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我怕你会看不起我

    瑾年没想到,她一开口就是话,眉间褶皱泛了泛,一时之间却阻止不起语言。

    “到底是什么样优秀的男人,入了我们孟大小姐的眼呀?”

    在过了会儿之后,瑾年轻松起语气,她是想分散绘景此刻的伤心。却不想绘景沉默了好久好久。

    瑾年以为她不会回答了,却不想她吸了两下鼻子,缓缓道,“他不优秀,可我就是喜欢,很久很久之前就喜欢了……”

    “那他知道你喜欢他吗?”

    “不知道,也可能知道。”绘景模棱两可地说着,瑾年也猜不出她此刻的心思,只感觉到来自她语气中的一股强烈悲伤。连带着自己的心情也有些不好起来。

    “或许我们这辈子永远都不能在一起。”又过了一会儿,绘景又这般道,她已经将瑾年当成了叙述对象,有些话埋藏在心里太久太久,如果不倾述,她害怕自己会发疯。

    “……为什么?”

    “世俗的眼光太可怕……爷爷不会允许,爸爸不会允许,妈妈也不会……大概所有的人都不会。”

    “这是……什么意思?

    “他已经结婚了。”

    “……”

    瑾年听到结婚那两个字,心下不觉震惊,却又听她道,“可是,他不爱他的妻子,因为家族的关系,不得不和他的妻子在一起。”

    “绘景,你要一直等他吗?”

    “除了他,没有人能够走进我的心里。”

    “……”

    “你知道吗?我每天都会和他见面,可每天都会看到他和妻子成双成对,我不知道这什么时候才会是个头……”

    绘景说着,自嘲了两声,俏丽的脸蛋早已失了往日的光彩,此刻的她就像是迷惘在森林里的小鹿,悲伤又迷茫,根本就不知道正确的方向是在哪里。

    “等你开展了新恋情,肯定能转移注意力的。”瑾年劝告着,就算对方不爱他的妻子,但破坏别人家庭,总是不太好。况且依照绘景这样的性格,也不像是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的人,怕只怕她一直这样下去,对自己的伤害会更大。

    “曾经我也试过这样的方法,但……没有效果。他,在我的心里植入太深了……”

    瑾年听到她那绝望的声音,红唇一抿,两眉几乎拧在了一起,“能告诉我,他是谁吗?”

    她十分想知道这个一直困扰着绘景的男人,究竟是谁。她印象里绘景是一个很优秀的职业女性,不管是工作能力,还是家世都是上上乘,追她的人应该也是不计其数,怎么会掉入这么一个没有结果的坑里?

    “瑾年……我怕你会看不起我。”绘景说这话的时候,停顿了好久,语气里带着迟疑还有强烈的矛盾。

    这是她埋藏心里多年的秘密,不曾告诉过谁,只有她只一个人知道,所以每当痛苦的时候,她能多做的就是躲在房间的角落里默默哭泣。

    她知道,这种事,没有人能帮的了她,就连她自己也帮不了自己,除非从此不爱那个男人。可……她似乎是不能做到的。

    “绘景,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好朋友,你心里有什么难受的事都可以和我说。我可以当你倾述的垃圾桶,也绝对不会让别人知道。”

    “不!瑾年,给我最后一点尊严吧……”她害怕那个秘密和人说出口的时候,她会变得更加难堪。她想要给自己留下最后一点、最后一点的自尊。

    “那你告诉我,你和他之间现在处在什么阶段,你们之间有什么故事吗?”瑾年也没有逼迫,她想绘景一定是有自己的苦衷,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么难受。

    “我和他的……阶段……他或许还不知道我对他的感情,也或许知道,但一直在假装。”

    “……”

    “我们之间……其实没有什么故事,我对他的感情都是从小事中积累起来的。”

    “当我在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之后,我也很害怕……”但是那又能怎么样呢?她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她放任自己卷入这个无底洞的漩涡,然后一直害怕,一直承受怕被人知道的莫大压力。

    “喜欢一个人,并没有错。”瑾年安慰她,可绘景的情绪又有些激动起来,“我害怕被伤害,但我更怕每天见不到他。”

    “我知道我和他之间没有可能,所以,我一直就这样……就这样在远处看着他和别的女人交往,看着他娶别的女人回家,看着他和别的女人一起生活……”

    “……”

    “我的心很疼,我很想要大声地告诉他,我喜欢他,我希望他和我在一起。可我又怕这样会害了他一生……”

    瑾年听着她的这些话,连带着心尖都颤抖起来,她不曾想象绘景会对一个人的感情这么深刻,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让这么一个优秀的女人付诸于此?

    她不敢想象,忽然有些害怕知道那个答案。

    瑾年思绪了一会,也没理清绘景的想法,或许她是有些紧张和害怕。她知道绘景很痛苦,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帮忙。更怕在知道那个答案后,她会变得束手无策。

    “我知道爱一个人,就应该事事为他着想,可是随着时间的越久,我越来越无法控制对他的感情。那种感情,是情不自禁的……”

    “瑾年,你说,我该怎么办……”绘景哽咽着,双唇因为哭泣一抖一抖,她像是在问瑾年,但又有些像是在自言自语。

    瑾年抿着唇,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个问题,让她真的有些不所措,情和爱这两种东西是这世界上,最难让人搞懂的。当有时候你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那种暗恋的滋味,是一种折磨,还有痛苦。

    “如果我不出身在孟家,该有多好……”有时候,想起难受的事,恨不得自己不曾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如果,我不出身在这个家族里,或许我就有机会和他在一起了。”

    “……”

    绘景希翼的想法,让瑾年心头一震。

    “绘景,别这样想,有些缘分,是上天早就注定好的了。你之所以没有和他在一起,那就证明,你和他是不合适的。如果是合适,缘分是不会让你们分开,又这样折磨你的。说不定上天已经安排你另外一段的缘分,只是那个人还没有到而已。”

    “连你也说不合适,那可能是真的不合适吧。”绘景自言自语地说着,声音里还带上了一抹苦笑。瑾年两手捏紧了衣服裙摆,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劝这个伤心中的女孩了。

    不过,她坚信,时间是最好的证明,早晚有一天,绘景会从痛苦的漩涡中走出来的。大千世界,还有那么多,那么好的男孩子在等着她。

    她不相信,绘景会痛苦一辈子,现在不过是上天安排的一个磨难而已。可她不知道,绘景的这个磨难,在后来,会波及到自己。

    当然,这属后话。

    *

    瑾年在和绘景聊了那么多之后,心里一直挂着事,她烦恼绘景和孟辉志之间的矛盾。都说家和万事兴,但她这个刚进门的媳妇,又该怎么化解他们父女之间膈应的石头?

    或许,很难,因为她根本就无从下手。

    孟辉志认定的事,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劝说的回来,哪怕孟老出面,绘景还是避免不了去会见霍家大公子。听说,这霍家大公子还有风流的癖*好。

    瑾年心疼这样的绘景,可又不知道该如何解救。于是,弄的自己的心情都有些闷闷不乐。

    以至于孟君樾每次见到她的时候,不是坐在飘窗上走神,就是坐在书桌前拿着笔胡乱涂画。

    “你最近是怎么了?”又一天下班,瑾年用完了餐,就回到了房间里,本来是打算好好休息的,可上了床却没了睡意,便坐在飘窗的窗台上,不知不觉中又走了神。直到进房的孟君樾打断了她。

    “因为绘景?”

    瑾年还没来得及回答,孟君樾便先猜测道。

    “最近我们家里的气氛,好像处于一个低压状态。”

    他听着她的描述,不觉一笑,“还亏你想的出这个词。”

    低压?确实,绘景和父亲之间的冷战,让这个家少些和谐。但,只要父亲一天不停手,估摸着他们父女之间没有握手言和的机会。

    不禁伸手捏了捏人中,其实他心里也是有些苦恼这事的,但没和瑾年这样表现的明显。

    “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你的夏令营准备的怎么样了?”孟君樾转移了话题,弯下身子,直接坐在瑾年身旁。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他只手就能保住她。

    瑾年一听他说到工作上的事,立马回了神。一想到再过一个星期,广夏和冯家一起合作参加的夏令营就要正式开始,她的心情也跟着紧张起来,毕竟她是主负责人。

    在这次的活动上,她会受到很多员工的评价。

    “到时候,你也会参加吗?”瑾年询问,声音里带着希翼,她当然是希望他能参加的,荒郊野外的,有他在她身边,她会有安全感很多。

    但,又听公司里的同事说,广夏举办了这么多年额夏令营,孟君樾没有一次是参加的。不知道这次能不能破例,当然让大家更兴奋的问题是,他的破例会因为谁。

    是她这个妻子,还是初恋——静姝?

    *

    绘景到底喜欢谁呢~

    二更啦,一会儿还有一更

    昨天有亲给奇葩送了一张月票,已经积攒一千字的加更噢

    一张月票,加更一千字,月底前三天一次付清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