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亲亲

    瑾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挣脱胡二流的,脚上的麻绳依然捆绑着她,但她的身子已经扑向了孟君樾。

    那一刻,她的意识很强烈,就是不能让那根木棍再砸下去,她已经模糊地看到满身是血的他,若是再来一棍……她不敢想象后果。

    可她也没有想过自己挨下那一棍,会有什么样的痛苦,她不管不顾,在老罗那一棍下来的时候,她已经扑到了他身上。

    木棍和后背接触的那一刹儿,瑾年只感觉自己像是下了地狱,除了疼,还是疼。

    可却不后悔,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她想,自己一定是疯了吧。

    她竟然愿意为他挡住所有痛苦,一定是疯了……

    瑾年被疼痛麻木的没有意识,她只感受到她的手被人紧紧地握住,耳旁再次传来警察在外头的呼叫声,还有一阵小女孩子的哭泣声……

    然后,再无知觉……

    *

    瑾年很久之后才在浑噩中起了意识,不过,她发现自己已经在了孟宅。

    可,才一动,浑身都感觉疼,身体里像是一团火在燃烧,她听到绘景的声音,一个劲儿地问她,哪里不舒服,可是她却连回话都没了力气。

    她知道自己在孟宅已经是安全了,可心里依然是担心孟君樾的,她昏迷之前,见到他浑身是血。但现在这会儿睁眼,却又是满世界的黑暗,她依然还是无法看见。

    她想,是不是自己太累了,所以才会这样。

    说不定等自己休息好了,眼睛就能看见了,只是在准备合眼之时,她还是撑死一丝力气,向身旁的绘景询问,“他……怎么样了?”

    她的声音嘶哑,又轻,绘景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是问阿樾吗?”

    瑾年轻轻点头,这点动作,她都是费尽了全身力气。

    “他没事,他很好,你别担心他了。”绘景连连安慰,瑾年听着她这般说,意识又开始涣散。

    等绘景喊她吃药的时候,她根本就醒不过来。

    “少夫人现在高烧严重,我还是给挂点水吧。”家庭医生看着体温计,脸色凝重,连忙让一旁的护士取药挂水。

    *

    药水虽然让她退了烧,但一个晚上,她几乎被高烧折磨得无法安稳,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这一次的转醒,比上一次好了许多,起码,她已经有力气从床上起身。

    莉姐进门的时候,见到瑾年半躺在床上,连连过来,“少夫人,您怎么起来了,来来来,快来躺下。”

    “我、不碍事,躺的久了,身子会酸。”

    “那饿了没,要喝点粥吗?医生说,你现在身体还太虚弱,只能喝粥。”

    瑾年摇头,“一会儿再喝吧,我现在还没有胃口。”

    “那我先去把粥热热,一会儿再给端上来。”

    莉姐说着就要转身,在离去前,又朝瑾年望了眼,有些话欲言又止。瑾年没听到她离去的脚步,不禁反问,“怎么了?”

    “少夫人,真对不起。”

    “……”

    “昨天如果不是因为我闹肚子,您、您也不会……”莉姐说着的时候,万般自责,瑾年领会过来她的意思,朝她微微一笑,“莉姐,别这样,不是你的错,他们一定是有预谋的。就算你昨天陪在我身边,他们要绑走我,也是轻而易举。”

    正所谓,她在明,敌在暗,有时候注定要发生的事,是防不胜防的。

    “您好好休息吧,我先下去了。”

    莉姐依然自责,转身的时候,却见房门被人拉开,头裹纱布的孟君樾走进来。

    “少爷。”莉姐的那声招呼,瑾年自是听见了。

    莉姐走出门外,孟君樾才朝瑾年走着向前。

    “你怎么样?”

    “你怎么样?”

    这话,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瑾年微微尴尬,红唇抿了抿,才道,“好多了。”

    她说完,久久没听到他声音,却感受到他往她的床边坐下,似乎是叹了口气。

    “我发现,你一点儿也不聪明。”忽然地,他朝她这么说。

    瑾年哑然。

    孟君樾只瞧着她那张泛白的小脸,黑眸里越发地深沉,他的表情也不同以往,像被另外一种萌发出来的感情蒙上了一层面纱。

    “我从过军,体质比你好多了,挨几棍,没有什么的,你个傻女人。”他说着,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可动作里透着的温柔连他自己都感到了诧异。

    “我、我只是不想见死不救。”

    瑾年有些语塞,可依然还是嘴硬地找出个理由搪塞,反正她可不会承认是见不得他受伤呢。

    只是,她话音才落,身子突然被他抱住,似乎沉默了一会儿,他才对着她耳旁开口,“下次,不要再冒这样的生命危险了。”

    她听着他的话,竟然感受到来自他身上的微微颤抖。

    她不知道他此刻的情绪是什么,激动?感恩?还是……

    忽然,她好想看看他的那张脸,她想要知道他此刻脸上的表情,她想要在他的眼睛里找出答案。

    只是,为什么还是看不见呢?

    明明那时候,她已经能够看到模糊的影像了,可现在她的眼前依旧是黑暗一片。

    他还抱着她,她的手垂在空中,有些不知所措。

    她想要回抱,可这一动,居然牵扯到了后背的伤口,不禁疼的呲牙了一声。

    孟君樾从她的声音里回过神。

    “怎么了?”

    当瞧到她那张皱眉的小脸,神情一阵紧张,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瑾年更是无从察觉,只朝他指了指后背,“可能扯到伤口了。”

    见她这么一说,翻过她的身子,就要解开她的衣服,给她查看。

    瑾年被他这股雷厉风行惊呆了,连连制止,“你、你干什么?”

    “我帮你看看,哪里扯到了。”

    “……”

    “不、不用了……”哎呀,她这会儿都没穿内*衣呢,他这么直接地解开她的扣子,那岂不是被一览无余了?

    “你让莉姐进来给我看就好了。”瑾年有些局促地说着,却不想他这般道,“你让莉姐进来干嘛,她又不是医生。”

    “……”

    她哑然,说的好像他就是医生似的。

    “我之前从军的时候,学过包扎,技术还是挺不错的。你别动,我给你看看伤口。”

    “……”

    他说着,还真就给她解开了扣子,这么一解,自然是瞧到了里头的内容,原来这妻子是在和他害羞呢。

    忽地,他居然也有些尴尬,主要是眼前的内容太过亮眼了,他还从来没有这样仔细地、明晃晃地看过一个女人的身体。

    瑾年感受到胸前一凉,但又没感受到他有所动作,脸色猛然一红,伸着手就护住了胸前。

    孟君樾其实有些看走神,特别是在见到她胸口处红红紫紫的那些,心里腾起的怒气更深。

    “你、你在干什么?”

    “给你检查伤口。”

    “……”

    他说着,转移了在她胸前的目光,动了动身子,看向她那片美背。

    当看到那道属于木棍的痕迹落在她肤如凝脂的后背上,还真真是刺眼。他不禁伸手碰了碰,瑾年敏感一缩。

    “很疼吗?”

    “还、还行……”

    她话里带着局促,他拿过一旁的药膏又在她的伤口上抹了一层。

    瑾年感受到他指尖的温度,不同以往,有些微凉,但却让她火辣的伤口有了一丝缓和。

    他抹了很久,房间里的气氛似乎和之前的尴尬不一样,像是转变成了暧*昧……

    是啊,她这会儿如此袒*胸*露*乳地在他面前,一般正常男人都很难控制住的吧?果真,没一会儿,她便听到他微重的喘气声。

    她紧张得问都没问他是否好了,直接就将落下的衣服穿上。

    见到她这样,他忽然一笑,“羞什么?”

    “……”

    瑾年回不上来话,脸色却是一红。

    即使她此刻的脸蛋有些残破,可那微红的两颊还是深深吸引了他,他一手捧住了她的后脑,指尖摸索着微微泛白的红唇,眸色一沉,便这样吻了上去。

    瑾年懵了。

    她怎么也猜不到他会突然对她这样。

    他的吻,一来就有些汹*涌,她被他快吻得喘不过气,伸手推他,却再次被他带入了漩涡……

    等他放开她的时候,她已经气喘吁吁地趴在了他胸前。他伸手在她的肩头抚了抚,笑道,“果然,你还是没多少战斗力,再睡一会儿吧。”

    “……”

    瑾年没听懂他富有内涵的话,他已经扶着她侧躺下,只是都睡了这么久了,她哪里还有什么睡意。指尖正好触及到他的衣摆,便伸手扯了扯。

    她这动作虽然看着正常,可在他感觉来就是极致诱*惑。

    “你身上的伤,不打紧吗?”她终究还是关心地问了句。

    “比你的战斗力好多了。”

    “……”

    “你是怎么知道我被绑架的?”瑾年突然想到这事,她被绑架的前一晚,他彻夜未归。不是说在给曾静姝办party么,她还以为他要和静姝狂欢几天几夜呢。

    “你说他们绑走你,怎么可能会不给我打电话?”

    “居然舍得从温柔乡里出来。”可见他良心还未泯,瑾年撇撇嘴,却听他一丝诧异,“什么温柔乡?”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