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阿樾,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

    “阿樾,妈和我说,你小时候是个调皮鬼呢。”

    “……我妈居然和你说这些?”孟君樾有些异样,他的母亲是比较慢热的人,从一开始就不怎么接受爷爷给他安排的媳妇,但他又深知母亲向来是孝顺,对瑾年来孟家,一直都是得过且过。现如今,竟会和瑾年说这些,想来是已经接受这个儿媳妇了。

    瑾年听到他这般惊讶的语气,不禁抬起头,“为什么不能和我说这些,妈还和我说了些你高中的事呢。”

    “我高中什么事?”

    “一些趣事呗。”

    瑾年为所谓一笑,却听他一声反问,“孟太太,你这是想来我这里打探口风?”

    “……”

    瑾年沉默,这厮实在是太聪明了,不管她怎么旁敲侧击,她都不可能知道他和静姝之间的过去。而凌溶月也是口风之紧,这对母子还真是知子莫若母,知母莫若子。

    “我不能知道我丈夫的过去吗?”

    “你想知道什么?”

    瑾年一顿,忽然露齿冲他笑,“……什么都想知道。”

    “知道那么多,你这么个小脑袋瓜子装的下吗?”孟君樾回眸,见到她这般灿烂的笑脸,心头忽的一软。这妻子还真是美丽呢,安静的时候透着一股仙气,活泼的时候,又像是小精灵。

    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只可惜上天收了她的眼睛,若是能看的见,想必是在海城的名媛里是最吃香的。瞧她现在还是个瞎子,可那王少居然对她念念不忘。

    一想到有人窥觊他,心头莫名不爽。而在他怀里的瑾年又笑开了,“你管我装不装的下,装不下,那听一遍就忘呗。”

    “……”

    对她奇特的思维,他一阵无言。瑾年可不会因为他不说话就此放过他了,他喜欢和她绕弯子,那她就和他绕弯子呗,总能知道些什么的。

    这般想着,便又问道,“你有什么秘密么?”

    “……”

    “我也有秘密,我可以和你交换。”

    交换那两个字惹得他轻声一笑,伸着手就在她的鼻尖处捏了捏,“孟太太,你这当我是三岁小孩呢。”

    “你不想告诉我就算了,反正你也别想知道我的秘密。”

    “你……还能有秘密?什么心思都写脸上了。”

    他的嘲笑,让瑾年有些局促,连忙回应,“哪有。”

    她说着,又张手捂住了自己的双颊。这孩子气的动作,还让他有些莫名心痒痒。

    “反正我有一个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的秘密,除非把你的告诉我。”

    “我的秘密有很多个,你想知道哪个?”孟君樾说着笑了两声,他确实说的没错,光是商业机密就数不胜数了。

    而瑾年倒没想到向来这只老狐狸居然会松口。既然他这样说了,她自然是要知道最想知道的,但有些问题又不能问的太过直白,不然会连带着她的心思都被他知道了。

    寻思了一会儿,才开口,“这辈子最最最最让你记忆尤深的,触动心炫的事和人是分别是什么?不许拿爸妈来充数,也不许说和爸妈或者爷爷姐姐等等有血缘关系的。”

    “……”

    孟君樾没想到她会问他这种事,沉默了一会儿,可还未回答呢,瑾年又道了声——“你要是敢胡编乱造,就是小狗。”

    “……”

    她的话,立马引来一旁小月月的注意,摇了摇两下短尾巴,就磨蹭着过来,一下扯瑾年的裙摆,一下又挠孟君樾的脚背,似乎是不满俩主人的对话。只是爸爸妈妈正在谈正事呢,那有空理它,没了存在感,呜咽了两声,又重新趴回了地上。

    “这算什么秘密?”孟君樾挑眉,声音里带了点揶揄,他自认为这个问题毫无意义。

    可瑾年依然坚持,“算!因为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

    “那你就先说这个嘛。”其它的事,她可以以后慢慢知道。

    瞧着她那般期待的模样,他忽然坏心思地给她加了个折扣,“等价交换,我只能回答你一个问题。”

    “……”果然是老狐狸。

    “你是要选前者还是后者?”

    “……前者吧。”后者她不想猜,也能知道答案了。

    听到她的选择,孟君樾沉着音,开口的时候,又停顿了一会儿,“几年前,去鬼门关走了一回……那时候,我也以为自己要死了,没想到最后的刹那间,阎王爷又把我给放回来了。”

    孟君樾的声音带着回忆的味道,没听到瑾年的声音,低头睨了眼她,正瞧到她那朦胧的神色,忍不住一笑,“别担心,我现在强壮着。”

    “……”

    “可能老天爷是怕你这小瞎子没人要,所以又派我回来,收了你。你说这是不是命中注定?”

    他的那声小瞎子,不像平常人讽刺她那样,没有尖锐,只有细微的宠溺。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

    瑾年嘟着唇,一想到他们在民政局领证的时候,他对她说的那声命中注定,难道就是这个意思?

    可她有些不敢相信呢,这会儿的她居然还莫名地被他那声小瞎子喊红了脸,好一会儿才局促地反驳,“你才小瞎子呢,几年前,我好着,比你都还好。”

    “好好好,你比我好。”他敷衍地应和,那笑声却是润耳,他的声音向来是好听的,瑾年依然有些娇羞,却又听他道,“昨晚时候,你应该体会到我有多强了吧?”

    这话,对她来说,太过露骨,不禁双颊红了,连着耳根子都红了。

    镇定了好一会儿,才将话题又转移回去,“你那个事……是因为生病?还是意外?”她想到在餐厅时候,听到那群佣人的议论,说他因为静姝差点丢了命根子。那么是不是,他现在说的鬼门关,就是指静姝的事呢?

    这个男人和静姝之间到底有多大的感情,他喜欢静姝喜欢的有多深?现在也依然如此吗?

    瑾年没想通这个问题,却又听到他的否认,“没有意外,没有生命。”

    “……”

    “可能也是命中注定。”

    “……”

    瞧着瑾年冥思苦想的模样,他伸手挠了挠她的脑袋,“别猜了,你这小脑袋瓜是不可能猜到的。”

    “……”小气,不肯告诉她,早晚有一天,她会知道的。

    只是,希望知道时候的那天,她的心还可以受自己的控制,不要、不要太过伤心。

    瑾年叹了口气,还以为他们之间的谈话已经结束了,却没想到孟君樾这厮精明着,“好了,现在轮到你说你的秘密了。”

    “……”

    “你感兴趣吗?”

    “你管我感不感兴趣,你说着,我听着。”孟君樾模仿着她之前的口气,一副谁都不碍着谁的气势,还真是让瑾年有些哑口。

    “其、其实……你也不会有太多兴趣知道的。”

    “孟太太,你这是想说话不算话了吗?”

    瑾年眨了眨睫毛,其实,她是在犹豫怎么开口呢,毕竟那个秘密对她来说太过重要了。

    “你现在是在耍赖?”

    她一直不说话,他便一直逼迫着她,最终瑾年抿了抿唇,又清了清嗓子,像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阿樾,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

    “……”

    “谁?”他诧异,这妻子的思维还真是与众不同,连喜欢谁都要告诉他,是打算明目张胆地出*轨吗?

    “是你自己说的,公平起见,只能回答你一个问题。”

    “小月月,你妈妈好像越来越聪明了。”孟君樾伸腿踢了踢正趴在他脚背上的小月月,小月月起身便在他的小腿肚上舔了舔,像是在讨好。

    孟君樾抬头望了眼假装镇定的瑾年,寻思间,他似乎已经明白过来她那话里的意思。

    他是多精明的人啊,什么人,什么话,都不可能会逃的过他的眼睛。

    只是瑾年偏偏天真,笑着回复他刚才的那话,“那是当然。”

    “不,那是因为跟随我的步伐。”

    “……”

    他没有戳破她,可有些事,他们的心中都心知肚明,可有些事,偏偏就是难以说出口。他有他的顾忌,她也有她的骄傲。

    一直以这样的模式相处下去,瑾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是尽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会想正常夫妻那样,坦诚心扉。

    喜欢就直接表达,爱他就直接让他知道。这该是那些新婚夫妻该有的状态吧。

    但,她现在只能是在心默默地默默地喜欢着。

    她不想让自己连最后的骄傲都丢弃。

    *

    海城的梅天一过,广夏便掀起了夏令营,说白了就是公司里组织员工的一个活动。

    而瑾年恰好是这个活动的负责人。

    本来也不用她负责的,但因为上次她自动请缨的王少案子并没有成功,所以,这次,她决定将功补过。她在广夏已经这么多天了,不能因为有点挫折就放弃了别的机会。

    她必须在最快的时间里,在广夏立足。虽然辛苦,但好在得力助手小迪一直在旁边帮忙,所以她身上负担也并没有那么重。

    只是在后来,小组的开会里,突然又给瑾年丢了一个难题。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