里掏出一块红色平安符,然后塞到瑾年的掌心里。

    只是,瑾年决绝——“我已经有一个了。”

    上次时候,在医院里,她就给过自己一个了,这么多平安符,拿着也没用。

    况且,自己是想和她撇清关系的。

    “多一个不多,大小姐,你多带上一个,以后那些歪魔邪道都不敢近你的身了。”安律师在一旁帮腔,瑾年抿着唇,最终还是碍着安律师的面子,收了下来。

    “瑾年,你喜欢吃什么,我回家给你做一些,然后给你送过来。”在要离开的时候,卢芳华突然又这样对她道。

    瑾年一愣,忽然发现这女人感化人心的能力还挺强。

    她,总是会在细节处,感动人。

    “刚刚我来这里的时候,更好经过食堂,我瞧着这医院里的伙食,好像不怎么好,你这么虚弱,肯定要多吃些有营养的。”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每天吃的都挺好。”

    瑾年虽然这样拒绝,但她此刻说的这些都是实话,她的伙食,是不可能会差的。她吃的东西都不是医院里的食堂,自有大厨每天都送营养餐上门。听孟君樾说,那是爷爷特意给她安排的五星级厨师,专门就是给她一个人做饭的,当然还有营养师在搭配她的所有饮食。

    所以说,她虽然是住院,但一点也不比在孟宅时候住的差,病房也是高级vip,比那些普通的病房宽敞许多,空气也不一样,最起码,没了那些刺鼻的药水味儿。

    她还担心自己这样长此以往在医院里住久了,外加不运动,会发胖呢。

    女孩子都喜欢保持好身材的,她也不例外。

    *

    卢芳华瞧她似乎不怎么需要自己的帮忙,便有些失落地离开,安律师和瑾年说了几句,便也跟着走了。

    只是,病房的房门好像没合实,瑾年听到外头的说话声。

    她原本想自己下床去关门,只是外头的那些声音,让她不由得顿住了步伐。

    “你们怎么在这里?”

    这是让瑾年熟悉的男声,如果她没猜错,这应该是卢翊阳的声音……

    瑾年正想着,卢芳华便开口了,“我来看看瑾年。”

    “是啊,我带夫人来看望大小姐。”一旁的安律师也跟着说道。

    “那现在是要回去了吗?”

    “恩。”

    “要不,我送你们?”

    “不用了,安律师会送我回去的,你自己忙吧。”卢芳华说着,又抬眸瞧了他一眼,“你不是也要进去看瑾年吗?”

    “……”

    她是在询问他,怎么不进去,只是卢翊阳还没有回答,又有一抹声音闯进来。

    “呀,卢医生,你怎么在这里?”

    来的人,正是绘景,原本是在这附近的咖啡厅和人谈工作的,没想到被人放了鸽子,索性就来医院里看瑾年了。

    谁知道,才上楼来,便看到瑾年的房门口里站着这么多人。

    在见到卢翊阳后,自然心态不一样,这个可是他们孟家的大恩人恩。

    “正巧经过。”卢翊阳咳嗽了几声,声音里带起了不自然。

    “要进去坐坐吗?”

    绘景邀请,他却拒绝了——“不了,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了。”

    卢翊阳说着就离开,那匆匆背影,让绘景不由得一愣。转眸看向眼前的人,不禁笑着问道,“诶,你们是?”

    卢芳华和安律师,对她来说是新面孔,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是宋家的家庭律师,这是我的名片。”安律师先开了口,绘景接过名片看了一眼,便笑着道,“噢,我叫孟绘景,阿樾的姐姐。”

    “你们也是来看瑾年的吗?”

    “是的,看到她现在状态挺好,我们也就放心了,现在正准备回去。”

    绘景听他这般道,便笑言,“那你们路上小小。”

    “恩,孟小姐,下次见。”

    安律师带着身旁的人,离去,绘景瞧着他们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才进门。

    在见到床栏杆上的瑾年,连连过来扶住了她,“瑾年,你怎么下床了。快躺回去休息。”

    “没事,医生说,我可以下来走几步了。”

    “对了,我刚刚怎么有听到卢医生的声音?”瑾年不确定地询问,惹得绘景拉了拉她的耳垂,不禁笑道,“你耳朵可真灵。”

    “他说他正巧经过这里,不过,好奇怪他怎么不进来看看你?”

    “可能是因为忙吧。”

    瑾年寻思着,绘景又问道,“那个安律师旁边的女人,是他的老婆吗?”

    瑾年对她的话,不禁一愣,显为惊讶。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