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病房里光明正大谈恋爱

    瑾年本就处在低落的状态下,这会儿又被人这么一拍,连带着魂儿都快跳起来。

    显然,她被吓了一跳。

    转过身,侧耳听到来自对方的声音。

    “你怎么站在门口啊,瑾年?”

    冯道翰的声音不是特别大,以至于屋里的人还未发现屋外的他们。

    瑾年伸手就在唇上嘘了个手势。冯道翰这才瞄到里头站着的人,瞬间,心里有些了然。没有直接敲门进入,而是拉着瑾年的手去了医院的楼道里。

    “道翰,你别走那么快,”瑾年有些气喘,都快要跟不上他的步伐。

    直到他停了下来,瑾年这才镇定了几分。

    可虚弱的身子,还是有些回不过神。

    冯道翰见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不禁后悔自己刚才的鲁莽举动,她才经历过这么一场灾难,他实在不应该拉着她乱走的。

    “你的身子,现在感觉怎么样了?”他紧张地问,若不是身为冯家的负责人,若不是要在夏令营里主持大局,他早就在医院里守着她了。

    在看到她那么虚弱模样,他真真是心疼。

    一想到她为了另外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那时候的心情。

    除了痛苦,还有,无尽的折磨。

    他和她之间的缘分,始终还是差了一步,一直都是他在追随,可现在返回想想,她似乎从来都没有答应过自己。

    瑾年,一直都将他当成了朋友。

    只是朋友。

    他想,瑾年对孟君樾之间的感情应该是很深了,深到让他嫉妒让他绝望的地步。

    “我很好,你不用太担心我。”瑾年笑着解释,怕他不相信,又接着道,“我的身子,一直都挺棒的,你还没见过我生病过的样子吧。”

    她的玩笑话,却没让他有任何一点的放松。

    眉头蹙了蹙,像是在忍耐住即将喷发出来的感情。

    “你这样,怎么能让我不担心呢?”

    “……我真没事,我就是有些没力气而已。”

    “……”

    她的话,他始终还是不相信的,光是看她那瘦弱的模样,他便心疼着。

    沉默了一会儿,冯道翰寻思了着,有些压在心头的话还是没忍住,“瑾年,半年前,你不打一声招呼地就离开,是……因为静姝吗?”

    他问着地时候,停顿了一会儿,这个问题其实一直都压在心里了。他此刻的问题更多像是肯定,而不是疑问。

    其实,他一直都知道静姝在对自己的感情……只是,一直没有戳破罢了。

    他一直都拿静姝当自己的妹妹,却不曾想,他没有动心思,可静姝却动了不改动的心思……

    瑾年听着他的话也是惊讶了下,连连笑着摇头,“没、没有啊……那时候我妈妈生了病,我一着急,所以就忘记和你们通知了。”

    “瑾年,我们之间虽然相处的短,但有些事,你欺骗不来我。”

    “……道翰,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好吗?”

    瑾年阻止他往下的话,冯道翰混血的眸子起了一层水雾,又像是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动了动唇,终究还是没有忍住。

    “我只是有些不甘心,明明是我先遇上了你,是我先认识了你,为什么到最后,你却成了别的男人的妻子。更可恶的是,那个男人还如此地不珍惜你。”

    “……”

    孟君樾不好好珍惜她,是让他最觉得可恶的,他将瑾年捧着当宝,可那男人却将她当草,有谁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

    “我和他之间是娃娃亲,在很早很早之前就有婚约了。”

    “那些事不过是掩饰的借口。”

    “……”

    “你知道孟君樾和静姝之间是什么关系吗?”

    “他们是高中同学……”

    “不止!”

    “彼此初恋?”明明是疑问,瑾年却是用了肯定的语气,她此刻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可里头暗藏着的酸涩,只有她自己知道。

    “你知道?”冯道翰惊讶,却见瑾年平静地一笑,“我知道呀。”

    她每次微笑,都会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他记得在以前,他最喜欢看的就是她这两个酒窝了,纯纯的,美美的,就像是仙子一样,不可亵渎。

    可现在,他却忽然不想看她笑,感觉她此刻的笑比哭还难看。

    他倒是愿意,她可以嗷嗷大哭一顿,他,可以借给她肩膀。

    “你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还死心塌地地和他在一起?”冯道翰几乎快哽咽住声音,他心疼,他是真的太心疼她了。

    “他对静姝根本就是情未断,心未了。这样的男人,给不了你任何幸福。”

    一个男人的里若是有了别的女人存在,那就别提什么会对你一心一意了。

    这样的婚姻除了痛苦,还是痛苦。

    瑾年抿着唇,脸上的神色有被人戳破的难堪。“道翰,有些感情是无可避免的。”

    “……”

    “有些事,也是……一时之间说不清楚的。”

    她勉强地笑着,却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才好。

    实在是太乱、太乱。

    她当初之所以会那么轻易地就答应嫁给孟君樾,出发点一切都是为了宋家着想。

    她害怕宋家就就此被叔伯们刮分,她害怕爸妈走了,这个家就这样散了。

    那时候,她身边一个亲信都没有。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可以相信谁,她只知道哪些叔伯一个个地,都是豺狼虎豹,一个个地就想置她于死地,一个个地就想瓜分宋家的财富。

    她身为爸妈的女儿,她有责任去保护好宋家,她有责任为宋家的发展而做出牺牲。

    正好,孟君樾的出现,对她来说是一个转机。

    她知道在那种时候,能够帮助她的人,只有他。她听说过他的事,她知道他的能力,也知道孟家在海城的实力。

    不过,她也清楚这个男人接近自己一定是怀了什么目的,但她嫁他的动机也不良不是?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都是各取所需。

    她以为他们之间的婚姻会一直这样下去,没有尽头地,各自为了各自的目的,就这样和平地相处着。

    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动了心。

    对这么一个时而冷冰,时而温柔的男人,动了心,动了情。

    然后,接下来的轨道,一切都反了,脱轨了……

    情,打破了她所有的一切计划,她无法抑制地克制住自己,所以,就这样……就这样地放任自己对他的感情。

    现在,甚至想要去争取,争取那个不属于她的他。

    可,有些感情,就是充满了荆棘,才会让她现在这么痛苦地过着一天又一天。

    她知道,没有得到回应的感情注定是要承受万般无奈和凄苦地,她却快乐又痛苦着,不曾后悔。

    *

    瑾年的那句感情不可避免的话,让冯道翰彻底沉默。

    心里头又是失落又是凄凉。

    在他追逐的这段感情里,他实在是太过执着。可也正如她说的那样,有些感情就是莫名其妙地,他根本就放不下。

    他追逐着她,她却追逐着别人。这场感情的游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总要有一个人能放下不是?

    可他不管努力了多久还是无法做到啊。

    其实,只要她稍稍一回头,只要回头看他一眼,她就能知道他对她的好,比孟君樾好上千倍百倍。

    但,她就是不回头,所以,他们之间只能这样一个追着一个。

    “如果没有他,你会接受我吗?瑾年?”

    “道翰,这种问题,好没意思。”瑾年在迟疑了会儿后,僵硬地笑着开口,“你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你很好,好到让我配不上你。你应该拥有一个更好的女孩和你在一起。”

    冯道翰听着她的话,深吸了几口气,才缓缓道,“……你还是这么决绝,我明白了。”

    瑾年知道自己又伤害到这个男人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好,却听远处传来声音——

    “道翰哥,你明白什么了?”

    那声音伴随着高跟鞋碰撞地砖的清脆声,瑾年知道是静姝来了。

    她当然也感受到走在静姝身旁的人。

    冯道翰看着眼前过来的两人,神色没什么变化,转眸看向曾静姝,“我们回去吧,夏令营那边的事还没有安排好。”

    曾静姝一愣,却被冯道翰伸手拉走。

    瞬间,这长廊的角落里就只剩下了她和他。

    孟君樾看着愣在原地的人,脸色明显有些阴沉,“你怎么又和冯道翰在一起了?”

    “他来探望我。”瑾年平静地回答,却听他带着别的情绪道,“他倒是挺好心的嘛。”

    “……”

    “这探望都要在这角落里。”神神秘秘的,就像偷着做什么事。

    瑾年皱眉,却没有反驳他的,反而笑着,顺他的意思往下说,“是啊,就和静姝来探望你一样。”

    “……”

    “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瑾年耸肩,可心里到底是委屈的,前一秒她还在询问他,他们之间能不能好好地过日子,可在下一刻,他就和别的女人……

    “你把话说清楚。”

    见她要离开,他阻止了她。

    瑾年忽然之间就来了脾气,回头,即使不知道他在何处,眸子垂在空中,张唇便道,“静姝多堂堂正正,多光明正大啊,直接就到病房里和你谈情说爱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