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乖~

    他的手机是带着铃声的,哪怕不是那么重,可还是引来了空姐的注意。

    “先生,请您关机好吗,一会儿飞机就要起飞了。”空姐礼貌地说着,孟君樾已然接起了电话。

    大概那个号码,他永远选择不了拒接。

    瑾年没听到他的回应,她知道他在听电话,她也顺带忽远忽近地听到了电话内容——

    “阿樾,你在哪……”

    那声音,瑾年听着熟悉,也听到了孟君樾沉声回应,“什么事?”

    “他、他们又来找我了……怎么办……又、又来找了,我害怕……我好怕,你能来接我吗……我感觉、他们就在我的附近……啊……”

    毕竟是隔着距离,瑾年没有将全部的内容都听清楚,只知道对方像是在哭,然后还有尖叫……她想,她应该不会听错那声音。

    除了静姝,不会有别人。

    就在她猜测着的时候,孟君樾已然解开了安全带起身。一旁的空姐见他这样,大惊失色,“先生,请您坐好,还有十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了。”

    孟君樾没有回她的话,而是将目光放在瑾年的身上,抿着唇便道,“瑾年,你先去那边吧。我现在有点急事需要去处理一下。”

    “……”

    瑾年全然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话,整个人都愣怔着,然后听他道,“你下了飞机,那里就有导游接待你的,他会在机场叫你的名字。”

    “……”

    “我办好了事,马上就来找你。”

    孟君樾话音刚落,就准备离开,瑾年伸手就抓住了他。忽地,她有些想笑,因为,他此刻的行为。

    “你去哪?”

    孟君樾迟疑着道,“有个朋友出事了,我得去看看。”

    但他口中朋友那两个字,让她听着刺耳至极,她没有像以往那样得过且过,而是直接戳穿他,“是静姝吗?”

    他一愣,随即给了她答案,“是的。”

    “她出什么事了?”

    “我现在一时之间和你解释不清楚。”

    “解释不清楚……”瑾年重复着他的话,他却已经着急着想要离开了,“总之,你先去那边,我办好了这里的事,立马就会来找你的。”

    他说完,伸手在她的额头上抚摸了下,又道了个字,“乖。”

    他的这声乖,意思就是让她别任性,就像当初的夏令营那样。静姝生了病,他便可以撇下无助害怕中的她,然后去找静姝。

    然如今,静姝又出了事,他又可以抛下她,让她独自去巴厘岛。

    此时此刻的她,真的很想问一句,他怎么就放心让她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怎么忍心丢下她这么一个瞎子?

    若是,她也出了事呢?

    不觉地,心开始凉,从心尖开始,一直延续到整颗心脏,然后乃至全身。

    可,不管她怎么难受,再怎么心凉,他早已下了飞机。

    瑾年握了握拳头,终究没有听从他的安排,在飞机起飞前的最后一点时间里,出了机舱。

    她没有去哪里,也没有回家,就这样坐在机场的休息椅上。小月月上机前被打了麻醉,此刻正窝在笼子里睡的正香,她两手抱着自己的膝盖,眼眸微微湿润,而眼前的黑暗世界只让她觉得无助。

    一人一狗,这画面在机场的角落里略显凄凉。

    *

    这厢的孟君樾出了机场后,就赶往了曾静姝的住处。

    自上次和冯道翰的谈话后,曾静姝便搬出了冯家老宅,她这么做,是为了让自己在冯道翰面前有点起码的尊严吧。

    冯道翰虽然劝说过,但最终还是答应让她住在了外头,疏远一些也好,疏远了,某些感情便也会淡了。

    孟君樾赶到曾静姝的住处,才发现原本三楼住户的她,玻璃窗已经被人那石头砸碎,家里的家具文件都凌乱着,曾静姝就躲在角落里,头发还有些凌乱的蓬松。

    曾静姝见到是他,伸着手就抱住了他的腰间,颤抖的身子直接窝进了他的怀中。

    “阿樾,我……我好怕。你终于……来了……”

    她哭泣,痛苦的声音早已表现出她所有的脆弱。他皱着眉头,终究在她的后背上抚了抚,以示安慰。

    大概过了一会儿,他才带着她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然后又给她捡起散乱在地上的文件。

    “他们怎么又会找上你了?这些事,不是早已经在几年前就已经解决了吗?”他坐在她的对面,眉头紧蹙。

    “我、我不知道……我刚开始还以为是送快递的,才一开门,一群人就冲进来,拿着刀像我要钱。我、我把身上的钱全都给他们了……可、他们还说不够……我说没有,他就把我的这里弄成这样……”

    “他们还给了我一个日子,让我下个月的今天准时交出一千万……他、他说这个钱是我妈当年欠他们的利息。本金虽然还了,但当年少给了他们利息,所以过了这么多年,那些利息……就翻倍了……阿樾,我好难过,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我现在根本就是六神无主,我……我真恨不得就这样死了算了。”

    曾静姝哽咽地说着,此刻在他的眼里就像是受了伤的小鸟,无助至极。

    他忽然之间,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拧了拧眉间,有些苦恼,“这些人,太可恶了,简直就是地痞流氓。静姝,我看,我们还是采取法律手段吧。”

    有了法律的保护,定能将那些人送到监狱里吃上个几十年的牢饭,待出来之时,人也老了,不可能再做什么坏事了。

    只是孟君樾的提议却让曾静姝强烈反对,“不可以!”

    “……”

    “那、那个带头的说了,如果……报警,他就会把我妈当年的那些照片全都流传出去……为了我妈,我肯定不能报警。他们已经知道了我和我妈当年逃到了纬都,他们也知道,我妈现在已经嫁了人。”

    “那些照片,不是都已经毁了吗?”他是亲自拿着那些照片,然后亲眼看着被自己销毁的。而就在他把照片销毁的第三天,静姝便消失了,这么多年,彻底消失在他的生命里整整五年……

    “有底片,他们还留着底片,可能是因为没钱用了,所以就想到我了……”

    曾静姝咬着下唇,抬眸看着坐在对面的孟君樾,继而恳求着道,“阿樾,这事千万千万别让道翰哥知道,我、我怕我妈在冯家的日子会不好过。”

    孟君樾一顿,良久才说了句,“……这样一直被勒索也不是个办法。”

    五年前的他们没有办法,五年后的他们依旧。

    他以为那些人都已经被爷爷摆平了,却不曾想静姝才回来海城,那些人就这么快找上门,像是一直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似的。

    “静姝,你这几天先回家住吧,别一个人在这里了。”良久,孟君樾整理好桌上的东西,朝着她道。

    可曾静姝却木讷地摇头,“我没有家了,我和道翰哥闹翻了。”

    “那就……住酒店去,起码那里有保镖。”

    曾静姝沉默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抬起泛红的双眸,“阿樾,你能陪陪我几天吗?”

    她的语气,像是乞求。

    “……”

    孟君樾抿着唇,没有回答,她又求着道,“真的,就几天就好。我,太……害怕了。”

    她伸手抓着他的衣角,声音里就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姑娘。孟君樾看着她,仿佛又像是回到了高中时候的那会。

    他见到她第一次时候那样……

    “你整理一下,我先送你去酒店。”

    他终是没有正面回答她,而是这般道,因为他想起了瑾年,那个还在等着他去巴厘岛蜜月的妻子。

    他知道自己这样撇下她不对,可事情紧急,他真没法就这样不管静姝。

    他是可怜静姝的,从高中认识她的第一天起,便开始了。

    在没有认识瑾年之前,他非常明确自己对静姝的感情,他就知道他要保护他,必须要保护好她,每时每刻。

    所以,为了静姝,他做了很多,付出了很多,哪怕最后没有收获。哪怕最后,他还是娶了别的女人,却没有什么后悔。

    他想,这些都可能是他所要经历的。

    而对瑾年,他像豪门里的那些公子哥一样,平常心地对待着这个联姻的妻子。他以为他们会想豪门的那些联姻夫妻一样,像二叔二婶,或者像他的爸妈,相安无事地过着日子。可,在婚后的接触里,他却频频丢了自己的心。

    他时常会觉得,那些心跳,不过是一些错乱时候所发出的荷尔蒙,不是出自内心。

    可为什么在每见到瑾年的时候,会时常错乱呢,这个问题,就连他自己都不怎么懂,也懒得去搞懂。所以,导致他,现在对静姝的感情越来越不确定,对瑾年的也是越来越模糊。

    真讨厌这样的自己。

    孟君樾想的有些懊恼,瞧了眼手表距离飞机启程已经过了三个多小时,他想,那小妻子现在已经是在巴厘岛的路途中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在他守着静姝在酒店里一晚上的时候,瑾年一个人在机场里坐了一整夜。

    ***************

    二更啦,一会儿还有一更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