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让我照顾好有残障的妻子

    他正好附在她身上,他投入,却被她的这句话打断。

    这话像是定海神针,一下就将他的理智拉回,他从黑暗中抬头,借着窗外映射的灯光静静地看她。

    瑾年也在等着他回答,可久久没听他说话,心中不由得失落。

    她曾经在书上看到过,一个男人会对一个女人做亲密的事,不一定是因为喜欢,也可能单单只是因为性,男人可以将性和把爱分开,但这对大多数男人来说,是正常的。

    她不禁想,难道说之前,他对她的那些吻,只是一时冲动的兴起?

    他说,她长得好看,是不是因为好看的原因才会让他冲动,而当一切归为平静的时候,他对她就不存在什么喜欢和爱了。

    那么,她现在来问他喜欢与否的问题,是不是让人觉得她有些可笑的幼稚?

    瑾年心里暗暗自嘲,却听他低哑的声音轻轻道了一句,“可能是喜欢的吧……”

    那声音喜欢,她默念了好多遍才回过神,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那、那现在呢……”瑾年终又是鼓起了勇气,她愿意给他生孩子,可也要一份确定的感情,哪怕他的喜欢现在来说,还不是那么强烈……

    她啊,是不是太没出息了?

    瑾年又开始乱想,他从她身上半起了身子,“如果说也是喜欢呢?”

    “……”

    “你没有骗我?”

    “何必要骗?”

    “哪种喜欢?”

    “你想要哪种,就是哪种。”

    “……”

    好吧,每次和他谈判,她永远处在下风。每次说到关键,他除了和自己绕弯子外还是绕弯子。

    这个男人隐藏了太多秘密,是让她怎么也摸不清看不透的,就连自己也开始奇怪,怎么就会对这么一个神秘的男人……心动了呢?

    还真是有些匪夷所思呢。

    瑾年咬着下唇,脸上有着藏不住的心思,孟君樾没有再压着她,起了身下床。感受到他的突然离去,她不禁追问,“你去哪?”

    这声音有些急切,甚至让人听着还有些迫不及待,瑾年也是后知后觉。孟君樾却侧过身,朝着在窗外进来光线中的她,压抑着道,“孟太太,你家亲戚来了,你不知道吗?”

    (⊙o⊙)…

    瑾年一愣,好些没反应过来,直到小*腹上传来隐隐的阵痛,她才明白他那话里的意思。刚才一时情绪,她还真把自己来姨妈这事给忘记了。

    不过,让她纳闷的事,他是怎么知道的?

    不禁一回想,还真感觉到他的大手抚摸过她的双腿,甚至是内侧……

    他大手在她腿*间的触觉,如痒一般,一直颤动着她的心尖。等回过神的时候,瑾年的面颊已通红,而浴室里的淋水声依旧……

    *

    广夏和冯家的项目启动后,孟君樾似乎比以往又更忙了些。瑾年作为他的助理,会偶尔去公司里转溜一圈,几乎只是为了摆摆样子,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工作。

    她这样做,也是为了让公司里的一些董事能够心服,毕竟她手里握着的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上上下下都盯着。

    瑾年也不惧怕,自个做着自个的事,那些董事为难她,还要先看看孟老的脸色。但之前爷爷也告诉过她,如果哪天他病了,走了,就没有人会这么保她了。他让她在众人面前拿出孟家女主人的风范,可即使手握兵权,若是兵不肯听她,那她也只能是个摆设。

    瑾年忽然有些烦恼,到底要怎么样做,才能让广夏的董事、员工都对她心服口服……

    她独自坐在办公室里,想了很多,小月月乖巧地趴在她的脚背上休憩,办公室里安静之际,直到被人敲响。

    “进来——”

    瑾年才喊了一声,门口的香水味便飘过来,这味道让她脑海里瞬间起了记忆,她猜测眼前的人应该是孟君樾的秘书——程美兰。

    即使,对方一直未说话。

    “什么事?”瑾年先开了口,果真听到属于程美兰的声音。

    她这个助理和秘书之间向来没有什么工作的交流,况且这个时候程美兰不是应该陪孟君樾在工地吗?

    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而这个秘书又是向来针对自己。不知道今天来,又要对她讽刺些什么了。

    瑾年从小到大还没怎么讨厌过一个人,程美兰是个例外,虽然二婶周云时常针对她,但毕竟自己占据了二婶家的股份,她能理解。

    可这程美兰,自己可从来都没得罪过她呀。就算是为了静姝对她出气,那也不需要每次一见面,就对她各种言语上的伤害,真是有些过分了。虽然以自己这样的身份,要辞掉她,是轻而易举,但她知道程美兰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能够在孟君樾身边干事的人,不可能会滥竽充数。

    而且孟君樾不喜以公徇私。再有,她是董事们最窥觊的,她若是还未给广夏做什么工作,就先新官上任三把火,想来她以后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了。

    就算爷爷保着她,总有一天会有疏漏的时候。

    瑾年一时半会儿,想了好多。程美兰已经将手里的东西放到她面前,瑾年感觉到眼前放着的东西,正冒着热气。

    “这什么?”

    “阿樾让我给你拿来的便当。”

    “……”

    那声阿樾让瑾年蹙眉,似乎和程美兰认识后,她就一直听这秘书这样亲昵喊人。虽然听着,心里有些微微的异样,但想想,他们曾经是同学,这么叫法也无可厚非。

    “他不回来了吗?”

    早上,孟君樾将她带到了公司,没过一会儿就跑去了工地,临走的时候,说是要回来带她去用餐,这会儿却让程美兰给她送,想来是应该忙吧。

    不过,他能在工作的时候,还没忘记她。瑾年心里不禁起了一丝小小的愉悦。

    她正这样想,程美兰的再次开口,彻底打破了她的好心情。

    “静姝今天来工地查工,她和阿樾对工作的事,正好趣味相投。到了午饭时间,阿樾就请她去外边吃饭,毕竟两家公司的负责人友好往来,是必须的。”

    陈美兰话中有话,她是想告诉瑾年,妻子在孟君樾的眼中根本就没有工作重要,当然,还将静姝提为了重点。

    说白了,她就是想借着这事气一气瑾年,偏生瑾年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没见到自己想见的结果,程美兰皱起眉头,再次开口,“他们去的地方应该是高档餐厅吧,听说有些人是不能进入的,比如说衣冠不整的,比如说腿脚不便的……”

    “……”

    她话到一本戛然而止,鄙夷的目光在瑾年身上浏览了一圈。

    瑾年自是听出她话中的意思。

    程美兰在讽刺自己的眼睛,间接说她是个不完整的人。

    不过,瑾年也没打算和她较真,红唇抿了抿,问道,“静姝经常会去工地吗?”

    “那是当然,毕竟她是对方的负责人。哎哟,他们工作时候的那个默契度,简直羡煞旁人,有时候我跟着他们身边,都会觉得自己是个电灯泡呢。”

    程美兰的语调有些怪,当然瑾年知道她是特意将话里的意思扩大化。

    不过,她也相信程美兰说的这些,应该事实存在过。

    “你出去吧。”瑾年不愿再听到她的声音,淡淡道了句,程美兰这会倒是看到了她脸上的失落,心下一悦,连带着被修剪得完美的眉头都跳动起来,接着又是一声阴阳怪气,“不需要我喂你吗?”

    “……”

    “阿樾可是说了,让我照顾好他那位有残障的妻子。”

    瑾年听到残障那两个字,拿着筷子的手猛然一紧,随即又恢复了平静的神情,“……我的手还没有断。”

    程美兰听她这样说,涂着豆蔻的指甲遮唇一笑,“那你好好用餐吧。”话音一落,便踩着十公分高的高跟鞋扬长而去。

    瑾年没有再听到高跟鞋的蹬蹬蹬声,烦闷的心情终于有了一丝舒缓,但一想到孟君樾丢下自己,却跑去和曾静姝用餐,舒缓的心情又开始微微烦闷起来。

    蒙了几口米饭,她以为可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居然不行。

    是谁说吃东西可以缓解烦闷的,那对她看说,是骗人的!

    瑾年微起了身子,摸索到可以报数字的电话机。犹豫了一会儿,终是没有忍住,拿起话筒,拨打了那个早就烂熟于心中的号码。

    十一个数字,每按一个,她的心尖就颤抖一次,似紧张,连带着手心都出了层汗。而在等待接通的时候,她发现身体里的那颗心脏都快不听使唤了。

    一直一直加速地跳动着,直到接通。

    “阿樾——”

    一接通,她便先开了口,那低沉婉转的声音,通过话筒回了声。可还未等她继续往下说,那端便传来声音,“阿樾,你要的牛排要几分熟的,还是和以前一样八分么?”

    俏丽又熟悉的声音,除了曾静姝,不会有别人。而那句简单的询问,早就透露出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有多熟悉。

    看来,程美兰对她传达的话,还真是符合事实啊。西餐厅,确实是一个高档的地方,他还从来都没带自己去过呢。

    “什么事?”瑾年没听到孟君樾对静姝的回答,倒是有些不耐烦地问她这么三个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