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我是你妻子,我也能管你

    王少说着,指尖在瑾年柔滑的脸蛋上划了两下,动作下*流至极。

    瑾年只感觉自己全身都在颤抖,她害怕,她是真的害怕,这么一圈人都围着她和小迪,她又看不见,到时候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数。

    “小瞎子,上次你让我吃了牢饭,这笔账怎么着也是要找你算的。”王少一手抓着瑾年的肩膀,又是俯身凑近她,脸上透出来的神色满是yu望。

    “要是能让我爽上一个晚上,我之前吃牢饭的怨气,差不多也就能消了。”

    “恶心!”瑾年咬紧牙关,嗤了一声,绝美的脸蛋似乎是被气的,红通一片。

    “我恶心?有本事,你就别来这里啊……我就纳闷了,你们孟家是缺钱还是缺人,居然让你一个尊贵的……孟家少夫人出来跑场子。”

    “啧啧啧,你这少夫人的头衔只是当着玩玩的吧?”

    “……”

    “倒不如跟了我,起码我还能保你,让你舒舒服服地过着上流社会该有的生活。”

    王少越说越离谱,其实他还真是喜欢瑾年的,毕竟这个女人长得美,虽然有缺陷,但那张脸蛋就是让他魂牵梦萦。若是,他还没结婚,说不准,他真想娶这个瞎子,他这辈子就没见过比她更好的女人,每次见到她,总是能让他心痒痒,最大的想法,就是将她狠狠地压在身下,蹂*躏一番。

    “你做梦去吧。”瑾年不甘示弱地回嘴。若是跟了这样的男人,她还不如去死。

    瑾年表现出来的十分厌恶,王少也没生气,反而怒着笑,“你这小嘴还真挺硬。”

    “……”

    “没事,等你喝了这十杯,你就硬不起来了,到时候只会让你说软的……”

    “……”

    瑾年懒得和他计较,掂量着手中的酒,只希望自己可以撑过十杯。

    在心里鼓了股口气,仰头就要将那酒给灌下,只是,酒才到唇边,包厢里突然又传来声音——

    “我说这里怎么这么热闹,原来是王少在啊?”这熟悉的声音,还带着一丝调侃,瑾年的注意力处在高度集中下,自然不会听错。

    她知道,是他来了。原本紧张的心忽地就放松下来,她知道,有他在,自己肯定不会再吃亏了。

    “哟,这是孟家大少么?”王少挑着眉,脸上的表情依旧吊儿郎当。即使知道眼前的孟君樾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惹,但他王少天生就是不怕谁,所以这会儿也是无所畏惧,哪怕此刻正在玩弄别人的老婆。

    孟君樾瞄了眼身旁两颊通红的小女人,大掌攀附在她的肩上,便将瑾年搂进怀中,若不是这个包厢的门开着,若不是他正好经过,还真不知道他的妻子被这么多个男人包围。

    瑾年本就因为之前的那杯啤酒弄的有些醉醺醺,这会儿又被孟君樾这么一揉,顺势整个人都跌落进他的怀中。

    “怎么样,牢饭吃的爽吗?”孟君樾揉着怀里的人,便冲对面的王少抬起下巴。

    不论语气还是气场,他都高于他人一层,或许他孟君樾天生就有这个能力,只要他一开口,总是能震慑住所有人。

    包厢里原先起哄的那些人,在这么一会儿时间里,酒也醒的差不多了,混沌中才发现自己已经卷入两位大少的冲突之中,顿时后悔不已。

    这王霸少惹不得,但孟君樾对他们来说,更是不能碰,不然等哪天大祸临头了,都无从所知。

    只是这王少既然已经和孟君樾对上了,也是有自己一定的气场,冲着他刚才那话,便回应,“里头饭菜还挺可口的,要不改天你进去吃两口?”

    “既然你这么喜欢,我可以再次送你进去。”

    孟君樾说的平静,语气里像是在唠家常,俊脸上的神态也是平和,只是那双幽暗的眸子里隐藏着的情绪,没有人看透。

    他,这是怒到极致了。瑾年在他的怀里,已经感受到他放在自己腰间上的手不住收紧,可偏偏王少不看脸色,两手一摊,冲他笑道,“非常期待你将我再次送进里面的本事。”

    孟君樾双眉同时挑起,没有再回话,对于无关紧要的人,他向来不喜话多。低头在瑾年耳旁道了句,便拉着她出了包厢。

    瑾年因为那杯啤酒,心绪都有些涣散,这会又被他这样快步流星地拉着,整个人跌跌撞撞的。不过在出包厢前,她还是听到了包厢里头的声音。

    那种熟悉,又带着洋洋盈耳,她想除了静姝,不会有别人。

    “王少,好久不见。”

    “少,这位美女又是谁?”

    “老同学。”

    “……”

    瑾年不知道静姝和王少居然也认识,想来静姝真是在海城土生土长的,不然也不会认识这么多人。只是她才听到老同学那三个字后,别的便没再听到了。因为孟君樾已经将她拉着走了出了老远。

    “你别走那么快,疼……”

    瑾年朝着他喊,这男人的大手一直圈着她的手腕,而其中的那股力度又很足,她几乎被他拖着走,还真是有些疼。

    只是即使听到她这般喊,他也没停下步伐,狠下心继续拉着她走。瑾年索性弯下了身子,她怕自己再这样被他拖下去,她的手都要被拖断了。

    她不知道自己又是怎么得罪这个男人了,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变得如此生气呢?

    瑾年蹲着身子,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孟君樾瞧着她这般,两眉微蹙,“起来。”

    她无所动作,他索性又去拉她。

    “你干什么?”

    “我让你起来。”

    不怎么友好的语气,还带着命令式,瑾年光是听着就不觉顺耳。她倒是没见过他这种时候,却也不怕他,直接问道,“你在生什么气?”

    “……”

    孟君樾沉默,就在瑾年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却听他带着情绪话的语气开口,“宋瑾年,是我养不起你,还是怎么地,你要这么委身来这种地方陪别的男人喝酒?”

    他很少这样连名带姓地叫她,瑾年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这事,确实是她疏忽了,但,他没必要生气成这样吧?瞧他说话的语气,恨不得将她撕成两半呢!

    “我、我先前不知道是他。”如果她知道这个王少就是之前欺负过她的那个王霸少,打死她也不会来谈合作的。不管她再怎么想在广夏里干出业绩,她首先也要先保住自己的安全。

    “不管是不是那个人,这种地方是你能来的吗?”

    他的这句反问,瞬间勾起瑾年的疑惑,“我为什么不能来?”

    “宋瑾年,你懂不懂洁身自好?”

    “你之前不也带我来这里?”

    “那是因为我在你身边。”

    “那有什么区别,那时候我不也被人欺负了吗?”他和自己耍脾气,瑾年也带上了小情绪,确实她说的话也对,即使知道他现在很不悦,她也没必要道歉什么。

    “还有,你和静姝怎么就可以来这里了?你们不是谈工作吗?谈工作谈到这里,又想说明什么?”

    “……”

    “你倒是解释啊。”

    一直没听他回复,瑾年也无心和他争吵,因为他的隐瞒,他们每次的争论最终都不会有她想要的结果。

    想来他和静姝来这里,真的是叙旧的吧。不然为了工作而来这种地方,是不是太过不合理了?

    “我和静姝是来这里有事。”

    不知过了多久,瑾年听他这么一句回复,本是不想理,但还是没忍住,启着红唇便问道,“什么事?”

    “……”

    “不能让我知道吗?”记忆中,她都不知道对他说这句话说了多少遍了。这个男人有太多的神秘,总是都不肯让她知道。

    可越是这样,她心里头的好奇心便也就越重。

    “我是你的妻子,你管着我的同时,我也有权利询问你的事。”瑾年在逼问,天知道,她有多不想干这种事,可还是就那样顺其自然地就说出口了。

    “我们谈工作上的事。”

    “我和小迪来这里,也是为了工作上的事。和你和静姝是一样的性质。”

    “可你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还谈工作?”

    “谁说我被人欺负了?你没有看到我正喝酒喝的享受其中吗?”

    瑾年死鸭子嘴硬,目的就是为了气他,虽然知道自己这样很幼稚,但总算是把对方逼急了。

    “宋瑾年!”孟君樾再次连名带姓地叫她,可宋瑾年那三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的。

    她知道,她这次是真的将他给逼急了。许是因为看不见吧,她也不知道他此刻脸上是什么样的狰狞,依旧无所畏惧,下巴一抬便回道——

    “怎么了?难道你和静姝谈工作的时候,你们不喝酒吗?”指不定还干了其他亲密的事呢……

    请允许她的脑洞大开一下,谁让他们孤男寡女在这种地方开包厢,是个人都会想歪,更何况她还是他的妻子!

    “你还真是伶牙俐齿。”他再次沉着声音,继而在瑾年未反应过来之际,伸手便将那倚靠在墙壁上的该死女人扛上了肩头!

    *

    不好意思,更新来晚了,今天两更结束,奇葩这两天都在医院,也不知道母亲大人啥时候能出院,尽量会早点更新。大家都注意点身体啊,生病了可不好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