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把我的命给你

    他的声音不像是平时的冷,反而带了些局促的紧张。

    瑾年不知道他突然的,这是怎么了,还以为没有给他接好骨,正想询问。却又听他道,“你现在千万别动。”

    “怎、怎么了?”

    “……”

    孟君樾没有回答她,可瑾年却感觉到一些不对劲,怎么感觉左手臂上有种滑滑的、冰冷触觉?

    那种感觉好些恐怖,像是被什么附上了身。她想要去触碰,可眼前的孟君樾一再提醒她别动。

    她紧张害怕的同时,也不敢乱动一下,只感觉自己全身都颤抖着。

    “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身上?”她询问,孟君樾咳嗽了两声,算是默认。

    “是什么?”瑾年紧张至极,她看不见,安全感更低。一想到蜈蚣蝎子之类的东西,胳膊上都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别说话了,我正拿着一枝树枝,帮你弄掉。”

    他的语气虽是认真,可也带着十足的紧张,瑾年能听出他的口气,还是忍不住问道,“是很可怕的东西吗?”

    “在你看来,是的。”

    “……”

    “是、是蛇吗?”她感受到手臂上的那阵滑溜,又是如此的冰冷,不禁开始大胆地猜测。

    一想到是蛇,那可怕的动物,瑾年没差软了双腿。

    可她又怕,她一动,便会一发牵全身,硬是忍着,直到额头都快出了层冷汗。

    她不知道时间过了有多久,自己的这个姿势又是保持了多久,直到她准备再次询问,左臂上突然一疼,是树枝和她肌肤的摩擦,有些灼人的疼,可能是擦破皮肤了。

    她不知道蛇被赶走了没有,只听孟君樾一声苦痛地叫。

    “你、你怎么了?”

    瑾年好些慌张,他那声痛苦的呻y,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孟君樾没有回答她,直接半个身子就倒在了地上。

    瑾年听到泥土的摩擦声,连忙蹲下身子摸索,当接触到他的身子时,她的掌心正好接触到他那上下猛烈起伏的胸膛。

    他在喘息,带着痛苦……

    “啊、阿樾,你到底怎么了?别吓我……阿樾,你说句话,别吓我……”

    瑾年像要摇晃他的身子,却又怕他会更加难受,左右不行,真恨不得

    “我、没事……那蛇被我打死了。”

    “那你、你怎么说话无力?你别骗我……你是不是被蛇咬了?”瑾年猜想着,听到他如此痛苦的呼吸,一定就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

    孟君樾沉默,他这会儿连说话都变得有些困难。瑾年却不依不挠,“你说话,你快告诉我,你是不是被蛇咬了?它咬你哪里了?快告诉我。”

    “左手……”

    终于,他吐出了这么两个字。

    瑾年听他这一说,伸手就扯住了自己的裙子,然后用力一撕,一块布条撕在了手中。就这孟君樾说的位置,忙在靠近心脏的位置给饶了一圈,防止毒液蔓延全身。

    “瑾年,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没瞎。”孟君樾皱着眉头,挤出这么一句玩笑话。看着她给他绕布条时候的动作,如此利索,有谁会相信,她其实是个看不见的瞎子?

    “都这种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情和我开玩笑,你是不要命了吗!!”

    瑾年责骂的语气,可实则心里慌张至极,她是不知所措。

    听他说,刚刚那蛇的品种是竹叶青,虽不致命,但若是长久得不到医治,也会危及到生命。

    可她现在根本就想不到出去的办法,也想不到谁能立马来救他们。

    而她刚刚摸到他那胳膊的时候,明显已经肿胀了,她真的害怕他会出什么事,有些后果,她现在连想都不敢想。

    瑾年正踌躇着,且不说她自己也受伤了,光是这么高的坑,她想爬也爬不上,再者,她无视线,哪里是哪里都不知道。

    正焦急时,忽然听到几声汪汪狗叫,她知道是小月月在上面,心下一喜,连忙冲它道,“小月月,你还在上面吗?”

    小月月是经过专门人员培训的,十分具有灵性,听到瑾年的声音立马又汪汪叫了几声。

    “快点去找人来救我们,快点跑去。”

    瑾年不知道小月月是不是能听懂她的这话,只听到上边的声音依然是汪汪叫声。她急的要命,孟君樾有些虚弱地开口,“你过来,我口袋里有手机,你帮我拿出来。”

    本来,他是不想因为这事让公司里的员工知道的,他知道,这些事一传出去,瑾年又会成为流言蜚语的尖端。

    可是,实在是没办法了,他们只能求援。

    瑾年听到他说有手机,心里头仿佛燃起了希望,立马就蹲下了身子,在他的口袋里一阵摸索。

    当拿出来的时候,手机却黑屏着,孟君樾心里头来了些不好的预感,却依旧平静道,“你按一下开机键。”

    瑾年摸索着,可在开机键上按了好一会儿,也不听到手机发出声音,开机时候不都是应该有声音的吗?

    孟君樾瞧着依然黑屏中的手机,眉头一蹙,缓缓解释道,“可能是进水了。”

    刚刚他在雨中找她的时候,整个人都淋的湿透,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手机自然也受到伤害了。

    关键时刻,却连手机这唯一求救的通讯工具都没用了……

    孟君樾不禁冷笑了两声,“这下好了,我这只手,可能真的要废掉了。”

    “不许你胡说!”瑾年哽咽着反驳,他疼着伤口,却不忘调侃,“你是小瞎子,我是独臂男,我们正好……相配。”

    “不,你不许独臂!”

    瑾年哭出声来,她根本就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想到他此时此刻危在旦夕,她的心里真的真的很难受很难受……

    “孟太太,别哭了……”

    “……”

    “你哭的时候,样子可丑了。”他微微笑出声,可也带着艰难的咳嗽。

    瑾年知道,他这是在缓解气氛,但她根本就没有他那么轻松的状态,哭着哽咽着,再一次说道,“反正不许你独臂!”

    “好……我肯定不独臂……”她那孩子气的话,让他微扬起唇角,可这会儿说出来的话,比刚才更要有气无力,就像是垂死挣扎在边缘的人。

    “我现在很冷,你能抱紧我吗?”

    果真,他说话的时候都带起了颤音,瑾年伸手就抱住了他,孟君樾依然整个身子都颤抖着,并且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我、我想睡一觉。”

    他说着,两眼皮已然在打架,下一秒就要进入昏睡状态,瑾年听到他那越来越微弱的呼吸,连忙唤醒他,“不、你不能睡……”

    “阿樾,你不许睡,你不许睡!”

    瑾年大声地喊着他的名字,她害怕他这么一睡,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阿樾,你快点、快点醒来!你坚持住,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

    “……”

    “你要一定要坚持住,你平常不是很厉害的吗,你不是总喜欢在我面前逞英雄的吗?现在可不能这么贪睡。你快醒来,我还等到你和我拌嘴呢……你怎么能这么贪睡……”

    “阿樾,你快点清醒过来……”

    “……”

    “只要你能醒过来,以后、以后我都不和你吵架了。”

    瑾年早已泪流满面,她以为他会这样一直昏睡过去,却不想孟君樾微微动了动眼皮,询问她,“真的吗?”

    “真、真的。阿樾,你千万别睡。”她双手抚在他的两颊上,只希望他能坚持一刻的清醒。只要坚持住,等救他们的人来了,他就安全了。她现在没有再听到小月月的声音,她相信小月月一定是给他们去找救兵了。

    “瑾年,你好吵。”孟君樾在意识模糊间,吐出这么一句话,瑾年顺着他的话往下说,“对,我就是这么吵,你也醒过来和我一起吵,好不好?”

    “阿樾,你别睡……我求你了,就算是我求你了……”她哭着,喊着,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这样求过人。可怀里的人,根本就不听她的话,脑袋似乎越来越重。

    在昏睡前,他还对她呓语出了一句话——“瑾年,我好困,别吵我……”

    “你不许困,我不许你困,你快清醒过来!”

    瑾年大声地喊着,她希望老天爷不要这么残忍地带走他。她不想身边的人一个个都离她而去,爸妈已经丧命在车祸中,她不要连他,上天也要带走。

    难道说,她真的是一个不详的人吗?身边的人,一个个都因她而出了事……

    不,她一定要想办法救他,一定要想办法!!

    瑾年这样想法在心里越来越坚定,鼻尖的嗅觉正好闻到来自他那胳膊处的血腥。

    几乎,没有犹豫,她的唇对下了他的伤口,然后猛力一吸!!

    孟君樾被她的这动作,总算是清醒了一些,偏过头,垂眸的视线正好落在给他吸毒血的瑾年身上,心口处一疼,他另只手就要去推开她。

    “宋瑾年,你这个傻瓜,你在干什么……快住口!”

    ******************************

    今日三更结束啦~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