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她可能是怀孕了!

    “喂,刚进来的,你叫什么名字?”

    瑾年听到有人在喊话,那声音是冲她过来的,尖锐的女声,带着流*氓的特质。

    她没有回答,以为只要不理会,就可以没事了。

    却不想,那女人已经朝她走过来,一脚就踢在她的后背上,瑾年本就处在惊慌的状态之下,这么被一踢,半个身子都摔在了地上。

    她疼,而掌心已经被磨破,那麻木加刺激的疼痛快让她崩溃。

    而针对她的人,还没完,瑾年还未起身,那人便一脚踩在她的后背上,——“叫你呢,小贱人!啥名字!”

    “宋、宋瑾年。”

    瑾年屈辱出口,她被人踩着在地上,呼吸快不上来,心跳又急速上升,就像是要断了气那样的难受。

    这种时候,她不知道谁可以来救她,除了,自救。

    “原来,你就是宋瑾年啊,孟家的那个瞎子新晋少夫人?”

    “……”

    瑾年没有理会她的嘲讽,却被她一手从地上拎起来,动作简直比男人还要粗*鲁,她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一开始就要这样针对自己,像是这牢房中的大姐大。

    她听到这房间里有其他人的小声议论声,像是在围观她这里的这幕好戏,却没有人出手相帮。

    “你这瞎子的姿色还长得挺不错,只可惜啊,还是得和我一样在这里度过余生,不过,你在这里的生活可没有那么好过的。”

    “……”

    “最近我的手痒了,听说你还学过一点跆拳道,那就陪我练练手如何?”

    瑾年一顿,她不明白这个女人的意思,她知道自己是不认识这个女人的,这女人的声音对她来说也是陌生的,却为什么会知道她的这么多事?

    她才这样想,对方又抓紧了她衣领上的袖子,阴森笑道,“为了你,我可辛苦等了两天。”

    “什、什么意思?”瑾年没有忍住问出口,她感觉出来,这个女人像是早有预料自己会被人陷害到这种地方,然后专门在这里等她,再用尽各种办法折磨她。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和你无冤无仇。”

    “就是看不惯你这个小贱蹄子,瞎了一双眼,还能当上孟家少夫人,我就今天就想教训教训你,你还想怎么地,有本事你就反抗!”

    女人才说着,伸手就将瑾年的胳膊一拧,完全是在瑾年毫无防备的情况下。

    瑾年能听到骨头被拉扯的清脆声,她疼的呲牙咧嘴,可却不知道该如何反抗。她叫着喊着,希望能引来狱警的注意,可她的嘴却又被另外一个人拿布蒙住了,根本发不出声。

    哪怕她疼的要命。

    “你反抗啊,你倒是反抗啊,怎么了,这会儿居然说不上话来了?”

    女人放开她的手,又是一角踢在她的侧腰上,瑾年惯性地往前扑,而前方是粗糙的墙壁,她的半个脸颊狼狈地撞上墙壁上,几道血痕毫不留情地就在挂在她那张绝美的脸庞。

    此刻的她正处在危机四伏的状态下,她恨自己此刻的看不见,全部都要用听来感受敌人的靠近。

    她听到很多人的脚步声,还有欢呼声,似乎全部都是在嘲笑她的,也在不步步逼近她,像是要将她往死里整。

    她还没有得到一丝的休憩,后脑上的头发就被人一把抓住,“为什么不反抗,你知不知道你不反抗会让我们很没有兴致?你要是再不还手,那我们可就要来扒光你的衣服,三天三夜,不准你穿上。”

    带头的女人狂笑出声,接着旁边的一片人起哄声,那些声音将她紧紧地包围着,像是要将她推入万劫不复之地。

    “为什么这样对我,是谁指示你这样做的?”

    这会的瑾年连说话都是困难,她的声音隔着布条中发出来。

    不过她的思绪还是清晰的,她知道这女人对自己这样很辣,一定受人指使。

    所以,哪怕撑着最后一口气,她也要问清楚,就算死,也要让自己死个明白。

    “你这女人还有点脑子嘛,这种时候居然还能清醒地质问我,不过,你不应该先对我求饶吗?”

    带头女人才说外,一圈人又开始起哄,“求饶,求饶,求饶,跪下,磕头,叫大姐!”

    瑾年被那声音磨得耳膜都发疼。

    她也是倔脾气的人,这种时候若是求饶,宁愿把她打死,她也不会那么做。

    她只想知道到底是谁在针对她,她只想要死个明白。

    可是,那个带头的女人根本就不会告诉她答案,有的只是无尽的折磨。

    “我告诉你,我数到三,你要是再不反抗,或者再不求饶,我们几个姐妹就会把你的衣服八扒光,别以为我们是女的就没有男人那靶子的玩意,照样有别的法子,让你生不如死。”

    “一”

    瑾年还未有所反应过来,那女人就已经出声,只是她数一个字,就会在瑾年的身上踢一脚,学过跆拳道的人,哪怕只是轻轻一脚,也足够让人疼的要命。

    “二”

    那女人像是故意在折磨她,其实根本就没有让瑾年反抗的机会。瑾年的双手全都被人按在地上,她的嘴,也被布条蒙着。

    唯一的,只有那还有一丝残余力气的双腿。

    可是,她好使不上劲。

    但那女人已经数到了三。

    “三”

    瑾年听到空气中流动的风声,是人制造出来的,那是踢腿的声音,而那一脚正是往她这个方向而来。

    她知道那个带头的女人正准备给她致命一击。

    可她的双手还被人死死地按在地上,她想要反抗,想要反击,想要……

    她的青筋在手背上直暴,她想起两年前在道馆里学跆拳道的日子,馆长教她的双腿起力。

    她将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双腿上,在那女人要对她下脚之时,她已经挣脱开了双手上的束缚,听着声音,感受着风流的方向,朝着对面的人,就是重重一个回旋踢。

    她的功夫不精,只是学了皮毛,但那带头的女人完全就忽视了她的杀伤力,所以,才会被瑾年一脚提在地上。

    只是,这么一来,瑾年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好处,那带头的女人对着一圈的人,恨声道,“姐妹们,上,今天给我好好教训这个小贱蹄子,给我打到她跪地求饶为止!”

    带头的女人喝了这么一声,瑾年便听到了四周而来的步伐声。

    那声音参差不齐,她无法辨别谁离她最近,谁离她最远,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判断谁即将要对她出手。

    黑暗给她造成了太大的困难,而她学的跆拳道有知识皮毛,就算不是失明,她也打不过这么一群女人。

    所以,最后的结果,她反抗到了没有丝毫的力气。

    然后,她趴在肮脏的水泥地上,身上被人一脚一脚地踩,还有一拳一拳地打……

    那些力气,也是参差不齐,但每一下都让瑾年痛不欲生。

    她感觉自己就会这样被人打死,她的脑袋是晕乎的,她感觉鼻头也很热,像是出了血,还有那满嘴的血腥味……

    她没有呼吸的力气,好像连心跳都成了累赘。

    她的肚子,很疼很疼,不知道被人踢了多少脚……

    她感觉自己的下*身也出了血……

    她的鼻尖闻到了空气中漂浮着的血腥,那些血腥全都是来自她身上,可是却让她感觉到恶心,甚至想让她呕,她不知道这些折磨什么时候才会停止。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才能没了意识。

    这一刻,她宁愿死。

    起码,就不会这样痛苦了……

    有多少次想过死的念头,但,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绝望。

    真的、绝望……

    “阿霞姐,她、她。她……流血了!”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人朝那带头的女人慌张地喊了一声。

    只是,带头的阿霞根本就没有什么危机意识,轻笑了声,便道,“流血有什么大不了的,进这牢房的人,谁没有流过血,给我打,继续给我打!打到她肯求饶为止!”

    “不是不是,她的、她的下面流血了!!!”

    “什么下面?”

    “她可能是怀孕了,你快看她的下*面血流不止!”

    果真,瑾年穿着的白色裤子,半条已经被鲜血染红,地上还蜿蜒着一条血流。

    这么多血,是那些人没见过的人,顿时慌了手脚。

    而一些人还没有意识,又在瑾年的身上打着。

    “别打了,她好像是流产了!”

    叫阿霞的女人这会儿也是慌了,出了这么多流,如果得不到救治,肯定是要死人的!

    她只是想要教训这个宋瑾年,可也没想要将她打死。

    这死了一条命,她自己也得跟着陪葬。

    连忙联合着一群人呼喊着在外边的狱警。

    而趴在地上的瑾年,只感觉到腹部的绞痛之感,这疼痛让她原本模糊的意识又开始微微的清醒过来。

    她很疼,只知道自己很疼。

    这种疼,比刚才的那些拳脚落在身上时候还要难受一倍两倍一百倍!

    她感觉像是什么东西要从她的身上脱落下来,然后又依依不舍地卡在她的下*体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