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曾为她,丢了命根子

    她知道莉姐这么做,全是为了她好,但她的性格不喜张扬,特别是在孟家这么大的家庭里。无论走到哪,都会接收到不同的目光,或友好,或嫉妒。哪怕你想低调,都不行。

    想着这些人情世故,瑾年终是撑着床尾起身,她是想给他走两步的,但双腿一下地,莫名就软了下来。

    她才移动了两步呢,腰间处的酸痛就开始阵阵刺激。以往她的身子没这么弱,时常像女汉子似的,甚至有时候比男人的力气都要好。可能是因为出了那么一场车祸吧,身子骨不如之前,也或许昨晚是她前所未有的经历。所以,这会儿的她不仅疲乏,还带着有些娇弱的羞。

    “你还是去床上好好躺着吧。”孟君樾瞧着她那摇摇晃晃的身子,不禁有些头疼,话说,昨晚的他也没怎么折腾,这女人怎么就这这么弱不禁风呢。

    “其、其实……我挺好的。”瑾年尴尬一笑,怎么感觉此刻的画风不怎么对劲呢?

    他们有过那么一夜亲密之后,此刻不是应该你侬我侬吗?他怎么就对她如此……像是冷淡。

    “是挺好的。”孟君越将她从上至下都瞧了一番,才道。在瑾年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他已经过来将她抱上了床。

    他伸手就给她盖上了被子,又让她再多休息一会儿。嘱咐完了之后,就准备出门,却被瑾年拉住了。

    “你……怎么了?”

    是她哪里做的不好吗?还是哪里让他看不惯了?为什么他如此冷淡呢?

    “你身子太弱了,多休息,别瞎想。”

    “……”

    瑾年抿着唇,晶莹剔透的眼珠像是被蒙上了一层失落,垂着眸,耳旁听着关门声,不知怎么地,心里头总觉得难受。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变得越来越感性了?

    *

    瑾年闷头又睡了一个上午,莉姐也没进来打扰她,直到中午的时候,她是被饿醒的。

    可能睡的太久,脑袋有些昏沉沉。坐在床头又合了一会眸,才算真正清醒过来,喊了几声莉姐,却不见人影,倒是小月月跑到她床边,蹭了几下,总算是吸引了瑾年的注意。

    小月月对她呜咽了两声,像是在讨好,这小家伙总是喜欢对她卖萌,瑾年高兴了便在她的脑袋上摸两下,抚脑袋对这家伙来说是主人给它的莫大奖励。

    瑾年穿好莉姐给她早就准备在床头的衣服,小月月便蹦跶着四小短腿带着她下楼。

    餐厅里有佣人的说话声,似乎是在议论自己和孟君樾的。

    “嘿,你听说了吗,昨晚少爷是抱着少夫人进房门的。”

    “我也听说了,咱们这少爷昨晚一定很猛。”

    “那是当然,少夫人可有福了。”

    佣人们的这几声议论,让瑾年迅速联想到昨晚,即使她处在黑暗中,但他带给她的那些感觉是真实存在着的,心头娇羞着,惹得两颊又开始微红起来。

    小月月像是感受到主人的情绪,小尾巴摇晃了两下,似乎也在为瑾年羞羞呢。

    “我说,咱们之前都猜那个叫静姝的会成为少夫人,还真是事事变幻莫测,有些早就预料好的事,居然也会变……“

    “这就应该叫命运。静姝啊,注定成不了咱们孟家少夫人。话说静姝和少夫人之间,我还是觉得少夫人比较有大家闺秀啊。”

    “可不是,毕竟少夫人也是出身名门,静姝和咱们一样都是普通人。”

    “咱们少夫人虽然瞎了,但那气质还是在的,不过前两天,我看静姝来孟家的时候,也是女大十八变啊。”

    几个佣人一听这话,立马围上来,“你见过静姝了?”

    “是啊,前两天她和冯家少爷来探望少夫人,那会儿正好我值班。静姝啊,和以前的小清新完全不一样。现在的她,魅力,高雅又漂亮,我都快找不到词语来形容她了,总之啊,就是和以前翻两翻,难怪咱们少爷还对她念念不忘呢。”

    “男人都是吃着嘴里的,看着锅里的……”

    “不过,我听说,很久之前,少年就拿静姝当宝啊。”

    “这事我也听说了,好像还说咱们少爷曾经为了静姝,差点丢了命根子!”

    这话似乎过于劲爆,立即引来一片人的唏嘘,“这么严重啊!!”

    谁又咳嗽了两声,一转身才发现了站在身后的凌溶月,一群人立马站成一排,恭敬问好,“太太!”

    凌溶月站着好一会儿未说话,脸色虽平静,但又不似平常那样,有种暴风雨来临前的不安宁,果真,又过了一会儿,便听她开口——

    “到底还要我提醒几遍?谁敢在这个家提到静姝,谁就给我走人,立马走。”

    凌溶月虽在孟家有威信,但平时对下人们也几乎和蔼,倒没有什么架子,虽然自个也是出身豪门。孟家的佣人相对于周云二太太而言,大都是偏向喜欢这大太太的。

    这会儿瞧她如此说话,想来是真的怒了。老虎不发威,也不能当她是病猫,一排中的领头先反应过来,“大、大太太,我们错了,下次再也不提了……”

    “你们只要做好自己本分的事,孟家都是欢迎你们的。但倘若又让我听到嚼舌根,那么不好意思,孟家大门就在前面,不远送。”

    “大太太,我们再也不敢了,您就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在这孟家里,虽然说只是一个佣人的身份,但几乎所有人都花费了大力气才进来的,就不说那和白领一样的工资,光是待遇就好到不行。所以说,怎么也不能就这样轻易被辞退。要找到比孟家更好的主子,在海城可就难了。

    “我也不是非要赶你们走,总之下不为例。”凌溶月叹了口气,也没再多计较。她对待事情,只要不是太过极端的,都不会偏激。这些人,打个工,也是不容易,她也就没有太过的必要再说什么。

    几个人瞧着凌溶月这般松口,连连立即点头,然后退出了餐厅外,只是这才要出门口呢,便看到站在不远处的瑾年,个个脸上几乎都大惊失色。还是领头的,先反应过来,对着瑾年打了声招呼,“少、少夫人……”

    瑾年一直处在旁听中,脸上虽为平静,但内心早已波澜。她也没打算刁难这些人,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佣人们便匆忙地退散了。

    许是这些动静,吸引了里头人的注意,凌溶月往出来走了几步,便看到不远处正拉着狗的儿媳。脸上原本不悦的神色敛了敛,便朝瑾年笑道,“睡醒了?”

    “睡了好久了。”瑾年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

    她睡了一上午,都没赶上早饭呢。也不知道这婆婆心里会有什么想法,最近凌溶月没怎么去外边出差,所以,她们婆媳几乎是天天见。

    “那正好,一起过来用餐吧。”凌溶月说着,又亲自拉着她进餐厅。瑾年能听的出来,她话中的语气还是友好的。

    “阿樾说,你昨晚累着了,这孩子啊,从小到大被惯坏了。”凌溶月说这翻话的时候,目光几乎是盯在瑾年的脖子上的,那若隐若现的吻痕,再加瑾年脸上浮现出来的娇羞,还真是没能瞒过她这早已经历过的人。想来昨晚,这儿子和儿子是动了真格了。

    “瑾年,你就多担待点,要是他真对你怎么了,你就来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瑾年听着她说的,顿了一会儿,终究笑了声,“他……对我挺好的。”

    “挺好就好,这孩子的脾性,我这当妈的还是知道一些的,你可别在我们孟家受了委屈就行。”

    “来,多吃点。”凌溶月说着就给瑾年的碗里增了一铁勺营养粥。

    婆婆比之前要来的热情,这点发现让瑾年有些摸不着点儿。她握着勺子的手,捣鼓了两下热粥,突然又听对面的人道,“我听阿樾说,你们准备要孩子了?”

    “……是的。”

    瑾年犹豫了一下,想到昨晚时候,他在碰自己之前确实是说过这么一句,说要个孩子。但没想到,到今天,凌溶月就知道了。

    她忽然有些不喜欢这样,因为生孩子的事,在她看来,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那是一个甜蜜的事,她想要藏在心里久一些,再让别人知道。

    可今天在婆婆的嘴里听到,怎么感觉孟君樾是在完成任务呢?

    还是说,是自己想多了?

    最近的她,确实是挺爱胡思乱想的。

    凌溶月不知瑾年所想,又接着道,像是在传授经验,“这要生孩子的女人啊,就得多补补,我比你有经验,可别让自己太瘦了。这对孩子不好,对你也不好,到时候肚子大了,那就得累着了,走起路来比别人都要吃力几倍。”

    瑾年感受到凌溶月又往她的盘里夹了只鸡腿,她的食量本来就小,这一下子就吃这么多,确实是有些困难。但婆婆这么好心好意,她也拒绝不了,只能吃一点算一点。不过为了防止凌溶月又给她夹菜,她选了个话题,偏向婆婆的注意力。

    “妈,阿樾在高中时候的趣事,能和我说说吗?”

    这问题虽无意,但她早就已经想问了。

    但,凌溶月这般精明,一下就明白了瑾年嘴里说的那趣事是指什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