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离开他,远走

    应该是很喜欢的吧,不然他也不会为了静姝破了禁忌,而接下冯家的项目。

    只是,让她没有搞懂的,为什么他始终不愿对自己承认,或许说,连提都不愿和她提。他到底在顾虑什么?

    瑾年想着这些疑问,以为他会一样不理会自己的问题,却不想他竟然将车头往边缘一甩,然后猛地踩下刹车。

    她被急刹车的惯性没差撞上挡风玻璃,惊魂未定,却突然听他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的语气,不友善,甚至带着烦躁的责怒。

    瑾年微愣住,她想应该又是自己提到了静姝才惹到了他,心尖一颤,终究没有多言。

    泛白的樱唇抿了抿,然后轻声道,“没什么,你继续开车吧。”

    孟君樾瞧着她的脸庞望了一会儿,想要探寻她的内心世界,只可惜徒劳,心里头的烦躁似乎又多了些,眉头紧蹙,还是重新发动了车子。

    瑾年暗暗安慰自己,刚刚真的好险,差那么一点,她就要将心里话脱口而出了。

    *

    隔日,瑾年醒来的时候,身旁的位置早已冷却。她不知道孟君樾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以往,他去上班的时候,多多少少会和她打声招呼。

    但,今天没有。

    瞧他昨晚那般冷冰冰,想来他们可能又要开始开始冷战了吧。

    她也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得罪他了,她都还没质问他随意将她抛下呢。他倒好,竟还先不理她。

    不过,他有脾气,并不代表她没脾气。他既然不理她,那就一直这样冷着呗。

    瑾年有些赌气地想。下床穿好衣服,小月月已经屁颠屁颠地跑过来,攀在她的脚上一阵磨蹭,瑾年被它那软毛磨得好不喜欢。

    还真是小月月可爱呢,哪像那个大别扭……

    *

    莉姐进来收拾房间的时候,见瑾年正坐在窗前,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摩挲着手中的画笔,乌黑的长发披在肩头,柔顺又亮丽。

    瞧着那副安静的模样,像是闯入人间的天使。

    这少夫人,真是连背影儿都瞧着好看,若不是那双失明的眼睛……

    “少夫人,外头的天气很好,要不要出去走走?”

    莉姐开了另一边的窗户,阳光调皮跳进来,明亮了大半房间。

    海城的晚春,总是喜欢下雨,连日来的阴天惹得心情都有些许烦躁,不过今天的天气难得放晴,阳光不热也不刺眼,正是踏春的好时候。

    瑾年寻思了会儿,一旁呆着的小月月又开始磨蹭她的脚背,想着这小家伙也想出门吧。

    正好,不知道静姝现在怎么样了,她想去探望探望,只是单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

    自从她离开纬都之后,她们已经半年多没见面了,离别的时候还冷战着,这会儿重逢,她还是想和静姝和好的,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的想法。

    毕竟她们曾经拥有过的那段时光,那么单纯,那么美好,她不想就这样丢掉了。

    *

    下了楼,还未到客厅,便听到孟老的声音,似乎,某个人也在。

    瑾年正准备上前打招呼,却又在听到他们的对话后,停住步伐。

    “你接了冯家工程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孟老沉着声音发问,音色里带着不悦,这长孙接公司里的工程,他向来是放心的,但这次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您都已经在家养老了,还要烦心公司的事干嘛?”

    “你个兔崽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心思。我就问你,你接了冯家的工程,为什么还要带瑾年去记者发布会?你又不是不知道冯家的负责人是谁!”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现在要通过报纸才知道!”孟老说的一脸愤然,拿过一旁的报纸就甩到他面前。

    那报纸上的内容真实昨天的新闻发布会,大红标题很显赫,大都是讽刺瑾年——孟家这个新晋少夫人的,什么舍新欢求旧爱,什么豪门弃*妇。

    每一个字都被附上了看好戏的天花乱坠。

    孟君樾低头瞄了眼报纸上,面上神色一沉,继而又恢复了平静,“是对方要求的。”

    对方要求他们夫妻二人同时出席,他本是想拒绝,可后来转念一想,又答应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如瑾年说的那样,和她在一起是为了在静姝面前秀恩爱吗?

    而他的心里却没有一丝的得逞感,一点儿也不快乐。

    “对方要求?”孟老寻思着他的话,褶皱的脸上突现一笑,“这冯家还真是有趣,我看改天要会会这冯家负责人。”

    “您想要干什么?”

    “你又紧张什么?”

    “您要是敢对她做些什么,那我也不会履行我当初对您的承诺。”

    孟老听着他所说,老眼微眯,“好小子,你还真敢威胁起我来了?”

    “我这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孟君樾说的淡然,一脸无所畏惧,只是在见到孟老此刻不怎么好的脸色,最终还是放下姿态,“爷爷,我知道您为我好。但是,您以后就别再针对她了,之前一切都是我自愿,和她没有关系。”

    “出息!”孟老沉着声音吼了声,却又对他无可奈何,“以后,你只管就和瑾年好好过日子,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这老头还没糊涂。”

    孟君樾点头,却不想裤管被扯了扯,低头一瞧,原来是小月月。

    见到这小家伙,定是主人也在附近了,果不其然,才回眸便看到瑾年站在楼梯口。心头忽地一窒,也不知道刚刚他和爷爷的谈话,她有没有听到。

    “你怎么下来了?”他走上前几步,刚刚都瞧着她坐在屋里发呆的,转眼她已经到了楼下。

    瑾年想着刚才听到的那番谈话,还有些未回过神,停顿了好久才应道,“我想去看一个朋友,外边正好不下雨。”

    “正好我要出门,顺带你一程吧。”绘景从房间里出来,恰好听到瑾年的话。

    瑾年顿了会儿,点头。

    孟君樾站在原地,瞧着她的背影,眉间涟漪更深,他似乎越来越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女人了。

    他的心在转变,他的思想也在转变。

    *

    绘景本是去公司拿资料的,却不想瑾年要去的地方是医院。

    她还没见到今天的报纸,在听到瑾年说到静姝的时候,整个人的神情都有些发愣。

    她没想到昨天那个发布会上会出现静姝,也没想到瑾年早就已经见过静姝了,更没想到她们两个原来早就认识。

    这个世界太小,也太过戏剧化。

    他们一直想要隐瞒的人,却原来……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

    绘景从瑾年口中大概了解了昨天的情况。

    她之前和静姝也是认识的,那时候高中,都是一个学校,不过她比他们大了一届。回想起来,那姑娘在脑海里的印象,一直都是文文弱弱的,不爱讲话,有些怕羞,每次见面,她都是躲在阿樾身后。

    那会儿的他们看着倒是挺相配,可谁也没想到后来会发生那些事。或许这也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绘景送着瑾年进医院,没有立刻就走,而是跟着她一同前去探望。想来,她已经好些年头没见到静姝了,她还以为这个姑娘已经彻底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不曾想哪一天会再见。

    *

    曾静姝的病房里,不只有她一个人,还有姜梓文。

    姜梓文正好下班,经过她的病房,顺便进来探望,没想到瑾年也会来。

    瑾年站在门口,她有些紧张,脚下的步伐迟迟不敢踏入,直到姜梓文过来扶她到床边的椅子上坐下。虽然她不声不响地消失半年多,虽然对她突然结婚的事有些不理解,但对这小学妹终是起不了敌意。

    “ti……静姝,你好些了吗?”

    瑾年鼓起勇气开口,潜意识里,还是喜欢叫她tian。

    只是曾静姝没有回答,却朝绘景望了一眼,“绘景姐,你也来了?”

    “我听瑾年说,你被砸伤了,怎么样,严重吗?”绘景也是感觉到了此刻异常的气氛,嘻嘻笑了两声,想要破解此刻的尴尬,可却是徒劳。

    直到曾静姝朝一旁的姜梓文开口,“学长,你帮我带绘景姐去喝杯咖啡吧,她来看我,我都没什么好招待的。”

    “……”

    在场人听着她的话,一愣,想来她是在故意支开他们。

    *

    绘景和姜梓文离开后,病房里只剩下了她和曾静姝。

    气氛有些安静,又有些束缚人。

    瑾年沉默了会儿,才开口,“静姝,你想要和我说什么?”

    她支开绘景和姜学长,定是有话要和她说的。自从那天在纬都,冯道翰对自己当众表白后,她就没理过自己了,她们一直冷战到她回国前也没说过一句话。

    或许,趁着这个机会,真该好好谈谈。

    “你真的看不见了?”

    瑾年还以为她会说什么,没想到一开口就是这样。

    她点头,曾静姝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继而道,“你为什么会嫁给阿樾?”

    “……”

    “那你能先告诉我,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他。”

    *

    今日还有两更哈

    奇葩在微博上转载了一个视频,是一只萌狗,非常萌哒哒,有兴趣的亲可以去看看哒,你们可以想象成文中的小月月啊~(*^__^*)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