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我没管好他,所以没资格怪你

    曾静姝没想到瑾年会这样强势,动了动朱唇,有些话到了喉咙间,却又止住。

    “有些事,就算我告诉你,你又能怎么样?”

    “起码我能知道我丈夫的过去。”

    “知道以后呢?”

    “……”

    “瑾年,我和他的过去,你是无法参与的。这世界上有一种感情,只能允许两个人的存在,第三人想插都插不了。”

    “你对阿樾到底有几分的感情,你一直拖着他,不要告诉我,你还是喜欢他的。”

    喜欢一个人,难道不是应该为对方着想吗?为什么静姝却总是在伤害呢?眼前的人,真是让她越来越搞不懂了。

    她记得,以前的静姝,真的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事让她性情大变?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和道翰?

    可自己早已就已经在他们之间选择退出了啊!为什么静姝还要拖着孟君樾不放?

    “喜欢也可以分好多种,阿樾不在乎我对他是哪种喜欢,他在乎的是,我能不能一直都陪在他身边。”曾静姝抿了口略甜的拿铁,缓缓放下手中的杯子,又冲脸色微白的瑾年笑道,“瞧你这么紧张阿樾,这么不希望他受到伤害。有本事你就别让他喜欢我,也别让他再缠着我。”

    “……”

    “瑾年,有些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就算我不理阿樾,他也会主动来找我。我和他之间的事,你、真的很难插足。”

    曾静姝的高姿态,完完全全是在藐视她,不管是每一个字,还是每一个词,都是在对她挑衅。

    这一刻的瑾年是难堪的,即使这些事情很不想面对,可它还是会摆在自己的面前。不知道平复了多久的心情,才让心情有所镇定下来。

    “你说的对,我没有管好他,所以我没有资格怪你。”

    孟君樾的心思在静姝身上,这不是她能控制的,也不是谁能控制的,她没有资格去怪任何人,所以这所谓的爱情啊,还真是折磨人。

    瑾年从位置上起身,小月月感受到她的心绪,蹦跶着前腿,就要带着她走处咖啡厅外。

    “你和阿樾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

    曾静姝的话,让瑾年顿住了步伐,倒没有太过的生气,心平气和地反问,“为什么这么肯定?”

    “没有爱情的婚姻,何来甜蜜?”

    “时间是最好的证明,你就等着看吧。”

    瑾年的回复,让曾静姝忽的笑出声,像是在嘲讽她。“好啊,我倒是想看看,阿樾在我身上花了五年的心思,你是怎么样在半年之内将他转移到你身上。”

    “那请你拭目以待。”

    “……”

    *

    小月月带着瑾年出了餐厅,刘司机便坐在车里喊了声她。微微有些诧异,她都忘记告诉老刘,她被静姝带到了这里。

    “我到公司的时候,正好看到您上了静姝小姐的车子。想着你们一定是有事,所以我就开到这边来等了。”

    老刘笑了两声解释。自从瑾年开始上班后,莉姐便不时时跟随了,上下班几乎都是老刘接送她,当然还有小月月随时跟着。

    瑾年听着他的话,点头,不好意思地道了声,“本来想让人给你打个电话的。”可瞧着静姝那么着急,她便把这事给忘了。

    老刘呵呵一笑,“没事没事,您上车吧,这天热,车里有冷气呢。”

    小月月先跳上了车,瑾年拄着手杖,正摸索着上去,可脚下一滑,整个身子都不稳,好在身后的老刘扶住了她。

    瑾年的手正好搭在老刘的手背上,手背上那条明显的疤痕正触动着她的指尖。

    即使年会上,她被人推下水的事,过了这么多天,但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还是心有余悸。

    上了车,老刘发动了车子,瑾年终是没忍住,朝着驾驶座上的人问道,“刘师傅,您手背上有伤疤?”

    老刘一听她这话,放在方向盘上的手顿了下,眼眸正好瞄到手背,却没说话,只冲着瑾年呵呵一笑。

    “二叔上次给了我一支芦荟胶,效果挺不错的。您要是不嫌弃,可以拿去试试。”

    “嘿,我这一大男人用什么芦荟胶啊。再说了,我这是老伤疤了,除了去医院开刀,就没有别的法子。”

    “……”

    “况且,这疤不在脸上,倒也没有那么碍事。不像你们姑娘家,都爱美。”

    “……您这伤疤是怎么弄的”

    “我这事说来可就久远了。小时候看到树上长了果子,不懂事爬着树就想去摘,结果一不留神,就从七八米高的树上摔下来,结果一摔就摔了个轻微脑震荡,好在不是那么严重,不过,这手背上也就留疤了。”

    瑾年听着他的话,微微诧异,明明她刚刚摸到的伤疤并不是老疤痕,像是刚愈合的。还是说她手上的触觉出了问题?

    这问题,让她想了一路,直到到了孟宅,她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她想老刘应该没有必要骗她。

    只是那天推她下水的人,为什么在老刘身上有着重重疑惑?

    一个是伤疤,一个是镶金的西装扣。

    可光是这么两点,她也查不出问题的根本。想害她的人依旧,她在明,敌人在暗,有时候想这些事,心里头便有些毛骨悚然,对孟家里隐藏着的敌人,她还真是有些防不胜防……

    *

    瑾年进了宅子,正好赶在晚饭时间,难得的一家子人都在,就连时常在外头工作的公公孟辉志竟也破天荒地在家用餐,她算是回来比较晚的。

    她有些不好意思,莉姐带着她入座。

    餐厅上的气氛有些严肃,瑾年虽然看不见,但已然感受到气氛不似以前。

    她忽然想,是不是公公孟辉志在的缘故。凌溶月虽然寡言少语,但时常也会和孟老说几句笑。但瑾年从嫁到孟家来之后,就没听孟辉志和他们晚辈说笑过。她和这公公说话的次数,两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所以,瑾年在面对他的时候,基本都是一根筋绷在心里,敬畏十分。

    “绘景,你明天就跟我去见见霍家大公子。”

    瑾年才拿起筷子,便听到坐在不远处的孟辉志开口。

    转念瞬间,她想到了气氛严重的原因,只是还未有所动作,突然又听一旁的绘景带着赌气的声音拒绝,“我不要!”

    “……”

    绘景这么一声,让餐厅里所有人都安静下来。这个家里,孟辉志所扮演的角色永远都是严肃的,相对于孟老而言,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从未有人这样公开地顶撞过他。

    今天绘景是个例外。

    “爸,我有权利选择我自己想要的生活。”

    “你、你……你都看看你几岁了!!阿樾比你小两岁都已经结婚了,你还想拖到什么时候?而且霍家的大公子,一表人才,配你绰绰有余。”孟辉志没想到一向对他听之任之的女儿会当众反驳他,脸上瞬间失了面子。

    他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单位,都是属于领导的人物,现在又怎么忍的下女儿的反抗。

    “爸,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关心我的终身大事了,你心里不是只有你的政治吗?”

    “……”

    “绘景,别和你爸爸顶嘴。”凌溶月扯了扯女儿的衣摆,脸上明显有些为难。这女儿不管是长相还是身高亦或者是学历还是工作能力都是属于佼佼者,追求的人也是不计其数,可到现在还不肯嫁人,她也是头疼。

    真不知道女儿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她心里的意中人到底长什么样。

    “反正我不要做爸政治上的垫脚石,他想要爬的多高就爬多高,总之别牺牲我。”

    绘景说着便起身,眼眸往坐着的人巡视了一圈,最后落在某个人的身上,只那么两秒,然后便跑开了。

    绘景的离开,孟辉志显然也没了用餐的兴致。

    餐厅上的气氛有些怪异,瑾年握着筷子的手只停留在原处,没再敢有所动作。她作为刚进门的媳妇,这时候也不适合多嘴什么,沉默自是最好的。

    “辉志,你也别太逼她了,她想要什么生活让她自己去选,你有你的事业,绘景有绘景自己想要的人生。孩子大了,随她去吧。该怎么选择,她自己懂的。”

    见到孟辉志也要起身走人,一直没出声的孟老便这般对他道。

    凌溶月也想说些什么缓缓场,却被孟天佑抢了些,“是啊,绘景其实是很懂事的孩子,我看着她长大的,她有自己的想法,大哥,您也别太逼她。总有一天,她会嫁出去的。”

    “你凑什么热闹,吃你的饭去。”孟天佑话音才落,周云不满丈夫的开口,在她看来这些人的矛盾越多越好,反正她是秉着看笑话的态度。

    “今天的鸡肉可好吃了,来,你多吃点。”周云说着,直接盛了满满一勺到自家丈夫的碗里,意思是警告他别多嘴。

    孟天佑无奈叹了口,想着这妻子就是这性子了,也没多计较,沉默地吃起饭来。

    这一餐饭,虽然人多,可吃的沉默。瑾年心系着绘景,勉勉强强只吃了半碗。饭后本想去找人的,却不想管家告诉她,绘景已经出了门。

    想来是散心去了。

    忽然之间,瑾年想通了一些事。

    进了房门,正好听到房内的脚步声,想着是孟君樾。瑾年倚在门口,犹豫了几下,便冲他问道,“你当初说要娶我的时候,是爷爷逼着你的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