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阿樾为了你出了事

    瑾年听到冯律师止住了脚步声,她才微抬起头,面向孟老,“爷爷,法官怎么判,就怎么判吧,我们不要再施加压力了。”

    孟老一愣,心想道,这孙媳妇可太好心了,她这样指不定以后被谁欺负呢。

    没听到孟老说话,瑾年又道,“爷爷,那个叫胡二流的人,并没有怎么伤害我,他反而在危急的时候,救了我。”

    “噢?”

    孟老一声惊讶,瑾年便将当时的情形说了一遍。

    当时,她在被那混混欺辱的时候,真的已经是无力抵抗了,那会儿的她一心想死,幸好胡二流还有那么一点道德底线,将混混从她身上拉了下去。不然,她想,她现在已经命丧黄泉了……

    “可就算这样,这胡二流也难逃法律的制裁!”孟老虽有些被她说服,但心里依然愤懑不平。

    “爷爷,我们就帮一帮他的孩子吧,真的很可怜呢。”瑾年说着,脑海里忽然想到昏迷时候,那小女孩的哭泣,她隐约听到小女孩子在喊着爸爸,稚嫩的声音,沙哑的喉咙,五一不让人感到心疼。

    再又联系到绘景之前和她说的那些,她真的不忍心就这样见死不救。

    她想,最后胡二流没有点燃炸*药,和那小女孩也应该有很大关系吧……

    “瑾年啊,你可不能这样,太好心了,你这样。你这……”孟老说着,突然顿了顿声,语气里对这孙媳妇透着无奈,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这样善良,以后爷爷走了,你让爷爷怎么放心的下?”

    像他们这样身份的人,生活是比较复杂的,钱多了,权利大了,就会招人眼红。如果没有防人的意识,那就会很危险。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绝不能得过且过。

    “爷爷,我现在多积善德,说不定以后上天就会眷顾我呢?”

    瑾年微微一笑,她想到在那危急时候,她的视线突然变得忽明忽暗的,她当时已经能够看到一些影像了。她想,说不准等某一天,她一睁开眼,就能够看见了呢。

    孟老听着她这样说,也不知该怎么反驳,只好让冯律师照着瑾年的话去做,就当是为这孙媳妇积善德吧。

    *

    瑾年经历了这么一场大劫难,孟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将她看的紧,就怕又出了什么事。所以,有时她出门,身边也会跟着两个保镖,她知道爷爷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好,但这对她来说,其实挺束缚的。

    能不出门的时候,她就尽量不出门了。可一个人呆在宅子里,也挺闷,虽然有时候可以逗逗小月月,当这小家伙就喜欢趴在她脚背上,真是一个懒货。

    这天,又是一个下雨的午后,瑾年躺在沙发上眯了会儿眼,转念醒来的时候,莉姐已经进屋了。

    “少夫人,楼下来了客人。”莉姐是专门上来通报的,瑾年微微疑惑。

    “是谁来了?”她寻思着问。想着平常孟宅里来的人不是找爷爷的,就是她公公孟辉志的一些政界上来往朋友。几乎没有人找她,她所认识的朋友同学几乎都在纬都。

    莉姐顿了顿,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楼下的人,只好报出她的大名。

    “她说,她叫卢芳华,听说您被人绑架了,所以特意来探望的。”莉姐装作不知道卢芳华和宋家的关系,其实也是不知该怎么说卢芳华的身份。

    果然,她话音才落,便见到瑾年面上的表情明显一沉。

    看着,像是不太高兴的样子。

    少夫人基本不会这样摆脸色,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

    “你让她上来吧。”瑾年淡淡说了声。终究是上门不挡客,既然卢芳华那么有心,那就让她上来探望一番再走吧,正好自己也有话对她说。

    莉姐下楼通报,没一会儿,卢芳华便上了楼,在见到坐在窗台前的瑾年,略为激动,“瑾年,你还好吗?”

    “……”

    “我听说你没有去国外上培训,现在才知道你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卢芳华说着便上前来,仔细瞧着瑾年一番,在见到她额头上还贴着的纱布,带着关心的语气道,“他们打你了?”

    “您好像关心错重点了吧?”

    “……”

    “我若是被人撕票了,那么年底的那场股东大会,您就胜券在握了。”

    “瑾年,非要这么曲解我的意思吗?”

    “明知道我不欢迎您,您为何非要上门来自取其辱呢?”

    “我是真的关心你,真的担心你。”

    “关心我?担心我?”瑾年重复她的话,呵呵笑了两声,“那为什么又要和我争我爸妈留下来的东西呢?”

    “你也知道宋家现在的任何一样成就,你都不曾做出贡献,现在我爸妈走了,你就来偷了。我瞎了,看不见了,正好能让你和儿子得逞了。”

    “可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拆散整个宋家!!你和叔伯们的联手,你能拿到多少好处?很多钱,还是很多荣耀?你口口声声说,你爱我爸爸,那么请问,你现在又为何要帮着外人来瓜分我爸爸生前的一切心血?你到底是居心何在?”

    “……”

    “瑾年,我想你误会了,我并没有……”

    “你有。”

    瑾年沉着声音打断她的话,她今天正好拆穿她的假面具。

    “我们再来说说,你和我爸爸之间的感情。”

    “……”

    “你说,我爸爸在和妈妈结婚之前就和你有情,和我妈妈结婚后,又和你情未了,最后你成为了我爸爸妈妈之间的第三者……你有错,我爸爸也有错。你会说感情不是你们能控制的,所以,你们都没错。但是,那时候,你们有曾想过我妈妈的感受吗?”

    卢芳华听着瑾年的话,不禁哑然,好一会儿才说上话,“你爸爸和你妈妈,其实很早之前就已经没有感情了,他们之所以没有离婚,那都是为了你,他们怕你受不了打击。”

    “……”

    “瑾年……”

    “你闭嘴!”卢芳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瑾年厉声打断,“你骗人!他们之间的感情一直都很好!”

    “我从小到大就在他们身边,我爸爸爱我妈妈,你别危言耸听了!!”

    卢芳华见自己的话刺激到了她,敛了敛失落的神色,“既然你这样认为,那就这样吧。我今天只是单纯地来看你的。”

    “……”

    “看到你没事,真的很为你高兴,我要走了。”

    卢芳华说着便转身,瑾年听到她的脚步声,眉头一蹙,却出声喊道,“等一下。”

    “……”

    “如果你是真心为了爸爸好,那么我就等着你儿子为宋家做出业绩。时间是最好的证明,我希望到最后,宋家能越来越红,而不是成支离破粹。”

    “如果,宋家真的越来越好。瑾年,我希望你能原谅我。”

    “等到那一天再说吧。”

    瑾年淡淡地道了声,手里抱着小月月,直接卢芳华离开,也没有再说话。

    如果正如卢芳华说的那样,那么她的原谅也会变得有意义,她相信她的妈妈在天堂会理解她的。

    瑾年这般想着,突然听到门外传来声音,想必卢芳华离开的时候,没有将房门合实。

    她起身到了门口,却听到二叔孟天佑的声音。

    “芳华,你怎么来这里?”

    卢芳华见是他,声音里明显带了不自然,“我来看看瑾年。”

    “你……这段日子过得还好吗?”

    “挺好的,挺不错。”

    “那……”孟天佑还准备说些什么,却被她打断,“家里还有点事,我要先回去了。”

    卢芳华说着,便匆匆离去,瑾年听到脚步声,想来是离开了。

    心下不禁疑惑,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二叔和卢芳华认识?

    之前二叔说认识她父亲,那是因为他们曾是同事,可卢芳华,不是只有叔伯们才知道的秘密吗?为什么刚才听着二叔的语气,他们像是认识了很久?

    瑾年想的入神,脚下的小月月已拉着她出了门外。只是没想到孟天佑竟在原地,还未离开。

    孟天佑见到从房内出来的人,显然有些不自然。

    “二叔,你认识她?”瑾年无所顾忌,先开了口。

    “噢,你说芳华啊,她之前是我的助理。”

    “……”

    “你的伤恢复的怎么样了?这是我同事从国外带回来的芦荟膏,你们女孩子正好用的着,我听说祛除伤疤的功效挺不错的。”

    孟天佑说着就将手里的袋子交到瑾年手上,瑾年有些意外,还是笑着对他道谢。

    *

    这二叔对她向来友善,瑾年心底对他一直挺敬重的。只是,二婶周云对她的态度却又是恰恰相反,爱刁难她的性格像是上了瘾,这两天,她在房内静养,一直没见过周云。

    可这会,她才出了房,恰巧碰上了往这边过来的周云。

    “瑾年,你还真是我们孟家的扫把星啊。”周云刚从外边回来,这会正好见到瑾年,一手摘下墨镜,倚在栏杆上嘲笑。

    瑾年不知自己又是怎么得罪这二婶,不禁询问,“二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来,你还不知道阿樾因为你发生了什么事。”

    *

    这个月,奇葩暂时先六千更,等到下个月一号开始奇葩就会万更哒

    (ps,毕业季,很忙)

    请点下去噢,下面还有一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