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就算没她,我也不会喜欢你

    瑾年那话是带着赌气的。

    明明她就已经有些不情愿了,他还偏偏要堵着她。

    自然她出口的话,也不会好听到哪里去。

    也不管他此刻会是什么样惊诧的表情,微微推开她,就摸索着要往病房走去。

    而站在原地的他,忽地就这样止住了脚步。他没有追上前,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他似乎也解释不了。

    明明,他们之间不该有这样的状态,可在不知不觉中就这样这样。

    孟君樾在原地站了挺久,直到快要麻木的时候,才往病房而去。

    *

    这厢的曾静姝直接就被冯道翰带进了车里。

    曾静姝有些惊讶他此刻的态度,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向来温文尔雅的人,也有这样生气的时候,伸手想要挣脱,却在下一秒被冯道翰甩开。

    “哥,你拉疼我了。”

    “哥?”冯道翰听着她的那声哥,不觉好笑,转而沉着声音道,“我真的是你哥吗?静姝,你真的拿我当你哥吗?”

    “……什、什么意思?”

    “静姝,我希望你能尽快理清自己的感情。”

    “我的感情?”曾静姝一愣,有些无辜,“我的什么感情?”

    “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不清楚!”忽然地,她也和他来了强势,许是在孟君樾那里受了刺激,这会儿心情本就不好,被他这么一挑拨,更是没了往日的温顺。

    既然有些话要敞开说,那也好。

    “当初,瑾年和我们失去联系的时候。不是你一直在帮我调查的吗?可你却告诉我的,都是什么消息?你说,瑾年失踪了,你说,瑾年可能遇难了,这辈子都不会回来了!”冯道翰说着说着,到后边直接成了愤怒。

    曾静姝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的一面。从她认识他的第一天开始,他在她心里的形象就是温柔如玉的,她一直都知道他是个细心又体贴的男人,就和她那死去的爸爸极为相似,所以,才会……

    “为什么要欺骗我?枉我那么信任你,静姝,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冯道翰扯了扯唇角,刚刚的怒火在瞬间已然消散,语气中透着的却是慢慢的失落以及失望。

    曾静姝知道他的性格温和,向来是不怎么喜欢发火的,可他此刻的神情,在她看来,却让她心里发颤,她宁愿他发火,宁愿对自己发很大的火。

    “我在知道瑾年的消息时候,她就已经失明了。我怕她那个样子会打击到你,我以为她会很快就好起来的,我想着等她好起来的时候,再告诉你……”

    “可谁知道,没过了多少日子,就听到她结婚的消息。”

    “你当时那个样子,我哪里敢告诉你。”

    曾静姝缓缓地解释着,却也隐藏掉了自己的私心,她就是不想让他见到她,她觉得瑾年的消失,对自己来说是一个装机。

    可谁知道,转机没有,整天面对的都是他的意志消沉。她真不知道他对瑾年到底有什么样的感情,那感情是有多么的深厚。

    总之,他越是消沉,她越是选择对他的隐瞒。

    因为,她嫉妒他对瑾年的迷恋,甚至是记恨。

    冯道翰听着她的解释,微扯了扯唇角,有些话突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可曾静姝却一直拿他当傻子。

    “哥,你是我认定的最亲最亲的人,哪怕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但我之前以及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着想。”

    “……你要是为了我着想,你就应该在知道瑾年的消息后,立刻马上告诉我,而不是对我进行欺骗!”

    “……”

    “静姝,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

    “……那个时候,瑾年那么孤苦无依,那么地可怜。你作为她的朋友,知道她处在那样的困境里,你却心安理得地对我继续欺骗,你的心到底是红的还是黑的?”

    “瑾年瑾年瑾年,你的心里就只有瑾年吗?为什么你就看不到我对你的好,还有我对你的付出?”

    曾静姝听着他的话,不禁发怒,此刻的她真是对那两个字讨厌至极。

    “我对瑾年和对你的感情是不一样的。这个谁都改变不了。”冯道翰冷冷一声,继而又道,“我一直都拿你当妹妹。况且,你妈妈嫁给了我爸爸,你本来就是我的妹妹。”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不要做你的妹妹。”

    “……”

    “静姝,别那么执着……”

    “我执着?你不也一样?”

    “不,我和你不一样。”冯道翰坐直了身子,很肯定地告诉她。

    “……”

    “起码我不会去破坏别人的家庭。”

    曾静姝一愣,转而声音里带起凄凉,“……你这是看不起我的意思?”

    “别去破坏瑾年和孟君樾了,瑾年……她现在已经够可怜了。”

    他话里句句维护都着瑾年,曾静姝听着刺耳至极,呵呵冷笑了两声,在一阵沉默后,忽然道,“那么我问一句,如果没有瑾年的存在,你会喜欢我吗?”

    “……”

    冯道翰一愣,这话不就是他刚刚问过瑾年的吗?

    瑾年的拒绝,让他现在回想起来,心里还疼,但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斩断,虽然有些残忍。

    “就算没瑾年,我也不会喜欢你。”

    “……为什么?”

    “在认识瑾年之前,我们就已经相处了这么多年了,若是喜欢,早该喜欢上了。”

    “……”

    “感情这东西就是这样,不是说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就连勉强都不能勉强吗?”曾静姝放下了姿态,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如此低姿态,以前似乎从未有过的。

    冯道翰没有回答,却是微笑着摇头,那动静如在她心口处开了一把刀。

    “可,瑾年现在已经结婚了,你还执着么?”

    “我正在一点一点地放开她,我相信以后我会喜欢上别的姑娘,或许感觉不会像对瑾年时候那么强烈。但,静姝,我们之间真的没可能。”

    “……”

    “呵……你这话够狠的,”她笑着,努力止住眼角处的湿润,“冯道翰,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你是一个这么狠的人,杀人于无形。”

    曾静姝说着,一把打开车门,就下了车。

    冯道翰顿了顿,原本放在车门上的手,又收了回去。

    他始终没有追上去。

    他想,让她安静安静也好,他们这么多年,他其实一直都知道她对他依赖,当然还有其他的男女之意。但他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觉得那是因为她太小,等大了,接触的人多了,就会把放在他身上的注意力转移,可如今这样看来,是个错误。

    他早就该和她说清楚的,如果说清楚了,或许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等局面,也或许瑾年不会嫁给别人……

    如今这一切,都是天意吧。

    就好像当初曾静姝的母亲带着静姝嫁给他父亲时候,一切都已经注定好了似的。

    *

    瑾年和孟君樾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星期,在夏令营结束的时候,他们正好出院。

    她以为,这样就能瞒住爷爷了,却不想孟老早就知道他们事情了,只因为下雨天犯了腿疼,所以没来医院探望,但他们的一切都在掌握在他的手里。

    绘景说的真没错,真是没有什么是爷爷不知道的。

    所以,在她和孟君樾回家之后,孟家的晚餐尤为丰富。虽然平时的伙食也很好,但今天的菜色几乎都是根据她和孟君樾的口味来的。

    凌溶月也正好出差回来,才知道他们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又经过绘景的三言两语天花乱坠似的描述,这心里对瑾年的印象真是好了几番。

    这媳妇不管自己的性命救了宝贝儿子,她这心里自然是感激和欢喜的。

    于是,瑾年在这顿晚餐里有些受宠若惊。

    因为,连向来严肃的公公孟辉志居然也给她夹了菜。

    不过二婶周云的态度依旧,瑾年也没多去理会那些冷言冷语,反正她知道这二婶的性格就这样,针对自己,似乎已经成了习惯。

    反正他们之间的接触也不多,她倒在心里庆幸自己不是二婶的儿媳妇,好在她的婆婆还会通情达理的。

    周云虽然对她态度不好,但二叔孟天佑却是热情至极,一个劲地给她推荐着几样好菜,听说是亲自下厨来着。

    周云见丈夫这样,立马就黑了脸,不过餐厅里人的目光几乎都围绕在瑾年身上,也不会有人去理会她了。

    没有人理她,她自然要出声。

    “瑾年,你还是宝啊。我家天佑还都没给我下过厨呢。”

    “阿云,我今天下厨,不也有你的份么?”孟天佑解释着,一旁的绘景也跟着帮腔,“是啊,二婶,二叔做的菜很好吃,你也多吃点。”

    绘景说着就要给她夹一筷子鱼肉,却被周云挡在一边,“绘景,你怎么每次话都这多?这些菜就放在面前,我自己夹不到吗?别把我当成瑾年一样是个看不见的瞎子。”

    ************************

    二更啦,一会儿还有一更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