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阿樾,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瑾年正困顿着呢,没想到曾静姝会跟在他们后边。

    她感觉到孟君樾拉着她的手,明显一顿,继而慢慢放开,在他松手的那一刻,她只感到心尖忽地有些疼。

    “我让莉姐先带你回房。”他垂眸朝她说了一声。瑾年无所反应,只是愣愣地站在原地,就在他准备下楼的那一刹那,她突然伸手拉住了他。

    孟君樾回头,微挑俊眉,朝她望去。只见瑾年抿了抿唇,欲言又止。

    其实,她是想对他说,不要走,不要跟静姝走。

    可,心里头的那股骄傲没让她将心里话脱口而出,只是朝他微微弯了红唇,“你……早点回来休息。”

    孟君樾只嗯了声,便将瑾年交到了莉姐手上。

    *

    瑾年听着他那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好一会儿回不了神,直到莉姐喊了她几声,才反应过来。

    她被莉姐带着走,直到上了房间。

    瑾年好一会儿心神不宁,洗漱,换衣,几乎都是莉姐在提醒着她,直到睡在床上。

    莉姐出了门,她便独自一人在床上躺着。

    可原本的困顿,在一瞬间莫名没了睡意。

    她的心,忽然变得有些空虚、有些难受、还有些在隐隐地作痛。

    努力地催眠自己入睡,耳旁却总是想起静姝在楼梯口叫住孟君樾时候的声音。她不知道静姝要和孟君樾说什么。

    而他们之间的话题,又会是什么?会说到自己吗?还是单纯地叙旧?

    ……

    瑾年想的头脑思绪都开始混乱,一番辗转反侧,索性从床上起身。

    她睡不着,却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其实,她最想知道的,还是他们之间的谈话是什么,可偷听,总是不太好的吧,况且,她还不知道他们此时此刻在什么地方……

    瑾年寻思着,正好,未合实的窗口,透过一丝冷风。她下了床,边摸索到窗前,那股冷风还真是能吹散她那有些烦乱的思绪。

    瑾年站的有些累了,便坐在飘窗的窗台上,外边隐隐约约传来淅沥声,似乎又下雨了。

    这下雨的季节,总是能让人多愁善感。

    瑾年在窗台上坐了挺久,直到入睡前,也没见孟君樾回来,迷糊间竟就这般倚在身后的墙壁上,入了梦。

    孟君樾回房的时候,正好瞧到那抹窝在飘窗里的身影,昏暗的视线中,正好瞧到她那长又卷的睫毛,宁静的小脸,总是散发着魅惑人的能力。

    他不觉放轻了脚步声,可瑾年睡的有些浅,眉间蹙了蹙,动了动身子就要醒来。

    她似乎已经忘记自己此刻还在飘窗的窗台上,好在他步伐快,三步流星地就到她面前,伸手接住即将要落在地上的她。

    这落入怀抱的动作有些大,瑾年转念间已然醒来。

    她闻到来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熟悉气息,心里不觉一阵安定。

    “他们呢?”迷糊间,她又想到曾静姝和冯道翰。

    “回去了。”

    他简略地回答,转而将她抱到不远处的床上。

    他给她盖上被子,似乎还要离开的意思。

    此刻的瑾年已经清醒了大半,察觉到还要走,她不禁再次伸手拉住了他。

    或许是因为在窗台上坐着有些久,被冷风吹着,五指都有些发凉,她这样握住他,他自是感觉到来自她指间的温度。

    反手就将她的小手包裹住,继而在床沿边缘坐下。

    两人,一阵无言。

    他在等她说话,她在犹豫自己的开口,最终,过了好一会儿,他在昏暗的视线中见到她那微启的红唇。

    “怎么了?”最后,还是他先问道。

    “……静姝,和你说了什么?”

    再三犹豫后,瑾年还是没忍住心中的好奇心,她想,现在的她已经越来越不像从前的自己,怎么感觉好像……好像开始越来越在乎他了……

    孟君樾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转而问,“你想知道?”

    瑾年一愣,然后点头。

    “你和静姝真的……”曾经在一起过吗?

    她话到一半,又戛然而止,他们之间似乎不太适合问这个问题。

    “真的什么?”

    听到他的话,瑾年忽地感觉到些许不好意思,局促中扯了别的话,“你们是朋友?”

    “高中同班同学。”其实,也不能算一直同班,静姝是跳过级的……孟君樾回答着她的话,思绪忽地有些飘远。

    “你们的关系很好吧?”

    “还行。”

    “……”

    瑾年突然发现他们这样的一问一答,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她因为紧张,因为害怕承认自己对他的在乎,总是在关键时候扯着别的,所以一直不能知道她想要的重点。

    深深吸了口气,想要平复心情,可即使装的再淡然,也总是忽略不了心尖处的颤抖,只因为他。

    “那时候,你就喜欢静姝了吗?”瑾年又开始这个他一直未给她过答案的问题,只是,他依然没有回答,就和上次在车里时候那样,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她也没有逼他,转了个身子,将自己面对他,即使知道自己看不见,她却大约朝着他的方向开口,“阿樾,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她很少这样喊他的名字,大多数时候,直呼其名,要么称他一声孟先生。

    只是,他没有声音。就像是消失在房间里似的,就连呼吸声都快让她无法察觉。

    “难道你连这个都回答不了我吗?”

    瑾年从床上坐起了身子,即使满目黑暗,但她知道他就坐在她身旁,只要她伸手便能触及到他。

    他一直不说话,她真在黑暗中摸索起来,直到摸到他的那张俊脸,指尖首先触及到他那高挺的鼻梁,鼻尖微微冰凉。

    瑾年在脑海中构思起他的模样,她知道他长得很好看,只是没有机会一瞧真面目,上次被绑架的时候,她也只是看到他那模糊的轮廓,然后便再无其它。

    她的手渐渐开始从他鼻梁上转移,直到捧起他的下颚,却突然被他的大手包裹住。

    各自双手触及的那一瞬间,瑾年忽然发现,她似乎又在他们之间的定位中越界了。

    为什么就这么难控制住呢?

    明明在结婚之前,她想要的结果,是相安无事啊。

    可,怎么就、这么快地转变了方向……

    瑾年等了好一阵,也不见孟君樾回答,就在她以为,他不打算理会自己的时候,却听他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就是每天都想亲她,想吻她,想和她做尽世界上做亲密的事。”

    “……”

    他的声音一如之前那般婉转悠扬,每一个字都带着磁性的魅力。

    瑾年光是听着,就感觉那是一种享受,她想,他不去当主播还真是有些可惜了。

    “那你这辈子亲过几个姑娘啊?”瑾年开玩笑似地问他,殊不知,她真正想知道的是,他和静姝之间也做过亲密的事吗?

    她以为他不会回答她这样无厘头的玩笑,却不想,他竟还真做认真状,回复,“没几个。”

    “……”

    “和谁最亲密?”

    “你这是在翻我旧账?”

    “女人都喜欢干这种事,你不知道?”

    “所以,为了证明你是女人,你打算和我秋后算账?”

    “……”

    “其实,咱们来做点事,自然我就能知道你是女人了。”

    瑾年一下还没听出他话里的内涵,胸前只感觉到一阵忽凉,她宽松的睡衣被他拉开,接着他的大手就附上来。

    瑾年没想到他的动作会如此大胆,伸手就制止住了他。

    “爷爷和妈妈,今天都在催我们生孩子了,难道我们不应该抓紧一点吗?”

    “……”

    瑾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不是在和他讨论静姝的事吗,怎么一下子就扯上生孩子了?

    他说喜欢一个人,才会想和她做亲密的事,那他们现在如此亲密,莫非,他是喜欢她的……?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心脏像是被打鼓了一般,竟小小地雀跃起来。

    可,虽然是雀跃,心还是有些不由得地紧张,那种紧张就像是小姑娘似的,两颊上微带起了些害羞。

    她虽然握着他的手腕,但力度明显不如刚才那样,她忽然真的想给他生孩子了,如果他真的喜欢她。

    或许说,陷入爱情中的女人都是无知又麻木的,还有些幼稚。

    当他挣脱开她的手,将她的身子放在床上,自个高大的身子也附上去的时候,瑾年心中又是一阵无名来的紧张。

    她两手抓着他衬衫衣袖上的布料,连带着指尖都冒出了些汗水,微微湿润。

    他附上她的唇,亲吻着她的脖间,他们之间的姿势如缠绵中的鸳鸯。

    瑾年开始渐渐地在他的气息中沉*沦,她听到他那越来越重的喘息声,当他再一次吻住她脖颈的时候,她微微偏了偏脸蛋,想到他刚刚回答她的那个问题,——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就是每天都想亲她,想吻她,想和她做尽世界上做亲密的事。”

    心尖处雀跃着,她不禁再次开口询问,“阿樾,你之前亲我,也是因为喜欢我吗?”

    *

    不好意思,更新晚了,奇葩这两天在医院照顾妈妈,哎,码字的时间真是在海绵中济水,大家见谅下

    今天两更结束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