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这个女人在他的心里挖了坑

    “吵吵闹闹的,发生什么事了!?”

    外头的狱警很久之后才跑进来,见一堆人站着,不禁沉着声音,严肃询问。

    “狱长,不好了,那个新来的,好像流产了!”

    其中的人,朝着狱警喊了一声,这才见到躺在角落里奄奄一息的瑾年。

    “她这是怎么了?”

    饶是经过世面的警察在见到浑身是血的瑾年,不禁大骇,连连拨打了急救电话,又喊来了外边的同伴。

    *

    瑾年的意识一会迷糊一会清醒。

    她知道自己被人拖出了那个可怕的牢房,她已经快要不知道身上是疼还是什么,就像是麻木了一样。

    在离开的时候,她依然听到那些女流*氓一样的声音。

    “阿霞姐,她要是真流产了怎么办?”

    “怕什么,反正会有人在背后顶着我们的。”

    “阿霞姐,咱们老大是什么来头。”

    “好奇害死猫,想要活命就给我闭嘴!”

    ……

    后来的话,瑾年便没有再听到了,她被护士抬上救护车。

    可她依然还是听到流产那两个字的,那么陌生的字眼,却是让她的耳膜一疼。

    她有宝宝了吗?

    她怀上宝宝了?

    她的宝宝,她和孟君樾之间的宝宝……

    可为什么,她的肚子却这样的疼,就好像、好像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出来了一样。

    瑾年被那疼痛墨的快要失去了意识,她开始涣散,开始彻底进入了昏迷状态……

    *

    “医生,病人大出血,继续b型,可是血库里不够!”抢救室里的护士,喊着。

    “快,出去问问外边的家属!”

    护士急忙就跑了出去。

    外头,孟君樾还绘景早已经等着,见到护士出来,连连跑着上前,“怎么样了,她怎么样了?”

    “是宋瑾年的家属吗?”

    “是的!是的!”

    “病人现在继续b型血,但是本院库存不够,请问你们谁是b型?”

    “阿樾,我们都是a型。”绘景抓着孟君樾的肩膀,声音里崩溃至极,眼泪婆娑,就没差跪下求护士。

    “能去别的地方调换吗?”

    “时间来不及,况且病人现在大出血,孩子也可能保不住了。”护士有些无奈地摇头,孟君樾在听到孩子那二字时,猛地一愣。

    深色的黑眸里霎时间充满了血丝,这一刻的他,脑海里空白,神经里充满着震惊,一路延续到全身上下!

    “不管付出任何代价,请医生一定要保住大人!”他抓着护士的双臂,低吼出声,这辈子,他都没有过这样的状态。

    “咱们公司里有那么多员工,一定是有人是b型的!”

    绘景说着,便拿起手机通知助理,可她还未接通电话,走廊的尽头便有声音传过来——“我是b型血,用我的吧。”

    那声音沉稳内敛,绘景望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到了他们面前。

    这男人,她认识。

    “卢医生,您可真是救命天使,快跟我进去吧。”护士开口说了一句,便已经带着卢翊阳进了里头。

    绘景感激地看着他的背影,孟君樾却是默不作声,,眉头微蹙,双唇紧紧地抿着,像是在寻思什么。

    *

    瑾年被医生从抢救室里推出来的时候,脸色惨白,淤青的地方浑身都是,脸上也没放过。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狼狈的她,比他第一次见她在雪地里摔倒的时候,还要狼狈几分。

    绘景看到这样的瑾年,早已经泪如雨下。

    她不敢想象,才这么一点时间,才这么一点,好好的一个人居然会变成这样。

    “阿樾,我们,绝对绝对不能放过那些人。”

    “那些人,我会处理的,但是,我现在只想陪着她。”孟君樾说着的时候,声音里带着哽咽,坐下瑾年的床边,拉住她那只没挂点滴的手就放在做脸庞上。

    只是,她手上的条条血痕都让他的心颤抖到极致。

    他记得,她的手,是一双芊芊玉手,好看白皙,又细长,就像是上帝特意给她打造的那样,她拿画笔在白纸上画画的时候,就像是在跳着芭蕾。

    他喜欢她的这双手,甚至是爱。

    可是,那些该死的人,居然敢把它破坏成这样,他怎么样也是要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这般想着,便朝对面的人,沉着声音道,“绘景,你帮找人看紧了那龙律师。”

    “刚刚爷爷打电话给我,那龙律师已经被我们的人抓到了。”

    “抓到就好,抓到就好。”孟君樾怒极反笑,脸上的狰狞任谁看了都会害怕。

    这个该死的龙律师欺骗了他们。

    说什么都已经和狱里的人打好了关系,说什么瑾年在里头很安全,没有人欺负她。

    若不是瑾年福大命大,那么如今,早就已经命丧黄泉了!

    如果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哪怕是劫狱,他也不会让她一个人在里面呆着的。就为了找到挪用公款的真凶,他耗废了一天的时间,却不想,就这么一天,她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他还天真地以为她在里面会很安全,哪里知道他被人下了圈子。

    那些人是故意冲瑾年来的,像是要置她于死地,只是好在她命大……

    *

    “医生说,瑾年只要在二十四小时内醒来,就会脱离危险,阿樾,今晚,我们两个轮流看着吧。”

    绘景过来,伸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哭腔的声音依旧浓烈,只是孟君樾却拒绝了。

    “不用,这里我自己一个人在就好,你回去,别让爷爷还有爸妈来这里,我怕他们会打扰到瑾年。”

    绘景一愣,连忙道,“阿樾……”

    “我只想一个人陪她。”

    他打断了她的话,是的,此时此刻,他只想自己一个人静静地陪着她,不被外人所打扰。

    他没用,他没有保护好她。

    和她结婚的时候,他就说过不会害她,可是,他总是没有护她周全,现在还害她成了这副摸样。

    他内疚,他自责。

    可这一切都不能弥补什么。

    如果说,她真出了什么事,大概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绝对不会。

    *

    瑾年是到了天亮时候,才转醒的,距离她抢救的时间已经过了15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孟君樾一直没合过眼,就眼睁睁地看着她,盯着她,哪怕有一丝风吹草动都不放过。

    他见到她眼皮跳动,连忙就叫了值班医生。

    等医生赶到的时候,瑾年已经睁开了眼。

    只是,对着一切还是处在了迷糊的状态下,她的脑海里一片混沌,想不起来什么和什么,只知道自己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有人打她,踢她,那些拳头不客气地一下下落在她身上。

    她很疼,却躲避不了。

    因为她看不见。

    此刻,她发现自己的身子还是疼,特别是下身,还有些火*辣辣的感觉,那感觉仿佛要将她燃烧了一样。

    她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连发声都难,喉咙也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着,她根本就说不了话,而眼前,依然是黑光一片。

    “瑾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哪里疼?”孟君樾附在她的耳旁紧张地问着,可她根本就没有力气回声,只是摇着头,再次陷入了昏睡。

    “医生医生,她怎么又晕过去了?”

    “病人失血过多,现在处在极致疲劳的状态下。她应该是累了,想要休息,只要她醒过来就没危险了。你们别打扰她,让她好好休息吧。”

    值班医生翻动了瑾年的眼皮,又给她看了心电图还有血压,都已经处在了正常范围,便让护士推着车离了去。

    “阿樾,我回去拿营养粥。这会儿瑾年应该不会睡太久了。”绘景一直没离开,直到看到瑾年没危险了,才起身。

    孟君樾没回答,只是点了点头,见到他这样,她忍不住安慰道,“既然瑾年已经醒来过了,你也就别太紧张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弟弟这样的状态,她怕瑾年还未醒来,他便已经倒下,所以,不管怎么样,她都必须在这里守着,直到保证瑾年脱离危险状态。

    *

    绘景走后,房间里就剩下两个人。

    孟君樾还是没有一丝的放松,一直握着瑾年的手,就连趴在床边都不敢。

    在没有听到她说话之前,他任何时候都不敢放松。

    他还是第一次这样紧张一个人,这种情绪,是他从来都没有过的,哪怕那时候静姝离开了他,他也没有想现在这样过。

    他快要搞不清楚,他对瑾年的是愧疚,还是其他什么感情。

    他只知道,她不就就这样没了,绝对不能。

    不然,他都不知道他会不会发疯、发狂。

    或许,在只有失去一个人的时候,才会知道,那个人的存在对自己来说,是什么样的意义,是处在怎么样的重要位置。

    宋瑾年这个女人,终究是在他的心里挖了坑。

    她在,那个坑才会被她弥补,她若不在,他的心,大概会永远空着那么一块。

    然后,只要一想到她的时候,就会不住发疼。

    就像是他那只为救她,而终身落下隐疾的手。每到下雨天,就会隐隐的作痛,像是在提醒他,这痛是因为瑾年。

    大概,他这辈子都会记得她。

    只要下雨天,一来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