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这次换我来等你

    孟君樾是到了隔天的上午,才知道瑾年没有去巴厘岛的。

    那时候他正好陪着静姝吃好午饭,正好接到了孟宅里来的电话,那电话是孟老亲自打来的,语气里火药味十足。

    才接起电话,那端的爷爷便见他劈头盖脸地数落了一顿,然后又问他在哪,他顾忌着静姝,没有告诉。

    孟老只能让他尽快回家,说是瑾年生病了。

    他不知道瑾年生了什么病,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听自己的话去巴厘岛。明明他离开的时候,她还好好地,怎么突然之间就生病了呢?

    心里忽然地有些急躁起来,拿过一旁的外套,便对坐在窗前的曾静姝道,“静姝,我回家一趟。”

    曾静姝一愣,回头看着他的时候,眼里带了些迷茫。

    “是瑾年找你了吗?”

    “……”

    “也对,你现在是已婚人士了……才这么几年不见,我们似乎都变了。”

    “你好好休息吧,等我有空了就会来看你。”

    孟君樾说着便要转身,曾静姝却在身后叫住了他,“阿樾,我们回不了从前了吗?”

    她的追问,让他顿住了身子。

    她从位置上起身,然后缓缓地走到他面前,“你、真的不愿意等我了吗?”

    “静姝,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个问题。”孟君樾蹙了蹙眉,眼里闪烁着的光芒有些深邃,有些朦胧,让她根本就无法看透。

    “在以前,你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在这种时候把我扔下的。”

    “……”

    “你好像真的有些变了,因为瑾年。”她肯定地说着,他沉着眸色,平静地开口,“瑾年好歹是我的妻子,她生病了,我得回去看看。”

    “你现在已经安全了,好好休息吧。”

    “可我还是怕……”曾静姝脱口而出,脸上的表情也是欲哭。

    “可曾有一天,你会因为别的女人而丢下我?”

    “阿樾,你不是说结婚也是因为我吗?为什么,现在我越来越感觉不到你对我的重视了?”

    “静姝,难道你还想让我像以前那样,事事都绕着你转吗?”孟君樾反问地平静,幽深的双眸看向她的时候,竟不带起任何意思情感。

    “我想要一份有回报的感情,而不是无尽地等待。你看看,你自己的心,是不是在我身上?还是说,有没有那么一刻,是在我的身上过的。”

    “阿樾……”曾静姝哭腔着声音叫了他一声,“难道……我想让你留下来陪陪我,就这么困难吗?”

    “静姝,别闹了,现在你应该理智一点。”

    “理智?呵……我好像没有这东西了……”曾静姝一阵苦笑,转而又微微扬着唇对他笑,“对不起啊,阿樾……是我失态了……你走吧,回瑾年的身边去吧……”

    她的笑简直比哭还难看,孟君樾垂着眸,就在准备再次离开的时候,却又听她道,“如果我说,你的等待是有回报的,你还会抛下我吗?”

    “……”

    “阿樾,这次换我来等你。”

    “……”

    “我想清楚了,等哪天你和瑾年结束的时候,我一定在你的身边。”

    她忽然发现,每次在她有难的时候,身边在的人都是他,既然他一直都这样喜欢着自己,她何苦又去执着冯道翰?

    和孟君樾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哪怕他们之间的组合会被孟家很多人阻止以及反对,但,只要孟君樾的心在自己身上,她就不怕那些事。

    冯道翰屡次拒绝她,她不信自己会找不到比他更好的,她一定要风风光光地在他面前,展示自己的所有光芒。

    曾静姝想着这些,待回过神的时候,孟君樾已经离开了。她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犹豫,不过,她想,他一定会答应自己刚才的请求的。

    下定决心的时候,手机来电显示,是程美兰的,直接接起,便冲那端的人道,“美兰,你来酒店陪我吧。”

    *

    这厢孟君樾在急匆匆赶回孟宅后,孟老已经拄着拐杖在大门口守候了,看到他来,握着拐杖的手就要朝他的肩膀呼去。

    好在,一旁的绘景以及管家给拦了下来,不然那么一棍,可真够磕惨人的。

    这还是孟君樾第一次见到爷爷这样对自己生气,因为宋瑾年。

    “还不快进去看看瑾年,你这臭小子,看看你对瑾年都做了什么混账事!”孟老索性扔下手中的拐杖,此刻的他,已经是气急败坏。

    孟君樾走进大宅里,绘景一路追随,“阿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你怎么会撇下瑾年不管不顾呢?”

    孟君樾止住步伐,停顿了几秒,却没有回答,绘景便将瑾年的情况讲给他听。

    “瑾年昨晚在机场里呆了一夜,医生说是冻着了,然后引起了高烧,到现在都没退。”

    “好在有好心人看到瑾年身上的机票还有签证,让保安通知了我们,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

    绘景的话,让孟君樾足足愣了一分钟,他实在是万万没想到她不仅没去巴厘岛,居然还在机场里呆了一整夜?!

    她就笨到不会找人送她回家吗?

    “你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小月月都已经被打了麻醉了,你们应该是上了飞机了啊,怎么又会没去巴厘岛?”

    孟君樾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道,“因为发生了一些急事。”

    “不管什么样的急事,都应该先给她安排好啊。”绘景有些痛心,因为自家弟弟的疏忽。

    “你说她一个女孩子的,现在且不说是不是女孩子,光是她失明这点,你都不应该把人家撇在那么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没遇上坏人还好,万一遇上了呢?”

    “这个责任,你担的起吗?”

    孟君樾听着绘景的一声严厉双唇动了动,却回不上话来。

    绘景似乎还未说够,继续道,“小月月已经被麻醉了,根本就没有能力带她回家了。”

    瑾年会在机场里,大概就是为了在等小月月的麻醉过后,这小月月的个头虽然不大,但是让瑾年这样的小身板是不怎么能抱得动的,况且她还看不见。

    只是,她这么一等就等了生了病,好在,还是有好心人,起码让他们将瑾年接回了家。

    *

    孟君樾进房间的时候,瑾年还处在昏睡状态,伸手一碰她的额头,居然还是烫的。

    指尖所触及到的温度忽然感觉像是燃起了一层火,有些疼。

    “她烧了多久了?”

    “从上午九点将少夫人带回来之后,她的体温就持续在三十九,本来已经退了些了,不过少夫人好像梦魇不断,这来来回回折腾地,体温就一直降不下来。”莉姐说着,便将手里的体温计递给他。

    瞧着上头的那高温,不禁蹙眉,“怎么不去医院?”

    “家庭医生上门来看过了。”

    “……”

    “一会儿护士就会过来打点滴了。”

    莉姐的话才说完,护士便敲着门进来。护士的动作很快,一会儿就给瑾年挂上了点滴,孟君樾瞧着她那苍白的脸色,心里头便有些难受。

    他有些不懂,这难受究竟是不是来源于床上躺着的这个女人。

    “你们都出去吧,我来照顾她。”

    沉寂了一会儿后,他赶着屋子里的所有人出去,莉姐虽然也出了门外,不过,显然是不放心瑾年的。

    倒是绘景拉着她,“瑾年这会儿最需要照顾她的人,是阿樾,您就下去给瑾年熬个营养粥吧,等她醒来了,便可以用上了。”

    绘景提议着,想着瑾年睡了这么久,差不多也应该醒来了。

    不过,她的话才完,身后便传来一阵阴阳怪气,“哟,我还以为是说那么大阵仗呢,原来是瑾年生病了啊?今天不是她和君樾的蜜月期第一天吗,怎么,又选择呆在家里了?”

    “这个事……有些意外。”

    绘景解释着,周云却轻蔑笑道,“意外什么意外,那瞎子就是扫把星,瞧,现在霉运倒到自己身上来了啊。还蜜月呢,真是的,保命就差不多了。”

    “阿云,你又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

    一旁的孟天佑自然是看不见妻子的作风,出声制止,不过周云自然是不怕这个丈夫的,当着众人的面前倒他霉头,“谁胡说八道了?你才胡说八道呢!你这欢喜这小丫头,别到时候怎么被她害死都不知道。我可不来给你下葬。”

    “你、你……”孟天佑你了几声,可终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反击词,最终选择愤然离去。

    绘景瞧着孟天佑的背影,又望了眼,眼前的周云,有些话,还是忍不住出口,“二婶,您要是对二叔温柔一点,说不准,你早就和二叔之间有娃了。”

    “你——绘景,你这个老姑娘还好意思对我说教?”

    周云一副就是要教训她的样子,不过绘景在她发话之前,就阔步离了去。

    *

    房间里的瑾年,虽然在挂了点滴之后,体温稳定了下来,可依然还是处在迷糊的沉睡中。

    几乎是睡睡醒醒,醒醒睡睡,但没有一刻是清醒的,孟君樾还听到她的好些呓语声。

    他听不清她说什么,只能将耳朵附在她的唇瓣上倾听。

    **★

    三更啦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