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是否财大器粗,你还不知道吗

    这突然的一声响,简直吓坏了拍她的那个人,连连抱起她便喊道,“瑾年、瑾年……你怎么了?”

    可瑾年早就一昏睡过去了。

    可能是因为刚刚在心理室的那场梦吧,让她此刻有些精神疲乏。

    一旁的小月月不停地跳着,又汪汪汪地叫着,想要唤醒她,只可惜无用。

    见到瑾年被姜梓文抱起,四只小短腿蹦跶着,立马紧随身后。

    *

    瑾年睡了足足三个小时,才醒来,不过外边的天色已经进入了暮霭。

    她一起身,正好姜梓文走进来。

    “瑾年,你醒了?”

    “姜学长?”瑾年惊讶一愣,然后听他道,“你都快吓死我了,来来来,先喝点水吧。”

    瑾年接过他的水杯,确实是有些渴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啊?”明明她记得,她是在心理室的啊?不对,她是在医院门口的大厅……

    “你忘记了吗?”

    “……”

    “我在医院门口,看到你的时候,就过来拍了下你的肩膀,谁知道你就晕倒了。”

    “……我、晕倒了?”

    “是啊,你好像是疲劳过度了。”

    “……”

    瑾年一默,想着最近因为股东大会的事,还是父母卢芳华三人之间的事,又外加孟君樾,确实是让她心烦。

    所以有时候半夜也会突然醒来,就像是失眠了似的。

    脑袋里放的东西越多,她的生活就越是不可能轻松。

    “我给你拿了点药,你回家记得吃。”

    瑾年抓着他塞给她的袋子,神情里有些茫然,姜梓文又道,“这些药没什么副作用,一个是安神的,一个是养颜的。”

    说白了,就是保健品。

    姜梓文作为这家医院的皮肤科主任,对护肤这类的是特别注重。瑾年在纬都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曾感叹过这个学长的皮肤好的比女人还要更胜一筹。

    五官出众,身高也出众,正是他们学校里的男神。

    这男神是学医的,见人就笑,那笑容不多不浅,正好阳光,他是一个很暖的人,总之让很多女孩子都青睐。

    瑾年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也对他的外貌花痴过。

    “谢谢你,姜学长。”

    瑾年下了床,礼貌地道谢,他们之间的友谊能从纬都延续到海城,也是一件很让人开心的事。

    这个学长还是她心中的印象那样,暖暖的。

    “小学妹,客气什么。瞧你这声谢谢,显得我们都生疏了。”

    瑾年微微不好意思,其实,她觉得,他们几个人都能像在纬都时候那样就好了,无忧无虑的,谁也没有心计,谁也不算计谁……

    “反正不管你和道翰现在或者以后会是什么关系,都影响不了咱俩之间的革命友谊。”

    “……”

    “呀,这都到饭点了,我请你去吃饭吧。”

    瑾年原本想要拒绝,姜梓文又道,“我们都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

    她点头,想着一起吃个饭也好。不过姜梓文又突然对她开口,“就咱们两个,会不会人太少了点?”

    “……”

    “要不,你把她也约出来吧。”

    “……她?”

    “就是,那个……姐姐。”

    “……”

    瑾年听着他的吞吞吐吐,好一下,才明白过来他话中的意思。

    她——应该是指绘景吧?

    “学长,原来,你想约吃饭的人不是我呀?”瑾年揶揄地笑了一声,惹得姜梓文脸皮薄地一红,连连解释道,“是你啊,不过我们两个好像有点孤单了。”

    “可我……没有觉得孤单啊。”

    瑾年坏心思地捉弄他,姜梓文也听出她话里的意思了,索性直接求她,“那你就发发好心呗。”

    瑾年自然是点头答应了。其实她也挺想撮合他们的,只是不知道他们之间有没有这个缘分,毕竟绘景心里还有着别人,还是那么深那么深的感情。

    姜梓文要想转移绘景的注意力,或许会很困难。

    “你对绘景是真的真心的吗?”坐上车的时候,瑾年忽然问。

    “那还用说。”

    姜梓文轻快地回答,那语气惹得瑾年不禁笑道,“但,绘景可告诉我,你已经很多天没理她了。”

    “什、什么?她真的这么说?”

    姜梓文听到这话,显然是惊讶的,不是带着惊喜。

    绘景是在乎自己的吗?

    一定是这样吧。不然不会告诉瑾年这些话的。

    而瑾年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姜梓文兴奋到了极点——“是啊。她那天还和我说了你没理她的准确的时间呢。”

    “果然,我这招以退为进是有用的。”

    “……”

    “瑾年,太感谢你了,你简直就是我的幸运星。”

    瑾年意外他的表现,没想到那天绘景告诉自己的事,却是姜梓文故意埋下的以退为进圈套,她还以为姜梓文放弃了,没可能了呢。

    却不想这人一直在努力。

    忽然地,她开始有些佩服起他的毅力。

    “如果说,绘景一直不肯答应你,你还要不要一直等下去啊?”

    “那当然——等。”姜梓文在红灯前停下,偏头看了瑾年一眼,神情坚定。

    “无限期?”

    “……这个,”姜梓文回答的时候,还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和瑾年说了真心话,大概在海城里,能让他这样倾述的人,也只有瑾年和道翰了。

    “我也不知道,总之,我确定现在喜欢的人是她,而且没有人可以取代她,哪怕她一直拒绝我,可我还是会等,或许会等到她嫁了人,或许等到另一个姑娘走进我的心里。也或许在她嫁了人之后,我也没等到能喜欢上的姑娘,就一直这样下去呗,远远看着她幸福,也是好的……”

    姜梓文说完,呵呵笑两声,可能是因为尴尬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瑾年,我是不是太过煽情了?”

    瑾年摇摇头,“没有,你很情深。”

    “那是因为,她是我第一个真正喜欢上的女孩子吧。所以,不想轻易放弃。”

    “你拿你的真心去感化她,你一定会有好运的,我相信绘景会看到你的好,然后接受你。”

    她可真羡慕绘景,有这么一个一直喜欢的人,只可惜绘景的心思啊,只在那个不知名的男人身上。

    她也不想把这残忍的事告诉姜梓文,她相信每个人的心都是肉长的,绘景总有一天会被感化。

    “希望如此吧。如果实在不行,那也是命。”姜梓文平静地说着,唇角依然是微微扬起的,哪怕此刻的他对绘景之间的感情还很迷茫,但,一直在努力。

    *

    瑾年和姜梓文到达餐厅的时候,没想到绘景已经到了。

    早他们一步,坐在了包厢里。

    但还有一位不速之客。

    自然是——孟君樾。

    瑾年在电话里只邀请了绘景,可没说让孟君樾也来,心下一急,没差掉头走人。

    而孟君樾和姜梓文的打招呼,那一字一句可都围绕在她身上,她感觉他的目光好像也是锁定在她身上。

    真是有些糟心!

    她没打算和他见面,她本来是想离开孟宅,是为了让彼此冷静几天的。

    可这天天见面,算是怎么回事?

    这两天,他们简直比住在一起呆着的时间还要长。

    “瑾年啊,因为我的车子半路抛锚了,所以才让阿樾送我过来的,正好阿樾也没吃晚饭,所以,大家就一起吧。人多也热闹。”绘景过来解释,可这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孟君樾是故意过来的。

    “是啊,我请客。”孟君樾笑了一声,瑾年带着讽刺的话出口,“你可真财大气粗。”

    “我是不是财大器粗,你还不知道吗?孟太太。”虽然这话,他是凑在瑾年耳旁讲的,可声音也有些大,只要耳朵没什么问题的人,应该都能听的见吧?

    瑾年还是在一会之后才反应过来的,脸色酱紫,心里直骂道,流*氓,流*氓,流*氓!!

    她恨得牙痒痒,就没差在他的手上咬一口,这男人,怎么就能随时随地都不正经呢!?

    而这会捉急的人,不仅是瑾年,还有一旁的姜梓文。

    “瑾年,你真没邀请过孟先生吗?”入座后,瑾年故意和孟君樾隔了个位置,坐在姜梓文和绘景的中间。姜梓文恰好扯了扯瑾年的衣袖,小声问。

    瑾年连连摇头,她要是会邀请孟君樾,大概这太阳都要打西边出来。

    “这下可遭了。”

    “……”

    姜梓文一声无奈地呢喃,让瑾年一脸茫然。

    她不懂他那话里的意思。

    而他们之间若无旁人的亲密,恰好不好地落在孟君樾的眼里,瞧着他们俩这般,不由得眸色一沉,放下筷子便起身。

    孟君樾放筷子的声音有些响,是带着些许情绪的,让原本窃窃私语中的两人,不禁抬起头。

    瑾年自是不知道某人此刻的脸色,只是微侧过耳朵,准备听他说话。

    只是,他却没发出声音,而是亲自走了过来,正好到了瑾年身旁。

    ****************************

    今日三更啦

    奇葩给男主阿樾单独做了一个视频,感兴趣的亲可以去新浪微博看一下微博名:奇葩飒-rn

    那个视频真是帅奇葩一脸血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