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喜欢你,才会粘着你

    瑾年也听出那脚步声,熟悉的,正是他的。

    一步一步,正是她这个方向过来的。

    拿着筷子的手不禁一顿,然后听到孟君樾的声音,“绘景,瑾年坐在这里夹菜不方便,我和你换个位置吧。”

    “……”

    “对对对,瑾年喜欢什么口味的,你比我清楚。”绘景反应的很快,瑾年原本想要抓住她,可绘景已经起身给孟君樾让了位置。

    “绘景,你坐这里。”一旁的姜梓文起身将绘景拉到了自己的身旁。

    绘景是不情愿的,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忍着硬是被姜梓文拉了去。

    可几个才刚坐下呢,门外突然又进来了人。

    “你们好热闹。”

    进门的人,在见到里头的人,笑着打了声招呼。

    瑾年听得出那声音,忽然明白了姜梓文刚刚说的那句糟糕了是什么意思。

    “道翰,你来啦。”

    姜梓文先反应过来,起身给他让了位置。

    可这么一来,瑾年便夹在了孟君樾和冯道翰的中间。

    这场面,他事先可没想到,只是想着很久没和冯道翰聚餐了,所以顺带把他叫了过来,可谁知道绘景来了,孟君樾也会来。

    这会最尴尬的人应该就是瑾年了吧。有些抱歉地看了眼她,原本好好的聚餐,却变成了这样的场面。

    绘景暗着扯了下姜梓文的衣袖,没什么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小声道,“你是故意的吧?”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个让他们夫妻俩见面的机会,可这姜梓文又给叫来了情敌,真是……添乱啊添乱。

    姜梓文耸肩,一脸无辜,他是真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啊。

    但瑾年的脸色,倒没有太多的变化。神色当然,只一口一口地扒着碗里的米饭,一言不发。

    “就只吃饭不吃菜,多没营养,来,吃点肉。”孟君樾说着,便夹了一块精华红烧肉放进瑾年的碗中。

    瑾年一顿,继续吃饭。

    “瑾年这黑椒牛柳的味道和纬都时候的好像,你那时候不是最喜欢吃的就是这个吗?”

    冯道翰夹了一筷子的牛肉条就要往瑾年的碗里放,却被孟君樾半路拦截了。

    “冯先生,让我来吧。这唾液传播也是会有细菌的,我们家瑾年的身子骨不太好。”

    “……”

    “孟先生你的筷子上不也是有?”冯道翰在愣了一会儿后,反问。却不想,他回答的暧*昧至极——“我和瑾年是夫妻,有些东西早就免疫了。”

    “……”

    “这牛肉的味道确实不错,你要是喜欢吃,以后,我让厨房多给你做些。”孟君樾重新在盘子里夹了些牛肉给瑾年。

    瑾年抿了抿唇,却什么都没说,依旧默默吃着饭,似乎他们之间的风潮暗涌都和她没有关系。

    “冯先生,这里还有这么多菜呢,你快吃点吧。”一旁的绘景打破此刻有些僵硬的气氛,笑着招呼冯道翰。

    毕竟冯家和孟家是合作伙伴,这关系怎么也没不能弄的太过别扭了。

    冯道翰也是大气之人,听到绘景的话,连连笑着点头。

    只是,这一餐饭,依旧吃的有些压抑。

    *

    用完餐后,瑾年才起身,冯道翰便冲她道,“瑾年,我送你回去吧,反正我家和你住的地方刚好顺路。”

    这话一出,可不得了,引的孟君樾都瞪大了眼眸。

    他都还不知道宋瑾年具体住在哪里呢,这厮居然知道?

    宋瑾年告诉他的!?

    不对,这厮怎么知道瑾年不住在孟宅了?

    宋瑾年告诉他的!?

    “我看,这就不需要冯先生劳烦了吧。”孟君樾上前几步就将瑾年的小身板搂进了怀中,脸上的气势有些凌人。

    笑话,这种时候,他的气势怎么能弱!?

    只是,冯道翰的气场也很大,双手一叠,倚在门板上正好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漂亮的唇形微微霸气上扬,“只是,孟先生和瑾年不顺路,何苦多跑一趟呢?”

    “……”

    “我会保证把瑾年安全送到家的。”

    “你怎么知道我是多跑一趟?”

    孟君樾几乎快咬牙,这厮怎么就这么像牛皮糖呢,怎么甩都甩不掉!

    “……”

    “瑾年不是从孟宅里搬出来了吗?”

    孟君樾稍稍一愣,随即笑着回复,“是啊,搬出来了,但我们还是住在一起。”

    “……”

    “瑾年不过是为了工作才想要到闹区来,我这做丈夫的当然要依她。再说了,我们是夫妻,如果突然分开住了,多落人闲话。”

    孟君樾一字一句说的有理至极。冯道翰动动,可恨就可恨在瑾年已经是别人的妻子,所以,他想要保护她的时候,却成了名不正言不顺。

    因为她的身旁,时时刻刻都有那个叫丈夫的男人存在。

    “冯先生,麻烦您让让,我和我老婆要回家睡觉了。”孟君樾说着,伸手一把就推开了挡在门口的人,然后带着瑾年跨出门口。

    瑾年被他搂着,他的力气大,她想挣脱都挣脱不了,只是用力停住了脚步,回头,大概朝着他应该在的位置,然后冲有些失落的他,不好意思笑,“道翰,不好意思。”

    她在和他道歉,因为某人的一些幼稚举动。

    冯道翰自然知道她话里的意思,大方笑了声,“没事,我们可以改天再聚。”

    瑾年一愣,像是为了气旁边站着的人似的,点头爽快道,“行。”

    她这这么一声行,可把孟君樾给气着了,没差当场跳脚。但为了保持该有的风度,硬是笑着和冯道翰告了声别,然后拉着瑾年离开。

    *

    五个人的聚会,一下走了两个,包厢里的气氛比刚才更冷了一些,冯道翰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就要赶去急事。

    而送绘景回家的任务自然是落在了姜梓文身上。

    不过,就算冯道翰没急事,大概也会为这兄弟制造机会。

    但,才出了门口,绘景就拒绝了姜梓文的相送。

    “你一个女孩子的,回去不太安全吧?”

    “你就放心好了,我会很安全。”

    “我怎么可能放心的下?”姜梓文僵硬一笑,这个好不容易和她接触的机会,他当然是要把握。

    只是绘景却冲他轻笑了一声,“已经有人来接我了。”

    “谁?”

    “我的男朋友,霍家大公子。”

    “男性朋友?”他还怀着侥幸的心理在询问,只是她却残忍地戳破他的一切希翼,“你可以理解为是我喜欢的男人。”

    “……”

    “就因为我比你小,所以你就拒绝我吗?”姜梓文提起勇气,再次问她这个问题。

    绘景一愣,他接着道,“那个霍大公子不过也就比你大一岁而已。况且,年龄这种事情不是我能决定的,但是我保证,我的心理年龄肯定比你大。”

    “你和我在一起了,我会好好保护你,呵护你。”

    “姜梓文,能不能别说那些没用的了。我喜欢的类型,真的不是你这样的,你整天缠着我,真的——有些烦人。”

    “我喜欢你,才会粘着你。”

    “那你能不能别喜欢我了!?”绘景烦躁地冲他低吼了一声,她的脾气向来温和,只有被人惹急了时候,才会暴躁起来,不过,这是极少的概率。

    但姜梓文,却总是让她狂躁。

    真是烦死这样的他,也讨厌不淡定的自己。

    “……”

    “我不会放弃的。”

    姜梓文坚定地和她说着,可——

    “那你就等一辈子吧,不过,等一辈子也不可能会等到。因为,你给不了我想要的。”

    绘景是往狠里头说的,她是真不想耽误这个男人。

    他在别人眼里是很优秀,她也觉得他优秀,可是,总归不是她想要的那个人。

    “……你想要的是什么?”姜梓文愣了好一会儿,才这般开口。

    像是被她打击了似的,整个人都变得有些颓废起来。

    “和你说了,你不会懂。”

    绘景冷冷一句,瞬间浇了他的全部热情。

    他都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被她波冷水了。

    “……”

    “霍公子来了,我要走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

    “还有,以后别利用瑾年来约我见面了,我不太想见到你。”

    绘景说着,就朝不远处的黑色宾利走去,也不看身后的人是一副什么样的状态,她知道,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所以,有时候,她宁愿做一个狠心的坏女人。

    姜梓文站在原地,直到看到宾利远去,才回过神。

    俊俏的侧脸,透着一股落寞。夏季的晚风吹动了他的心尖,竟有些涩涩的痛意。

    他也不知道,怎么地就对这么一个狠心的女人动了心。

    医院里的相遇,总是让他难忘抬头看她时候的那一幕。咖啡厅里的相处,让他对她的心思更是奔涌而出。

    围绕在他身边的漂亮姑娘很多,倒追他的人,也很多。

    可他的视线却全都锁在了绘景的身上。

    只可惜啊,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却也可惜啊,明知错误,还是想要继续下去,这是不是就是让人又痛又痒的爱情呢?

    *

    这厢的瑾年,在被孟君樾带到地下车场的时候,几乎是连拖带拽的。

    她想要拒绝他的相送,可他怎么容许她的反抗,所以,最后的最后,他一把就将她压在了身后的引擎盖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