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我想给你生孩子

    孟君樾垂眸瞧了两眼身高只在自己胸膛处的女人,有些心绪缠绕在脑海中。他一时间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去理清,俊眉动了动,向来谈判高手的他,却在眼前的这个女人里毫无抵抗力。

    他,有点想逃避。

    因为,她问的问题,正是一直困扰着他的。

    “你在想什么?”再一次听他沉默,瑾年不禁又开口。

    她很少像现在这样大胆,可能今天是被静姝刺激的,豁出去了吧。

    “没有答案的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怎么可能会没有答案?你只需要回答……对我有没有喜欢,不就行了?”

    孟君樾一顿,回道,“……喜欢。”

    那声喜欢让瑾年心里听着一喜,可又听他道了声——“但是,……”

    “别说但是,只要喜欢就好了。”在他还没有出口之际,瑾年立马阻止了他下边的话。她小心翼翼地移动着脚下的步伐,一点一点地靠近他,直到踩上他的脚背,她才停止。

    她伸出双手,摸索到他的臂膀,转而握住他那指尖微凉的大手,停顿了一会儿,才鼓起勇气道,“阿樾,既然我们结婚了,那以后就一起好好过日子吧。”

    不要再有伤害性的争吵,也不要被第三者打扰,他们可以努力一把,融入互相的世界。感情不都是慢慢培养起来的吗?她相信,只要他们努力,以后的日子,也一定会像平常夫妻那样,过的幸福美满。

    “等我的身子,真正好些的时候,我就可以给你生孩子了,你也喜欢孩子的,对吗?”

    “……”

    有人说,孩子是夫妻之间的感情增添剂。只要她和他之间有了孩子,那么他们之间便会有了牵绊,她想,到了那时候,他们一家人的,一定会比现在幸福。

    瑾年没听到他的回答,倒是感受到他那微重的喘息,像是在纠结她的问题。不过,她再次鼓起了勇气,原本放在他胳膊上的手,直接环抱住了他的腰间。

    她的侧脸贴在他的后背上,红唇对着他的后背微微启动,“有了孩子,你会比现在对我好,是吗?”

    她的话,让他后背的肌肉线条一紧。

    孟君樾动了动身子,转过身来,两手分别抓着她的胳膊,迟疑地问,“你确定要给我生孩子?”

    瑾年点头,因为她刚才已经听到了他那声喜欢的回答,她愿意为那两个字交出自己,为他冒一次风险。哪怕结局会是她意想不到的,她也不会后悔现在所作出的决定。

    她点头的动作,让他俊脸上的表情更为复杂。她根本就不会知道,在生了孩子之后,他们之间将会发生什么,而他突然想残忍地告知她。可话到嘴边,又被他狠心地咽了回去,起码,这一刻的欺骗能让她快乐,也是好的。

    瑾年的双手直接捧出了他的两颊,她不知道他此刻到底还有着什么样的想法,不过她已经踮起了脚尖亲吻住了他的下巴。

    她的身高始终还是和他有距离的,他微弯下了身,她才吻上他的唇。

    她只贴着他的唇,从来没有主动过的事,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倒是他带着她步步深入。

    直到他将她带上身后的大床,瑾年才有些反应过来。但,她没有拒绝,她知道这是夫妻之间最基本的该有的亲密,虽然现在的她对这些事,还感到一些陌生。不过,她想,等以后就会慢慢适应的。

    再说了,没有他们之间的亲密,娃娃怎么变出来?

    瑾年想着这些,对孟君樾全然没了反抗。她的听话,她的配合,让他倒是省力了很多。她身体的柔韧很好,让他好一阵享受,他这次第二次感受到她的身子,那柔软度简直软的不像话。在不知不觉中,全然投入进去。

    瑾年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亲密进行了多久,只知道压着她的人,似乎是上了瘾。感觉他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动作里带着兴奋。<水,根本就抵抗不了,也挣扎不了,只知道他没完没了地要着她,带着她一起体验人间仙境。

    孟君樾喘着浓重的粗气,修长的指尖抚摸到身*下几乎是皮包骨的女人,不禁勾动唇角,“以后多吃点,才好生孩子。”

    瑾年听着他的话,耳根子猛然一红,似羞涩。她也感觉自己偏瘦了点,虽然女孩子都喜欢苗条的身材,但是作为母亲,那是伟大的,哪里顾得上什么瘦还是胖,只要能好好地孕育一个孩子,让他在自己的身体里健健康康成长,那便是她所希望的了。

    或许是因为爱屋及乌吧,因为喜欢着孩子的爸爸,所以,她也爱着那还未来临的孩子。

    一切结束的时候,瑾年只感觉到腿间一热,他并没有将孕育宝宝的精华留在她体内。

    记得第一次时候,他似乎也和这次一样,虽然那时候她有些醉,记忆又模糊。但这种事,还是记在了心里。

    瞧到她疑惑的神情,他终是解释了句,“你也说你现在的身子不好,所以,等你身子真正好了,我们再要孩子。”

    “……”

    瑾年点头,他说的也对,想要一个健康的孩子,必须需要一个环境优良的母体。她只要努力点,多加调养。孩子的事,肯定会顺其自然地很快。

    “好想看看你长什么模样。”

    直到过了很久,瑾年依然还是微喘着气。她的体力并不是那么好,可能因为他刚才太猛了,所以她几乎透支,原本想要的休息,却因为他们之间的感情进展,心里有了小小的雀跃。她的指尖摸索着他的脸庞,正好触及到他那额间的汗水,这男人,就算是流汗了,还散发着一股好闻的薄荷清香。

    还真是像清朝时候的香妃娘娘,比女人身上的味道还要好闻。

    “你看呗,我又没拦着你。”孟君樾调侃了一声,这会儿他的心情不像之前,倒是有些愉悦,虽然他也不知道这愉悦究竟是因为什么。

    “就知道欺负我。”瑾年揉了揉眼睛,语气里带着一抹娇羞。

    这男人虽然外表冷,刚接触他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个非常严肃的人,但相久了之后,本性便暴*露了。他其实并不是外表那样,偶尔时候喜欢和她开玩笑,这点倒是不像公公孟辉志。

    一想到让她敬畏的公公,心里还是有些胆怯。她不知道凌溶月是怎么样才和这样的男人相处下来的,心下有些小小地佩服。她也庆幸自己,这辈子遇上的是孟君樾。

    不过,不管什么样的人都会有自己的相处方式,或许凌溶月就是爱这样的男人呢?

    情这种事,谁也说不准。

    “想什么?还不累吗?”孟君樾侧过眸,正巧瞧到瑾年还睁着眸。

    刚刚瞧着她就已经挺累了,没见她发声,还以为是睡着了,却不想这小妮子还睁着眸呢,脸上的神色一副思考状。也不知道她这小脑袋瓜子的,一天到晚想些什么。

    “爸爸好像对绘景很严厉。”

    “……他对我们从小就这样,虽然不怎么管,但一发话,几乎没人敢和他顶嘴。绘景对他事事听从,今天是抄起锅底,正式反抗了。”

    “怎么感觉你好像……有点幸灾乐祸呢?”

    “绘景也是时候反抗了,一辈子被我爸安排着安排那的,都快变成他手中的机器人。”孟辉志膝下就他和绘景两个孩子,他向来自主,从高中开始便有些叛逆,后来长大了,也不是属于那种会随意听从的人。父亲便将所有的意念都转移在绘景身上,绘景比他大,要给他做榜样,所以,在很大程度上,是要比他吃亏的。

    对这个姐姐,他心里有些歉疚。

    “如果我和你没有娃娃亲,估计我的婚事也会被我爸给安排了。”

    “……”

    之所以先和瑾年有了婚事,爷爷那头便一直压着,父亲再怎么样,也不敢和爷爷抵抗。

    瑾年听着他的话,不禁有些惊讶,她想不到孟辉志在孟家里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她还以为这公公一心扑在政治上,是不怎么管家的。

    “能和我说说,绘景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吗?”瑾年寻思着开口。

    想到绘景现在也是有了一定的年纪了,比孟君樾大了两三岁,这都说过了二十五就是剩女,孟家的人确实着急,特别是爷爷。

    “怎么,你想给她介绍对象?”孟君樾微眯起眼,借着昏暗的灯光,瞧着一旁的人儿。

    “她好像不太感冒。”

    “我姐的眼光很奇特,至今我也没搞明白她喜欢什么样的。”

    “那她之前交往的那些男朋友呢?”

    绘景到了这个年纪,一定是有过男朋友的吧,也或许是因为什么情伤让她到现在都没有结婚的想法。不过他们可以从她之前喜欢过类型的男生下手,说不准很快就能帮她找到真命天子。

    瑾年也是一番好意,却不想孟君樾摇了摇头,沉了声,“似乎还没有过正式的男朋友。”

    “那初恋呢?”

    **********

    今日三更完毕哦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