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照顾你一辈子,不离不弃

    “听到什么?”见她说话如此犹豫,他不禁忍着痛询问。

    瑾年咬起下唇,有些话,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她怕她一出口,就会、就会被他看轻了自己。

    可他在等着她的答案呢。

    “我听到鬼叫声。”

    “鬼叫?”

    “恩,他们说这里是闹鬼区,然后,我想跑出来找你……”

    “这世界上哪里来的鬼,亏你还接受过高等教育,思想里怎么这么迷信。”孟君樾虽然是说着责备的话,可语气里却没有丝毫的责备,甚至觉得这小妻子有一丝的可爱。

    为什么可爱呢?

    因为,她遇上了害怕的事,第一个想到的人是他啊,是他孟君樾啊!

    或许每个男人的心里都喜欢被人依赖的感觉,而此刻瑾年就给足了他这种感觉……

    “……”

    瑾年听到他的笑声,抿着唇,没有再说话。她终是没有告诉他实话,是想给自己留最后一点的骄傲吧。

    其实,她是听到帐篷外头的议论声,才从帐篷外出来的。她在帐篷里听到程美兰和其他女同事的声音,说是孟君樾在静姝的帐篷里,和静姝非常非常……亲密。

    她无法忍住,所以想要去静姝的帐篷里将她的丈夫领回来,却不想遭到了程美兰的阻止。然后,她也不知道怎么地,就走到了这片树林,最后还掉进了这个猎人狩猎的坑。

    爱情可真一个坏东西,会让向来平静如水的她频频失控,还弄成了这幅狼狈的模样。

    “如果,你不把我一个人扔在哪里,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事。”瑾年嘟着唇,笑声地埋怨着,确实,如果不是因为静姝的事,他们今晚……今晚还甜蜜着呢。

    一想到他在离开之前对自己做的那些事,脸颊不自觉发红,却听他一声嘲笑,“孟太太,你自己蠢,这还怪上我了?”

    “你才蠢呢!”

    他的嘲笑,让她的心底忽地腾起些委屈,伸手就在他的身上大了一圈,却不想,正好碰上他的胳膊,孟君樾只疼的咬牙。

    “你、你怎么了?”听到他如此痛苦的呻y,瑾年瞬间不淡定了,两手在他身上胡乱摸着,刚刚她却也没使太多的力啊,怎么就听他疼成这样?

    “手、脱臼了……”他艰难地发出声,刚刚她的力度正好打在他的关节上。

    他就算是再怎么忍,这会儿的疼也是弄的他要命。

    “你、你脱臼了?”瑾年惊讶一声,又有些不知所措地问,“是我打的吗?”

    明明,她还没有那个技术,光是一圈就能打的他脱臼啊。

    “笨蛋,刚刚摔下来的时候!”

    “……那、那你怎么不早点说?”

    “……”

    孟君樾无言,和她说有什么用,她又不是医生,只不过是徒增她担心罢了。瞧,她现在一知道,就紧张成这样。虽然,有些烦恼,可竟因为她的那些关心,不觉高兴起来。

    这样的心情,怎么就像是初恋的味道?

    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捧着……还真是有些奇妙呢。

    “我之前学过一些跌打、疗伤的……技术。你要是、要是相信我的话,我帮你看看。”

    “……”

    “你是想故意折磨我吗?”听着她说的那些话,就犹犹豫豫的,再又加上她此刻的表情,根本就没有一点自信,所以让他怎么相信她?

    “不是,我学过跆拳道,也经常受伤,然后那里的一个医馆师傅,就收了我做徒弟,但……我只学了点皮毛。”

    “……”

    “我师父很厉害的,看他给脱臼的人,三下两下一折,就好了。”

    那句三下两下一折,听得孟君樾心尖发颤,怎么就感觉那是一个痛苦的深渊啊。

    “你又不是你师父,你行么?”现在的疼痛,他还能忍,若是被她一折两折的,他还真怕两只手会就这样废掉了。

    “行、行吧……”瑾年寻思地道,“道翰曾经也脱臼过,还是我给他折好的。”她有些小小骄傲地说着,冯道翰是她的第一个病人呢。

    经手过第一个,第二个对她来说应该就少很多难度了。

    “我还真是有些怀疑。”孟君樾一蹙英眉,俊脸上满是怀疑的神色。再者,她现在在看不见的情况下,若是能把他给医好也算是她的本事。

    瑾年听着他质疑的话,倒是不恼,反而好脾气地解释,“反正有没有效果,你试试就好了嘛,又不吃亏。”

    可会痛死啊,孟太太。

    他在心里腹语,瑾年已经摸索着拉他起身,就着他的左手,在他还没有预备的情况下,猛然下了重力,骨头的咔嚓声在这三米深的坑里回响。

    他没忍住叫出声,确实是疼。他有那么一刻以为自己的手都要断了,有些后悔就这样相信她的话,自己向来是个谨慎的人,怎么一言两句地就被她给绕进去了。

    这女人还真是有些危险啊。

    孟君樾想着这些事,瑾年却已经放开他的左手,微凉的指尖摩挲着他的大掌,“好了,你试试,能不能动。”

    “能动什么,大概都断了。”

    他没什么好脾气,可左手已经不觉意识地晃荡起来,竟然——好了!?

    瑾年看不见他手上的动作,以为真如他所说的那样——断了。心下涌起万般自责,就没差哭出声,“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

    孟君樾正沉浸在喜悦中,被她的这声对不起回过神,在看到她那一脸哭丧,他才猛然想起,这妻子是个小瞎子呢,看不见他的左手正动的欢快。

    “我刚刚都是按照师傅教我的步骤来的,我也不知道是哪里出错了,你、你现在……很痛吗?”

    “痛啊,怎么不痛,可能这辈子就要成杨过那样断臂男了。”

    “……”

    “我还更惨一点,两只都断。”他瞧着她那紧张的神色,不禁又把玩笑开大了一些,果真,瑾年难过地都哽咽起了声音。

    “——应、应该不会那样吧……没有这么严重吧,你一定不会断臂的,我相信老天爷不会那么残忍对你的。”

    他是工程师,他和自己一样要拿笔画画,那些高楼大厦都是出自他之手,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上天才不会对他这么残忍呢。

    如果海城没了他,那么就会少了一位优秀的工程师,这大概是所有人海城人的悲哀。

    所以,他必须要好好的,然后才会建造一幢又一幢有价值性的建筑。

    “那如果真的断臂了,怎么办?”

    “没有如果。”她坚定地道,那语气中的坚定,让他不觉一愣,真不知道这女人是从哪里来的自信。

    “那你就假想一样嘛。”

    “你、你在骗我?”瑾年听到他的那声假想,充满了揶揄,便伸手摸索着他那只晃荡中的左手,掌心的温暖还有些微热,这男人,居然在骗她!

    瑾年知道自己被捉弄了,一把甩开他的左手,心情在瞬间之中阴霾起来,亏她刚刚还为他担心的要死!

    “你、你这人怎么就这么坏呢!”她嘟着唇,埋怨,漂亮的脸蛋上还带些委屈。

    这男人在这种事情上也捉弄她,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他从来都不会站在自己的角度着想,不管是什么事……

    他也不知道,她在乎他,所以有时候,他的一个玩笑话,就会让她担忧好久好久……

    可他却总是拿她的关心随意玩笑,似乎她的感受在他的眼里是无关紧要的事。

    瑾年有些伤感起来,孟君樾自然是注意到了她那满是失落的小脸,感觉自己的玩笑好像是有些过分了。

    “别生气了。”他底下语气,左手抚摸起她的脸颊,掌心的温热正一下一下地通过脸上的肌肤传达到她的心底。

    瑾年生气他的捉弄,但听到他的道歉,那些气来得快消得的也快,伸手握住他放在她脸上的左手,握在掌心里好一会儿,才道,“如果你真的断臂了,那我就照顾你一辈子。不离不弃。”

    这类似于表白的话,她很自然地脱口而出了。确实,在她的心里是这样想的。在她失明的情况下,他都能娶自己,她也能接受一个有残疾障碍的丈夫。

    况且,他们本就夫妻,领证的时候,就宣誓过,不管疾病和痛苦都不离不弃。

    孟君樾听着她的那声不离不弃,心头猛地涌起一股复杂的心绪。很复杂,很复杂,复杂到他一时之间,理不清。

    他感觉自己有那么一刻是被她的声音蛊惑了。

    待回过神的时候,不禁尴尬一笑,“小瞎子,你自己都顾不上来呢,还照顾我?”

    “……”

    “来,快把我右手也给接上。”他提示着呆愣中的瑾年。

    他有意在回避这个情感话题,瑾年也不是听不出来,不过既然他不想提,她便也就选择沉默。凭着感觉,将他的右手给接上。

    依然坑里一圈响起清脆的骨头声,不过,最后还是成功的。

    “动动看,有没有接好?”她问,却忽然听他一声严肃——“别动!”

    *************

    二更啦,一会儿还有一更

    奇葩看到又有亲送了一张月票了,现在一共是两张,欠你们2千字啦,奇葩都在心里记着呢,不会少你们的。

    加更福利,一张月票一千字的加更,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月底前三天一次付清!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