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我讨好你的冷漠,你亏待我的热情

    瑾年是做梦,她梦见了好多人。

    脑海里出现的画面有些混乱,她感觉自己的眼睛能看见好多好多人。

    唯独看不清,那个让她心里一直挂念着的孟君樾。

    她想要努力看清,可画面又转换到了小时候。她不知道那时候的自己是有多大,不过她眼前看到了爸妈的争吵,她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也不知道为什么爸爸会那么凶。

    可在她长大了之后,对那件事的印象就越来越模糊。

    她一直都认为爸爸和妈妈之间的感情是很好的,因为那次之后,她就没再看见过父母吵架,直到后来她去了纬都。

    再后来,因为妈妈的生病,她从纬都回来,她照顾了妈妈一个星期,爸爸因为忙于公事,那一个星期里,她似乎都没有见到他人。

    然后的然后,她好像又记忆起他们争吵了,梦里的画面很是模糊不清,就连声音也是断断续续,她有些无助,只顾着摇头,想要甩掉这些让她心烦意乱的画面。

    “爸、妈……”

    孟君樾以为自己听出到什么,便起身给她盖好被子,又听到她的呓语,整张小脸都快皱在一起,神色,却也是痛苦。

    他伸手在她的额头上试了试,体温似乎又上升了!

    “爸……爸……妈妈……你们别吵了……别吵了……”

    瑾年还在模糊地说着,额头上也出了些许冷汗,小脸苍白的可以,当然眉间还带着痛苦。

    犹豫之下,他伸手将她拍醒。

    “瑾年?瑾年?醒醒……”

    “……”

    瑾年好一会儿没醒来,直到像是梦见了最可怕的场景,才被惊醒。

    她以为她会在梦中那样,看的见这个外面的世界,却不想,眼前依然是黑暗一片。大概,她这辈子只有在梦里才不是个瞎子。

    “喝点水吧。”

    瑾年捂着胸口喘气,手里已经被塞进了一杯水,侧耳听到他的声音。

    她意识还有些混沌,干裂的红唇微启,然后抬起下颚,才出生道,“这里是哪里?”

    “我们的家啊,你在机场晕倒了,你不知道吗?”

    那句我们的家,听的瑾年心里一疼,然后又是平静一声,“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不在这里,应该在哪里?”

    “你不是应该在静姝哪么?”

    “她……已经没事了。”

    “没事了,你也可以陪着她。”

    “……”

    “你生气了?”

    他反问,她却摇头,脸色一如之前那样平静。

    “你怎么了?”

    “你出去吧,我想休息了。”瑾年说着放下手中的水杯,又要重新躺下。

    她似乎有些不想理他。

    瞧着她这般冷淡,他顿了顿身子,终是离了去。

    他的脚步声很轻,关门的声音也很轻,可瑾年知道,他已经走了。

    虽然,她的脑袋有些晕乎乎的,但她已经回想起来,他们在机场里所发生的一切。

    他为了静姝,抛下了自己,他为了静姝,让她独自去巴厘岛,他为了静姝,可以对她不管不顾。

    所以,她现在生病了,他又突然出现在她的身边,是不是太过可笑了?

    他总是会这样,一个巴掌一个甜枣。

    她可以原谅他很多次,她也不知道自己对他的底线是多少。可现在,她的心已经凉了,她不知道这次对他是选择漠然地原谅,还是……

    忽然之间,脑海里的思绪一顿混乱。

    瑾年没有再想,转念合了眸子,房间里又恢复了一片平静。

    *

    瑾年的身子有些弱,这一高烧就烧了两天,到了第三天时候,她才有力气下床。

    虽然每天都会见到孟君樾,但这几天的时间里,除了必要的话,她几乎和他没有一句沟通。

    他们之间陷入了冷战。

    而在第四天的午后,瑾年一个人在花园里坐了一个上午,直到莉姐告诉她,孟君樾在房间里,她才起身,回了房。

    在进房前,她似乎想清楚了一些事。

    “你跑哪里去了?回来就不见你人影。”孟君樾见到在莉姐搀扶下进房的人,不禁有些着急。

    瑾年愣在原地,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他将她从莉姐的手上接过来,然后一起落座在身后的沙发上。

    她不知道他突然之间对她这么热情为啥,像是在讨好。

    “看,我给你买了什么,你最喜欢的糖果。”

    他话音刚落,便抓了一把奶糖放进她手心里。

    瑾年抿了抿唇,然后出声,“谢谢。”

    她说完又将手里的东西放回了桌上,礼貌的道谢,却是无声地拒绝。

    她在和他拉开的距离。

    “你这几天都这么闷闷不乐,到底怎么了?”

    他似乎在明知故问,瑾年却是不语。

    然后,两人同时都沉默。

    房间里安静地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的到。

    她知道,他没有离开,就坐在她的身旁。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发出声音,“阿樾……”

    “恩?”

    “……”

    听到他的回话,她顿了一会儿,最后鼓起勇气开口,“我们先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吧。”

    她的声音平静,并不想是在和他赌气地争吵,可话里的语气却是带着决绝。

    “什么意思?”

    “我想,我们两个都需要一个自我的空间。你没有放下她,就不要和我勉强在一起,这样……一点都不快乐。”

    “……你怎么知道我不快乐?”

    “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总之我心里是不快乐的。”

    “……”

    “我不想委屈自己了。”

    瑾年仰着头,她发现自己似乎又要开始感性了,她希望这动作别让眼里掉出泪水,她希望能在他面前留最后的一点骄傲。

    “和我在一起是一种委屈?”

    “算是吧。”

    “……”

    “我想要一份只属于两个人的爱情,两个人的婚姻,可我们现在完全不是这样的状态……我以为我努力就可以了……”

    “可是,到头来,我讨好了你的冷漠,你却亏待了我的热情……”

    是啊,感情,这种东西,谁先动了情,谁就先输了。

    而她输的这样彻底。

    她原谅了他很多次的冷漠,她一次次地原谅,甚至是讨好,可到头来,收获的却是失望。

    她的心有些累了,身也有些疲乏了。

    她现在想要解脱。

    “瑾年,有些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

    孟君樾想要解释,却被瑾年打断。

    “这样的我,太可怜了……也太委屈了……以前的我,可真真不是这个样子的,你改变了我很多。而我现在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

    “我们都分开冷静一下吧。你想清楚要和谁在一起了,再来告诉我。如果是静姝,你就让人给我邮寄一份离婚协议吧。”

    他若是想要和静姝在一起,她已经没有什么话可说了,她经历了一段失败的感情,或许是上天在磨练她。

    孟君樾在听着她的那声离婚,心头一纠,不知有多少想说的话,此刻都成了苍白。他的烦躁和她的平静明显成了对比。他却不知道该如何挽回她刚刚说的那些话。

    而瑾年又继续接着朝他道,“如果……你还想要和我在一起,我希望能得到你的一心一意。我不会计较你和别的女人的过去,但是我会在乎你和我在一起之后的心思。”

    “假许你给不了我一心一意,那就什么都不要来招惹我。”

    “……”

    瑾年话完的时候,孟君樾没有开口,似乎是在沉思她话里的那些意思。

    瑾年也沉默了一会儿继而起身,“明天开始,我就会搬出去。”

    “我想要休息了,你出去吧。”她摸索着去了床上,却被他拉住了手。

    “你要搬去哪里?”

    “哪里都好,世界这么大,难不成还会没我的容身之处?”瑾年笑着,神情里带着嘲笑,像是在自嘲,让他看着有些刺眼。

    “你别搬走。”他拉着她的手,瑾年却用另一只手挣脱开,“……我心意已决,你不用多说,我也不想和你吵。”

    她说着就要拉过一旁的被子,却听他道,“你别走,你呆在这里,我离开。”

    “别说笑了,这里是你的家。”

    “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

    “你要是能意识到这个,那么当初就不会把我在机场里扔下了。”她平静地说着,可话里的意思有几分是在讽刺他的。

    “当时,是真的有事,我是迫不得已。瑾年,有些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

    “那就不用解释了,反正我也不太想听。”

    “爷爷不会允许你搬出去的。”

    “我已经想好和爷爷说的理由了,你就不用担心了。至于安全问题,你也不用多想,我自己会保护好自己的。”

    “我累了,你出去吧。”

    瑾年再次赶人,她似乎多一句话都不愿意和他说。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想着要和他争吵,她今天和他说这些,只不过是通知他。

    她想做的事情,也没有人会拦地了她。

    孟君樾站在原地,黑眸的视线紧紧地锁住她,双唇紧紧地抿着,顿了一会儿,继而道,“除了搬走,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