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保证和静姝撇的一干二净吗

    此刻的她是扬着唇角的,连带着眉角都像是开了花。

    她在雀跃,在兴奋,因为他刚才的那句模凌两可的话。

    只是,孟君樾却一愣,继而反问,“想清楚什么?”

    “……”

    瑾年唇角上的笑容微微僵硬,但还是鼓着勇气开口,“你想清楚和谁在一起了吗?”

    “……”

    他没想到她会问这样的话题。

    双唇抿了抿,像是吸了口气,然后伸手在她的额头上揉了揉,笑道,“当然是和孩子的妈在一起。”

    “只要是个女人就可以为你生孩子。”

    “……可我只想要你的。”

    “真的……吗?”

    瑾年有些不可置信他此刻的话,虽然没有焦距的双眸,却快要泛起一层泪花,像是因为激动,也像是在经历过苦涩之后的喜悦。

    谁也无法明白她此刻的真正内心,因为没有人经历过她所经历的一切。

    她伸手摸索着抓住他的臂膀,微起了身子,然后贴在他的肩头。

    “阿樾,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

    “你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难不成还假的?”

    他虽笑着反问,可声音里却透着足够的复杂。

    瑾年因为沉浸在喜悦中,所以没有察觉,而是接着问,“那静姝怎么办?”

    “……”

    “你能和她撇清一切关系吗?”

    “……”

    他沉默着,瑾年久久一阵没听到他的声音。

    “为什么不回答?”

    她再次出声,语气里带着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紧张。

    是的,她在乎他,所以,才会紧张的他的答案。

    “瑾年,我和静姝之间的一些事,现在暂时还很复杂,她的……有些事,我不能不管。”

    “……什么意思?”

    “我、不能不管她的危险。”

    “你的意思是,只要她有困难,只要她处于危险之中。不管你是在何时何地,也不管是和谁在一起,你都会千方百计地赶去她身边……”

    “……”

    “是……这个意思吗?”

    “……”

    “你回答我。”感觉到他的犹豫,她逼问。

    可心,却忽地有些来了冷意。

    “瑾年,有些事真的很复杂,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就算我现在和你解释你也可能会听不懂,或者说不能理解。”

    “……总之,你的意思就是我刚才总结的那样,不管怎么样,你心里都放不下她。”瑾年含笑说着,可那笑声里却透着足够的冷清。

    他还真是静姝的守护神呢,不管何时何地,只要静姝有危险就会去她的身边,哪怕在和自己亲密时……

    他对静姝,可真是有原则呢。

    “你放不下她,我也不可能会和你在一起。”

    “……”

    “别忘记了,我要的是一心一意。”

    “……”

    在沉默了一会儿,他的大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之上,仿佛是梗住了声音,叫了她的名字——“……瑾年。”

    瑾年以为他要对自己说些什么,可他却欲言又止。

    有些话,他不想对她撒谎。可却不知道,他此刻的行为已经严重地伤害了到了她的自尊心。

    瑾年抿了抿唇,索性喊住了他——“你什么都别说了!”

    她两手蒙住自己的耳朵,喉咙里的哭腔浓烈,“我已经知道你的心思了。……你走吧,我们暂时不要见面了。”

    “……”

    “广夏的工作,我会继续,等到不想做了,我会提正式的书面流程。……你也不要每天来接送我了。我自己有能力去上班,如果不放心,你可以让刘司机继续每天接送我。”

    “……”

    瑾年说完就着沙发躺下来,她的额间还有着激情留下来的汗水,客厅里的暧*昧气氛还未消散,可他们却又成了分裂状态。

    孟君樾瞧着那身美背,眉间微蹙,双唇微动,像是在隐藏诸多的情绪。

    过了一会儿,在瑾年看来就像是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她都没有听到声音,她以为他早就离开了,却在一下秒,她听到那脚步声。

    他,还未走。不过,正在打算离开。

    她合着眸,想要将心里所有的难受都甩掉,可,眸子里却先流出了泪。

    她讨厌这样不争气的自己。

    伸着手背,使劲一抹,却没一会儿,眼眸又开始湿润起来。然后,她听到他的开门声,金属门把在这一刻的转动,显得格外地清脆。

    “等等——”

    就在孟君樾正要跨出门外之时,她突然出声喊住了他。

    瑾年从沙发上下来,这个地方,她适应了这么多天,早已经不陌生,所以在他还没有转过身的时候,她已经到了他的身后,她感应到他所在的位置,伸手就抱住了他的腰间。

    她的脸蛋几乎是贴在他的后背上。

    “为什么……”

    他还未说话,她已经哽咽出声。

    其实,他若是转身,定是能看到她那张早已经泪流满面的脸蛋。

    “为什么,你连骗……都不愿意骗我?”

    “……”

    她一顿一句地说着,即使知道此刻的自己有些下贱,可还是没有忍住这些一直藏在心里很久的话。

    可,他却没有回答。

    “你连骗都不肯施舍给我……为什么……”

    难道,她在他的心里,真的一个角落的位置都没有吗?

    “我不想骗你。”

    “为什么?”

    “……”

    “告诉我为什么。”

    她用一次次地逼问,可他给她的是一次次的沉默。

    “……”

    “你真的有那么喜欢静姝吗?”

    “……”

    “可若是这样,为什么又要来招惹我呢?”

    “孟君樾……你真可恶!”

    她这辈子都没有见到过像他这样狠心的人。

    “瑾年,对不起。”

    不知过了多久,他叹了声气,这样回答她。

    瑾年心头一凉,他用这样的语气,还有这样的话,想来,他们之间真是没可能了。

    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哦将所有的委屈还有难过隐藏,她抬起头,带着一丝残破的骄傲,朝他道,“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只求你以后离我远一点,不要再来招惹我。”

    “……”

    只要他不来招惹她,她相信时间可以改变的她感情,改变她现在卑微的状态。

    “我可以和静姝划清界限,但是现在,有些事,真的很复杂,我不想对静姝见死不救。”

    他忽然这样开口,却让瑾年心底的防线彻底崩溃,伸着手就在他的胸膛上一阵乱怕打,“你真坏,你就个坏蛋!对我做了坏事,就只会找理由,找借口,却从来不敢真正地面对我。你还是个胆小鬼,感情里的胆小鬼!”

    “孟君樾,我才不要和你这样的胆小鬼在一起呢!……你找静姝去吧!”

    她没有忍住眼眶里的泪水,哭着喊着,他任由她发泄,然后伸手将她死命地抱在怀中。

    “坏蛋,坏蛋,大坏蛋……”

    瑾年不停地重复着这几个字,现在,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也开始讨厌这样拿不起放不下的自己。

    *

    自那晚过后,她和孟君樾彻底陷入了冷战。

    也不算是冷战,在公司里撞着了面,会打招呼,不会是极其的公式化。

    他们之间没有太多的语言接触,也不会用讽刺的话攻击对方。

    像是在疏离。

    对,就是疏离。

    哪怕他要和她搭话,瑾年也会故意避开,能不接触就不接触。

    他们之间的这样冷状态,大概维持了半个月。

    瑾年也没有在广厦辞职,她是觉得没有必要,没了感情,她可以把心思放在事业上。况且,她也没什么可避免的,毕竟孟君樾常年不在公司,基本都是在工地上,和她碰面的机率少之又少。

    虽然她和孟君樾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冷,不过孟老对她的关心依旧,还有绘景也是。

    瑾年感谢在自己的这样的困境中,还能找到关心自己的人。

    就没有他,她还有亲人,还有朋友,还有事业,这样的生活,挺好。

    她开始逼迫自己习惯这样的状态,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渐渐地忘记他。

    *

    又是一个工作日,瑾年照常上班,刘司机因为家里有事没有来接她,她坐了地铁,却因为人挤人,害她到广夏时候,迟到了足足一个多小时。

    才到哦了大堂,却不想小迪叫住了她,声音急切。

    “小迪,你怎么在这里?”

    平常小迪这工作狂老早就在办公室忙活开了。

    “出事了,宋经理,现在先别说这么多,我们快点上楼。”

    小迪焦急地说着,拉着瑾年就要电梯。

    她还有些未反应过来,也不知道这大早上地,能出什么事?

    “怎么了?”瑾年不安地问了句,小迪却没有回答,担忧地看了她一眼,有些话欲言又止。

    “到底是怎么了?和我有关系吗?你别吓我。”

    瑾年自我安慰地笑着,却听小迪严肃道,“您还记得上次,我们和王少签约的合同吗?”

    “记得啊。”

    她回应着,那个合同经历了九死一生呢,她好不容易托人关系才拿下的。

    况且和王家的工程,早就已经启动了,现在,这突然地,又是什么事?

    “现在财务部的总经理已经在您的办公室等着了。”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