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我替孟少帮你圆房

    瑾年询问着,音色里连带起一抹颤抖,而内心早已是不平静。

    只是那方的静姝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回答上她的话,“我今天出院,阿樾给我办了一个party,他一高兴酒喝多了,我们现在正在酒店呢。”

    曾静姝的话,暧*昧不清,听着瑾年好一阵刺耳。

    握着电话的手一紧,手心似乎出了汗,她继续道,“哪个酒店。”

    “明珠三楼,你要过来吗?不过,他醉了可开不了车。”

    “我派人来接他回家。”

    “我看不用了吧,阿樾好像不怎么愿意回去呢。”

    “……”

    瑾年一默,曾静姝又道,“不信,你自己问他。”

    接着,瑾年便听到来自电话那端的声音——

    “阿樾,瑾年来电话了,问你要回家不?”

    瑾年听到曾静姝在问孟君樾,只是那端传出来的迷迷糊糊声音,让她心尖一凉——“瑾年是谁?”

    “静姝,我想你……”

    “……”

    瑾年在电话里头,就听到这么两句话,但均是出自他之口。

    他醉了,不知道瑾年是谁,却能对静姝说出想你……

    都说酒后吐真言,不是么?

    她想,她可以挂下电话了,与其这样被侮辱,还不如来个高姿态。

    瑾年没再继续听那端的声音,直接将电话交给了莉姐。

    她上【sc】床,欣开被子,然后躺下。脸色平静,一切都如以往那样自然,可为什么眼角处却微微湿润呢?

    心头也有些闷闷地,终究,她还是无法欺骗自己。

    确实是难过呢……

    *

    瑾年隔日醒了大早,或许是因为要赶班机,也或许是因为有心事。

    总之,醒来的时候,还是习惯性地伸手摸了摸一旁,只可惜触及到的是冰冷一片。

    昨晚,他彻夜未归。

    一想到昨天在电话里头,听到的那些话,心里还是忍不住难受。她想,昨晚他一定会有好多话会对静姝说吧,瞧着他那句想你,说的多情意绵绵……

    瑾年理了好久的心绪,才努力让自己放平心态。现在对她而言,更重要的还是宋家的事,她绝对不能就这样让叔伯们把父母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事业给败了。

    而她和孟君樾的婚姻,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吧,若真是到了尽头,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一段婚姻里,没有互相之间最基本的忠诚,就像行尸走肉。她和孟君樾商业联姻,这种婚姻更多的是为了在众人面前摆样子。

    但她现在还不能破坏这幅躯壳。

    以后她要在宋家站稳脚跟,还需要孟家的帮助,光靠她一个人的力量,是绝对斗不过那些联起手的叔伯们。

    所以,她在这段婚姻里,不管有多大的委屈,她都要忍,必须要忍。

    她不能只为自己,她还要为宋家着想。

    *

    瑾年下楼,准备出门的时候,孟老正好在大厅,却没见孟君樾。心里寻思着,这老婆要出门好久,臭小子居然不去送行,正准备动怒呢,瑾年扯着理由帮他掩饰了。

    她也不是纯粹帮他,只是不想在离行之前又闹出什么家庭纷争。

    她想得很清楚,若是他对自己无感,那么不管孟老怎么给施加压力也是没有用的,毕竟感情这种事,还是得靠他们自己。

    所以,孟老的怒气被瑾年的三言两语消散了。

    这孙媳妇懂事的很,若是他那长孙能有瑾年的一半体贴就好了。孟老这般想,同时也暗自庆幸,这孙媳妇,他可真挑对了人。

    *

    瑾年去国外进修,莉姐自是跟着,同行的当然还有小月月,只是这小家伙没见到爸爸来送行,似乎有些兴致阑珊呢。

    瑾年逗它玩的时候,它起身挠挠爪子,又重新趴在了她的脚背上。

    起飞前的半小时,莉姐突然闹了肚子,卫生间和休息室来来回回两头跑,最后像是严重脱水,瑾年听到她那有气无力的说话声,不禁担忧。

    这一会儿马上就要上飞机了,可莉姐却像是要倒下似的……

    瑾年寻思了会儿,起身,小月月听到她的说话,四只腿蹦跶着,便带着她去了机场里的便利店。

    她本是打算给莉姐买止泻药,可在走到拐角处时候,身子突被身后不知名的人控制住,她还没来记得呼喊,后颈一疼,整个人便晕乎了过去。

    瑾年没多少意识,她听到小月月的汪汪呼叫声,然后意识便越来越涣散……

    *

    瑾年昏迷了好一阵,到后来是被脖颈上的那阵刺痛,惊醒的。

    动了动身子,才发现自己的四肢都被绳子捆绑住了。那绳子非常粗糙,她才动了几下,手腕便被划出了几道血痕。

    刺激的疼,让她蹙起眉头。她喊了几声,却无人回应。地上潮湿的冰冷,和那阵阵扑面而来的霉气,让她猜测自己应该是在一个废旧的工厂。

    而她,是被人绑架了吗?

    当意识到这个,不禁整个人都有些慌。

    她从小到大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再又加上此刻看不见,心里更是没底,她知道自己处在极大的危险中,却不知道该想什么办法来解救。让她觉得不对劲的是,为什么好好地她会被人绑架,到底是谁绑架了她,目的又何在,难道是因为钱吗?

    瑾年寻思着移动身子,想要找个尖锐的地方磨开绳子,正好到了墙角处,那折合起来的墙角和她那被绑在身后绳子的位置,正好适合。

    此刻,她也顾不上疼,拼了命地磨,只是,想要磨开粗大的绳子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情。她的胳膊肘子细,臂力又小,好一会儿才摸开了一点,挨着墙角的双手,早已经血肉模糊。

    疼,肉**体上的疼痛让她快乏了力,但是,她不能停止,不能放过任何一个逃命的机会!

    她急的全身都闷出了一层汗,门外突然传来说话声,并且越来越近……

    她想,门外的声音,应该是绑架她的人,只是她此刻的绳子才磨到到一半!

    当破旧木门发出吱呀响声时,外头说话的人走进来,瑾年心一慌,此刻任何一个词都无法形容她内心的紧张!

    “哟,二流,这妞醒了。”

    瑾年侧耳听到门口的声音,是一个粗狂的男人,那声音让人听着就不怎么舒服。

    “早就听闻孟家少夫人是个瞎子,可没想到却是个美人。”

    男人走过来,身子一蹲,粗糙的手掌便流连在瑾年的脸蛋上。她的脸蛋很柔嫩,皮肤就如蚕丝般光滑,男人在她的脸上摸的爱不释手。

    瑾年偏头,却更是让他有机可乘,那手也越发地不老实。

    “别碰我!”她厉声道,厌恶之情在绝美的脸蛋上显露无疑。

    可是,她越这样反抗,越是勾起男人的兴致,“就喜欢你这么辣的。”

    那人说着,还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难闻的气息,让瑾年泛起恶心,“你走开!别碰我……你给我走开!”

    “你长得这么美,孟少却让你独守空房,还真是有点暴殄天物啊。”男人说着,伸手勾起她下巴,瑾年根本就是紧张得手足无措。

    她不知道这男人的目的何在,说出来的话,句句下**流至极。她想,她一定是不认识这个人的,记忆中她也没有得罪过人。

    难道说,这个人和孟君樾有过节?所以才绑架了她?

    瑾年脑海里快速转动着,可那混混却又对她道,“要不我来替孟少给你圆房?”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混混就开始扯她身上的衣物,瑾年全力抵抗,就着他的手臂便狠狠咬住,混混疼地嘶叫一声,直接在她脸上摔了两巴掌。

    瑾年只感觉耳旁嗡嗡嗡地响,咬着被打出血的唇角,镇定冲他喊道,“你想要干什么,是不是想要钱!?你别碰我,我给你钱!……我,我给你钱……”

    “你已经是老子手掌心的蚂蚁,还敢给老子吼?”混混说着,又在她那已肿胀的左脸上甩了一掌。

    这人的力度很大,又是处在极怒之中,瑾年被他打的快要喘不上气,身上除了疼,还是疼,根本就说不上话。

    只是那混混像是暴*力上了瘾,伸着腿又在她身上踢了一脚,瑾年呜咽,只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可,暴*力还未停止。

    就在她以为自己会这样被打死的时候,突然有人出声制止。

    “别再打她了,我们说好了不撕票。”

    只是那混混不以为意,“二流,一看你就是没干过大事的,我们可以留她一条命,但至于怎么玩,还不是我们说了算。到时候拿了钱,各自远走高飞,谁也碍不着谁。”

    “你以为孟家的人是那么好惹的吗,到时候弄死她,我们插翅也难逃。”叫二流的男的胆小怕事,可却制止不了同伙。

    “让孟家的人把这笔账就算在我老罗身上。你不玩,你就给我滚一边去,少给我在这吧唧。”那叫老罗的人说着,又到瑾年面前,一伸手就扒开她身上的衣服,“今天,我就让这妞尝尝做女表子的滋味。”

    “孟君樾的老婆,也得躺在我身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