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因为·爱你

    瑾年背对着他,哪怕他问这样的话,她也没有转过身子。

    是怕自己的脆弱会展示在他的面前吧。

    她一直想在他面前表现的无所谓一些,可总又是会克制不住自己。真是有些烦恼这样的她,但烦恼归烦恼,眼前的人还在等着她的回复。

    瑾年虽然背对着他,不过眼眸却是睁着的,眼角处的湿润快要达到极致,她努力掩饰住喉咙中的哽咽,才缓缓开口,“余地不是我给的,是自己自己选择的。”

    一切的权利其实都在他的手上。

    而她就像是他手中的一只蚂蚁,只要一句拒绝的话,或者一个拒绝的眼神,她便败的彻底。

    孟君樾在听到她的这话后,眸色沉了沉,终是走出了房外。

    可他不知道,屋内的瑾年正捂着被子默默哭泣。

    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在他没人的时候,她才会展现出脆弱不堪的自己。

    心,自然是疼的。

    一份得不到回报的爱情,能不难受么?

    起码,她努力过,付出过,所以难受也翻倍……

    *

    瑾年要离开孟宅的事,孟老是到了隔天上午才知道的。

    不过瑾年已经让莉姐给她收拾好了箱子,其实基本上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她只带走了自己的一些贴身衣物,依旧她的旧衣服。

    至于那些孟家给她送的新衣服,她一件也没带,饰品之类的,她也只拿走自己从宋家带过来的,孟家的一切,她全都没动。

    或许,她这么一走,就是永别了。她能感受的出来,孟君樾对静姝的感情,她想自己的离开对他来说,应该是一种解脱。

    她也不想一直拖着他。如果说,在没有对他感情之前,她可以麻木不仁地呆在孟家一辈子,享受着尊贵的少夫人身份,还有所有的荣华富贵。

    可,现在不行了。

    她离开,是因为爱他。

    所以,无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看待他和别的女人的事。

    只可惜,她的这个心思,他不会懂。

    在他的心思没在自己的身上之前,他这辈子都不懂她此刻的离开。

    “瑾年啊,你这是要干什么,怎么说走就要走了呢?”孟老是拄着拐杖赶到她面前的,声音里也带了十分的急切。

    他只希望自己这老头子的劝说能够挽留住这孙媳妇。

    只可惜瑾年心意已决,有时候,她的脾气挺倔的,决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况且她的离开,是因为孟君樾,所以,她必须要走。

    “瑾年,上次阿樾丢下你的事,其、其实,我也有责任,当年我没有处理好曾静姝和她母亲的那些麻烦事,所以才会……才会……”

    孟老断断续续地解释,饶是他这么一个沉稳有练的人,可在这件事上,却也无法和瑾年说出个所以然。

    当年的那些事,确实是有些复杂的。

    瑾年却是礼貌地笑着,“爷爷,这事和您没关系,和阿樾也没关系,是自己想要回家住一段时间。”

    “你这好好地,怎么要回家住了?孟家的下人哪里做的让你不满意了?”

    “没有。”瑾年听到他那乱猜测,立刻摇头,“爷爷,宋家很快就要进行股东大会了,这个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我想回宋家住一段时间。”

    “我想回家拉拢人脉,毕竟只有我回家了,公司里的一些董事才会上门找我。我若是在这里,他们大概都不敢来。”

    “你这为宋家着想的想法自然是好的,不过宋家的那些股份不要也罢,爷爷会给你更好的……”

    “不,爷爷,那些东西是我爸妈留给我的,所以,我有义务守护好。”瑾年坚定地说着,孟老知道她是去意已决了,想来他再强留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只好笑着对她道,“你啊,真是好孩子。阿樾能娶到你这样的老婆,是他的福气。”

    “……”

    “爷爷,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也要记得准时吃饭。您有高血压,别忘记了每天早晨起来先含一粒减压的药。”

    瑾年想到这些便出口了,她对这老人,心里还是很敬重的,不管怎么样,她都将他当成了自己的亲爷爷。

    “你也要好好地照顾好自己。要是那些叔伯们欺负你了,你尽管来和我说,爷爷我自有法子教训他们。”

    “谢谢你,爷爷。”

    瑾年有些感动,她想,这辈子要找一个这么疼爱自己的爷爷,也是难事,或许这是上天派给她的福利吧。

    “我让莉姐跟着去照顾你。”

    瑾年准备下楼的时候,孟老又突然这样说道,她连连拒绝,“不,不用了。”

    “要的要的,少夫人,你一个人的怎么能好好地照顾自己,只有我这老妈子跟着你去,老太爷才会放心。”

    “莉姐说的对,瑾年啊,你就让莉姐陪你吧。”

    “爷爷,宋家的管家对我很照顾的,我回去了,他会把我的什么都弄好,所以不用麻烦莉姐了。”瑾年依然拒绝,她是考虑到莉姐的处境,现在的宋家已经不是从前,太多的眼线,太多复杂的人,她若是跟自己回去,大概会惹来更多的闲话。

    再者,她其实没想过要回宋家,因为那个家里,有卢芳华在,她并不想和那个女人见面。虽然,她这次的离开,确实也有在为股东大会的事着想,不过主要原因不是这个。

    她这样欺骗孟老,只是想让他放心罢了。

    只希望爷爷之后以后,能请他原谅自己善良的谎言。

    孟老在寻思了会,尊重瑾年的意见,不过又加了一句,“那你把小月月带去。”

    瑾年一顿,随即点头,“好。”

    小月月跟着她也好,毕竟她一个人在外边生活,有些事还是需要依靠的,起码小月月能带她找路,能带她回家。

    她想,这辈子对自己这样不离不弃的,只有小月月了。

    那小家伙,可真是她的宝。

    *

    莉姐给瑾年提着行李下楼,出门的时候,孟君樾正好从公司里赶回来。

    他还以为她说的要走,会迟些日子,没想到她会这样说到做到,也没想到才在上午就要离开,更没想到爷爷对她也起不了作用。看来,她的决心是非常地坚定了。

    心里不禁泛起异样的情绪,他真恨不得将她的行李箱给摔了,可最后残留的理智让他没这么做。

    “一定要这样做吗?”

    他到她面前,沉着声音。

    瑾年知道站在眼前的人是他,脸上的情绪没什么变化,即使心里澎湃着,她对他平静地点头。

    “如果、如果我和你解释那天的事情,你也还是要走吗?”

    “我已经不想听了。”瑾年朝他扬了扬红唇,可是眼里还是忍不住泛起湿润,为了止住泪水,她拉了拉手中的绳子,便对摩擦着她腿肚的小家伙道,“小月月,我们走吧。”

    小月月是听的懂她的话的,可是见到还站着的孟君樾,显然有些舍不得爸爸。

    汪汪的眼睛望着孟君樾,又叫了几声,是希望爸爸能把妈妈留下来。

    “我送你一程。”

    他拉住她的手,此时此刻,除了对她说这样的话,其他的全部词穷。只是,瑾年拒绝,“不需要,我自己可以打车。”

    “瑾年,别闹。”

    “我没有闹,我真的想自己打车走。你就不能依我自己一次吗?”她的语气虽然平静,但是,语气里却不平稳。

    终究是,带了些委屈的。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说着这话的时候,心里竟然会这样委屈。

    因为在他每次让她别闹,别任性的时候,她都是默默地听着他的话,就像是个玩具娃娃一样。

    可是,这次,她不想听了,她想依照自己的想法过生活。她想让他知道,她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

    他不可以再轻视她的感情。

    “你在这里打不到车。”孟君樾有些头疼,孟宅在郊区,一般是不会有车子经过的。

    但瑾年却回复他——“走着走着,车就会来的。”

    “来了你也看不见。”

    “你能不能别再管我了?……有点烦。”瑾年皱着眉头,原本想要说更狠的话,可出口的时候,还是没有那样做。

    她的那个烦字,让他好一阵才回过神,而瑾年已经在小月月的带领下,走了一顿路。他拔腿就跑上前,将她控制在一旁的墙壁上。

    他的呼吸因为跑步有些不稳,瑾年被他这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

    “你在这里站着,我去给你叫车。你要是赶乱走,我不敢保证我会对你做出什么事。”

    他几乎咬着牙警告,或许是被她的那句烦人给挑动了糟乱的情绪。

    瑾年没有和他争辩,而是听着他的话,没有再往前走。既然他要这么做,就让他这么做吧,正好,她可以少走些路。

    大概过了一会儿的样子,孟君樾派人叫了一辆车子过来,他给她搬上了行李箱,瑾年在进入车子之前,他却突然伸手抱住了她。

    *

    今天有亲送了一张月票,奇葩看到啦,加更字数累计到三千咯。

    一张月票加更一千字,本月底前三天一次性付清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