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不是我,难道是鬼吗?

    不仅瑾年没了人,就连原本呆在角落里的小月月也不见了踪影儿。

    这一人一狗同时消失,让他心下一慌,可外头的天色又黑到不行,真不知道她们跑去了哪里。

    这个时候也管不上那么多,拿着电筒就跑出帐篷外。

    正巧,在不远处见到小迪,连连喊住她。

    “瑾年去哪里了,你知道吗?”

    “……宋经理不是一直都在帐篷里面吗?”小迪不禁有些迷茫,一手在大风中艰难地撑着伞,一手里还捏着几块湿毛巾。

    “程秘书让我去给她送这些,说是曾小姐生病了。”

    小迪解释着,心里头也带着些怨气,这些事本不该由她来做,但程美兰比她高一个级别,她吩咐的事,自个也不敢公然违抗,况且这是因为生病了,她去给送几块毛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孟君樾听着她这样一说,便示意她离去。小迪走了几步,又停下身子,“孟先生,等我给陈秘书送好了这些,我也一起和你去找人。”

    “宋经理一定吉人有天相,不会出事的。”小迪说着,就匆忙跑向曾静姝的帐篷中。

    孟君樾则走向树林里,可这会儿的风大,雨也大,伞边被吹上了顶,索性扔掉了手中的伞,就着电筒的光线前行。

    他不知道瑾年会去哪里,也不给他留点信息,就这样在树林里漫无目的地喊着,也不是办法。

    他到最后连着嗓子都快喊哑了,也不见想见人的踪影。

    心下着急是肯定的,雨水都快模糊了他的视线,可脚下的步伐依然不停地前行,没有找到她,他就不能安心。

    这种担忧,和以往时候有些奇怪,已经夹杂了太多复杂的感情,到最后,连他自己都开始有些弄不清,到底是纯粹的担心,还是属于另外一种……比如说心疼。

    心疼她的不知所踪,心疼她的失明,心疼她的一切,却又迷茫,不知道现在到底有没有怎么样。他记得那时候,他离开,她还抓过他的手,他以为她任性,以为她在耍小性子,以为只要她好好在帐篷里呆着,就不会有事。可谁知道,才这么一会儿工夫,就不见了她的人影儿。

    孟君樾依然有些漫无目的地寻找着,直到不远处听到些许回音。

    他以为是她,正高兴,可当那声音越来越近时,才发现不对劲。

    是小迪。

    小迪也和他一样,拿着电筒,没了伞,就这样冒雨在树林中寻找着。小迪见到孟君樾,几步快跑过来,“孟先生,怎么样,怎么样,有发现什么吗?”

    小迪抹了把满是雨水的脸颊,这才将眼前的孟君樾看了个真切。

    “不知道她跑哪儿去了。”孟君樾皱着眉头,即使耐性再多,可也会被这些雨水冲刷的绝望起来。

    “别着急,我们再四处找找,你往这边,我往那边。”小迪虽嘴上说着别着急,可动作造就出卖了自己,话音未落就要跑向另外一个山头。孟君樾瞧着她这么着急,想来这特助对瑾年是真心的。看来爷爷对瑾年的在广夏的职位安排是没错的,才这么些日子,她就找到一个心腹了。

    孟君樾想着这些,准备往另一边寻去,可才没走两步,就传来一声尖叫。

    转身的时候,才发现小迪整个人都踩进了泥坑中。

    “你怎么样?”

    他跑过来,伸手将她拉上来,但显然瘫软在地上的人已经有气无力。

    “我没事,您去找宋经理吧,我这里我自己能处理。”

    瞧着她被雨水淋的脸色苍白,寻思着道,“我看这样吧,你回去帐篷里面等,要是有消息,就立马给我打给电话。”

    孟君樾说的话,有道理,说不定帐篷里,宋经理早就回来了。小迪点着头,又有些艰难地从地上起身。像是弄断了筋骨,额头上冷汗直冒。

    孟君樾离开前,还是忍不住问了声,“你能自己走吗?”

    “能……您去找人吧,别担心我,我没事。”

    小迪朝他摇摇手,孟君樾着急的哪里管的上那么多,摇晃着手中的电筒,就往更里头的树林里走去。

    他虽然是一个方向感很强的人,但这里毕竟是荒郊野外,再又加上黑夜,还有风雨夹击,走了一会儿,便有些晕乎起来。失了方向感,是最苦恼的事,问题,现在还找不到人。

    正有些绝望之际,耳旁突听到几声汪汪汪的狗叫。

    如果他没听错,那声音应该是小月月发出来的,手中握着的电筒紧张地朝四周寻照了一圈。只要能找到小月月,就应该能找到瑾年了。

    孟君樾想着,脚下的步伐朝狗叫声逼近,但看到丛林中有不明物闪动的时候,他的裤腿,突然被咬住,低头一看,真是全身被淋湿的小月月。

    “小家伙,可总算是找到你了。你妈妈呢?她在哪?”孟君樾声音里带着急切,直接弯身摸了摸小月月拿早已经湿得滴水的狗头。

    见到它,他心里吊着的大石头,总算放下了些。他相信,瑾年就应该在这附近了。

    小月月摇晃了几下脑袋,像是甩动身上的雨水,接着朝他汪汪叫了几声,又是扯着他的裤脚,示意他跟自己走。

    孟君樾自是明白了它的意思,快速地跟跑在它身后。小月月的速度快,身手又敏捷,孟君樾显然不如它,再又加上地上的旁枝残叶的,好几次冽阻。

    天黑到不行,偏生手里的电筒还不争气地忽明忽暗。

    直到接近一片草丛,隐约见那里蓬松着,中间有个窟窿,他观察的出来,是猎人挖的坑。

    眸色一沉,浓墨的眉头蹙在了一起。他看着被草丛掩盖着的坑口,而里头却有瑾年的声音传出来。

    瑾年是听到了小月月的汪汪叫,却不知道外面还站着孟君樾。

    她正叫了两声小月月,外头的孟君樾已然忽视了眼前的危险,就这样朝她走过去,可殊不知,就在下一秒,整个人直接掉入了坑口。

    瑾年听着这巨大的滑落声,显然吓了一跳。她蜷缩在角落里,都不敢说话。

    好一会儿,她才听到来自对方的呲牙声,像是痛苦的呻y。

    刚刚的孟君樾太过着急了,根本就忘记了脚下是个陷阱,他的步伐又快,所以掉落的速度也快,正好磕到了两只胳膊村子的关节处。

    那是最疼的地方。

    哪怕他一个大男人不喜喊疼,可也被这么一阵急速传来的疼痛冒出了些冷汗。

    当然,最让他担忧的还是——两只手都有可能脱臼了……

    “阿樾?你是吗?”瑾年依然躲在角落里,小心翼翼地询问。

    处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真是一下风吹草动,对她来说,都紧张到极点。

    瑾年的声音,总算是吸引了孟君樾的注意,幽暗的双眸朝着她望过去。

    当看到她身上沾满了泥土,脸上也不可避免,甚至还挂着几道血痕时,心头一紧。却又不禁噗了她一口,“不是我,难道还是鬼吗?”

    “……”

    一想到这女人,不好好呆在帐篷里,连累他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心下就来气。可这些气又有些莫名其妙,明明心疼她,嘴上却又有些口不择言。

    “你、伤到哪里了?”

    “哪里都伤到了了。”他没好气,确实全身都痛,可双手已经动不了,出了能撑着气说话,别的什么干不了。

    “……”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瑾年自然能听出来他那带着生气的话。抿了抿唇,却也不计较。

    刚才时候,她还以为此刻的他,是在静姝的帐篷里陪着生病的人儿呢,根本就不会发现她出事了。却不想,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他就找到自己了。

    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小雀跃的。

    “那你先告诉我,你好好地呆在帐篷里,是怎么来这里的?”

    他说完,又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她。瑾年已经摸索到他的身旁,其实她的膝盖上也破了皮,虽然不是要紧的大伤,可她这么一动两动地就会牵扯到伤口,真是好些疼。

    她一时半会儿又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她怕自己说错了话,又会遭他的嫌弃。

    孟君樾没追问她的回答。眯着眼,幽深的双眸已经开始环顾坑口四周。这坑有三米来高,若是他的双手没受伤,带着瑾年上去,应该是没问题的。可现在别说是带着人了,光是动下手都有问题。

    一想到这些,两条细眉都快拧到了一起。

    坑口外的雨声依旧,那淅淅沥沥的声音想着外面还是倾盆大雨,唯一幸运的是,这坑口的周围都被草丛密密麻麻地包围着,透不大进来,他和瑾年可以暂时在这里躲雨。

    不过,他脱臼的双手还是得先想办法解决。

    “阿樾,对不起,连累你了。”

    在彼此沉默的时候,瑾年依然还是听到他那有些痛苦的喘息声,想来一定是伤到哪里了。

    “我、我……你刚才走的时候,我、我在帐篷里听到……听到……”

    瑾年的声音,自责。语气,也是自责。可话到一半,却又开始纠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